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198章 苍灵论剑(十三)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三天两觉   书名:惊悚乐园_惊悚乐园无弹窗_惊悚乐园最新章节
    请牢记

    地址

    其实小叹不是没有绰号可报,只是“紧张的游斗者”这种名号听上去实在不像是江湖中人该有的称号。【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高速

    事实上,在场的五人中,也唯有封不觉那“莫测狂徒”的名头能往外抖了。像似雨的“灵剑士”,悲灵的“精明的枪客”,还有迹部少爷的“高调突袭”这类……至少在这帮武侠世界的人眼中肯定是意义不明、难以理解。

    “黎若雨。”

    “古小灵。”

    毕竟这不是霹雳世界,似雨若离和悲灵笑骨貌似都不能算是名字,所以似雨和悲灵干脆就报了自己的真名。

    “呃……”迹部少爷犹豫了两秒:“金富贵。”

    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连封不觉都差点儿没忍住笑喷出来,而似雨也是在强忍。

    小叹和悲灵可是彻底疯了,他们每人捶打着迹部的一侧肩膀,狂笑不止:“哈哈哈……原来如此……哈哈哈哈哈……”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这让对面的四名npc不禁觉得莫名其妙。

    “哦,我这三位寮客,他平日里最爱说笑。”封不觉表情十分自然地对npc们解释道:“这是他们之间才懂的一个笑话,想来是情不自禁才笑出声来。若有失礼之处,诸位莫怪。”

    他这个解释其实没什么说服力,不过林常他们也没有深究的意思,在他们看来,最多就是那个有点儿娘的小子报了个假名字,结果被同门取消了而已。

    可实际上,迹部少爷,他报的确实是自己的真名……

    在二十一世纪中叶,一个在大城市中长大的人,被父母起了这么一个名字。成长路上,个中滋味,那真是只可意会,不提也罢啊……

    “呵呵……封寮主言重了。”林常在花影六剑中排行第一,年纪也最长,其待人接物自然是老成周到,他随即就若其事地说道:“来来来……请坐,坐下再聊。”他引着破剑茶寮的几人都到房间中的一张大桌边坐下。

    封不觉一边落座,一边借坡下驴。转移话题道:“对了,不知诸位大侠,请我们来此,是有何事指教?”

    “指教不敢当。”叶慕菡道:“仅凭封寮主适才在楼下露那一手,你指教我们几个。恐怕也绰绰有余了。”

    “呵呵呵……不敢当,不敢当。”封不觉笑得要多假有多假,他心里现在想的是:这位姐儿们,您该不会是想亲自再来试试我的功夫吧,那我可就凶多吉少了……

    “诶~封寮主不必过谦。”林常在旁微笑着道:“就连叶老爷子也对你的武艺刮目相看,这可难得。只怕封寮主在江湖的同辈人里,根本找不到对手吧?”

    “非也非也……”封不觉摊开右手手掌。指向似雨道:“同辈人中,这儿就有一位比我厉害的。”

    那四名npc脸上的表情瞬息之间又是数变,他们对这位封寮主是越发捉摸不透了。从其脸上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就算从话的内容上看,也很难判断虚实。

    就拿眼下这句来说,封不觉所言假如是真,就证明这位黎女侠是个比其相公厉害的高手。那岂不是至少与他们花影六剑同一级别了?而假如这话是假的……那便是句玩笑罢了,除了证明这位封寮主可能是个妻管严之外。什么意义也没有。

    就连城府最深的林常,也感到了情况棘手。这些年,他在江湖上与数人打过交道,他深知……最难对付的人,就是这种形似疯癫狂放,实则冷静善谋者。这种人能用玩笑般的语气说真话,也能用严肃的态度跟你扯淡,虚虚实实,诡变莫测,谁也不知道这种人想的究竟是什么,也法预测他们会干出什么事来。

    封不觉紧接着说道:“对了,林兄你口中的‘叶老爷子’,可是在镇外小路上与我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位前辈?”

