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206章 苍灵论剑(二十一)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三天两觉   书名:惊悚乐园_惊悚乐园无弹窗_惊悚乐园最新章节
    请牢记

    地址

    在获得任务物品后,封不觉平均每走上三分钟,就要将那个小铃铛平举起来,重新确认一下方向。【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他就这么领着似雨走了将近半小时,仍然没有找到什么藏铃寺。

    这山林好似无穷无尽,地势诡异繁复。两人周遭的温度则是不断降低,凭体感判断,应该已到了十度以下。封不觉那身服装的御寒能力还不错,而似雨那边,下半身的登山裤倒是长裤,可她上身只是一件无袖的棉背心。在这种环境下,自然是会感到寒冷,其体能值的消耗也会比封不觉更多。

    “可惜不能把外套脱下来给你。”封不觉走了一段,又停下脚步,去取铃铛,他一边举起那物品,一边说道:“就是我里面的衬衫加西装马甲,也比你那无袖的衣服强啊。”

    “反正紫色也不适合我。”似雨淡淡地回道。

    “这样啊……”封不觉接道:“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去换一套适宜春秋季节的服装,遇到温度极低或极高的环境,都能凑合应付。”他稳定住胳膊,平举着铃铛,开始缓慢地转圈:“小叹那套刺客装就不错,悲灵那套则太厚了一点,估计温度接近三十度时,她就得承受额外的体能消耗了。”

    “等这个剧本结束再说吧。”似雨说道;“先前只考虑着服装是否会影响格斗的动作,于是在商城翻阅时就随便挑了件比较靠前的服装,如今看来太草率了。”她若有所思道:“如果再买的话,得认真挑选,适应各种环境温度是必须的、最好还有一定的储物功能、伪装效果……”她说着说着,发现封不觉正用一种古怪的神色与自己四目相对。

    “怎么了?”似雨问道,她没有避开封不觉的目光,依然用一贯的冰冷眼神回应对方。

    “我注意到一件事。”封不觉这时已经把铃铛收起来了,并打了个手势,示意似雨跟上自己,随即就继续前行,“只有你我两人的时候,你的话就会变多……”

    “嫌我啰嗦?”似雨边走边问道。

    “那倒不是……”封不觉道:“心理学上来讲,这种状况有很多解释,可能是你在掩饰某种不安,也可能是因为你对我的防备心比较低……小心脚下。”他跨过一道岩石上的裂缝时提醒道,“比如你刚才那段话吧,如果有一个和你不是很熟的人在场,或许你就不会说出来,而是在心里念叨一番。由于我们之间存在一种信任感,所以你才会一边思考一边跟我分享你的想法。”

    “我们俩也不是很熟吧。”似雨回道,这话倒不错,从现实时间来讲,他们认识彼此也不超过一个礼拜。

    “应该说是我跟你不熟。”封不觉道:“而你读过我的书,所以你会觉得,对我有着一定程度的了解……””

    “这倒是。”似雨说道:“不过你和我想象中的那个‘不觉’有很大差异。”

    “哈?”封不觉笑了:“哪方面啊?让我猜猜……长相上给你巨大的心理落差?”

    “不,长相方面倒是高于我的预期,本以为你会是一张异常尖酸刻薄的脸。”似雨回道。

    “这什么逻辑啊……相由心生?”

    “对。”似雨竟没否认:“不过见到本人后,我才发现对你姓格上的判断才是错得离谱。”

    “哦?那你想象中的侦探小说家不觉,应该是个怎样的人?”封不觉问道。

    “首先,自恋的程度大概只有你的十分之一吧。”

    “嗯……这确实是毛病,可惜我估计改不了了。”

    “其次,应该是个理姓到接近冷酷的人。”

    “我不是这种人吗?”

    “你可以很理姓,也有冷酷的一面。”似雨迟疑了一下:“但更多的时候……不好说。”

    “哦……还有什么和你想象中反差极大的地方?”

    “你是不是把这当成某种读者见面会了?”

    “哈哈……我像是会参与那种活动的人吗?”

    “我不想继续这种谈话了,你还有类似的问题,等我们真成熟人了,我再告诉你吧。”似雨说道。

    “那大概是要多久?”封不觉问道。

    “不知道,或许几周,或许几个月。”似雨回道:“或许永远成不了熟人。”

    “永远成不了熟人?有那种可能吗?”封不觉疑惑道。

    “有啊,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发现你身上有越来越多令我讨厌的姓格特征,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当那些特征累积到一定的量,我想……脱离彼此的社交圈,对你我来说都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世界上会认认真真把这种话当着对方的面直接说出来的人,还真是不多,而似雨就是这样的人。从这点就能看出,她的姓格绝对不正常……事实上,她在现实生活中,社交方面确实有着非常严重的问题。

    而这世界上听别人当着自己的面直接把这种话说出来的人,百分之九十九会感到不爽,心里八成在恼火地念道:你算老几啊?

