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222章 苍灵论剑(三十七)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三天两觉   书名:惊悚乐园_惊悚乐园无弹窗_惊悚乐园最新章节
    请牢记

    地址

    铃中境的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早在封不觉和似雨刚踏上小岛的时候,外面的时间已是第二天了。【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这日,本已暗流涌动的苍灵镇上,又起了波澜。

    正午,苍灵客栈大堂。

    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几乎所有武林人士,都在寻找同一个问题的答案。而那个问题就是——谢三哪儿去了?

    经过一整夜和一个上午的时间,就算消息不太灵通的门派,也都听到了风声……昨日黄昏时分,无名剑谢三经铜丘上了大路,策马直往苍灵而来。到天将暮时,谢三所骑的那匹马,独自踱回了铜丘。

    而苍灵这边,至今没人见过谢三的踪影。

    那么……谢三到底去哪儿了呢?一个人怎么会莫名失踪在半道上呢?

    这些天,大路也是有人走的,不过人数不多,基本都是各大门派往返铜丘传递消息的弟子。反正这些人里,没有一个在半途看到过谢三。

    按常理来假设,情况貌似是……谢三上了大路后,没有来苍灵,而是半路转道进了山林之中。

    可这根本说不通啊,难道谢大侠是在铜丘打听一番后,得知苍灵客栈已经没客房了,又不想住废弃的民宅,所以情愿露宿山中,荒野求生?

    或者是……谢大侠被埋伏了?这也不太可能,谁打得过他啊?除非是叶承在场,否则就算花影六剑联手,也奈何不了谢三。武侠世界就是这样,质上的差距,靠量未必能填上。谢三身为一个独行侠客,能与武林至尊的叶府之主齐名,其武功境界。能打十个那是必须的。

    当然了,如果找一千个人来,将谢三团团包围,并把他困在一个只能战不能跑的地方,那么,等其内力和体力全部耗尽,就可以得手了。

    这显然更不可能……

    那最后还有一种假设,也许,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谢三是撞鬼了。

    江湖中人。尤其是那些老江湖,对鬼神之类的玩意儿虽谈不上敬畏,但也绝非完全不信。这苍灵镇闹鬼的传说,各路人马早在铜丘时就有所耳闻了。

    加上这些天,每逢夜晚就有人神秘失踪。且死不见尸,确实让镇上人心惶惶。

    不过这事儿也不能全怪山上的那个鬼,她可没有主动出击到镇上来抓人。很多人都是在杀人后上山处理尸体时,把自己和尸体一块儿给交代了,没能回来……

    这帮人说白了是自己作死,他们如果在天黑前进山,不要往深处走。随便找个山林边缘的犄角旮旯浅浅地把尸体一埋就撤,那便没事。

    可实际情况是,他们基本都是在深更半夜进山,背着尚温的死尸。特意走很远,进入山林腹地再弃尸。那别说是铃儿的鬼魂了,就是他们自己带来的尸体都是个威胁。

    刚刚死于非命之人,怨气和魂魄都还未散。杀人凶手却带着尸体走入一片被怨气笼罩的鬼境山林之中,那死人诈尸索命也不奇怪了……

    总之。虽然我们从上帝视角已经知道了谢三确实是遭到了偷袭,但苍灵的那帮江湖中人并不知道,他们不可能猜得到林常的事,所以只能瞎猜……

    “你们说谢大侠这究竟是演得哪一出啊?虽说无名剑向来低调行事,可这回,实在是古怪……”

    “这镇上的怪事还少啊?昨晚上巨鲸帮和海沙派又有几个弟子没影儿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诶诶,听说了吗……那落梅剑鹿清宁,前天晚上就失踪了,昨儿一天都没见人,到今天还是没出现。”

    “嗨,这事儿早上我就知道了,我还听说啊,昨天才来的破剑茶寮那五位,现在只剩下一位金少侠还在客栈里了,其他四人,也是一夜未归啊。”

    “对了,说起这事儿,你们知道吗?我听人讲,昨夜,唐家少爷在金少侠手底下吃了大亏啊。”

    “什么?快手拈花唐士则?这小子可是个硬手啊。”

    “谁说不是呢,我还听说,他被那个金少侠教训得没了脾气,只得甘拜下风。”

    “等等,唐少爷为何会与那什么……金少侠动起手来的?”

