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试箭的

    【首先感谢‘光头花和尚’‘未命名小猪’‘小林包子’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谢谢,接着么,当然是继续求票了,听说票票求了不一定会有,但是不求肯定没有!这是什么定律啊!?】

    从清河口乘船,走清河,向北拐进澡水,即可一路溯流而上直达蓟县,如果沿着清河向西进入浇水,一日夜可以直达中山国无极县,那里就是甄家的大本营,由此可见,一旦海贸大兴,清河口镇的重要xìng。【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京津水系在后世的某段时间是非常发达的,现在还处于méng昧的阶段,河道大多没有经过修整,用大船运货或许还有些勉强,但是载人的小舟却是很方便的。

    若是方志文单人匹马,或许乘船沿着澡水直上蓟县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一队千人的骑兵是不可能乘船的,只是朱七公子想要考察澡水河道情况,所以带了一只舸舟在河道上行驶,本来想邀请甄二公子一起,但是甄二公子却宁愿骑马,说是北人不惯舟楫。

    方志文对河道也很感兴趣,于是河道边上一队骑兵,跟着河上的一叶舸舟,一路向北而去。

    香香其实是很想去涿郡一趟的,涿郡三英乃是宰割天下的牛人,在洛阳没有见着曹氏、袁氏,在广陵也没有找到孙坚的踪影,涿郡就在近前,顺便去看看刘跑跑和他兄弟也好啊!可惜,方志文对这些人完全没有兴趣,首先这些人不可能投靠方志文,让方志文去投靠这些人更是扯淡;其次,既然大家都有宰割天下的志向,将来只会是敌人和对手,还会是什么关系呢?所以见面不如不见。

    说老实话。方志文本人打心里是不喜欢这三兄弟的,虽然这三兄弟用他们的坚韧也打下了一方大大的天地。但是这三兄弟身上的xìng格弱点也太明显了。而且这些弱点让人有些倒胃口。

    只不过,有时候你不想见,他却偏偏要蹦到你面前来。

    “哇呀!喂!那是谁的鸟船!碰洒了某的美酒了,赶紧停下来赔偿与我。否则定不与你甘休!”

    由于河道较低,河岸边上又有柳树遮住了视线。方志文的骑兵队虽然离开河道不远,但是河道里面的具体情况根本就看不见,倒是刚在那一声如雷的吼叫。以及随后的巨大喊话声。震得河边的树叶都瑟瑟作响,除非是聋子,否则肯定能听到。

    “明明是你的小舟未曾管好,自己撞到了我家的舸舟,你倒是恶人先告状!我家可是堂堂的江东朱家,想要讹钱也先看看自己的身份!”

    “气煞吾也!看某的酒坛!”

    “砰!”“啊!”

    “噗通!”

    “快将阿贵救起。那汉子,你好不晓事!怎地不讲道理就动手。某非以为朱家好欺不成,阿成,弩箭准备!”

    “本就是你们的不是,撞翻了我的美酒,岂能不赔!管你什么朱家牛家,某还怕你不成!”

    “好贼子!如此折辱我朱家,真当我朱家易欺么!杀之可也!”

    这个声音方志文熟悉,不就是朱七公子吗?!平时也没见他这么跋扈啊!怎么突然转了个xìng子似的,动辄取人xìng命了?其实这货一向心高气傲,只不过在甄二公子面前,才会表现得风度翩翩甚至近乎谄媚,所以让方志文产生了这样的误解。

    “小心,公子!”

    “啊!”

    “呃!”

    “噗通”“噗通”

    “放开我家公子!”

    方志文带着一众好奇的跟班跑上河岸的时候,看到的已经是一个僵持的局面了,掉下水里的问题不大,朱家的下仆都是江东人士,水下的能耐精着呢,何况现在那个黑壮的汉子正用一把短刀挟持着朱七公子,这些下仆在水里似乎更能发挥作用,关键时刻可以翻船啊!估计那黑壮大汉也不会水吧。

    舸舟其实不大,长度三十尺左右,宽有七八尺,船帮不高,离水面大概六尺有余,那汉子的小舟就靠在舸舟边上,小舟里装满了酒坛,船头的位置上摆着一张小几,不过已经是杯盘狼藉了,撑船的汉子此刻已经吓得不知所措,手里举着小几权当盾牌,蹲在船头瑟瑟发抖。

    而那个黑壮的汉子,应该是攀爬上了舸舟,此刻正用持着短刀的左手搂着朱七公子的脖子,还算高大壮实的朱七公子,此刻就像一只小鸡似的被勒住了脖子,短刀横在他白皙的颈侧,在皮肤上压出一道红痕,显然,使刀的汉子是个老手,在这种情况下手腕纹丝不动,连朱七公子的油皮都没有划破一丝。

    朱家的几名仆从手持着短弩,在船头和船尾方向围住了那黑壮汉子,弩箭都已上了弦,处于随时可以jī发的状态,目标自然指着那黑壮的汉子,黑壮汉子箍紧了朱七公子的脖子,背靠在舸舟中部的船篷上,不时的左右看着,防备对手的突袭。

    再看看这个黑壮的汉子,身高比朱七公子还高半个头,估计得有一米八,也就是八尺多,身材很壮实,看看他lù在衣袖外面的粗壮多毛的手臂就知道,这是位力量型的选手!壮汉身上穿着黑sè的短衫,布质相当不错,应该是丝帛,头上扎着一方逍遥斤,面型园厚,脸sè黝黑,粗眉大眼,留着一脸的络腮胡子。

    那黑壮汉子左手箍着朱七公子的细脖子,右手拿着一把长柄环首刀,这个在后世叫朴刀,不过这加长的环首刀在汉子的手里,却显得有些过于细小了,关键是他手臂太粗。

    “放开我家公子,准汝离开!”发话的是朱七公子身边的那名老仆,现在他站在船头指挥着所有的朱家下仆,只不过这个缓兵之计似乎瞒不住那貌似粗豪的大汉。

    “哈哈呸!快将舟楫靠岸,等某上了岸再与尔等计较!”

