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百四十一章 庞德公

    【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感谢‘l2l2’‘日月星云雾’‘云卷云舒不是我’大大的慷慨打赏,还有‘日月星云雾’大大的评价票谢谢】

    方志文一行有不少人,除了高顺留在家中坐镇能出来的都跟出来了,再加上五百人的卫队,浩浩荡荡的也是一大群人,不过在路上也不算惹眼,现在玩家的等级和爵位都高多了,带着五百一千部队招摇过市的人多的是

    但是到了岘山附近之后方志文一行人等就显得特别扎眼了,因为这岘山可不是什么荒山野岭而是一个旅游景点,不但有玩家来游玩,原住民也会来此踏青登高,因此这里基本上没有野怪,最多也就零星蹦出一两只野兽,所以很少有玩家带着部队到这里来晃悠

    庞家的农庄远离上山的道路,地方有些偏,但是却并非堡寨形式,而是普通的村庄,整个村子基本上是依山而建,另一侧是因地形开辟的水田旱地,看上去就是一个平和的小山村

    不出方志文的意外,果然在庞德公的家里吃了闭门羹,对于庞德公家的下人所说的借口方志文自然是不信的,还有两天就过年了,庞德公有怎么会出门访友数日未归呢?不过方志文也不揭穿,让赵云留下个拜帖就转身离开了

    “哥哥,那老头明显在说谎呢为何不揭穿他啊”

    方志文坐在马上悠闲的四处打望着,笑着看了看不大顺气的香香随意的说道:“人家不愿意见我们,又何必强求呢,不过是一个有点名气的文人罢了,你见过的名人还少么?”

    “正是因为这样啊,比这个庞德公有本事的人都没这么大的架子,所以才觉得不服气嘛”

    方志文只是侧头对香香笑笑,这个问题无需回答倒是太史昭蓉颇有同感的点头赞同

    说这话一行人已经找到了上山的路径,或许是因为这里只有本地人使用,道路显得十分狭窄马匹是行走不了了,大家只好将战马都收了,方志文所带的卫队伍长都是将领因此也不用留下人在这里看守马匹,直接将马匹都装进包裹里带走了

    太史慈在前面开道,赵云则缀在后面,前后护住了方志文,走了一会香香已经被周围的景色分散了注意力,或者不时的跑到路边采下一株草药,早就将庞德公什么的忘到脑后了

    不一会到了一处山顶,居然有一个野亭,粗木的柱子箬草铺的顶子,看上去充满了野趣只不过方志文一行似乎来晚了,亭子里已经被一老一少两人占据了

    太史慈胥吏出身眼力劲好着呢,这两个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普通人也不会在这个地方烹茶观景

    “叨扰两位了,我家主上游山至此想借贵宝地暂歇,不知可否”

    那年轻人早就关注到了太史慈一行,正在好奇的看着彬彬有礼的太史慈,而那老者却直到太史慈开口才笑眯眯的转过头拱手回礼

    “山岭野亭,本就是供人休息之所,又非我二人所有何必动问”

    太史慈翘了翘嘴角,拱手道:“多谢老丈”

    说完太史慈一挥手,精锐的卫队立刻散了开来,把守住山顶的各处通道,亭子里的年轻人好奇的看着,那老者却只是抬眼扫了一眼,随即又低下头盯着正冒着水汽的陶壶

    方志文很快就来到了山顶野亭处,太史慈已经将两个人的情况告知方志文

    “两位,打扰了”

    方志文拱了拱手,当先走上亭子前面生满苔藓的台阶,太史昭蓉和香香紧跟其后,赵云和太史慈走在最后

    “这位小哥出入从者众,确实扰人,如此小心谨慎,莫非心中不安,担心会有不测?”

    老者笑着拱了拱手,半真半假的刺了一句

    香香皱起了眉头,脸上有些不虞,但是却没有出声其他人看向老者的眼神也有些不善,特别是在亭子附近的近卫,脸上是怒形于色,主辱臣死,特别是这些当方志文是神一样的卫队

    方志文倒是不以为忤的笑笑反击道:“所谓打扰不过是客气而已,两位坐不过三尺,立则只尺之地,你我萍水相逢,道声打扰是我的礼貌,我不会因为你的的不悦而离开,你也不能因为不喜而驱逐我等,老丈出言不逊徒惹是非,是相当不智啊,呵呵”

    老者仰头大笑,状极开心

    “小哥直言不讳,此言有理我听说古人萍水相逢则以礼相交,以德相知,未闻以力相据者,不过小哥倒是有能力驱逐我等”

    “呵呵,在下倒是没有老丈这么在意,不过是歇歇脚而已,稍停你我各奔东西,不过是陌路之人罢了”

    “小哥雄姿傲人,随从如狼似虎,鹰视狼顾,宵小退避,是老夫孤陋寡闻,有些大惊小怪了”

    方志文随意的跟那老者交换了几句,施施然掏出个小马扎,将老者对面的年轻人赶开,自己坐了下来

    “老丈你餐风饮露逍遥于尘世之外,视世间纷乱为云烟,在下是个俗人,但是却背负亲人的牵挂,承担着属下的期望,行事自然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倒是让老丈见笑了”

    “呵呵…”老者抚须随意的笑着,没有继续接话

    那位被方志文赶开的年轻人却有些不满的插嘴道:“就算方大人众望所依,扰人清静也是不对”

    方志文扫了他一眼,这个脸上平淡,却没有能够很好的隐藏住自己的傲气的年轻人,虽然他言谈举止都很自然,但是方志文还是能够一眼看出来他是个异人,心下不由得有些惊讶

    “且不说我们是否扰了二位的清静就算真是如此,你又能奈我何呢?”

