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948章 不胜人生一场醉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三天两觉   书名:惊悚乐园_惊悚乐园无弹窗_惊悚乐园最新章节
    一个人在江湖中待得久了,便能学会如何与死人交流。【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但他们依然能告诉活人很多事。

    而且,死人往往比活人更诚实

    此刻,宋无奇已是个死人了,而站在他尸体周围的,都是活人。

    这些活人是在请示了袁盟主的意思后过来检查尸体的。

    毫无疑问他们都是这方面的行家。

    仅用了几分钟,这些人就从那断成两截的死尸上知晓了许多事。

    “没记错的话十五年前,宋无奇已经三十七岁了。”

    “是的,已经三十七岁了。”

    “他练的是暗器。”

    “他只练暗器。”

    “暗器功夫易学难精。”

    “暗器功夫极境难求。”

    “练暗器功夫的人,四十岁后,外功和境界通常都不会再有进步了。”

    “但如今这个五十二岁的宋无奇,外功却更胜从前”

    “内功亦然。”

    那些人看完尸体后,便在袁盟主面前七嘴八舌地交谈了起来。

    他们的结论呼之欲出这十五年间,宋无奇一定得到过高人指点,故而才能在一个体力和精力都已错过巅峰的年纪,还将武功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当然了就算宋无奇从一个准一流高手变成了一流高手,还是难逃被袁圻秒杀的命运。

    “各位英雄”不多时,袁盟主便组织好了语言,再运内力,高声对江湖同道们言道,“各位也都看见了”他的语气带有明显的煽动性,“且不说那阎王多年来包庇了多少的武林败类、衣冠禽兽,就说眼前这个宋无奇他入谷十五年后,武学竟然大有长进”

    言至此处,人群中已开始议论纷纷。

    “如此看来这葬心谷根本就是个藏污纳垢、栽恶培凶之地”袁圻已经当了十年的武林盟主,根据他的经验。有些话必须挑明了说出来;因为确实有很多人蠢到了你不点破他就不明白的地步,“想必其他逃入谷中的败类也都和这宋无奇一样已然得到了那阎王的指点、功力大增。诸位英雄可千万不能大意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自然是所有人都听得懂了。

    “多谢盟主提醒”

    “盟主深谋远虑,在下佩服”

    还有不少人听完以后见缝插针地拍了几句马屁。

    而地狱前线一行人

    “我们走吧。”封不觉这时忽然提出了一个建议。

    “诶不跟着他们了吗”花间疑道。“这么多免费炮灰呢。”

    “这些人根本靠不住。”觉哥摇着头,懒洋洋地回道,“他们聚集于此,有些是为了长生之术,这是为利;还有些是为了在这次行动中崭露头角。也就是为名。”他顿了顿,“无论是为名还是为利,归根结底都是在追逐、而非信念。人到了生死关头,信念都未必靠得住,就更别提了简单地说,如果情况开始变糟,与这些人待在一起反而会是一种隐忧。”

    队友们听了他的话,沉思片刻。

    数秒后,若雨最先开口道:“有道理这些帮派所结成的同盟本就很脆弱。每个门派、每个人都有私心。现在他们觉得情势有利,便跟在袁盟主后面耀武扬威。想着事后能分一杯羹而一旦情势有所变化,这些人就会露出狐狸尾巴。”她微顿半秒,看着小叹和花间接道,“比方说关系比较好的几个门派,到时候可能会联合起来陷害一些与他们交恶的门派,或是拿势单力薄的小派开刀强行让对方去当炮灰。”

    “呃”小叹闻言,表情微变,“势单力薄的小派吗那非破剑茶寮莫属了啊”

    “破剑茶寮是什么”花间疑道。

    “嘿嘿我们就是破剑茶寮。”封不觉笑着回道。

    “哈”花间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想到了先前若雨所说的关于以前来过这个世界的事,她随即就道。“哦是你们上次来这个世界时所用的身份吗”

    “没错,我是寮主,你们都是我的徒弟。”封不觉说着,还抬手朝若雨示意了一下。“这位是寮主夫人。”

