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290章 今晚我是你的

    聂皖瑜立时便要发火,却又突然讪笑着道:“行,反正我马上就是大老婆,我不跟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一般见识,就凭她,哪一点比得过我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曲耀阳冷笑一声,转而对萨沙道:“萨沙你乖,今晚我是你的。”

    说着,大手一个勾搂,准确无误将萨沙一把揽抱进自己怀中,萨沙撞得一声“哎哟”,却是甜蜜的娇羞。她娇滴滴看了曲耀阳一眼,又去望聂皖瑜的方向。

    后者自是气得够呛,可又转念一笑,“耀阳,如果你忙的话我就先回去了。这男人么,偶尔在外面上下公共厕所我是能明白的,只是,你可千万小心着点啊,可别被传染了什么病。”

    “你!”

    聂皖瑜挤眉弄眼一笑,在萨沙彻底发火以前背着小手转身,高高兴兴就跳着跑掉了。

    曲耀阳黑臭着脸站在原地,却叫正好上前来的苏少撞了下胳膊,“呦!你这未婚妻可够辣的呀!不过,你啥时候又要结婚了啊?怎么哥几个儿还没接到喜帖呀!”

    曲耀阳回身,拿过酒杯,萨沙却在这时候靠上去道:“刚才未婚妻踹我,疼,曲少勇猛无敌,萨沙晚上,可要曲少疼。”

    “啊哦——”

    萨沙此言一出,几个公子哥都在玻璃房内鬼哭狼嚎起来,“都说男人在萨沙身上就没有超过五分钟的,曲少今晚可不得试试看么,萨沙都觉着你勇猛无敌,今晚可不能白干啊!”

    几个人一阵哄闹,就连先前多少还有些生气的雷少也跟着笑道:“君子有成人之美,他们俩的事儿自己解决就行了,你们在这瞎凑什么热闹?”

    曲耀阳顺势揽了一把萨沙的腰道:“那行,哥几个儿先玩着,我跟萨沙去办正经事儿了,没什么事儿别叫我。”

    他说完了便搂着柔若无骨的萨沙出来,好似刚才心底所有的怨与堵到这刻全都划转为其他浓烈的情绪。

    ……

    pub内外的光线都是幽幽暗暗的,昏浊的光线将周围灯红酒绿的男男女女都映出一道道鬼魅的身影。

    曲耀阳搂着萨沙的小蛮腰走出门外,站在门廊上,借着幽幽的灯光去看萨沙那张精致的小脸。

    门廊上挂着的红串灯笼,影影绰绰的灯光,让人平添了不少瞎想。

    萨沙一声娇吟,扑在曲耀阳的怀里,顺着他下巴的弧线一直吻到他脖颈上。她像是一名干渴的沙漠女人,寻着他脖颈处的水源便饥渴难耐地吮吸。

    曲耀阳微眯着眼睛,踉跄了一步紧紧抱住她的腰身,两个人缠绵混乱做一团,浑身的热气氤氲,周围的一切都天旋地转起来。

    “哒、哒、哒”的脚步声传来,高跟鞋触地的声音从长街的尽头缓步而来,正不远不近地站在离门廊不远处。听那脚步声,闻着那轻轻浅浅的香气,就能猜到来人八成是个女人。

    曲耀阳有些微醺,兴许是先前喝了酒的关系,这会子脑袋胀痛得厉害。萨沙本来就习惯了在这群公子哥当中混迹,这时候即便有人来了,她也觉得并无所谓,反正被一个人看或者被一群人看,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那女子似乎看好戏似的就站在门廊前的阴影里边,看着抵墙亲热的两个人,却并不离去。

    “嫂嫂……”

    旁边摇摇晃晃走出一个人影,听那声音,也熟悉得曲耀阳浑身一个激灵。

    赶忙在萨沙完全攻城略地之前一把抓住她的腰身往上提。

    曲婉婉是喝得晕晕眩眩地从另外一处门廊走出来的。

    这一排老街的酒吧,每一家每一户从外边看上去都像是老式的四合院,却也每一家的门前都挂着两串妖冶似的红灯笼。

    廊前高跟鞋的声音动了动,是裴淼心,在曲婉婉扶着门廊出来以前,赶忙将她扶住。

    “嫂嫂,我不舒服。”她说完了话就将小脸贴在裴淼心的身前,轻轻闭上了眼睛,“我难受得很,可是我不知道该给谁说,我也不想回家,谢谢你来接我。”

