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343章 休想我会放开你!

    曲婉婉开始自暴自弃地脱衣服,先前那一刻的绝望和痛苦,都比不上这一刻在面对厉冥皓时的难过。【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刚刚,就在刚刚,她迷迷糊糊在陌生的房间里清醒时,差一点就被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给侵犯了。

    只差那么一点,她在最紧要的时候拼命挣扎,不小心踢中了那男人的要害,等他痛得弯身的当口,她拼命从那间酒店里奔了出来。

    一路往回走,她一路都在哭,好像这北京街头的一切都变得崎岖起来。

    其实,她焉能不知道自己被睚眦必报的聂皖瑜给算计了。只是一个人走在北京寂寞的街头,打了尤嘉轩的电话却没有人接。那种巨大的被绝望笼罩的感觉压得她就快喘不过气来。

    厉冥皓立时就是一记巴掌,恶狠狠打在曲婉婉的脸上,冷笑几秒,也不问缘由,转身就从这里离去。

    她仰头着看了天花板几秒,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闻见自己满身的酒味,也能够想象,他定时觉得自己喝多了酒还在外面干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所以这会儿才在他面前耍酒疯吧!

    抬手理了下凌乱的鬓发,也不过是须臾,房门口又有人折返回来,捏住她的下巴,用力去吻她的双唇。

    她被唇角的刺痛弄得轻哼了一声,厉冥皓便压在她的身上冷笑,“玩得够疯的了,唇角都让人咬破了,你可以啊!”

    她眼里氤氲的,满满都是水汽,其实先前的惊吓再到这时候被他人身攻击,她的精神已经极度脆弱了。可是当那熟悉的吻贴映在她双唇上时,她还是条件反射地轻吟了一下,睁大了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他道:“你喜欢我吗?”

    厉冥皓一怔,“你是在跟我开玩笑?”

    “你不喜欢我,我知道,因为我也不喜欢你啊!可是为什么你总是屡次三番地来纠缠我,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我是杀了你全家还是害过你喜欢的人啊!”

    曲婉婉厉声尖叫,似是前一刻的所有慌乱和害怕只有冲他全都吼出来才好上许多。

    厉冥皓微眯着眼看面前的小女人,就见她狼狈不堪又瑟瑟发抖。

    突然,一个很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瞬间就让他意识到刚才一定是发生过什么。

    他说:“你……”

    她一头扎在被子上,只顾伤心难过,根本没有抬起头去看她。

    这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他狠狠拽起她的身子,仔细去看她唇角的痕迹,还有……这一身仿佛昭然若揭的狼狈。

    他说:“你是不是被……”剩下的话他说不出来,一个女人到底要遇见什么样的事情,才会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

    其实刚才的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便戛然而止,可她踟蹰了一下还是冲他吼道:“对!没错,我被别的男人抱了,这下你满意了吧!你成功地打击了我跟嘉轩!”

    她的话令他仓皇起身向后退了一步。

    那晚她也确实不太明白他心中的情绪,就见他转身,安静消失在夜里。

    ……

    又在北京待了几天,几个人才决定回a市去。

    这几天曲婉婉一直假借身体不适,重新在尤嘉轩隔壁的房间再开了间房,与他避开些距离。

    趁着中午所有人都下楼去吃饭,尤嘉轩特意在走廊上拉住她道:“婉婉,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气我那天因为应酬没有提前回来?”

    好像有什么苦涩的味道在嘴里徘徊,她抬起头来看着他,这个她曾经以为很爱很爱的男人,可是这一刻到底是为了什么,现实的生活面前,她对他的爱好像越来越有种无力的感觉。

    尤嘉轩从楼上的房间下来时,坐在餐厅里的聂皖瑜仰头就看到他道:“怎么了,婉婉她又不下来?”

    尤嘉轩苦笑地摇了摇头道:“那天她一定是生我气了,我这么晚还没有回来,她出去找我,结果还弄得自己摔跤这么狼狈,这几天她生我气了也是正常,过几天我哄哄她就没事了。”

    “所以我说嘉轩你就是太宠她了啊!有时候女孩子越宠越会往里头上爬,既然她不想吃就不要管她。”聂皖瑜笑嘻嘻的模样,虽是说着不中听的话,但却也让人无从反驳。

    尤嘉轩到底忌惮着她是厉冥皓的表妹,所以也只是勾了下唇角,没有接话。

    到是始终静默着没有出声的厉冥皓适时摘下墨镜道:“晚上我约了姨父。”

    其实准确说起来,是姨父约了他。这趟回北京,外公一直都在斥他,回到自己家的地盘了也不知道回家住着,非要住什么酒店。还是他费了好大的劲才劝说好外公,说自己这次是来公干,不日便会离开,跟朋友一起住在酒店还方便一些。

    聂皖瑜一听见厉冥皓说话就战栗起一身鸡皮疙瘩,“哦,是么,表哥你不会告我状,说这几天我没把你们招呼好吧?”

