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373章 番外——烟花易冷(3)

    于震又安慰她道:“现在全公司的高层都知道你被‘宏科’的曲耀阳罩着,只要不出意外,至少这一两年你的片约和机会都不会停。【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还有,他现在说不定也是为你离的婚,你再加油一把,努力一下,就算嫁不进豪门,至少能让他再罩你几年。”

    她又欢快又惊喜,着急给曲耀阳打电话,这些日子的陪伴,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为了自己离婚。

    可是,一概的没有人接。

    她去横店拍戏,听身边的朋友指着杂志上巨幅的照片,说豪门贵公子又少一个了,曲市长家的二公子今日大婚。

    她去借了杂志过来,一整版登的都是那两人的结婚照。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曲耀阳的弟弟曲臣羽,却不是第一次见到,那个即将嫁入豪门的女人。

    她看着照片上的女人,一席月白婚纱,衬得她模样姣好又高贵大方。

    有同戏的演员,笑嘻嘻指着杂志上的女人,“你看,安小柔,你和这位裴小姐长得真像,可是同人不同命,你在这边苦哈哈地风吹日晒、日盼夜盼等着出名。可是人家呢?今天过后就又结束一个钻石王老五咯,人家现在可是豪门的少奶奶。”

    她丢开杂志没有说话,一个人生了半天的闷气,却还是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接到那男人的电话。

    他兴许是喝醉了,整个人都不太清醒,含糊说了两句,她便什么都不管不顾了,直接半夜定了机票就飞回a市。

    于震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一概地关机,就一个人,什么都没拿,急冲冲赶到他要她去的地方。

    再见到他,又是那阵失魂落魄和伤心欲绝。

    他抱着她一遍一遍呢喃,所有白天的强撑和隐忍都在那夜里彻底地崩塌。

    她想,他也只在自己面前展现最脆弱的容颜。

    天亮的时候他在她的屋子里面醒来。

    这里原是他送给她的房子,可却是他第一次在这里过夜,并且宿醉。

    她穿着睡衣,正准备系围裙。

    看到他从沙发上醒来,娇滴滴红了容颜,“耀阳,你先别起来,我给你做早餐,我……”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我家啊!”

    他连滚带爬地从沙发上爬起来,看到她只觉得惊恐,什么话也没有再说,拉开房门冲了出去,没踪没影。

    拿着围裙的小手僵在原地,安小柔的眼睛红了红,却还是强忍着继续进厨房做早餐。

    从小城市来的女人,凡事都靠自己硬撑过来的女人,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像个受气的小媳妇般,一边掉着眼泪还在一边学着做他或许一辈子都不会留下来吃的早餐。

    再后来她的星路越走越顺,小百花颁奖典礼的前一天,顾瑀玲又打了电话来问:“公司高层都很满意你现在的状况,再加上曲总裁现在也是单身,你看能不能跟他说说,让他陪你走这次红毯?”

    她太明白顾瑀玲的意思,像自己这样的小明星小角色,如若能在这么多人面前有那个人的衬托,那便是公开在众人面前承认,她即将会是“宏科”的总裁夫人,方便她后来更好的造势和新闻。

    可是挂断了顾瑀玲的电话她也没有说。

    外人总以为她傍着这样一位金主,早吃香的喝辣的,只随时等着哪天那位金主想通了,接她进门。

    可她与曲耀阳之间从来就没有什么。

    这个男人似乎是爱她的,好像是爱她的。

    却别扭地站在一步之遥,永远让她抓不着也摸不透他的心。

    ……

    “安姐,你这一下摔得不轻,后面的戏我跟导演商量过了,先用替身,你看,要不要给曲总打电话,让他过来看看?”

    横店附近的小医院里,因为吊威亚受伤进了医院,安小柔面无表情地躺在病床上哭,一边抹着脸颊上的眼泪,一边继续翻着《金陵风雨》的剧本。

    小助理看见她一直在哭,忙不迭地又递水杯又递水果,“安姐,要不你就放下身段给曲总打个电话吧!他那么疼你,给了你那么多拍戏的机会,就连这次的女主角也是……”

    她哽咽着放下手中的剧本,强撑了许久之后才道:“我没事,你出去吧!”

