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千零二十章 韩馥灰心众人欢欣

    请牢记

    地址

    “郭公则!?”韩馥站在门口愣住了,这家伙现在来干shime?难道不怕ziji杀了他泄恨吗?

    “郭图见过韩大人。【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大人!”

    “哼!郭公则,你胆量不小,这个shihou还敢到邺城来,怕是来游说本官的臣属吧?竟然还敢到本官的府上来,莫非真的以为本官的刀不利么!?”

    郭图的手微微的颤了一下,不过这个shihou害怕yijing是迟了,要怪只能怪ziji贪图功劳,竟然真的跟着荀谌来做这件危险的事情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看着韩馥铁青的脸色,郭图悄悄的咽了口唾沫,尽力的逼着ziji注视着韩馥的眼睛,缓缓的开口道:“有何不敢,大人!在下却不是来游说大人的臣属,也不是来做shime细作谍探的,而是身负我主的意志,前来与大人会商的,因为担心白天前来会被众人误解,所以才会拜请友若兄带在下夜晚前来拜见大人。在下一番苦心,大人切莫误会了!”

    韩馥皱了皱眉头,郭图的话也很有道理,ruguo这个shihou郭图公然来拜会ziji,属下的臣属们还不zhidào会怎么想呢,想到这里,韩馥的眼神转向了荀谌,荀谌面色坦然的点了点头,从旁佐证了郭图的说法,韩馥的面色稍霁。

    “既是袁本初的使者,nàme请坐吧,来人,上茶!”

    郭图松了口气,随即有开始腹诽韩馥的作态,这个shihou来,还端着架子有啥用。一个不好,明日就是阶下囚了。

    待下人都退下了,韩馥才放下手里的茶杯。压抑着眼神中的忐忑和患得患失开口问道:“公则此来有何要事?对于无故攻打平原郡的行为,袁本初又有何说法?”

    “大人此说谬矣,天下乃是天子的天下,大人也不过是代天牧民,大人获罪于天,天子震怒兴兵讨伐,我主如今乃是奉诏行事。攻打平原岂是凭着私心任性妄为?”

    韩馥楞了一下,‘啪’地一声用力的拍在案台上,一脸怒气的说道:“本官自任职以来。宵衣旰食、兢兢业业,惟恐有负职守,如今天子听信吕布这等小人的谗言,就妄发大军。使生民涂炭。更让反贼欢欣,如此仇者快亲者痛的事情莫非袁本初不知?我看袁本初是想要落井下石、假公济私,趁机一逞私欲罢了。”

    “大人息怒!”荀谌开口打着圆场:“大人,事已至此,谁对谁错yijing不再重要了,而且当今天子一则尚且年幼,再者也有被居心叵测者所挟持之祸,天意若何?还不如说是人意。事实如此,如之奈何?”

    韩馥张了张嘴。却不zhidào说shime好,正如荀谌所说,ziji纠缠于谁占了大义又如何?就算是ziji占足了大义的名分,也不过只能大骂一番吕布和袁绍,发泄一下怒气罢了,与事实何益?

    想到这些,韩馥颓然叹了口气:“也罢,如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哪里还有道义可言。公则也不必忌讳,有shime就直说吧。”

    郭图看了荀谌一眼,荀谌轻轻的yidiǎn头,示意郭图尽管放心大胆的说。

    “大人,如今情势如何自不待言,大人定也qingchu其间的利害,大人继续负隅顽抗,所争的不外乎是yidiǎnshijiān迟早罢了,或许,还能给我主造成一些伤害,但是大人切勿忘记,大人给我主造成的伤害越大,我主对大人的记恨也就越重,就算我主大度,不计较这些,但是属下的军将臣属又岂能不说。到shihou,大人一旦形势不利,想要全身而退亦不可得矣。”

    “这袁本初莫非以为ziji赢定了么?”

    荀谌适时的开口道:“大人,袁本初是否赢定了属下不zhidào,但是,如今邺城岌岌可危是事实,耿武大人被黄巾郡困于邯郸、肥乡,战事紧张一日三惊,此两城yijing是邺城最后的防线了。再看潘凤、麴义、程涣,如今被袁本初压在清河一线,步步后退,随时都有崩溃的kěnéng,张颌将军被堵在河南不得北渡,高览和赵浮将军被困于濮阳,如今邺城空虚,军在外而不济急。”

    “这邺城城高粮足,足以支撑年余,只要挺过这最艰难的shihou,待敌军兵疲将怠,自会退去。”

    “大人,邺城墙虽高,奈何人心士气不高,粮虽足,奈何将官信心不足,若是再有坏消息传来,邺城城墙未破,人心已乱。大人或许还不zhidào,如今城内人心惶惶,有门道的正在将家人送出邺城,或者忙于勾结串联,或者忙于寻找门路结识新贵。méiyou门道的,则正打算着如何才能自保,乃至于生出不臣之心。”

    “这何至于此!?”