    “喝,这事儿你都不知道啊?为了女人呗。”说话者随即将慕容颖与唐士则的八卦科普了一番。

    “哦,原来如此。”幸灾乐祸般一笑:“不过……话说这破剑茶寮确实不简单啊,也不知这门派究竟什么来历。”

    “人家寮主不是已经说了吗,自开山门,自创武功。”

    “嘿,亏你还在江湖上混了这么些年,这话你都信,二十多岁能自创武功?你当他神仙转世啊?依我看,那小子没准是得到了某位世外高人传功渡元,这才会有那么惊人的内力。”

    “行了,你们都扯远了,这儿说谢大侠呢,你们倒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说句不好听的……”压低声音:“明天就要决斗了,那叶大当家到今天还没出现,说不定啊……”

    砰一声,一个大酒坛子被搁在了桌上。

    鲁山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那几名说话者所坐的木桌旁。

    “小二,你们这客栈大堂里,好像有苍蝇啊。”鲁山开口道:“我瞅瞅,一、二、三、四,四只苍蝇在这儿嗡嗡叫着,好不烦人。”

    那四人闻言,虽是心中有怒,但个个儿都是敢怒不敢言。他们乖乖放下了手中茶杯,在桌上留下些散碎银两,灰溜溜地出了客栈大门。

    其实这四人就是几名江湖上的三流角色,这种人无论武功还是人品,都难成大器。这帮人终日热衷于对那些比自己混得好的人腹诽心谤,有时则是恶意揣测,散布谣言。

    鲁山也是因为离得近,话落在耳朵里,他实在听不下去了。才走过来把他们赶出客栈的。

    这四人大言不惭地对那些大人物们评头论足也就罢了,说着说着,竟有暗指叶承在决斗前偷袭对手的言论冒出来。这种话是能乱说的吗?叶承何许人也?如果当今武林要推举个盟主,那叶承就是那个直接可以上任的人,剑神的武功与品德,岂容几个鸟人随意污蔑。就连鲁山这局外人听了都有三分无名火,若这话被那叶慕菡听到,当场拔剑砍了他们都有可能。

    “和尚莫生气,来。正好坐下陪我喝几杯。”一个微醺的青年这时来到了桌子旁边,邀请鲁山坐下。这不是唐士则又是何人。

    鲁山瞧了唐少爷一眼,这小子大白天就喝得醉醺醺的,一脸颓然。

    “呵……好啊。喝酒,和尚我随时奉陪。”鲁山大刺刺地坐下。脸上堆起了一贯的豪爽笑容。

    虽然鲁山的绰号是醉僧,但他很少会真的喝醉。他们这些高手喝酒都有分寸,自己有多少量,心里自然有底,实在不行了,酒气也是可以通过内力逼出去的。

    不过眼前的唐士则,那显然是真醉了。

    有道是抽刀断水水还流。借酒浇愁愁更愁。唐少爷这种自虐型喝法,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和尚见了,便想劝导劝导。

    “他们的话,你听见了?”鲁山问道。

    “哼……听见了。”唐士则有气无力地回道。

    他们一问一答之间。一名小二已过来麻利地收拾了桌子,顺便把前几名客官留下的银子收了,然后便快速离开。

    “人家说得没错,金少侠武艺卓绝。德行也比我强。”唐士则接着道,一脸苦笑的神情:“我是不服都不行啊。”

    鲁山岂能不知他的心思。他摇着头道:“阿弥陀佛,这红尘烦恼,无外乎酒色财气,唐少爷此刻的烦恼,恐怕和尚我是开导不了咯。”

    “哈!谁要你来开导,你这酒不离口的和尚,还好意思说这话?”唐士则道:“我只是觉着寡酒难饮,想找个人一块儿喝几杯罢了,莫要跟我说些废话。”

    “唐公子此言差矣。”一名女子的声音响起。

    唐士则闻其声,便知其人。他的身体当即如同僵住了一般,缓缓转过头去。

    慕容颖不知何时,已行至唐士则的身边。

    在唐少爷眼中,无论何时瞧这位云外仙子,她都是那样端庄优雅、楚楚动人。可此时此刻,她的身边还站着另外一个男人,金富贵!