    尤嘉轩开始赔笑,“怎么会这么说,这几天多亏了皖瑜你,我这个初来北京的人才不会觉得陌生,才会觉得好玩,是吧,皓子!”

    厉冥皓始终勾着唇角一言不发,到是吓得聂皖瑜不住偷偷去看他。

    尤嘉轩接了通电话往外走,聂皖瑜便立刻谄媚似的窜到厉冥皓身旁道:“表哥,你这几天到底都是怎么了,我又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了吗,你干嘛每次见我这表情都不对啊?”

    厉冥皓不想同她说话,兀自戴上墨镜才道:“没事。”

    “呐,那晚上同我爸妈说话你可得说我的好话,外公肯定也会在场的,你一定得可劲儿地夸我,不然毕业后他就要送我去当兵,我可崩溃死了。”

    尤嘉轩接完电话进来说:“刚才是制作工作打来的电话,‘盛世天下’在后期处理上有点问题,我要过去看看,机票你们先帮我订着,明天后天都成。”

    厉冥皓摆手说:“行,你去吧!”等尤嘉轩走后才慢条斯理地招呼服务生过来,“送一份a餐和b餐到2018号房去,a餐的鱼肉多姜除腥,b餐的苹果派加焦糖……还是算了,东西直接给我,我拿上去就行了。”

    厉冥皓说完了就起身,却叫聂皖瑜赶忙一把抓住,她说:“你管她这么多做什么?她是尤嘉轩的女朋友又不是你的,赶忙还要你为她叫什么午餐啊!”

    聂皖瑜的态度让厉冥皓狐疑般沉吟了半天,“我们刚到北京的那晚,是你带曲婉婉出去的吗?”

    聂皖瑜开始结巴,“是、是啊!”

    “可是后来你来找我们,却说她回房间睡觉了?”

    厉冥皓的犀利瞬间就让聂皖瑜害怕起来,“什么啊!她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知道啊!再说了,谁知道她那么不经整啊!”

    “你说什么!”他厉目圆挣,一把扣住她的手腕。

    ……

    心情一直起起落落的不好,在酒店房间里面待了一会儿,又给家里面打了一通电话,确定家里的一切还是老样子,曲婉婉才稍微安心了一下。

    给尤嘉轩发了短信,说:“嘉轩,你觉不觉得,我们两人之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已经变得不再一样了?”

    尤嘉轩的短信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回过来道:“这会儿正忙,你有什么事直接找皓子好么,他会帮你的,乖。”

    愤恨地将电话丢得老远,这种被忽视被遗弃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心情太差了。

    从洗手间里洗了把脸出来,房间的门正好被人从外面叩响。

    她想也没想就去开门,等看清了站在门边的人时用力去挡,却叫一只大手用力一阻,再猛力一推,立时就害她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

    “你这人怎么……”

    厉冥皓进了房门,不由分说扣住她的后脑勺便是浓烈的一吻。

    那吻是四唇相接的滚烫,从唇与唇之间一直燃烧到舌尖,他蛮横的动作和攻城略地的架势弄得她痛苦万分。

    她用力伸手去打他,却叫这男人推着往后,一步步摔倒在身后的床上。

    他吻完了她的唇,用力去扯她身上的衣衫。绵密又带着不容忽视的霸道的吻就落在她耳边,他咬牙切齿地说:“想我就这样放过你是吗?曲婉婉,你这小骗子,那晚明明就什么都没有发生……” 前夫,爱你不休:妙

    他说话的声音带着高热的气息,一阵一阵轻拂在她的而后以及脖颈。

    曲婉婉浑身激起一层层战栗,拼命用手去推他,“厉冥皓,嘉轩就在隔壁房间,他一会就会过来……”

    “他不会。”他笑着打断她,重新吻上她诱人的唇瓣,抬手将她的两条长腿向着一左一右分开时,架在了自己腰的两侧。

    她慌乱无措,又想起了那天差点被人强暴的事情。痛苦挣扎中,她仓皇去看厉冥皓的眼睛,却见他整个身子猛然一个惯性向前,用力挤占进她身子的时候在她耳边轻道:“就算你被别的男人要过,也休想我会放开你!”

    ……

    火热的温度一直持续的临近晚饭的时候,还在大床上一前以后摇晃个不停的厉冥皓才注意到被自己无情丢在地上的手机正在大作。

    被压在身下的曲婉婉已经睡着,兴许是累得真的有够呛,也不管他是不是还压在她的背后惯性动作,早就失去所有力气一般,趴俯在床尾。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