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229章 苍灵论剑(完)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三天两觉   书名:惊悚乐园_惊悚乐园无弹窗_惊悚乐园最新章节
    请牢记

    地址

    同一时刻,商飞与苏裳、苗少卿的战斗仍在继续。【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交锋数回合后,双方斗得是不分上下。

    商飞在这段日子里,经林常点播,武功已有了长足的进步,本来他要打赢眼前二人是十拿九稳的。但因旁边这接二连三的变故,使其心神不定,出手有些犹豫,这才与苏苗二人斗得难分胜负。

    这时,又有一条人影疾至,跃上了这边的屋顶。其身法轻逸矫健,如风如絮,原来是那落梅剑鹿清宁。

    鹿女侠一来就加入了夹攻商飞的战斗,她一言未发,只是与苏裳、苗少卿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他们便心领神会,三人立即施展开了一套三剑合璧的阵法。

    花影六剑中,属梅、兰、竹三剑平日里的关系最为亲近,经常一同研习武艺。时日一长,他们便摸索出一套无名剑阵。此阵取三人各自剑法之所长,亦可互补其拙,施展出来威力惊人。却不料,头一次实战,竟是用在了自己的师兄身上。

    商飞用他的“鬼影剑法”以一敌二,左右周旋,腾挪躲闪。本来是游刃有余,但鹿清宁的出现,却让他迅速落了下风。

    仅仅数招过后,剑阵中便杀机陡现。苏裳以一招“孤芳自赏”发难,苗少卿出一式“筛风弄月”掠阵,鹿清宁则忽地使出一剑“剪雪裁冰”作为杀招。

    但闻叱叱几声,商飞左右肋下和背后灵台穴各中一剑。有道是灵台一损,百脉俱毁,他虽未当场毙命,但胜负已分。

    …………

    另一边,林常完全无视商飞的死活,他也没有对封不觉的攻击发表什么意见。倒是望向了客栈掌柜那边,评价道,“终于来了个真正的高手,有趣……报上名来。”

    “哼……”对方回以一声阴阳怪气的冷笑:“司礼监秉笔、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曹钦。”

    林常的神情明显变化,狠厉之色当即敛了三成,“原来是曹公公,失敬失敬……”他一听对方是朝廷的正四品官员,以他的立场是万万不能得罪的。便改变了态度,“林某人在此诛平乱党,不知曹大人您……”

    “好了。”曹钦摆手打断了他:“林常,本座没空听你说这些废话。你与钱聍(锦衣卫指挥使)互通的那些信件,早已被我东厂查知。你要做什么,我一清二楚。否则本座又岂会先于这里的所有人来到苍灵?”他的话,解答了困扰众人多时的一个疑惑。

    仔细想想也对,只有东厂的势力,才有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一个鬼镇上的废弃客栈,改建成眼前的这座苍灵客栈。

    “曹大人。既然大家都是在为朝廷效忠,何不联手……”林常又道。

    “嚯嚯嚯嚯……”曹钦用他阴柔的嗓音尖声大笑起来,打断了林常:“好一个‘为朝廷效忠’!”他冷笑道:“可在本座眼里,这一切不过就是你和钱聍之间的一桩买卖罢了。”

    封不觉在旁接道:“苍灵论剑后。钱聍将得到数以百计的武林绝学,而你会得到武林盟主的地位。今后,你可以用江湖的力量帮钱聍排除朝中异己,他则可以用锦衣卫的势力帮你稳固江湖霸权。”他顿了一下。问道:“无论怎么看,整件事就只是两个野心家为个人利益而达成的交易。岂能与‘为朝廷效忠’混为一谈?”

    封不觉此刻说的这番话。刚才在客栈里已经跟曹钦说过一遍了。另外,他还帮曹公公算了笔账,成功地让对方认定……钱聍和林常的计划一旦成功,对武林来说是浩劫,对东厂也极为不利,甚至可能威胁到皇权。

    曹钦这人呢……这么说吧,虽然宦官行业中有许多奸恶的反面典型。但曹钦,显然应该算是比较忠义的那种太监。当然了,这也是相对而言,他对皇帝确实很忠诚,但是对敌人,那是如冬天般的寒冷……总之,这名NPC很快就被封不觉忽悠到了同一阵营中。

