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376章 番外——纵我欢情浓(1)【已修】

    还是留在了北京。【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度过人生中最艰难的十二个小时以后,那男人终于还是度过了危险期。

    有厉家的亲戚过来,看似大家长的男人,冷冷睇过走廊上的几个人后,定定地问:“谁是曲婉婉?”

    曲婉婉恍惚地抬起头来,那大家长便向她走来。

    “你们都是冥皓的朋友,我不管先前发生了什么事情,留下来,照顾他,有什么都回a市再说。”

    曲婉婉浑身颤抖着,木然点了下脑袋,只觉得那大家长目光如炬,好像只是一眼,就洞悉了他们几人之间的关系。

    ……

    医院外的小卖部门口,尤嘉轩从附近的便利店出来,手中拿着一只温热的红茶,递到曲婉婉手里时,顺便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罩在她的肩上。

    她低头接过了他递来的东西,瑟瑟颤抖了一会儿,还是一言不发。

    “我想知道你跟他……你跟皓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

    曲婉婉低着头,不说话。

    尤嘉轩激动起来,“婉婉,我认识的你,根本就不该是这个样子!”

    “那应该是什么样子?”她抬起头来笑看着他,“嘉轩,从我们认识到现在,已经多少年了,可是,在你眼里,我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

    “你跟皓子上床!”尤嘉轩伸手指着医院大门的方向,“你跟他……我最好的朋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婉婉,你不该是这个样子,你怎么能和我的朋友做出那种事!”

    曲婉婉欲哭无泪,“你怎么不去问问他!是他欺负了我!”

    “皓子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我呢?我又是你的谁啊?”

    “你曾经是我最喜欢的女人,可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一切都点到为止!”

    尤嘉轩怒不可遏,猛一转身,也不管身后哭得早就没了人样的曲婉婉,径自消失在夜色里。

    ……

    等到一个月后,厉冥皓终于可以出院了,厉家的那位大家长又来,说:“东三环的那套房子原就是你的,这趟你回北京的事情老爷子也不知,再加上车祸的事情更不方便告诉他,索性你也别着急回a市,就回那房子去调养去。”

    回身的时候,又对曲婉婉道:“你爸在a市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中央的政策我也时刻关注着,他被双规是铁定跑不了的事情,但是至少我可以帮你,尽量不累及你的家人。”

    其实他的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让她留下来照顾他的侄子,而他尽一切可能地摆平她家里的事。

    两层楼的复式楼里,有那位大家长早就安排好的做饭的厨师,还有佣人,多时并不在家里出现,只在需要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窜出来,将所有事情做好。

    曲婉婉扑好了自己待会要睡觉的地方,转身准备出去。

    “去哪?”厉冥皓一个激灵,已经怒目望了过来。

    她睁着大眼睛回身,拂了拂颊畔的碎发,“我想洗个澡。”

    厉冥皓用下巴努了努洗手间的房门,“这里也有浴室,你去哪洗?”

    “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洗过一个澡……”

    “那也在这洗,哪都不许去。”

    曲婉婉的声音都快酝上一丝颤抖的哭音,“你现在已经比原来好,自己扶着也能下床走路了,而我只是想好好洗个澡……”

    他一见她这副模样就来气,人也愈发霸道了去,“就在这洗,我再说一遍,曲婉婉你欠我一条命!”

    这话他原不想说,尤其是看到她红了眼睛。

    她站在原地咬牙强忍了半天,整张小脸煞白到极点,却偏偏还是执拗地道:“那你原来合该就应让我去死。”

    她说完了话就拉开门走出去,任了那男人在后面叫嚣,一抹脸颊就从楼上冲了下去。

    实在是太累太难受了,就着一楼的一间客房她还是安安静静洗了个澡。

    蒸腾在满室雾白的水汽当中,她只觉得整个人身心疲惫得要死。

    等到好不容易穿着浴袍从里面出来,就见不知道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屋子里的佣人,一脸担心焦虑地望着楼上,又睁大了惶恐的眼睛望着自己。

    曲婉婉不明所以,“怎么了?”

    才说完话,就听见楼上噼里啪啦的声音。

    那佣人的面色有些仓皇和无奈,“先生发脾气了,正在楼上摔东西。”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奔上楼去,就见另外一个佣人头破血流地从房间里冲出来,奔到了楼下去。

    她赶忙窜至门口,恰被迎面丢来的书本撞上了眼睛。

    下意识就捂着眼睛蹲在地上,接着又是噼里啪啦的连串乱响。

    手臂猛然一紧,接着就被人从地上拽了起来。

    “怎么是你?”

