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297章 曲耀阳,拿你的心来换

    曲耀阳站在原地没说话,只是定睛望着她。【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你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

    “你衣服刚才被油溅到了,要不我帮你洗……”

    又是同时说话,又是互相没听清楚对方说了些什么。

    屋子里飘过好长一段时间尴尬,曲耀阳才先动作起来,二话不说解开自己身上的纽扣,准备脱衣服了。

    裴淼心一声轻叫:“你要干嘛?”

    “不是要帮我洗衣服吗?不脱下来你怎么洗?”

    原来他刚才听见她说的话了,可是让她现在眼睁睁地看着他当着自己的面把衬衫脱下来,这感觉……也太诡异太让人躁动不安了吧!

    曲耀阳几下除掉身上的衬衫,露出健康的小麦色肌肤和精瘦却也强壮结实的体魄。

    裴淼心被他赤着上身的模样刺激到不行,侧着脑袋不敢去看,这时候更是恨极了自己,刚刚提的那到底算是什么破提议,这房子里现在就住着她一个女人,想找件男人的衣服给他先穿着根本就是不可能。

    曲耀阳拿着衣服迈进了一步,她下意识往后一退,整个人早已尴尬到不行了。

    眼角余光里,他身体的线条似乎还同当年一样。

    强壮有力的胸肌,顺着胸口正中向下,是自然到没有一点突兀的六块腹肌——她还记得那腹肌压在自己身上的感觉。那时候他从身后抱着她,胸膛狠狠地抵住她后背,那结实有力的腹肌便重重压在她尾椎直到臀骨一下的位置,甚至是那些害人脸红心跳的画面,这一刻好像都浮现在她脑中。

    裴淼心被骇了好大一跳,赶忙侧过身躲开他令人灼热的视线时,直觉整个人都要被那些羞人的画面折磨到燃烧起来。

    赶紧闭上自己的眼睛逼迫自己冷静,他却像是并不放过她似的,硬生生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拉回身,“不是要帮我洗衣服吗?现在就拿去洗吧!”

    避无可避地对上他的眼睛,他这男人怎么这般无耻,公然赤着上身站在她家里头,还能这么冷静地同她说话,让她洗什么衣服。

    仿佛立时一盆冷水从头顶淋了下来,她顿时便忆起某天在酒吧前遇到他的情形——那里那么多的人来人往,可是他还是与一名妖娆的外国美女公然肆意纠缠。

    也许,在他的眼里心里,这样的事情早就没有什么,更是习以为常了。

    这样想着,裴淼心立时想要转身,可还是忍着一口气,避开他的目光,伸手去接他手里的东西。

    手几乎是刚碰到他的衬衫便被他牢牢一把抓在手里。

    她骇了好大一跳,定睛去看他的眼睛,他却不由分说,一掌扣住她的后脑勺,狠狠印上自己的双唇。

    那吻带着不顾一切的力道,即便她睁大了眼睛,呜咽着推拒,他还是收紧了双臂的力道,紧紧将她箍在跟前。

    裴淼心心跳加速,好像下一秒就要因为窒息还昏厥过去。

    等到他好不容易放开对她的掣肘,原先拽在手里的衬衫已经落到了地上,而她红肿着双唇,摇摇欲坠的模样,好像马上就会摔倒。

    曲耀阳恶狠狠抬手揩过自己的唇角,就像先前那刻的所有缠绵,都只是一场潜心的报复行为。

    他说:“你休想我会道歉。”

    说完了就开始冷笑。

    她有些弄不明白他心底的情绪,只是睁着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睛望着他不说话。

    她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可又偏偏固执着不愿意低头认错。

    她说:“你为什么吻我?”

    “我想吻谁就吻谁,你管不着。”

    “那先前你在酒吧前面吻别的女人……”也跟刚才的情形一样,理由是他想吻谁就吻谁?

    他的目光倏然暗淡,“那天你既然看见我了,为什么不出声叫我?”

    “我只是过去找婉婉,没有想到会在那里碰见你。”她其实也不想要看见那样的画面,甚至更不愿意提起这样的破事情。

    好似什么东西重重地压在他的胸口,逼得他再也无法忍受现如今的状况——他要她,要她,就是要她!

    这种急切的冲动和渴望已经让他再顾不得其他。

    狠狠扣住她的下颌,“你知道我这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吗?你不知道!你一点都不知道!”