    “正是。”林常道。

    封不觉又试探着问道:“嗯……却不知那位前辈,与诸位有何渊源?”

    其实封不觉知道的信息也十分有限,虽然他昨夜从孟九口中得知了一些关于镇子的基本情况,也知道了在小路上与自己过招的老者名叫叶亥,是叶府的管家。但对于花影六剑,封不觉可是一所知。就连“花影六剑”这四个字,都是他刚才在客栈大堂时从周围人的议论声中听到的。

    所以此刻封不觉抛出的问题,问法比较模糊。他也不主动把叶亥的名字给讲出来,只是顺着对方话中的内容去进一步提问,务求引导林常透露多的信息出来。

    而另一边,林常他们还以为这位封寮主只听说过威名赫赫的花影六剑,却不知道叶亥为何许人物,因此才提出这种问题来。

    于是,林常回道:“叶老爷子是叶府的管家,所言我们自然是与他相识了。不过他老人家极少涉足江湖,所以封寮主不认识他,也不奇怪。”

    “嗯……虽然只是说出了一段我已经知道的信息,但从他的语气可以推断出……他们花影六剑,也是叶府的人……”封不觉心道:“这么客气地请我们上来,估计是由于叶亥那老头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了……”又一个念头闪过:“可为什么不在咱们刚进客栈的时候就邀请我们上来呢?从叶慕菡的话可以看出,他们应该早就在暗中观察一楼的动静了……”结论几乎在瞬间产生:“哼,是想亲眼看看我们的实力,然后再决定是否与我们交涉吗……”

    指间已有诸多思绪飞逝而过,这些全都在封不觉的脑子里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他的表情,包括眼神在内,可是丝毫变化都没有。这家伙脸部的每一根神经,每一分肌肉,简直就像是变色龙的伪装一样,只要他愿意。便可做到彻底的喜怒不形于色。这张似笑非笑、肃中有谐的脸,也可以说是一种天生的才能了。

    “哦~难怪,难怪……”封不觉又装模作样地回应道。

    林常继续道:“请诸位过来,也是叶老爷子的意思,他让我们在客栈中安顿好诸位。”他的视线在这间客房里扫了一圈:“这间天字丙号房,本是叶老爷子的房间,不过自打来到镇上,他压根儿都没踏进来过,一直就空关着。至于原因嘛……想必封寮主你们也都知道了。所以。叶老爷子想做个顺水人情,将客房让与封寮主,请五位在此暂住两天,几位若不嫌弃……”

    “哪里的话,这正是求之不得之事。”封不觉摆出一副感激的神情:“在下在此谢过四位和叶老爷子的一番盛情了。”此刻觉哥心中却是在想着:那老东西还真厉害。整个儿一吃风喝烟、不眠不休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用打坐能代替睡觉,喝几口露水能撑三五天的存在?

    “不必客气。”林常道:“像封寮主这样的少年英雄,我们叶府自然是乐得结交。”

    “客套完了,好处也给了,可以提那件事了吧?”叶慕菡这时又不温不火地插了一句。

    她的语气虽是平常,但这句话还是挺冲的,林常赶紧救场。接上一句:“呵呵……封寮主,不瞒你说,确实还有一事,我们有求于你。”

    封不觉嗅到了任务flag的味道。他立即接道:“但说妨。”

    “呃……我听叶老爷子讲起,封寮主,乃是先天纯阳内力之人?”林常问道。

    封不觉想起自己与叶亥过招时放出的技能便立即明白了,八成是对方中了火属性的格斗技后。就做出了什么“先天纯阳内力”的判断。这就跟楼下那位美女说自己是什么“驭气身外、化为有”的理论差不多,都是基于错误信息而得到的错误结论。

    “这还不明显吗?”封不觉反问道。

    他这句话

    答了等于没答。明显什么呀?明显是?明显不是?