    可封不觉,不负怪咖之名,竟两眼放光,一脸开心地应道:“哇!你真是太明事理了!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我的生活将对么美好,我的人生可以省去多少无意义的社交活动。”

    叮铃……叮铃……突如其来的铃铛声打断了他们的闲聊。

    封不觉始终没有把那件任务物品放进行囊,不用的时候,他只是放在上衣的内侧口袋中。这小铃铛若不去刻意摇晃是不会响的,就算走路时小跳几下也不会出声。可此时,铃铛却是自行响了起来。

    “嗯……总算找到了吗……”封不觉立即将铃铛取出口袋,拿在手中,那铃铛像是活了一般,不断地颤动出声,封不觉要是不将其握紧,这物品都快从他的手掌上跳出去了。

    忽然,一阵彻骨的寒意袭来,让温度降到了冰点。同时,周围的景物也骤然变幻,两人四周的树木草石,开始忽隐忽现,有些树忽然变成了小树苗,有些则直接消失了,草和石头则是诡异地变化着位置和形状。

    这一幕,形象点儿形容,就仿佛是在看一部默片时代的电影,突然,有两组被剪辑到一起的镜头重复出现,虽然这两组镜头拍摄的都是同一个地方的画面,但拍摄的时间是不同的。

    这种状况,封不觉和似雨都不陌生,他们不用交流也都清楚,这是撞鬼了。

    这年头,没有空间和幻术能力的鬼魂,都不好意思自称是厉鬼。

    “呜……呜呜……”一个女孩的哭声响起。

    封不觉和似雨闻声立即转过身去,眼前的景象,任何人看到了都会心中一沉。

    那儿有一根扎在泥土中的粗木桩子,木桩周围堆着柴火,有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被绑在桩上,而绑住她那幼小身躯的,竟然是一圈圈粗重的铁链。

    “呜呜……求求你们……放了我……呜呜……我好疼……我要妈妈……”那小女孩一边哭泣,一边反复说着哀求的话语。

    “杀了她!”“烧死这妖孽!”“都怪这灾星,龙王爷都不下雨了!”“我爹得了痨病,都是这小畜生害的!”“灾星!害我家的庄稼全都死了!”“烧死她!”“我家的娃生来腿瘸!都是你这妖孽作祟!”

    耳边即刻又响起了许多叫骂声,男女老幼都有,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从话的内容可以听出,无疑就是这群说话的人把这小女孩给绑上的。至于这些人的身份,按照先前那树妖提供的信息,基本可以确定,就是过去苍灵镇的那些村民了。

    “呜呜……铃儿没有害人……呜呜……求求你们……我要妈妈……”小女孩还在哭泣,但周围的咒骂没有停下,很显然,这人只顾着发泄自己的情绪,他们根本不会听任何辩解。

    直到一个火把被投向柴堆,熊熊燃起的火焰,让这些声音止住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女孩撕心裂肺的悲鸣。

    直到最后一刻,那小女孩仍在哀求和哭喊,不过很快……一阵剧烈的咳嗽过后,她就再也没能发出什么声音。

    “死亡片段重现。”

    “死亡片段重现?”

    封不觉和似雨几乎在同一秒,转头看着彼此,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相同的话,只不过一个用了陈述的语气,另一个则还带着几分不确定。

    他们本以为这令人致郁的演出会很快结束,没想到才刚刚开始。

    眼前的景物再度变化,那堆燃烧着的火焰突然高高冲起,形成一道火墙,散去之后,两人眼前出现了一座小庙。

    庙门此刻是关着的,从外面看,这建筑的占地,大约也就两百平米左右,估计里面只有一间供奉佛像的佛堂,也不会分成很多间。小庙门前挂匾——藏铃寺。

    两名玩家的耳边又传来了不少对话的声音,不过这次不再是响亮的咒骂,听上去更像是压低了声音以后的窃窃私语。

    “你说这妖孽死了,怎么村里的祸事反而越来越多了呢……”

    “是啊……听说昨天又有人上山打柴结果没回来……”

    “这都是第五个了吧。”

    “谁说不是那,还有啊,猎户老陈头儿和他媳妇儿,昨晚一块儿死在家里了,那满屋子的血啊……”

    “怕是……那妖孽的鬼魂来寻仇了吧?”

    “可那天大伙儿把少剩下的灰烬都埋到藏铃寺底下了,有座庙镇着,什么妖孽还能作祟啊?”

    “那小庙顶什么用啊?我看那妖孽法力高强,得……得去请高僧做法,否则咱们村的人谁也逃不了……”

    这些声音飘飘荡荡,也不知从哪里传来,反正封不觉和似雨将每一句都听得很清楚……

    当这段话结束后,他们身后,就走出了许许多多的人影。那些人有些是披着袈裟的和尚,有些是穿着道袍的道士,还有些看上去倒似是落魄的江湖人物。他们或是手持佛珠木鱼、或是手提拂尘宝剑、也有几个背着一箩筐古怪行头,背后插一圈桃木剑,搞得跟唱戏一样。

    不过,这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面无人色,一脸的死相,而且那一张张惨白的脸上,都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他们皆是从封不觉和似雨的后方出现,然后摇摇晃晃地朝“藏铃寺”的大门行去,不多时,便与两名玩家擦身而过。在经过两人身边时,这些人每一个,都会转过头来看上一眼,就好似他们知道这里有什么东西存在似的。这种情况,在死亡片段重现中确实不多见。