    那时候她就知道他不会过来,这个用尽了若即若离手段诱惑了她的男人,其实从头到尾都没在意过她。

    动身来横店拍摄《金陵风雨》以前,他到是来过她的家。

    两个人隔桌而坐,吃饭或是喝酒,他的心情似乎永远都是那样,虚无缥缈得让她捉摸不透。

    喝多了的时候,他偶有留下来在沙发上小憩,她醉意熏熏又姿态撩人的靠近,可他就是连亲吻她也不愿意。

    他从来不肯留下来过夜,甚至是从内心深处抗拒并摒弃着他们这样的关系。

    可是那夜里他实在是喝得太多,抬手抚摸过她颊畔时,还是忍不住吻了她的唇。

    他终于再次亲吻了她,隔了这么久,她甚至都有些恍惚,忘了自己是被他圈养的金丝雀,只觉得自己是被他深爱着的女人。

    这个吻太热烈也太深沉,而他长长的睫毛覆下来,仿佛带着极大的痛楚,只是那样用尽全力一般地吻着她。

    迷糊中,唇齿间,她正待心花怒放,却听见他呢喃着说了一个字:“心……”

    那时候的惊恐简直溢于言表。

    她早知道他心里有人,却从未想过这个“心”字,会和前段嫁给他弟弟的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

    偷偷趁他睡着的时候拿了他的手机,鬼使神差一般躲进洗手间里,调出他最后一个拨出的号码,却发现一串数字,不知道代表着什么意义,没有存过名字,只是一串数字,却被他一次又一次地按了,显示在通话记录里。

    她口干舌燥,仿佛脱了水的叶子,只余下清晰的脉络,却分明一点绿意都没有了。

    离开a市前往横店以前,她还是找到一个公用电话,将那串数字拨了过去。

    响了很久之后电话终于被人接起,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

    她的声音貌似遥远,轻轻的一声:“喂?”

    “请问……你……你是裴小姐吗?”几乎脱水的声音,她也不确定自己的猜测究竟准不准。

    “嗯,你是……”对方轻柔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起,她却像是拿着什么烫手的山芋,立马挂断了电话,站在马路边的电话亭里深呼吸,

    仿佛是一种顿悟,一瞬间的心灰意冷。

    她总会时不时地想起那个在夜场里初遇的男人,那个说过想要拥有她的男人,以及那个彻夜诱惑着她却根本不给一丝温情的男人。

    小助理看到她躺在病床上哭,犹豫了半天还是道:“安姐,你要是疼的话我去叫医生进来看看吧!”

    她拼命摇了摇头说:“我不疼。”

    沉默了很久之后只得一句话:“我只是觉得冷……”

    ……

    再后来就听说曲家出了这样那样的事情,“宏科”易主的传闻,以及曲市长被双规的消息,都像是个城市的一个个重磅炸弹,接连掉了下来。

    曲耀阳再也没有联系过她。

    他还是跟从前一模一样,不接电话的时候人也不会出现,就像凭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对她也不闻不问。

    那时候于震已经提升为她的正式经纪人,除了带她以外,还要负责带其他几位正是当红的新人。

    曲家的炸弹丢了下来,立时就有厂商过来解了她的约,她正气不过想上前理论,同为于震旗下的另外一位小演员便讽刺她说:“时移世易,也不看看现在到底是谁当家做主的份!”

    她据理力争,带着自己的小助理杀进厂商的饭局,一派大姐头的样子往餐桌边一坐,“李总,咱们上次说好的合约呢?您看,我这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为了拍您这部电影,我也推了其他的合约,您这样做可就太不厚道了啊!”

    那李总皮笑肉不笑地推了杯酒到她跟前,“妹妹你不是不知,我早想罩着你了,只是以前苦无这样的机会。这不,要不是这次突然解了你的约,你也不会这样自动送上门来,陪我这杯酒不是?” [妙*筆*閣~] miao笔ge. 更新快

    她盯着面前的白酒一刻一刻地发愣,从前傍着曲耀阳的花名在外,那些投资商或是厂商,谁有公然叫她喝酒的时候?

    还是一个仰头,喝下了辛辣的白酒。

    嗓子眼被烧得她的眼睛立时一红,那李总的肥猪手已经伸过来将她的小腰一搂,“对对对,这就对了不是么?相信我,以后有哥哥我罩着你,在这一行混是一样的。”

    被人强行灌了许多的白酒,灰心失望的时候,她还是第一时间给那个男人打电话,哪怕他不管她,只要他说一句劝慰的话也好啊!

    可是,一概的没有人接电话——她早就知道的答案,她已经找不见他。

    脸颊冰冰凉凉的让人难受,被人强行托着腰肢往车里面推时,她还是在最后一刻拼命挣扎,硬生生挨了那李总的一记耳光。

    “想要出来卖又要立牌坊!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种人,以为吃着曲耀阳那碗好饭现在跟着我就是糟践!可我告诉你了小贱人,他要真在乎你就不会让你出来陪人吃饭!”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