    “师兄,这话还是由我自己说吧。”苏裳这时忽然开口,并将视线投向封不觉道:“不瞒封寮主,这次是我有求于你。”她顿了一下,接道:“旬月之前,我所修心法‘冥幽诀’恰至第七层之顶峰。但因内力所限,法靠自身力量冲破玄关。”她面露难色:“由于我身负先天纯阴内力,若要强行冲破气关,便须有一内力至阳至刚之人,能在我运功破关之时,以纯阳内力加以辅助……”

    苏裳也是没办法了,才会求助于人。内力的成长和天资根骨是有一定关系的,假如完全靠她自己,用常规方法去练,恐怕最也得三十岁后方可臻冥幽诀第八层境界。

    “嗯……”封不觉打断了她,用古怪的眼神扫过在座的所有人:“这位……苏女侠,您这两位师兄弟难道……”

    林常这时说道:“封寮主有所不知,要抑制我师妹的先天纯阴内力,不是一般人可以办到的。至少得是童子练功,且内功修为二十年以上,习阳刚武学心法之人。”

    “在下的内力也是偏阴柔。”苗少卿则补充说道,“而大师兄虽是阳刚内力,但他早已婚娶,不符条件。”

    “我也婚娶了……”封不觉立即道。

    “那倒不妨事,因为封寮主乃是先天纯阳内力,根骨与常人不同。”苏裳接道。

    “呃……”封不觉还在想办法:“对了,诸位既然叫花影‘六’剑,那应该还有二剑……”

    “哦,我六师妹鹿清宁亦是女子。”苗少卿回道:“二师兄‘影剑’商飞,修的则是阴阳调和的内功心法。”

    “呵……呵呵……话说如今这苍灵客栈中,英雄豪杰齐聚……”封不觉干笑着,仍然期望能蒙混过去。

    当然,他自己也知道,这事儿恐怕是麻烦了……

    江湖虽大,但称得上高手的,如今基本都已聚集于此。要是客栈里还有其他合适的人选,就是威逼利诱,叶府这几位也早就把那人给搞定了。他们之所以会来求封不觉,那百分之百就是根本没有符合条件的人。

    对习武之人来说,境界的提升是头等大事。要是苏裳真等到三十岁才将幽冥诀突破到第八层,那接下来的几年时间。她只有一种选择,就是换一种武功作为辅助的心法去练。因为就算她继续修习原本的冥幽诀,也难有太大的进步,只会平白荒废了光阴。说严重点,这几年的耽搁,对她有生之年能到达多高的境界都有影响。

    六剑情同手足,为了苏裳的事,他们也是颇为烦恼。其实苏裳要是根骨普通,也没那么多麻烦事。六剑中随便哪个帮她护法破关,这瓶颈也就过去了。可偏偏她是先天纯阴内力……

    于是,封不觉这货,因为一系列的机缘巧合,成了现在的唯一选择。

    要是昨夜他放的时候随机到一个别的什么技能。只要不是火属性的,也就没这麻烦事了。比如说冰属性吧……也许叶亥就会误会封不觉是玄冥神掌的传人之类的了。

    问题是,如今他已经被误会成了先天纯阳内力者,总不能现在承认说自己其实根本没有内力,而且完全不会武功吧?这消息一走漏,他出门就得被人给打死。

    见封不觉似乎很为难的样子,叶慕菡当即一拍桌子:“小子!我们诚心求你。你却推三阻四!什么意思?不过就是渡些真气给我师妹罢了,多难的事?又不撼你根基,大不了事成后,我们叶府赠你几颗大还丹。算是还你那点真元!”

    叶慕菡始终是一种倨傲的态度,她性格冲,说话也冲。不过这也不能说是什么毛病,一个心直口的人。本质上通常都不坏。再说,她也算是江湖第一女剑客。又是叶承的亲妹妹,若没有这份傲骨,倒显得不太正常了。

    “他不是不想帮忙。”似雨这时竟忽然开口了,“是爱莫能助。”