    看着那黑大汉咕噜噜乱转的眼睛,方志文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粗疏憨厚。一定是个睚眦必报刻薄狡猾的家伙。

    方志文二话不说,在甄二公子和林老头诧异的眼神中。拿出落雁弓抬手就射!

    那黑壮汉子忽然觉得一股凉气咻地从尾椎直窜起来。想都不想右手的长刀回手朝身后挥去,人也似受惊的兔子一样向右旋移了半步,但是他却不肯放开被挟制的朱七公子,份量不轻的朱七公子被他像提小鸡一样挥了半圈。

    ‘噹!咻嘶’

    一声脆响。那黑壮汉子手里的长刀撞上了那道如电芒一般飞射而来的箭矢,但是一声脆响。精钢打造的长刀断为两截,那箭芒带着一缕恶风,从黑壮汉子的颈后掠过。jī得他寒毛直竖。

    ‘噗通’断刀掉进了河水中。河水泛起一个小小的浪花,转眼消失不见。

    “好箭!”那黑壮汉子大喝了一声,如雷鸣一般的巨响震得朱七公子直翻白眼,汉子凌厉的眼神射向高踞于战马上的方志文,他手里的黑sè长弓暴lù了身份。

    方志文稳稳的坐在马上,马匹似乎受到那黑汉子气势的影响。略微有些不安,但是主人有力的双tuǐ让它很快安稳了下来。看着那黑汉子慢慢的转过身体正面自己,方志文并没有再出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偷袭的状态下轻松的挡住了自己的浮空箭,厉害!

    “这位好汉为何伤我贵客!?”

    “嘿!他是你的客人?”

    那黑汉字圆圆的眼珠滴溜溜的转了转,忽然扬声道:“也好,此间谁对谁错不提了,见尔也是武将,某家自幼好武,想要会尽天下英雄,想要解决此事易也!就与吾比一场,不管输赢都先放了这位贵客!如何?”

    那黑壮汉子不理会方志文的问题,反而直接提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显然是不想在言辞上与方志文纠缠,说穿了,其实还是他无理在先,再看方志文背后的骑队,显然是正规军,那么方志文很可能是官身,要知道,官大一级就压死人了,何况这黑壮汉子只不过是一介草民罢了,即使能耐再大,也没有必要为了几坛子酒跟官家死斗吧!?

    所以,黑壮汉子不敢跟方志文纠缠,而是直接就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如果方志文不敢跟他单挑,那么,方志文的气势自然就先弱了一筹,也不好太过为难这黑壮汉子,如果方志文接受单挑,这黑壮汉子可是对自己很有信心的,最多到时候不下死手,大不了再说几句软话,方志文也不好直接翻脸。

    等今天这个危机过去,黑壮的汉子早就远走高飞,他又不是本地人,到时候这当官的即使想找自己,怕是也找不着了。

    短短的一瞬,这黑壮汉子就想好了退路,谁若敢说他是个莽汉,那绝对不是眼瞎就是脑残,方志文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在马上欠了欠身,嘴角微微的翘了翘,问道:“请问好汉高姓大名?”

    张!”

    黑壮汉子转了转圆圆的眼睛,有些狡猾的只说了个姓氏。

    “张?张飞张翼德?”

    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方志文身侧响起,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被香香轻轻的说了出来。

    方志文看了一眼香香惊喜莫名的表情,还有林老头兴奋不已的神sè,以及甄二公子有些淡淡担忧的眼神,也tǐng期待的将目光转向停在河中的舸舟。

    “张翼德!涿郡屠户,颇有勇力,平日好勇斗狠名扬乡里。”林老头开心的抚着自己的长髯,仔细的打量着这个长项粗豪眼神狡猾的汉子。

    根据史书记载,张飞是个面白无须的人,但是在三国演义里,张飞却是一个豹头环眼的黑大汉,看来外貌方面,智脑倾向于演义的描述。至于xìng格,史书中张飞是个儒将,稳重多谋,但是在演义中,张飞是个莽汉,偶尔有些狡谲,现在看张飞的xìng子,乃是一个外表粗豪,心机深沉之辈,看来在xìng格上是两者的优化组合,那就是被加强了许多,但是却更加让人讨厌了。

    “某家正是涿郡张翼德,莫非尔等也曾闻得某家大名!哈哈”!。

    < >,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天王时代网游之帝皇归来网游之超级奶爸惊悚乐园网游之黑暗剑士网游之百兽之王网游之手语魔法师疯狂的多塔网游之不败剑神重生之轮回剑神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