    曲耀阳如遭雷击,强撑住所有精神,睁大了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身影。

    裴淼心扶住曲婉婉,又去看了眼他跟萨沙——后者衣衫凌乱气息不稳,若不是这会儿被她打断,保不齐已经就在这门口做出什么事来。

    她看着他,一双如水双瞳,映着高挂的火红灯笼,灼灼却又带着距离的冷漠。

    天地之间忽地起了风,晃动起门廊栏杆外一串串火红的灯笼。他心慌意乱,一瞬若被人抓了包的男人,想要躲开却又无路可逃,只能全身僵硬地站在原地。

    曲婉婉在裴淼心的怀里呜咽了几声,因为醉酒,她并未抬头去看此刻门廊前的风起云涌。

    “婉婉,我们走。”裴淼心说完话便弯身扶起曲婉婉,两个人一起朝大马路的方向走。

    “曲少……”曲耀阳刚迈出一步,就被身后娇俏不满的女人抓住了手,“今晚我是你的,干什么突然放开我的手……”

    裴淼心扶着曲婉婉在前边走,走了两步若无其事回身,只那一眼,更让曲耀阳脸颊火辣如无地自容。

    他想往前,却突然忆起其实自己并没有什么往前的理由。

    他想同她解释,可他又能够解释什么?

    就算是解释了,她需要吗?她想要吗?

    刚才那样的情形,但凡是个女人看到了都会生气。

    可是,她没有。

    她那般若无其事地来,又那般若无其事地走。

    她刚刚明明是看见他的,却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

    又或者,他现在于她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陌生得,连街边的路人都还要不如。

    所以她在看到刚才那样的情形时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她甚至自动忽视,也不生气也不伤心和难过,只因为——他早已不是她的谁了。

    萨沙还要伸手去拉曲耀阳,后者脚步一个踉跄,慌忙挥手去挡,却险些害自己栽了个跟头。

    萨沙轻叫一声赶忙将他扶住,说:“曲少,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他大脑一片恍然,心底窒息般疼痛。那些心底的,或是生理的疼,一起搅拧着缠绕在他心间,忽然就让他失声大笑起来。

    ……

    裴淼心一路扶着曲婉婉望前走,伸手在马路边拦了半天,好不容易招到辆的士,才将她带回自己家里边去。

    曲婉婉兴许真是喝多了酒,车刚在家门口停稳,她奔出车门俯在外边就开始吐。

    裴淼心着急奔下车子帮她扶着后背,又赶忙回身问那司机:“多少钱?”

    付完车钱掏了钥匙,将曲婉婉扶进家门,一打开客厅的灯,满室冰冷的菜香,和着餐桌上早就已经凉透了的食物,也让裴淼心的心底生出了一丝寒。

    “嫂嫂,不好意思过来叨扰。”

    “没事,我先送你上楼睡觉好不好?”

    曲婉婉应声点了点头,让裴淼心扶着她歪歪斜斜上了楼。

    好不容易进了房间,曲婉婉蜷身向里,在她转身出去以前,突然又唤了一声:“嫂嫂……”

    裴淼心驻足,回身。

    曲婉婉的身影隐在昏昏暗暗的夜色里,“要是……我做了很坏的事情,你会不会不再当我的朋友?”

    “你做了什么坏事情?”

    “就是……我做了对不起嘉轩的事情,我跟他的好朋友上床了……”曲婉婉说着,轻泣出声。

    ……

    睡到半夜裴淼心迷迷糊糊转醒,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有半夜起床喝水的习惯。

    走到餐厅前的饮水机前准备接水,正好看到餐桌上那些未动过的餐盘。

    下午她早早下班,去了趟超市,想到中午与他的不欢而散,于是买了很多新鲜的好菜,废了一番功夫,才做了这满满一桌子的菜。

    她一直从六点等到八点,他不只人没有出现,就连一通电话都没有。

    终于捱不住的时候,她拿起手机想要给他打过去,可曲婉婉的电话正好过了来。

    婉婉报了地址,求她来接她。她也知道婉婉从小娇生惯养,若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会找她帮忙。

    可是她去了,到了指定的地点,却看到那样不堪的一幕。

    拿起玻璃杯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水,她独自一人站在暗的夜色当中,深呼吸了一口气后才闭上眼睛告诉自己:早该习以为常了,他一向都是那样的人,只是过了这么多年,她还不清醒。 www.miao笔ge.com 更新快

    ……

    周六上午,洛佳早早就过了来,穿得一身休闲,往门前一站就说:“走吧!前边超市买菜去,我要吃最新鲜的神户牛肉!”

    吴曦媛是自己开车过来,顺道跟她一起来的还有她最近新交的男友。

    那男友斯斯文文的一个人,脸上镶嵌着一双标准的桃花眼,弯唇笑的时候甚是绅士礼貌,一进门就脱了风衣道:“行,女士都去买菜,我来做甜品好了。”

    洛佳一听就兴奋地笑:“早听曦媛说过,拓已君的甜品做得极好,今天可真是有口福了,拓已君就拜托了。”

    裴淼心吃了一惊,指了指吴曦媛的男友,又去看洛佳。

    那男友果然冲她弯唇一笑:“嘿!曦媛桑一定没有同michelle你解释清楚,我从札幌而来,在a市的中日合资企业里面担任驻华销售代表,认识曦媛桑是一种缘分,你们都是她的姐妹,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