    其实,曹钦本来并没有打算破坏林常的阴谋,他这次来苍灵,只是为了监视事情的进展,顺便也是想见见林常其人,看他是否真的如那些书信中所言,有着傲视武林群豪的实力。

    如果这位曹公公最初便想破坏这个计划,他就不可能孤身前来,并请一群普通人去当客栈里的伙计。以曹钦的手段,有无数种法子可以在一个月前就让林常从世上消失。哪怕是硬碰硬,这位厂公和东厂的几名档头联手,要干掉林常也是很有把握的。不过,动手的时机不能是月圆之夜……

    直到决斗开始前不久,封不觉回到苍灵,与队友们会合并交换情报,又用金刚铃的特效确认了曹钦的身份后。封不觉才与曹钦接触,并改变了他的想法,随即与之合作,做出了一系列的部署。

    “林常,如今破剑茶寮的金小哥和王小哥,早已拿着本座的令牌分别从两条路出镇传话去了。”曹钦说道:“带兵的千户见了东厂的令牌,绝不敢造次。今夜,他们是不会来了。”他提高了声音,对周围街上的人群说道:“在场的诸位,林常已堕入魔道,魔功并非寻常武功可敌。你们若不想死,就立即离开苍灵。路上不会有人阻拦,你们可以安然进入铜丘。”

    曹钦说罢转身,又特意对几丈外的公孙乾道:“公孙楼主,你身为一派之掌,应识大体。眼前这危局,只有封小哥他们可以解决,不管他刚才的话是真是假,现在都不是你寻仇的时候。”

    他说这话时,已经有不少二三流门派的人开始逃跑了,街上顺势变得喧哗和混乱起来。而一线门派的人物们要顾全些脸面,虽也想走,但不不好意思跟那帮杂鱼一样争先恐后地仓皇而逃。他们都决定姑且晚走一会儿,等回了铜丘,再来个五十步笑百步什么的……多有优越感。

    出人意料的是,这会儿季通居然上前。对公孙乾好言相劝道:“公孙楼主,这位曹公公说得有理,眼下乃武林正道覆亡之危局,且让封寮主专心应对林常吧。你与他的恩怨,可以日后再议。你还是先率弟子出镇,保全他们的性命要紧。”

    公孙乾是最了解季通的,两人是宿敌嘛。他很清楚,这会儿季通脑子里想得就是快跑,这么深明大义的言论。说白了可以总结为这样一句:“哥儿们,我给你个台阶下,你赶紧跑,然后我好跟上。”

    “好,既然季楼主这么说了。”公孙乾将脸转向封不觉:“封寮主。后会有期!”他冷哼一声,朝弟子们招了招手,连老婆和师弟的尸体都不管了,赶紧闪人。

    季通一脸计划通的表情,也是一招手:“八方楼的弟子跟我来……”他说着,便招来十几人,随自己匆匆离去。

    见万霞楼和八方楼都撤了。其余大派中人和那些孤身前来的武林人士,便也纷纷跟上。短短几分钟,街上几乎就已无人。

    屋顶上的林常,只是默默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没有做出任何举动去阻止。因为当他听到曹钦说锦衣卫不会来到的消息时,他便知道,今夜的大计已然失败。纵然他疯狂追杀,也于事无补。至少有一半人可以逃走。

    何况,面对眼前的曹钦和封不觉。以及破剑茶寮尚未现身的那几人,绝不能掉以轻心。谁知道封不觉还会不会拿出某种与他手中那怪匣类似的东西来。

    “林大哥。”封不觉抬头道:“钱聍为一己野心,受你挑唆,掀起武林浩劫,坏了多年来江湖和官府间互不干预的规矩。他很快就会自身难保,根本帮不了你。而你,已成武林公敌,朝中的其他势力也不会容你。”他伸出一根手指,“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活路,只有一条……隐姓埋名,归隐山林。”

    “哼……归隐?”林常脸上的黑紫色戾气,又一次凝聚起来。

    “封不觉,让我告诉你,我要走的路是什么样的……”林常肃然回道:“首先,我立刻就把你和这个死太监给宰了。然后,我去杀掉每一个知情、并有可能利用这件事去扳倒钱聍的朝中大员。接着,继续我和他的交易……”他面露狠色:“大不了我一个门派一个门派地登门拜访,凡是交出武学秘籍并尊我为盟主的,可以活命。而违抗者,我就灭他山门。”他用十分沉稳的语气道:“只不过就是多费点事,多花些时日罢了。我眼前的道路,是不会被你们所阻断的!”