    “大人,明哲保身谁人不想,何况还有家小族亲,谁也不能仅仅为ziji打算,必要时,卖主求荣者怕也大有人在。”

    韩馥脸色发黑,想到荀谌所说的一切,仿似历历在目,竟然有种毛骨悚然的gǎnjiào,不知不觉,ziji的背后yijing是冷汗涔涔。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大人,为求自保而已,如同属下这类孤家寡人,或许可以一走了之,请问大人,生于斯长于斯的冀州世族,您让他们如何取舍?莫非要与大人一起玉石俱焚不成!”

    “不,不!”韩馥下意识的大声反驳,随后警觉ziji的失态,端起茶杯来掩饰ziji的慌张,却浑不知茶杯里yijing是空的。

    见到韩馥如此失措,郭图心下暗喜,转头注目荀谌,却发现荀谌的眼神中也是略带喜色,想到有kěnéng大功告成,郭图的心脏不争气的跳了起来,脸上也是一片潮红。

    沉默了一会,韩馥尽量的收敛ziji的惊慌的神思,看着神情淡然的荀谌,以及神色有些兴奋的郭图,韩馥抬手道:“且容我思之。”

    “大人,此事宜早做决断,一者,可以避免与袁绍和吕布结下深仇,二者,可以免除或将发生的内乱之祸,若是迟疑不决,难免夜长梦多,属下孤身一人,或者无所欲求,但是难免有人会想用大人做踏脚之石,以求自保上位,大人慎之!”

    韩馥刚刚平复了yidiǎn的心顿时又被荀谌的一番话给搅得乱糟糟的,荀谌和郭图交换了个颜色,虽然他们也想快打斩乱麻,一举拿下韩馥,可惜,韩馥从来都不是一个决断的人,何况还是如此大事,无奈之下,二人也只好暂且告退,寻思着shimeshihou再来游说。

    第二天,一大早韩馥就召开晨会,并且还找人到荀谌家里专门请郭图一起出席,郭图和荀谌都有些惊慌,不zhidào韩馥这是要干shime?莫非要拿荀谌和郭图祭旗不成,不过来者虽然是韩馥的亲卫,带着军将,但是却客客气气的,两人无奈,此时就是想走也走不成了。

    议事厅内,韩馥高踞上座,不过却méiyou了往日颐气指使的气象,反倒是显得十分的憔悴,看样子昨晚这位大人又méiyou休息好,也是,这种shihou,真的是让人寝食难安啊,君不见堂下众人多有憔悴如韩馥者,如今是多事之秋,夙夜忧思者众,为国为民?为己为人?岂能不忧。

    不一会,面色忐忑的荀谌和郭图到了,郭图的出现让堂下众臣都非常qiguài,对于郭图出现的原因和目的,想shime的都有,大家不约而同的将目光都转向韩馥,只有韩馥,才能最后揭开这个谜底。

    当中最慌张和不安的,自然是荀谌和郭图,两人紧张的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

    “诸位臣属,这些年来,本官牧守冀州,战战兢兢如履簿冰,生怕有负天子所托,生民厚望,幸得各位尽心竭力,才得以勉力维持,可如今,人心离乱,世事崩催,吾欲求为天下尽力而不可得。天子圣听蒙蔽,竟然下诏提军讨伐,吾尝夙夜思之而不可得,虽有万般委屈,奈何事实难改,更何况战火一起,生灵涂炭,吾于心何忍!”

    韩馥顿了顿,抬起衣袖抹了抹眼角,一副受尽委屈的小媳妇模样,倒是让人生出两分同情之心。

    “吾再三思之,不欲因吾一人之故,而至万民哭号,决定自请下野以示清白。”

    韩馥的话像是扔进池塘里的一颗巨石,顿时激起了惊涛骇浪,看着堂下众人先是露出惊鄂的表情,随后大多数的人都是一脸的惊喜,韩馥不由得心灰意冷。其实,韩馥也不过是试探性的一说,但是当他见到众臣的反应,韩馥就mingbái了,荀谌说的没错,若是战事继续恶化下去,说不定哪天ziji在睡梦中就被人割了脑袋献给袁绍或者吕布了,ziji的族人怕也是难逃灭顶之灾,或许,主动下野还真是唯一保命的机会。

    “大人不可!如今我军战力犹存,胜负还未可逆料,岂能轻易言去!”闵纯站出来疾声的反对,不过,大多数的臣属都怒目相向,很显然,闵纯这是挡了大家的财路了,年轻的徐邈zuoyou看看,心里凉飕飕的,这就是现实啊!shime仁义道德,在生存与延续的需求面前,那都是狗屁!

    韩馥扫视着在场的众人神情,发现出了闵纯的激愤和坚定之外,只有徐邈黯然神伤,其他的人都是对闵纯怒目相视,这下子韩馥彻底的醒悟了,如今他们嫉恨的是闵纯,ruguoziji恋栈不去,接下里,他们嫉恨的目标就是ziji了,除非ziji狠下心来将他们都给杀了,否则,ziji迟早死在他们的手里。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医道官途 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圣王 宠魅 火爆天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修真三国杀 深渊交易 顶级流氓 游戏仙缘 超级系统在初唐 网游之抢先半步 明末朱重八 颠覆传说 猎艳无双 仙云 随身装着一口泉 乱武九天 网游之波涛荡漾 艳绝乡村 美女图鉴 天逆都市之逆推 威震三界 根源之路 异界之游戏江湖 真仙奇缘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