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八百三十二章 张鲁的困局

    张鲁是张良的十世孙,沛国人,他的祖父就是天师道的代天师张陵,父亲张衡,父亲死后,张鲁开始继承天师名号,在当地传道。【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本来,张鲁或者就只能作为一个天师道的祖师而存在,但是张鲁的老妈很厉害,据说修得神仙术,偌大的年纪却是少女之姿,居然攀上刘焉,刘焉入益州,张鲁的老妈就运作了一番,然后张鲁被任命为督义司马与别部司马张修一同征伐汉中的苏固。

    苏固基本上就是一个只会治政的文官,大军来临,胆小的苏固直接开溜了,后来被张修逮住给杀了,张鲁见大功都被张修弄去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设伏将张修诱杀,然后吞其兵众,据地自守,基本上不鸟刘焉了,这个时候刘焉正忙着对付益州本地世族,也顾不上张鲁,于是张鲁在汉中做大。

    张鲁在汉中站稳脚跟之后,就开始在汉中宣扬‘五斗米道’,为何要宣扬五斗米道而不是天师道呢?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张修一直在汉中传扬五斗米道,张修在汉中就如张角在冀州一样,因此,五斗米道在汉中还是相当有市场的,而且,张修本人其实也可以算是天师道的一份子。

    于是,张鲁顺手接过张修的大旗,开始实行了政教合一的统治政策,应该说,张鲁的政策还是很注重民生和愚民政策的,因此,在当地具有极大的号召力,这也是后来董卓军队南下寸步难行的原因所在。

    本来董卓强攻汉中张鲁并不害怕。毕竟有连绵的大山阻挡,董卓想要攻下汉中可不容易,更何况事实已经证明,董卓基本上是失败了,而董卓的军队之所以还糜费钱粮的滞留在汉中,更多的可能是为了面子上的事情,对汉中并不构成实质性的威胁。

    但是,就在今日,张鲁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长安朝廷任命了刘表为汉中都督。这明显是要用刘表来分自己的权,但是由于刘表的身份特殊,自己也不敢轻易的动他,若是这个时候再撕了刘焉的面皮,弄得自己两面受敌,显然不是个好事。

    于是张鲁立刻召集了自己的属下开会商讨对策。

    张鲁的手下头号谋臣,自然是阎圃了,不过也有杨松与之争宠,杨松是本地大族。在张鲁麾下,还有杨柏这个弟弟为奥援。与张鲁麾下大将杨昂、杨任也是同宗,因此,杨松的地位一点也不比阎圃差,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张鲁更加顾忌杨松的意见。

    “诸位均已知之,如今董卓老贼任命刘表入汉中,其意何在,不问可知,奈何刘表身世尊显。却不能轻易处置,但若是任凭刘表在汉中立足,久必成患,本君烦忧,各位可有良策?”

    杨松捻着稀疏的山羊胡子,眼睛一斜,有些不屑的说道:“身份尊显又如何。我汉中山高林、密盗匪横行,若是他在半路就死了,关我等何事?主公不必烦忧,此事寻一两山民部族就可为主公解忧!”

    张鲁颇为意动。要知道张鲁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否则也不会将张修击杀取而代之了,如今刘表入汉中自然是为了夺权而来,自己难不成还要摆宴欢迎不成?杨松的意见确实可行,而且干脆利落,完全跟自己拉不上关系,到时候自己死不认账,董卓和刘焉也拿自己没有办法吧!

    不过,正当张鲁暗自得意的时候,阎圃不屑的嗤了一声开口道:“主公若是如此,祸不远矣!”

    张鲁大惊:“子存此话何解?伯寿(杨松)的计策有何不妥?再说了,即使我等不找人下手,山路崎岖,刘表也未必就能安全的到达南郑城中,莫非他们还能硬将此事攀污于本君不成?”

    “呵呵,正是如此,所以主公不但不能下手,还要想方设法的保住刘表的性命。如今董卓派兵攻打汉中,是名不正言不顺,我们可以用矫诏伪命来抗拒,甚至可以斥其为国贼加以讨伐,但是,若是我们被人栽上一个残杀皇族的罪名,那可就真成了反贼了。主公,届时被天下人共讨之难道是好事?”

    “哼!危言耸听罢了!就算你说的没错,我汉中民数十万户,地丰户足,兼有山川之险,足以自守,何惧什么天下讨之,当年高祖据汉中而擒天下,何惧诸侯之威?”

    阎圃仰天大笑,笑得杨松好不尴尬,张鲁则有些莫名其妙,其他诸将各有表情,但是对阎圃,大家确实有些排斥的。

    “好一个据汉中而擒天下!主公莫非也有高祖之思么?”