    此刻的似雨已然是封圣在手,摆出了戒备的姿态。她显然有些紧张,就连握剑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不知不觉间,她已被周围的恐怖气氛所感染,有这种反应,也属正常。

    不过,一只沉稳的手,轻轻摁在了似雨的手上,封不觉转过头,脸上是毫无角色,平静如常的神色:“深呼吸,让心跳慢下来,打开菜单检查一下惊吓值,顺便赶走脑子里胡思乱想的画面。”他的指示很简单,人人都明白,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恐惧时立即想到这样去做。

    似雨闻言后,很快平复了情绪,惊吓值也从70%的高度降了下来。

    “真是个可靠的男人呢……”这句话不是似雨说的,而是封不觉自己说出来的,他说完还笑了笑:“此刻你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吧?”

    “一点点。”似雨回道,不过她的眼神立即透出点鄙视的味道。

    “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距离‘熟人’这一步又近了一点点?”

    “在你自己把那句话给说出来之前,或许是吧……”似雨回道:“现在嘛……已经变成了‘关键时刻貌似是很可靠,但自作聪明却让人讨厌’的感觉。”

    “好吧……”封不觉耸耸肩,好像也不是很在乎的样子。

    两人说话间,那些人影已经陆续“穿”入了藏铃寺的大门,这一幕,显然是暗示着这帮来做法的家伙,无论信仰的宗教、用的工具、使的手段如何迥异……最终却都是殊途同归,被这厉鬼给干掉了。

    这段死亡片段重现,到此便结束。

    周围的环境恢复了原貌,玩家看东西时,也不再有那种看掉帧电影般的不适感。只是温度并没有回升,还是接近零度的样子,两人口中都能呼出白气来了。

    眼前的藏铃寺并没有随着其他幻象一同消失,而是变成了实物。封不觉手中的铃铛,也停止了活跃,不再发出声响。

    “你要是冷得受不了的话……”封不觉这半句话都没说完。

    似雨直接打断道:“想得美。”

    “你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封不觉接道:“没准我是想问你……嗯……要不要生火?”

    似雨转头,瞥了他一眼:“你觉得这欲盖弥彰的辩解,能增加我对你好感吗?”

    “嗯……”封不觉抿着嘴唇,眼神中貌似还透出些许希望,可似雨继续用那种杀手般的眼神回应着他。

    两秒后,封不觉一转头,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般:“ok,终于找到推动剧情的关键地点了,我先进去。”他边走边道,“虽然是白天,但据我观察,这个鬼可不受什么时间的影响,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似雨轻叹一声,没说什么,随他朝庙门走了过去。

    …………“喂喂喂……这设定也太狡猾了吧?纯粹浪费子弹啊。”小叹看着那巨鳄怪的尸体道:“要是听我的,直接逃跑,到了这儿不也一样……哎呀!”

    悲灵敲完小叹的头,娇嗔一句:“马后炮。”

    数分钟前,当这怪物被卡住以后,击杀起来可就方便多了。虽然那怪物还是不断地长着血盆大口,激烈地摆动头部,但不能一个移动的东西,玩家们又是定点射击,无需再边走边射,要拿下还是不难的。

    两人干掉这巨鳄,又消耗了不少体能值,而且那撤退的一路上,还额外花去了不少弹药,惊悚乐园里的怪物又不会爆装备出来,打死也是一无所获。可以说,从掉下来到现在,他们还没捞到半点好处,倒是赔了不少,这些无疑都是影响士气的因素。

    不过悲灵一向是个不服输的人,而小叹比较随和,不太在乎得失。所以他们这组合,心态和情绪上,倒也不受什么影响。

    “死在这种位置,推是肯定推不动了。”悲灵看着那巨鳄卡住的尸体道:“只能从它背上爬过去了。”

    隧洞的这一段,横向里已经被这怪物的尸体给堵死,但巨鳄的身体呈扁平状,其背部和隧洞顶部之间,还有一定的空隙,应该可以让玩家钻过去。

    “那你先爬吧。”小叹说道。

    “为什么我先?”

    “万一你的那里……或者那里……被卡住……我可以在后面推……啊!啊!好好!我错了!我先去!”

    小叹一边求饶,一边就抱着头朝巨鳄的尸体跑了过去。虽然这鳄皮看上去是滑溜溜的,但这怪物的背上沟沟坎坎,还嵌了不少弹片,小叹爬过去时也觉得相当膈应。

    待他爬过去了,便回头喊了一句:“还行,你……嗯……应该没问题的。”

    “我过来就掐死你。”从悲灵那一端,传来的却是这样一句回应。(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武动乾坤 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场边上帝 英雄无敌之真相开启 武僧凶猛 我的美女仙妻 大国海魂 天眼魔尘 无限诱惑 网游之黑暗剑士 暴力王冠 随身带着五色笔 傲气冲天 阴阳师异界游 兵吞天下 魂墓 灵界巅神 重生纣王玩转封神 校花的贴身鬼王 都市呆萌录 特战神医 网游之超级奶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