    “寮主夫人之类的设定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吧”若雨道。

    的确,在苍灵镇时,若雨是为了配合封不觉制造杀人的借口才默认了的。

    “不要在意那种细节嘛”封不觉摊开双手,用一个足以让贱力值上升十个百分点的表情应道。

    “行了,你不是要我们脱离大部队吗那就赶紧带路。”若雨不想就这个话题和他扯下去,故而将话题带了回去。“想必你已经想好了要往哪儿去才会提出这个建议的吧”

    “哼那当然了。”封不觉歪了下头,用眼神朝众人左侧的一片树林瞥了一眼,“宋无奇应该就是从这边来的。”

    队友们一齐朝那边看去,只看到了纷杂的林木、并没有明显的路径。

    然,过了几秒后,小叹睁大了双眼道:“哦确实有留下痕迹诶”

    “嚷什么嚷”封不觉赶紧上前一步捂住了他的嘴,“生怕别人没注意到我们么”

    说实在的确实没人去注意他们。前方那些江湖大佬们,不是单枪匹马行走江湖的高手名宿,就是执掌高门大派的掌门级高手,他们带在身边的跟班们也都是派中辈分和武功最高的弟子或亲信。可以说今天聚集在这儿的,都是同辈人中的佼佼者。这样一群人,哪儿有功夫去理会和关注你们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辈鬼才知道你们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山野小派人家争着在盟主面前露脸邀功还来不及呢,你们这些鸟人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于是乎

    在短暂的迂回和观察后,封不觉他们便神不知鬼不觉地脱离了那几百人的大队,也离开了贯穿山谷的那条大路,拐进了山林之中。

    和大多数擅使暗器的高手一样,宋无奇的轻功不差。在山林这种复杂的地形,想要追寻他所留下的痕迹很难。虽然袁圻可以用内力探知对方的实时位置,但他并不能找出对方先前所走的路线。

    不过这事儿对于封不觉和王叹之来说是轻而易举的。

    他们一个有数据视角。另一个有鹰眼视觉,对他们来说,越是在复杂的地形中,追踪的难度反而越低。

    长话短说。经过了二十多分钟的跋涉,地狱前线的四人总算从茂密的林中行出,来到了一处相对宽阔的山坳间。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

    失去了日光照射的光雾呈现出了一种近似月光的、柔和的冷色调。

    这雾光是凄冷的,幽美的。

    玩家们的心似乎也随着周遭色调的变化沉静了下来。

    “切消失了吗”

    最终。在一条小河旁边,宋无奇留下的痕迹消失了,觉哥当即不快地啐了一声。

    “我倒觉得无所谓。”花间这时接道,“这谷中常年有人居住,那些人的生活必然离不开水源。我们只要沿河朝上游走,应该有很高的几率能抵达片头cg中的山庄。

    “说得对。”若雨也同意她的推断,“也许宋无奇的踪迹到此消失,正是在暗示他是沿河而来的。”

    “有道理啊”小叹也接道,“没准他有那种可以蜻蜓点水、一苇渡江的武功,一路水上漂就过来了。”

    封不觉听了这句。当即虚着眼看向小叹道:“这就是为什么你当不了侦探。”

    “诶”小叹回道,“为什么啊”

    “因为稍微有点推理才能的人,在想到一苇渡江这种事之前,都会先考虑一下对方会不会是乘着竹筏或小船来的。”封不觉的回答一针见血。

    “不对啊。”小叹又问道,“要是宋无奇是乘船来的,那船呢”

    “被人划走了呗。”封不觉回道,“谁规定宋无奇非得一个人划船下来的船上还有别人也很正常吧”

    “嗯”小叹尴尬地笑了笑,“嘿嘿也对啊。”

