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968章 憾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三天两觉   书名:惊悚乐园_惊悚乐园无弹窗_惊悚乐园最新章节
    海棠和风信并没能在若雨和花间的追击中存活太久,虽然她们在迂回过程中使用了各种手段来且战且退,而且也放出了第二批机械杀人蜂来拖延,但若雨在个人实力上的优势还是十分明显的。【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即便此刻的若雨没有开启魂意,凭她的体术也足以压制住这两名格斗能力c级的玩家了;更何况……她身旁还有花间协助,在双方都有医疗辅助玩家、且人数均等的前提下,说白了就是看另一名主战人员的实力有多坚挺。

    很明显,在这种地形、这个距离上,射击专精的玩家本就是劣势;遇上了若雨这样的对手,也只能自认倒霉……

    于是,在将近十分钟的逃杀、攻防和缠斗过后,【铁海棠】和【风信子】的死讯便传入了队友的耳中。

    而此时的【血蔷薇】,已然也被血尸神逼入了绝境……

    纵然目前的血尸神不是全盛状态,但在小范围内发动【恐惧投射】对他来说还是很轻松的。

    在惊吓值攀升的压力下,血蔷薇的发挥明显受到了影响。对阵血尸神这种体术强大无比还有高速再生能力的boss级召唤生物,一旦失去了冷静,几乎就不可能再扳回局面了。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王叹之也很快赶到了血尸神这边助阵,这样一来,血蔷薇存活的最后一线希望——“支撑到血尸神的持续时间结束”,也就宣告破灭了。

    这场半决赛打到了这个份儿上,胜负……基本已经明了。

    …………

    清晨,柔和的光线穿过雾气,在樱树园中点起一片粉色的朝霞。

    这一刻,在那遍地落樱之上,一具横陈的、冰冷的尸体……竟是渐渐恢复了体温。

    她的胸口,重新开始起伏。

    她的脸庞,也渐渐浮现了红润之色。

    她的容貌、肌肤和体形……也都回到了少女般的状态。

    不多时,林颜睁开了眼睛。

    而她看见的第一个人……居然是封不觉。

    “你……”林颜并未表现得很激动。这会儿她还有点儿懵,“这是……梦吗……”

    “不是。”封不觉这时正盘腿坐在她的身旁,瞪着死鱼眼道,“如果你有一些只能在梦里对我说的话要说。或是只能在梦里对我做的事要做,我劝你立刻打消这个念头。”

    他这句话,一下子就让林颜清醒了不少。

    “我……”林颜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我……没有死吗?”

    “死了。”封不觉回道,“大约死了三盏茶的工夫吧。”

    “那我……”林颜本来还想问些什么。但话到嘴边时,她的视线正好扫到了不远处的曹钦。

    此时,曹公公正靠坐在一棵樱树下。不知为何……他那一头黑发已全数变白,他的皮肤也变得干瘪且布满皱纹。

    但是……林颜一眼就认出了他,纵然是瞬间老了几十岁,她还是认得这个老人就是她的义父。

    “义父!”林颜娇呼一声,快步起身行了过去,她抓住老人的手臂,关切地问道,“义父。您这是怎么了?”

    “呵呵……义父没事……”曹钦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深深看了林颜一眼,“我……只是累了……该休息了。”

    “这……”林颜的眼眶瞬间就湿润了,她悲怒交加地回头,瞪向了封不觉,“是不是姓封的对您做了什么?”

    “喂喂……又怪我咯?”封不觉说着,也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不……颜儿你误会了……”曹钦的说话声显得有气无力,不过他还是竭力提高了嗓门儿言道,“若不是封寮主出手。你也无法起死回生。”

    “这到底……”林颜不解地看着曹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简单地说呢……”封不觉见曹钦说话困难,便率先抢道,“你义父舍去了一身修为。配合着我的特殊心法,让你复活了。”