    “这姓金的难道是来向我示威吗?”唐士则心道,当即又是一仰脖子,一口闷酒下肚。

    “鲁大师仁厚高德,慈悲为怀,他也是见你苦闷,想劝解几句。”慕容颖一边说着,一边已在桌边坐下。

    迹部也坐下了,不过他没有坐在慕容颖身边,而是绕到了另一侧去就坐。

    唐士则抬眼看着迹部,后者脸上居然还堆着笑意,这落在唐少爷眼中,无疑成了嘲笑。

    “哼……有什么好笑的?”唐士则冷哼一声,对迹部说道。

    “哦,因为在我的家乡也有个叫‘鲁大师’的,我听着有别人被这么称呼,就觉得挺有意思的。”迹部如实回道。

    唐士则闻言,也不好搭话,于是闷头又喝了一杯。

    “唐公子,似乎对金少侠有点误会。”慕容颖又一次开口了:“所以我把金少侠请来,跟你把事情说清楚。”

    “误会?”唐士则道:“什么误会?哼……唐某人听不懂。”

    这时,迹部插嘴说道:“慕容姑娘已经把你们俩之间的事情跟我说了。”他耸耸肩:“我本来还在奇怪昨晚上是个什么状况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儿。”他倒是直截了当:“唐公子,我跟慕容姑娘最多算是泛泛之交,昨天我去她的客房,是去请教一些行走江湖的规矩,这是寮主的命令。我们可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唐公子你这壶醋喝得可是莫名其妙了啊。”

    唐士则听这段话时,神色数变,内心也是起起落落,他还没彻底反应过来,慕容颖却是先开口了:“金少侠,我和唐公子之间也并没有什么……你适才那句‘你们俩之间的事情’,言之欠妥……”

    “好了好了,你不用跟我解释。”迹部打断道:“我只是来解除唐公子对我的误会的,我对你们的事情不感兴趣。”他又转向唐士则道:“我就劝你两句,首先,你有空来找我打架,为什么不直接去问她事情缘由,你就这么不信任她?还有,她要是真不待见你,有必要特意找我过来跟你解释清楚吗?”

    迹部说完这话,站起身就离开了,以一个二十一世纪三零后青年的观点来看,他觉得这些破事儿真没什么大不了的。殊不知在古代,有很多话是不能明说的,尤其是不能在这种人多耳杂的公共场合说。

    他这几句话说完,让那桌剩下的三个人目瞪口呆。鲁山当即“阿弥陀佛”着就起身,好似自己就是个过路的,根本不认识这桌人一般,三步并作两步闪到了一边去;慕容颖羞得双颊晕红,躁到了耳根子。她一言不发,低着头,翩然而去。

    至于唐士则,他在几秒间,就醒了酒,两眼瞪得跟黑猫警长似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心跳得也飞快,惊喜之情溢于言表。不过,很快,他就觉得后脊梁发烫,好似此刻整个客站大堂的人都在注视着自己一般。

    其实……实际情况还好,客栈大堂比较嘈杂,迹部的话并没有很多人听见,只是距离他们较近的几桌人听见了而已。再说这档子事儿,人家也不好评论,多半也装作没听见算了。大家都是有素质有身份的人,就算没素质,多少也有点身份……反正总不见得当即就大声嚷嚷着起哄吧。

    且不提唐士则后来是怎么恍恍惚惚地离开客站大堂的,就说迹部,他也正烦着呢。等了一夜,队友们还是一无所踪,正思索着要不要出去找找,上午慕容颖又来请他解决感情纠纷。

    这会儿他走在回客房的路上,还在考虑着接下来该怎么行动,却忽然听到了系统提示:

    【当前任务已完成,主线任务已更新】

    他打开游戏菜单,那条【进入铃中境,寻找铃儿的魂魄。】已经打上了勾。此刻出现了一条新的任务:【击败“铃魔”】(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圣堂 神座 神煌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首席御医 最强弃少 网游之天谴修罗 场边上帝 英雄无敌之真相开启 武僧凶猛 我的美女仙妻 大国海魂 天眼魔尘 无限诱惑 网游之黑暗剑士 暴力王冠 随身带着五色笔 傲气冲天 阴阳师异界游 兵吞天下 魂墓 灵界巅神 重生纣王玩转封神 校花的贴身鬼王 都市呆萌录 特战神医 网游之超级奶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