    “那就没办法了呢……”封不觉说着,收起了冲锋枪,从行囊里取出了,紧接着又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火折子和一个竹条编的小球。他将竹球点燃后,用反射器射向了天空。

    这举动无疑是在向远处的同伴发信号,但林常并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叫狙击枪的玩意儿,他还以为封不觉这是在叫人。

    两秒后,数百米外,一声枪响撕裂了天空。

    悲灵没有瞄准对方的头部,毕竟她的射击专精还不是近乎百发百中的A级,瞄头的话,她有四成左右几率会射失。虽说手上的枪械性能极佳,射击距离、角度、风速,包括月光下的视野都很好,但像这样的机会,不会有第二次。第一枪,是最容易成功的,一旦中过一次这样的超远距离攻击,对方就一定会有所防备。所以,这枪不容有失,打躯干最保险。只要能通过这一枪让BOSS受伤,即使之后的攻击都落空也值了。

    林常初练太虚无相**便走火入魔,被心魔所噬,故而性情大变。在他的主意识之上,还有一个更高位的神识存在,那便是“无相魔君”。在某些时刻,当林常自己的意识保护不了自身时,他的心魔就会代劳。

    月圆之夜,是无相魔君的意志和力量最强盛之时,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绝命之击。在刹那间,一道黑色的气盾已然凝成,挡在了狙击弹攻击的轨迹上。

    但无论速度还是威力,这一发子弹都不是冷兵器时代的攻击可以比拟的,那狙击弹一滞之后,便穿透气盾。从林常的胸口钻入。

    很不巧,他中弹的地方,是心脏。

    …………

    天空阴霾、无风,些许雪花静静飘落。

    三十年前的一个清晨。

    叶府门前,缓缓行来了一老一少两个身影。

    那个孩子看上去不足十岁年纪,身上穿的小袄和棉裤显得很破旧,他的脸蛋和手都已冻得发红,眼神中却透出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坚毅。

    而陪在那孩子身边的,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翁。

    “到了。常儿。”老翁停下了脚步,但他牵着孩子的那只手,并没有松开。

    小林常抬头看了看自己在世上所剩的唯一一名亲人,用稚嫩的声音开口问道:“爷爷,以后你还会来看我吗?”

    爷爷摇了摇头:“爷爷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不能来看你了。”他已是油尽灯枯之人,自知时日无多,将孙儿送入叶府,是他最后的心愿。

    “那……常儿跟爷爷一起去,我不去叶府学武了。”小林常的眼眶中,已有泪水在打转。纵然他的心智比同龄人成熟许多,但终究还是个孩子。

    爷爷蹲下身。摸了摸孙儿的头,“常儿,这种话可千万莫再说了……”

    眼泪,终于还是夺眶而出。小林常知道,离别已近在眼前。

    “哎……”爷爷深深叹道:“爷爷没有钱,也没有权势,什么都给不了你……”老人说到此处也哽咽了。眼中尽是苦楚与无奈。

    林常的父母,都只是江湖上的小人物。按理说。以林常的出身,要拜入叶府是远远不够资格的。不过,他的父母在数月前各大派剿灭青莲教一役之中双双身亡了。而林常的爷爷年事已高,且病入膏肓,不可能抚养这个孩子成人。

    林氏夫妇怎么说都为武林做出了一定的贡献,总不能眼瞅着林家遗孤冻死街头,也没人去管吧?所以叶家才破例收下了林常这个弟子。

    雪,还在下。

    爷爷松开了小林常的手,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我和你爹,一生平庸,什么东西都得靠自己去争取。一辈子奔波劳碌下来,也只是供人差遣的小卒,死了也没人会记得。”他叹道:“哎……这都是命。”爷爷抬眼望着叶府的大门和牌匾,“常儿,叶府乃是武林第一,只要你勤习武功,为人端正,将来定会有一番成就,要珍惜你爹娘用性命才换来的机遇啊。”他说到这儿便停下,把千言万语都吞回了肚里,因为他生怕孙儿会回头、会动摇,

    小林常望着爷爷的身影,心中五味杂陈。他还是个不足十岁的孩童,但要背负的东西,却已太多,太沉重。

    眼泪可以渡走悲伤,眼泪带不走的悲伤,就用笑声埋藏。

    最终,小林常狠狠地抹干了眼泪,强挤出一个笑容来,“爷爷,您放心。常儿今后一定会出人头地,我要做天下第一、武林至尊!无论爷爷到了多远的地方,我的名字也会传到那里去!”他说着,转过身,走向前去,敲响了那扇将改变他命运的大门。