    其实,这个事儿详细点说,也并不复杂……

    首先,曹钦把自己入道时所悟出的至高绝学——【道果诀】(曹公公两门不传之秘中的一门,另一门是葵花宝典)的功力全部传到了封不觉的身上。

    然后。觉哥就借助着这股npc燃尽自身数据强度所产生的瞬间输出……一口气提升了rewrite的效能。

    在接下里的一段时间内,rewrite的效果可就不止是“让某一目标回档到几秒前的状态了”,这项能力能做到的事情实际上是非常多的……

    数秒内,封不觉就以零时差演算完成了一系列操作的脑内模拟,随后他便通过改写和引导数据的方式将【阿斯克勒庇俄斯之杖】赐予自己的【不朽之力】(即复活一次的能力)转移到了林颜身上,并且对效果做出了细微的调整。

    于是乎……就上演了方才那起死回生的一幕。

    当然了,封不觉对林颜用了“简单”的说法,也是有原因的:其一,是因为像rewrite这样的词儿,林颜就算听了也不明白意思;其二……自然是因为在比赛中把这招的名称讲出来会泄露情报。

    “义父……这是真的吗?”林颜看向了曹钦。

    “颜儿……”曹钦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已没有余力再多说一个字了。

    此刻,这位绝世高人的脸上,已满是油尽灯枯之色,他留着最后的力气,只是想把自己要说的话说完……

    “义父……不……我曹钦……对不起你。”曹钦的呼吸粗重起来。

    “义父……您……这是何意……”林颜很聪明,她已隐隐猜到了什么,但她不愿去揭破。

    “你不应该去恨封不觉,你应该恨的人……是我……”曹钦道,“是我害死了你的……”

    “不!义父!”林颜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你别说了……您先坐好,待我运功给你疗……”

    “呵……傻孩子……”曹钦苦笑出声,应道,“我这脉象……像是还能受得住传功吗?”

    林颜闻言,神情突变。

    变得绝望、无助……

    若不是情绪和思绪都有了很大的波动。林颜在抓住曹钦的胳膊时就应该发现了……曹公公的身体,现在就像一幢随时都可能垮掉的危楼,楼中所有的梁柱、墙壁都已被抽离或是残缺,哪怕是来自外界的一股微风。都有可能让他彻底倾塌……

    “哈啊……哈啊……”林颜眼神涣散,大口呼吸,她竭尽全力想让自己冷静一些,想出一个办法……

    “封寮主!”她的确很聪明,所以很快就想到了唯一一种可行的方法。

    林颜猛然冲到封不觉身前。重重地跪下,声嘶力竭地说道:“求你救救我的义父!”

    “这……”封不觉只来得及回上一个字。

    林颜就已在地上磕起了头:“求求你!求求你……只要你救我义父,我什么都愿意做!我给你当牛做马……我给你……”

    “起来吧……”觉哥用单手扶住了她,阻止了她进一步的自残行为,并摇头叹息道,“你义父把你救活,不是为了看你给人当牛做马的。”

    “你不救他……我就不起来!”林颜还是跪着,只是被封不觉架住肩膀,没法儿再磕头了。

    “我不是不想救,而是无能为力。”封不觉又道。

    “不……你连死人都能救活……”林颜似乎不愿接受事实。她轻泣着哀求道,“求你了……封寮主……求……”

    “够了!”封不觉一声暴喝,愣是把林颜的哭声给吓止了。

    “你义父舍去了一身修为、舍去了长生不老、还舍去了他的理想……就只为让你在这世上重活一回……”觉哥厉声对林颜说道,“……这是他自己选择的救赎方式,你应当成全他才是。”

    林颜被他说得哑口无言,恍然间回过头去,跪着爬到了曹钦身边。

    “义父……我……”林颜哽咽着想要说些什么,但千言万语又难以言表。

    “我明白……”曹钦道,“我都明白……”他摇了摇头,“可惜……我明白得太晚了。”他停顿了几秒。吃力地接道,“颜儿,你听我说……”他暗暗提了口气,准备交代最后的一段话了。“义父一生作恶多端,前半生野心勃勃,为一己私欲杀人无数;后半生自认参破红尘,追寻至理大义……但仍是杀人无数。说到底,我只是给自己的所作所为找了不同的借口而已。

    封寮主说得没错,无论这世间是否会变成我理想中的样子……我这种人都是为人所不容的。

    我这样的人……不值得你去原谅。更不值得你去感恩。

    今日,能用自己这一条命,换回你的性命……义父死而无憾。”