    “你…平北将军名满天下,却想不到是如此蛮不讲理的人,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

    年轻人一脸的鄙视,以及正气凛然,似乎自我感觉很不错

    “哈哈…真是书生之见,你既知我是平北将军应知我们这些军汉不会只用一张嘴巴与人讲道理的,汝何其不智啊”

    方志文的话将年轻的异人堵的面如猪肝,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继续呈口舌之利那真是自讨无趣了

    老者笑了笑,自己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摇头道:“小哥何苦与小孩子一般见识”

    “呵呵老丈可认识山下的庞氏族人?”方志文戏虐的笑了笑转移了话题

    “乡里乡亲的又怎会不识?”

    老者淡淡的应道,一边抿了口茶,状极悠闲,倒是那个年轻人露出一丝看好戏的悻悻神色

    “庞德公誉满荆襄,我也是如雷贯耳啊,适才我慕名前去,不过却没能得见,颇有些遗憾,老丈即为乡里,想必也知道庞德公其人据说庞德公德才皆备,名满荆襄,不知其人究竟如何?”

    老者笑道:“不过是一老农而已,又有何德才可言?”

    方志文笑而不语,悄悄给香香使了个眼色香香会意的说道:“可不是嘛,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见康成公也没他那么大的架子,还说什么出门访友,数日未归,眼看着就过年了谁会出门访友不归?这下人不老实,主人如何由此也可见一斑”

    老者干笑了两声,不置可否那年轻人的脸色有些奇怪,似乎是便秘发作了一样

    方志文窃笑不已,太史昭蓉也莞尔一笑,赵云和太史慈转开脸向远处看去,徐庶则兴致盎然的看着方志文与老者斗法

    虽然大家都对对面的这个老者身份心知肚明,但是却又都不揭穿,任由香香顶着童言无忌的名头当面将庞德公骂了一顿,庞德公却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一句反对的话都说不出来,真是现世报还得快

    “庞德公哪里有什么贤名,都说了,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农,种地之余读读书,如何能跟康成公相提并论,徒惹人笑话,不明真相的人以讹传讹,才会让鄙夫成名”

    庞德公看了看笑的很得意的方志文,也是莞尔一笑,很大方的接受了香香的贬斥,倒是让在场的人都暗暗赞叹,学问和能力如何不说,这个胸怀还是不错的

    “康成公读书育人学以致用,写书立言以遗后世,堪为读书人之楷模,庞德公读书莫非仅仅是为了自娱?”

    方志文的问题其实也就是出于好奇,他只是想知道庞德公这个坚决不肯出仕的人到底是真的不想做官,亦或是看不上刘表这个进取心不足,只能做个守护之犬的主上

    “康成公学识渊深,足以为师,以致传流万世,庞德公一介凡俗,自不可同日而语,鹏有遮天之翼自然应扶摇九万里,燕雀居于檐下,乐食就巢,蝇营终日,安于贫乐于简,朝生暮死即为一生,夫复何求”

    方志文撇了撇嘴:“如今风雨欲来,燕雀欲求一屋檐而不可得,如之奈何?”

    “呵呵,山野之灵,栖枝寻窠,何处不可结庐”

    老者头都没抬,随口回答道,态度极为自然

    “倒是小哥寻访庞德公所为何事?”

    方志文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衣裳皱褶,收起地上的小马扎,笑着说道:“无事,就是好奇而已,想来看看这个名气不小,但是却又只想做个檐下燕雀的怪人,不过看来庞德公也不喜欢被声名所累,我现在也不想见这个小小的燕雀了,告辞了”

    方志文拱了拱手,干脆利落的转身而去,一行人动作利索,眨眼之间就已经消失在茂密的树丛后面

    老者端着茶杯目送着方志文一行离开,眼神渐渐的凌厉了起来

    “老师,这个方志文真是个狂妄之辈啊,到真是应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句话”

    老者瞥了年轻人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心中有了好恶便失去了智慧,复庆,你的心乱了”

    年轻人顿时满脸通红,像一个说谎被当场抓住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v
    ,请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天王时代网游之帝皇归来网游之超级奶爸惊悚乐园网游之黑暗剑士网游之百兽之王网游之手语魔法师疯狂的多塔网游之不败剑神重生之轮回剑神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