    她被他的力道箍得轻叫了一声,“耀阳,我疼……”

    “疼?怎么你也知道疼吗?不!你不知道!你根本就不知道从臣羽离开这个世界、离开你身边之后的这段日子我到底是怎么过来的!我每天都像个小丑一样,厚着脸皮什么也不管地冲上门来找你;我在公司里面办公,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尤其是中午,从早上坐进办公室以后我便坐立难安,一直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到办公室来找我吃午餐的你!”

    他的模样害她心底一恸,这些痛苦与折磨,她又何尝没有尝过,何尝不知道呢?

    “曲耀阳你现在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还不是一样同别的女人在一起!”

    “那你可以问我啊!”他朝着她大吼,“只要你问,我一定说,我一定会跟你解释清楚。”

    “我不要!”她红着倔强的双眼,想要摆脱他的箍在自己下巴的手,却又无论如何都挣不开。如果两个人真的要在一起,又总是发生那样的事情,每回只要她问了他便会找各种理由和说辞来搪塞她——这种生活实在是让人太痛苦了,不纯粹的感情她宁愿不要。

    更何况,她现在又应该以什么样的身份来质问他呢?

    “为什么不要?你这该死的女人,到底还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我折磨你?”她深吸了一口气,想起这段时间的悲苦与折磨心底更是难过,“曲耀阳,我不明白你口口声声说的‘爱’到底是什么!从过去到现在,在我心里,爱情一直都必须是一对一的关系。如果你爱我,那行,我要你从此以后眼里心里都必须只装着我一个人。如果做不到,就请你离我远远的,从此以后再不要来扰乱我的心。”

    “你说什么?”他倏地睁大了眼睛,心情豁然间开朗,她说这些话的意思是不是代表……她还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

    裴淼心咬了咬下唇,红着眼睛伸出小手轻触了一下他左胸的胸口,“曲耀阳,你拿这里来换。如果你想要我的,那就拿这里来换。我不要一点,甚至不要一半,如果你想要我的全部,那就拿完完整整的这里来换。”

    他几乎是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兴奋地将她整个人从地上抱了起来。

    她惊叫一声,眼睁睁看着他像个失了控的孩子,抱着她在原地转了几圈,好像仍是不觉得够般。

    “心心,心心,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裴淼心被他弄得晕头转向,刚着急愤怒想打人了,他却突然停下来,紧紧抱着她道:“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裴淼心,总之这一回,我当真了。我当真了你就不要想骗我,如果我真的拿自己的心来换,你也必须把你的给我。”

    她被他弄得哭笑不得,恶狠狠道:“曲耀阳,那是我要说的话好么!”

    瞬间充斥在胸臆间的欢喜让他全身上下的血液都跟着沸腾起来,一把将她更紧地箍在怀中,“那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直到我断气再抓不住你的手为止,你都不能反悔……不行,就算是我死,我也得把你带上,你不准再离开我了,听明白了吗!”

    裴淼心囧,他这算是**裸的威胁了吗?

    ……

    当曲耀阳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以无比诚恳和坚决的态度向裴淼心解释当天发生在酒吧门口的事件时,她其实并没有多想要听。

    因为那些都已经是过去了的事情。

    过去了的事情,其实大可不必去提,她刚才既然下定了决心才说了那些话出来,那就决定从此以后只看“以后”,再不管“从前”。

    他说完了话便有些胆战心惊地去看她的表情,大手紧紧拽住她一只小手,等待着她的回应。

    他想,哪怕她要继续怪他,或者又说些看似不痛不痒却极其伤人的话,这一次他都会忍她,他一定会忍她——虽然他并不知道刚才那一刻她要鼓足多大的勇气才能向前迈出这一步,可他太害怕失去了。

    怕失去她,或又像从前一样,回到永远无法割舍却又根本不能靠近的境地。

    他想,就算她对他又打又骂他都能忍,只要她承诺不再离开他,不再看着别的男人,她想要他怎样都无所谓。

    可是哪知道,裴淼心听完了他说的话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360搜索 .  前夫,爱你不休 更新快

    曲耀阳久久等不来她的回应,这才有些焦虑地皱着眉道:“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说吗?”

    她的心中微苦,与他到现在,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当年她喜欢并且爱上他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个什么德行的男人,有那么多的女人爱慕过他,而他的身边也从来就不乏各种素质的女人。

    不管过去还是将来,这样的事情她总会面对,而且永远不可能少面对。

    她曾犹豫地问过自己,要不要重蹈覆辙,不停地在一段感情、一个人身上栽跟头。

    可是刚才那一刻看见吴曦媛同乔榛朗还有拓已君之间的纠葛,她又觉得,其实能够与一个自己深爱的男人在一起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那么现在,她还要不要再去纠结这许多?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