    “义父……”林颜轻声啜泣着,她不敢打断曹钦,因为她怕对方被打断后就再也说不出话了。

    “颜儿……”曹钦接着道,“义父知道,你天性善良……其实你不愿去恨任何人,但为了当好我的‘棋子’,为了变成我想让你变成的那种人,你逼迫着自己去恨封不觉,逼迫自己成了‘阎王’。”他说这话时,脸上已是毫无血色,“从今以后,你再也不要这样了……你要好好活下去,为自己活下去……”

    毕竟是一代宗师,纵是在这濒死境地下,他还是能较为完整地说完一整段的话:“我和封寮主……都已经安排好了。自今日起,‘阎王’就已经死了,活着的……只有林颜;无论江湖、朝廷,都不会有人再来追问你的消息。你可以离开这座山谷,去外面……过自己想过的……”

    曹钦……终究是没能把想说的话全部说完。

    人生永远是这样,任何事都不存在“万事俱备”,任何人都不会“万无一失”,我们每个人都在不同程度的慌乱中来到这个世界,我们也都会在一个自己意想不到的瞬间离开。

    如果遗憾是一种美,那也唯有内心强大的人才真正懂得去欣赏。

    …………

    残秋,夕阳斜下。

    数十年来,葬心谷里的雾……第一次散去了。

    昨天,有许多人来到了这里,其中绝大多数都永远留在了这片土地上。

    但还是有一些人活着离开了。

    封不觉和他的队友们离开了……他们化作白光消失,未曾和任何人打过招呼。

    袁圻和幸存的武林群豪们也离开了……袁盟主走时,还带走了曹钦的嘱咐、以及“无息功”、“四象神功”和“搬山铁手”的秘笈,可谓满载而归。

    后来,“武林盟主”这个头衔,又陪伴了袁圻很多年。

    谁有能想到,这个三十岁前还一事无成的平庸之人,竟是成了江湖上一段不朽的传奇;那天以后,他不止是名义上的盟主,更是“天下无敌”、“名副其实”的武林至尊。

    在袁圻的统领下,整个武林可谓安定繁荣、风平浪静。

    讽刺的是……待袁圻百年之后,为了争夺盟主的宝座和袁圻留下的“武学遗产”,武林中爆发了一次空前绝后的纷争,最终……朝廷趁势介入,坐收渔翁之利。

    自此,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江湖了。

    …………

    人寿几何?逝如朝霜。时无重至,华不再阳。

    数十年后,一个同样的残秋。

    一名女子,牵着一头骆驼,来到了葬心山庄中。

    沧海桑田,当初繁盛的山庄,如今徒留断垣残壁。

    但那秋日开花的奇樱,却还是在每年按时绽放。

    清晨,那名女子来到了一棵樱树下。

    她望着眼前的樱树,伫立了数秒,随即从腰间的系带上解下了一壶酒,浅酌一口,借着几分酒意,吟道——

    “天下风云出我辈,

    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

    不胜人生一场醉……”

    吟至此处,她轻舒玉指,将那酒壶垂下,任那酒水淌到了树下。

    “……提剑跨骑挥鬼雨,

    尸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水,

    只叹江湖几人回……”

    酒已流干了,诗却还未吟完。

    她的声音还是很动听,但语气却透出疲惫,她的样貌还是很年轻,但眼神中已尽是沧桑。

    “……归者茕茕心已倦,

    红颜白首生罗帷。

    莫问红尘三千事,

    拈花把酒尽余杯。”

    她仰起粉颈,将壶中的最后的几滴酒倒入口中,方才转过身去……

    此时,恰有一缕清风吹来,吹起了她的长发。

    那是一头白发。

    如雪一样白。

    而在随风飘散的白发下,却是少女的容颜。

    每年的今天,她都会回到这里。

    或许,她只是来看一位故人,拾一段回忆。

    又或许,她是期待着……一次重逢、一次相遇。(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求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剑道独尊 百炼成仙 场边上帝 英雄无敌之真相开启 武僧凶猛 我的美女仙妻 大国海魂 天眼魔尘 无限诱惑 网游之黑暗剑士 暴力王冠 随身带着五色笔 傲气冲天 阴阳师异界游 兵吞天下 魂墓 灵界巅神 重生纣王玩转封神 校花的贴身鬼王 都市呆萌录 特战神医 网游之超级奶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