    “此话怎讲?”叶慕菡看向似雨,随即问道。

    “本门所修武学,与当今武林任何流派皆是不同,诸位应该也注意到了,我们的内力、功法等等……从表面上看,一点也看不出来。”似雨开始了忽悠。

    “确实……诸位的武功,完全不漏痕迹。”林常点头接道。

    “他……”似雨瞥了封不觉一眼:“觉哥他……确是先天纯阳内力,且天赋异禀,自创流派。可他练得是自己悟出的功法,对于其他的武学,他连最粗浅常识也没有,故而全然不知该如何渡人真气、运功护法等等。”她轻叹一声:“唉……觉哥他并非不愿帮忙,而是诸位让他做的事,有些强人所难了。”

    “哈哈!关键时刻还是你靠得住啊!”封不觉心中大喜。

    既然似雨替自己解围,封不觉正好摆出浦原店长的范儿,沉声说道:“正是如此……我的武功是用来杀人的,不是用来……”

    “呵呵,是这样啊……”林常笑着打断道:“那不打紧,封寮主若不介意,就由林某传你一套最基础的内功心法,最多半日,封兄即可掌握运气渡元之法了。”

    封不觉心道:我靠,逼上梁山啊!我还非帮忙不可了啊!

    “既是如此,小弟自当是义不容辞。诸位请放心,封某一定竭尽全力,助苏女侠神功再进一步。”封不觉摆出欣然接受的样子,待对面四人的脸色都多云转晴了,他才话锋一转:“不过……我若向林兄讨教心法,便算是学了叶府的武功,不知叶大侠他会不会……”

    “封少侠请放心,我传授于你的,只是叶府弟子的入门心法,并非什么门中不传之秘,家主他不会介意的。”林常直接说道:“再说,如今家主决战在即,这点小事……特意飞鸽传书去请示,似乎也有些不妥。”

    “不过是习武之人互相交流些粗浅的技艺罢了,又不是要收你为徒。”叶慕菡这时又把话用比较难听和直白的方式说了出来:“封寮主要觉得这事儿将来会落人口实,说你是受了碧空剑的指教,那你也教我林师兄一些粗浅的皮毛功夫当作还礼好了。”

    “呵呵……叶女侠说笑了,封某哪儿有什么可以教给林大侠的技艺……”封不觉还是客客气气地回道。

    他知道这很可能是一个可以学到某种技能的任务,但他不能立即接受,因为林常说“半天”就能学会,那就意味着半天后,他没有内力的事情就得穿帮。

    所以封不觉的想法是……拖延时间,等他想到了办法,再接这个任务。他刚才的话,是想让对方请示一下尚未出现在镇上的叶承,耗去个一天半天的也好,却没想到林常立即就表示需请示,这下又得想个别的借口了。

    “林大侠,不知可否待明日再授我相公心法?”似雨又开口道。

    “哦?这又是为何?”

    “本门功法,有些特异之处,适才觉哥在楼下的施为,诸位也都看到了。”似雨平静地叙述着,完全看不出她是在胡编乱造;“虽是厉害,但那也有一定的代价,具体因由,我也不便多说,只是今日之内,他恐怕……”

    “对对!就是这样!”封不觉忽然高声打断了似雨,并且朝她挤眉弄眼,当然,这也是表演的一部分。

    对面那四位见状,当即就相信了这件事是真的。因为封不觉的模样,就仿佛似雨再说下去,就要暴露他们破剑茶寮某某神功的弱点了一样。

    “哦,呵呵……既然今天不方便,那再等一日也是妨。”林常道:“四妹应该也不介意多等一天吧?”

    “当然。”苏裳回道,并朝封不觉抱拳拱手:“苏裳在此先谢过封寮主了。”

    
推荐阅读:重生之温婉 光明纪元 召唤万岁 官术 最强弃少 火爆天王 醉枕江山 重生小地主 宠魅 神座 场边上帝 英雄无敌之真相开启 武僧凶猛 我的美女仙妻 大国海魂 天眼魔尘 无限诱惑 网游之黑暗剑士 暴力王冠 随身带着五色笔 傲气冲天 阴阳师异界游 兵吞天下 魂墓 灵界巅神 重生纣王玩转封神 校花的贴身鬼王 都市呆萌录 特战神医 网游之超级奶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