    …………

    “哈啊……哈啊……”林常喘息着,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左胸口,那儿多了一个偌大的黑窟窿。伤口血肉模糊,大量的鲜血和碎肉已喷出他的胸膛,散落在了他脚下的瓦片上。

    悲灵用的是大口径的狙击步枪,这种枪射出的子弹,别说血肉之躯,就是铁板也扛不住。给悲灵担当观测手(现代狙击小组一般由二人组成,观测手带防身用的自动武器和观测镜)的似雨也用望远镜(悲灵买的商店货)看到了林常的伤势,道了一句;“成功了!致命伤!”

    曹钦、商飞、苏裳、苗少卿,鹿清宁,个个儿都看傻眼了,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惊愕地看着林常胸口突然冒出来的狰狞伤口。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林常口中鲜血淋漓,但他还是在笑:“不过是一点小伤罢了,呵呵……咳……”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太虚无相,变化万象,我已神功大成,岂会被这点小伤……咳……”他用手捂住伤口,仍试图运气疗伤,可惜,这已不是可以复原的那种伤势了,“没事的,不会有事的……我马上就可以杀光你们……我还有很多事要做……还有……”他自欺欺人般念道着,声音越来越小。

    林常身上的黑紫之气这时全都聚集到了体表,他用这股魔气强行催动着身体活动,从屋顶上跃下,一步,一步,向着封不觉和曹钦走去,口中还在说着:“我是天下第一,我要做武林至尊……”

    “这就是你所追求的……梦想吗?”封不觉笑着问道,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祭出了死亡扑克,经过这段时间的回复,他又可以使出了。

    “你觉得这很可笑吗?”林常缓缓逼近,其身后留下一道血径。

    “我们都作着……愚蠢的梦。”封不觉怅然地回道,“那又有什么不好呢?”他语气认真地道:“我确实欣赏你的执着,也并不反感你做事的方法。但我得很遗憾地告诉你,你的弱小,注定了你的失败。”

    “呵……你竟说我……”林常说话吐字已显得很艰难。

    封不觉打断了他,“你当然很弱,弱得连自己的心魔都战胜不了。你选择依靠它,去获得更强的力量。”他说着,从行囊中取出了一个铸有金色镂雕手柄的黑色手铃来,“前天夜里,连山上的鬼都对你敬而远之,难道当时你就没有一点疑惑吗?”他举着金刚铃道:“你的魂魄早已支离破碎,就算今日未死在这里,不出一年半载,也会被心魔彻底吞噬,沦为行尸走肉。”他顿了一下:“这个铃铛,是你的克星。即使刚才那一击未中,只要我与厂公协力动手,你依然毫无胜算。”

    当啷——当啷——

    封不觉将金刚铃摇了两下,距离他尚有三米距离的林常瞬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得跪坐下来,其身上的黑气像是垂死挣扎的野兽一般疯狂涌动。

    “呵……啊……啊!”林常苦笑了一声,随即是仰天长啸,那悲鸣响彻夜空,道尽了世间的无奈和凄凉。

    就连鹿清宁、苏裳和苗少卿,都露出了同情的神色。

    数秒后,黑气彻底散了,林常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满眼尽是悲怆之色,“封兄……你真的认为,我是个英雄吗?”

    封不觉没有回答,他只是伸出一手,手掌朝上,指向了身旁空荡荡的大街,并露出一个充满讽刺意味的笑容。

    这条街上,本来聚集着许多以豪杰、大师、高手、英雄自居的人物,可是此刻,只剩下了一个神经病,和一个死太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常倒下了,仰面朝天,大笑不止。最后,他释然地闭上眼,脸上挂着笑容,气若游丝地道了一句:“这就是命啊……”

    
推荐阅读: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胜者为王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场边上帝 英雄无敌之真相开启 武僧凶猛 我的美女仙妻 大国海魂 天眼魔尘 无限诱惑 网游之黑暗剑士 暴力王冠 随身带着五色笔 傲气冲天 阴阳师异界游 兵吞天下 魂墓 灵界巅神 重生纣王玩转封神 校花的贴身鬼王 都市呆萌录 特战神医 网游之超级奶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