    “未曾有!”张鲁尴尬的回道,有些对杨松的口不择言甚是不喜。

    “主公,汉中固有山川之险,土地之美,可惜,并非有了这些就足以平灭诸侯,甚至连安享太平都未必做得到!”

    杨松不屑的撇了撇嘴道:“倒要洗耳恭听子存的高论,在下也想知道,汉中地利之美,在子存眼中为何就不值一晒呢?”

    “汉中有地利不假,但是,汉中之险也困住了汉中的手脚,若是周围诸侯暗弱,以汉中为依仗,下可兼收蜀中,上可吞并三辅,隔断凉州粮道以制服凉州,据有长江之险以求荆襄,而后居高临下威凌中原。只是,这一切都建立在周围诸侯暗弱的基础上,若是周围诸侯强横,汉中就如同笼中之鸟瓮中之鳖,连退路都无,谈何安居?”

    阎圃语声铿锵,一番话说得掷地有声,顿时将大家都给说愣了,连张鲁也有些脊背凉的感觉。

    如今汉中的形势正是如同笼中之鸟啊!北边董卓势力强横,而且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是所谓的有权有势还有力,南边的刘焉虽然稍微弱一些,但是蜀中民风彪悍,兼且刘焉出身显贵,若是自己真的被栽上一个谋反叛逆的名头,就算汉中有山川之险,又能保自己到何时?

    不过,阎圃似乎还觉得不够震撼,继续说道:“再者,主公若是背上谋害皇族之名,必会丧失人心,如今汉中之民虽然感念主公仁德,兼有教义约束,但是这仅仅是平民百姓罢了,汉中世族则未必都真心信奉主公所宣扬的教义。届时南北大军压境,难免就会有三心二意的人出现,若能卖主以求安,或许有人愿意为之,若是卖主能求荣,属下以为大有人在,请主公三思。”

    杨松大恨!这阎圃指桑骂槐说得不就是杨家么!?但是,杨松偏偏不好开口,若是这个时候一开口,未免就有不打自招的意味了,同时杨松瞪了一眼想要开口的杨柏,紧紧的闭上嘴巴,今日暂时忍了,总有还报与阎圃的一天。

    张鲁听到这里,不由的额头冒汗,当然,今日的天气也很热,屋子外面的大树上,夏蝉正在拼命的欢唱着,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让人十分的羡慕。

    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张鲁迟疑的开口道:“子存言之有理,只是若是不阻止刘表入汉中,将来刘表在汉中难免会与本君起冲突,争夺人心,那时,汉中也一样的危险吧?”

    阎圃笑了笑道:“若是杀了刘表,危险立刻就来,若是不杀,危险可能会有,也可能不会有,因为刘表这人的本事如何我们都不知道,或许这人就是一个愚夫呢?就算刘表真的有能耐,若是我们大家都不为其所惑,难不成依靠他一人之力,还能与我们众人之力相抗?又或者主公是对自己,或者对属下等的忠诚没有信心?”

    现在明白阎圃为何招人恨了吧,因为这家伙说话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想法和面子,就算他再有才能,事实上还是将大家都得最光了,当然,这或许就是阎圃的策略,因为阎圃在南郑城里就是个外来户,反正都很难获得同僚的接受,那么还不如做个孤臣以获得主上的欢喜,以阎圃的智力,做到这一点应该是不难的。

    阎圃的话音落下,室内再次安静下来,阎圃的这个话可不好接,于是干脆大家都不出声了,而是看着眉头紧蹙的张鲁,等着张鲁来做最后的决定。

    其实阎圃说得没错,这事也就是张鲁最紧张,这些世族都明白,只要关键时刻见风使舵,世族的生存能力是很强的,倒霉的多数都是主上,君不见苏固身死族灭了么,君不见张修身死族灭了么,但是杨家还是杨家,照样在南郑城里混得风生水起,照样是汉中屈一指的大族。

    张鲁的眼神在大家的脸上一一扫过,所有人都摆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但是事实如何,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张鲁叹了口气,阎圃的意思就是在立刻死和迟些死之间做选择,这个选择几乎不用费心,是人都会选后者吧。

    或许,刘表真的是个笨蛋也说不定,或许,自己的属下真的是忠心耿耿的也说不定,不管怎么说,还是要选后者吧!

    “既如此,杨任,你到南乡去迎接和保护刘表,杨松,拟文上表,表示欢迎和接受朝廷的任命。”

    杨松和杨任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面带得色的阎圃,暗暗咬了咬牙道:“诺!”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天王时代网游之帝皇归来网游之超级奶爸惊悚乐园网游之黑暗剑士网游之百兽之王网游之手语魔法师疯狂的多塔网游之不败剑神重生之轮回剑神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