    厉冥皓一瘸一拐地奔上前来,定定看着曲婉婉的眼睛。

    一下所有的愤怒和委屈凝聚,她反手就推了他一把,“你到底还要我怎样?我本来也没有要你救我,我本来也不想要这样下去,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已经没有办法了!可是你除了折磨我欺负我,你究竟还想要我怎样!如果真的这么讨厌我那不如就让我去死!”

    曲婉婉的哭声骤然来袭,吟吟着,好像这些日子所有的悲愤累积,到现在才猛然爆发了出来。

    厉冥皓一个箭步上前,将这张牙舞爪的小女人狠狠抓在怀里。

    她挣扎着、哭着打他,他龇着牙、沁了一额头的汗水,却还是用力将她抓抱在怀里,“好了,好了,安静,婉婉乖,我知道这些日子你辛苦了,是我对不住你。”

    他轻声诱哄着,一遍又一遍,任她捏紧了小拳头在他胸口狂锤,还是咬牙继续讲她箍在那里。

    曲婉婉实在是觉得太崩溃了,眼睛也疼得要命。

    曲婉婉打得累了终于窝在他怀里哭泣。

    厉冥皓龇牙咧嘴的,整个人本来就东倒西歪,却还要赶紧寻个支点,将自己定在那里。

    她靠在他怀里抽抽搭搭半天,牟然就感觉手心一片湿润。

    有些莫名其妙地拉开了些距离,这才发现他身上那件薄薄的休闲衬衫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的鲜红血迹。

    “厉冥皓你……”

    重新将他扶坐起来,又除开衣衫之后,她才看见这男人身前原本纯白的绷带,已经被鲜红而热烫的血染得变了眼色。

    “没事。”他单手箍住她的下颌,逼她仰起头来对住自己的眼睛,“我说,没事,只是流点血而已,我还死不了,你受苦受累的命还长着,别这么看不起自己。”

    日子似乎就这样慢慢好了起来,多半时候只要她不去惹他,他便也老老实实的听话,该什么时候吃饭睡觉,他都听她的。

    可有时候这男人也实在是让人毛得厉害,比方说挑食,比方说严重的洁癖——明明医生已经反复交代过他身上的伤口在结痂前不能洗澡不能沾水,可他犟脾气上来的时候,她越不让他做什么他就越要做。

    尤其是当他杵着个拐杖东倒西歪地栽倒在浴缸里时,曲婉婉简直恨不得两脚将他踹死。

    当然,他也有偶尔示弱的时候。

    因为开过头颅去淤血的关系,有时候半夜里,他会因为头部撕裂的剧痛而痛叫着清醒过来。

    她有时候会爬上床来哄他,被他挣扎着推开或是不经意的重力道打到,她都尽量保持温柔,一点一点靠近他后,用声音去按抚。

    可那臭男人的犟脾气上来的时候,任何人想要靠近他都不可以。

    曲婉婉没有办法,只好现学现卖,跟医护人员讨要了针剂,用自己做试验,一针一针扎在手臂或是大腿上,等确认无误以后,才欣然应下了帮他打针的重任。

    后来还是在她挽起袖子收拾餐桌的时候,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臂。

    “你该不会是……”

    她急红了眼睛,赶忙摆手,“不是不是的。”

    他的眉头皱得更深,“那是怎么了?”

    话才出口,就想起那些夜里,每当他头痛得就快裂开的时候,都是这样一双小手着急伸来,一边说话安抚着他,一边动手为他打针。

    夜里他又开始头疼,“嗷嗷”叫着乱砸东西,噼里啪啦又乒乒乓乓地响个不停,就是死活都不开门。

    她又听到他用头撞墙的声音,如果不是痛到极致、难受到极致,任谁也不会这样对待自己。 前夫,爱你不休:.

    “厉冥皓,你开门!你开门!我替你打一针!”

    可是无论她怎么拍门他就是不开,直到火急火燎的佣人找到主卧的钥匙奔上楼来,她开了门奔进去,抓他的时候还是被他用力推开,这一下已是极狠。

    身后的佣人想要抓都抓不住她,就见曲婉婉猛的向后倒去,后脑勺一下磕在坚硬的实木床沿,一瞬便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

    两个佣人大叫一声,帮忙的帮忙,打电话的打电话,很快等到厉冥皓的头疼症散去,他才眯着眼睛从床上清醒过来,急忙下床去寻她的身影。

    有提着药箱的私人医生从隔壁的客房里出来,见到杵着拐杖的他,眉眼一挑,“哟,我见你好不容易才痛晕过去,以为你要睡到明天早上。”

    “她呢?”

    医生回身看了看客房的方向,“放心,还死不了。”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