    吐槽完了队友,觉哥便带领着队伍顺流而上。

    在这残秋的夜晚,于潮湿的雾中前行。玩家们的头发、脸和衣服自然都渐渐蒙上了一层霜水。

    这些水分也很快化作了丝丝寒意,让他们的精神更为抖擞了一些。

    由于河边的地势较为平缓,四人的行进速度比起在林中要快了不少,半小时不到就走了好几公里的距离。

    随后。他们的前方,便出现了一汪清泉。

    那是一个由各种奇诡山石围绕的小潭,河流从石潭两端穿过,上游处地势陡然增高,下游则渐趋平缓。

    此刻,在那石潭边上。竟是有一道人影孑然而立。

    那是个清瘦的身影,身着一袭白色的长衫。

    他的左手置于背后、握拳垫腰,右手拿着一个酒壶。

    他默默地望着眼前的石潭,时不时拿起酒壶饮上一口。

    石潭的当中,只有水,水中也没有月亮。没人知道他在看些什么,也没有人觉得这儿能有什么好看的。

    但他已经饶有兴致地在这里站了许久,而且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嗯”在相距还有百米的时候,那人就察觉到了玩家们的存在。

    但直到封不觉他们靠近到十米之内时,他才缓缓偏过头,开口道:“这还真是人间处处有相逢啊。”

    对方还没开口时,觉哥就已经把他给认出来了,所以这会儿觉哥很淡定地抱拳拱手道:“封某,见过曹公公。”

    没错,那个立于石潭边喝酒的人,正是曹钦。

    “紫禁城一别,又过去十多年了吧”曹钦言道,“封寮主不愧是当世奇人,能够在世间隐姓埋名、动辄便是数十年杳无音讯且每次现身时,还是这青春不改的模样。”

    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来。

    然,下一秒,曹钦竟是神情一变,并轻轻“咦”了一声。

    “呵呵”封不觉笑了笑,他知道对方是看到了自己的队友也没变老才会疑惑,于是顺势就解释道,“曹公公猜得没错我破剑茶寮一脉的武学,确有益寿延年之效,所以我的徒弟也和我一”

    不料,他的话还没完,曹钦就打断道:“你妻子不是已经死了吗”

    “呃”封不觉忽然想到,在紫禁城和絮怀殇单挑那次,为了刷时髦值,他确是说过“把我和妻子葬在一起”这样的台词,“这个嘛,其实她并没有死。”

    “嗯”曹钦又疑道,“那当年那位絮怀殇姑娘,是在明知你妻子没死的情况下痴缠于你咯”

    此言一出,全世界都安静了。

    大约五秒后,所有的直播平台都像炸了的油锅一般,迎来了可能是游戏比赛直播史上最恐怖的一轮弹幕爆发。

    “哦”若雨面无表情地斜视过去,朝觉哥投去了一道饱含杀意的目光,“还有这事儿”

    “是啊”花间有些幸灾乐祸地看向他,“还有这事儿”

    “诶”小叹则是好奇地接道,“还有这事儿”

    “不那个其实”封不觉吞吞吐吐地对曹钦道,“她并不知道她还没死。”

    “那你为何要隐瞒呢”曹钦道,“如果你告诉那位絮姑娘自己的妻子还没死,或许她就不会再来缠着你了。”他说到这儿,貌似突然想到了什么,“慢着莫非,你是欲擒故纵有意不告诉她你的妻子还活着”他顿了顿,“亦或者絮姑娘早已跟你表露过她愿意做小所以你反其道而行之”

    “卧槽”封不觉当时就惊了,他在心中暗骂道,“你这死太监少说两句会多长个器官么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八卦兼狗血,而且记性好得一逼这是要我狗命啊”

    “嗯”这时,若雨在旁若有所思地念道,“我好像忽然明白为什么你在后宫城里会顺口叫她四姨太了。”

    其实,她心里也大概已猜到了此事不过是npc的误会,但是像这样当众调戏封不觉的机会着实难得,若雨可不想错过了。

    “那个曹公公啊”封不觉憋了许久,终于憋出一句,“咱能聊点儿别的吗比方说天气什么的”

    “天气”曹钦闻言一怔,继而抬头看了看头顶那发光的浓雾,然后“呵呵”了两声,仰头喝了口酒。接着,他竟用吐槽般的口吻接道,“我也是醉了。”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场边上帝 英雄无敌之真相开启 武僧凶猛 我的美女仙妻 大国海魂 天眼魔尘 无限诱惑 网游之黑暗剑士 暴力王冠 随身带着五色笔 傲气冲天 阴阳师异界游 兵吞天下 魂墓 灵界巅神 重生纣王玩转封神 校花的贴身鬼王 都市呆萌录 特战神医 网游之超级奶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