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276章 我来你的床

    “即使这个坚持根本不会有任何结果?”

    “你怎么就肯定一定不会有结果?就像当年,你能够想到今天,自己会爱上裴淼心?”

    曲耀阳沉默着,“行,下个月结婚,届时你可千万别后悔。【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聂皖瑜的小脸恨不能绽出一抹花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

    她心花怒放准备回身,他突然在身后叫了她一声:“那你先前答应我的事情?”

    “你是说让我爸妈不要再去告裴淼心?”

    “当天你是从扶梯上被她推下去的,还是自己滚下去的,自然有酒店的监控可以证明。可是这段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太多,即使有个苗头,我都必须把它掐灭在摇篮里。”

    聂皖瑜点头,“你说的不错,我爸妈是告她了,可本来要给她的律师信我却一直压着,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希望我再去骚扰她。”

    “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只是可惜,没有用对地方。”

    “怎么就没用对地方了,耀阳,你可知道我有多爱你,多想嫁给你吗?”聂皖瑜娇俏冲他眨巴了几下眼睛。

    他突然就觉得先前拿她跟裴淼心比较完全就是侮辱她的淼心,从某些层面上来说,聂皖瑜的性格更像夏芷柔——她们都懂得在人前伪装,都知道要如何装成他喜欢的样子。可是,她们又并不完全相同,聂皖瑜年纪虽小心思却比夏芷柔要重与缜密——她懂得如何利用自己身边的资源帮助她得到想要的东西。

    他想起多年以前裴淼心曾同他开过的一个玩笑,说起了什么“公主病”。

    真正至高无上的“公主病”并不是一味地骄纵跋扈或是装柔弱扮可怜。

    因为良好的身家背景和从小的家庭教育,现在的“公主”更懂得如何使手段玩心计、损人利己,从而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

    到家的时候桌上的菜已经准备好了。

    虽然现在这个所谓的“家”还不是他的家,可是推开门就看到正系着个围裙站在门边的小女人,那种温暖,却凭的让他觉得心安。

    裴淼心开了门就往回跑,说:“你先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会儿,我还有一个排骨汤,盛出来就可以开饭了。”

    他在玄关处换了鞋,看她焦急回身进了厨房,还是忍不住尾随,倚靠在门边,看她将一道道菜肴端出来放在餐桌上。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他低头轻笑了起来,“没有,我只是觉得,好像很久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情形。”

    她一怔,并不说话,只是有些尴尬地扯了下唇角。等将所有菜肴都端上餐桌以后,才动手去解身上的围裙,“其实这一顿我早该请你吃的,我研究过‘宏科’与‘玉奇’的换股协议书,知道里边很多条款都是‘宏科’退让性地给予‘玉奇’,起初我怀疑过你想要侵吞‘玉奇’,大抵是我多心了,对不起。”

    “你有这样的怀疑并没什么问题,毕竟当初收购‘y珠宝’的时候,我用的也是一样的手段,你怕我,我知道。”他自嘲一笑,云淡风轻。

    她扯了半天身后的围裙,可就是结不开那结,曲耀阳这时候绕到她的身后,帮她把那无意之间打成死结的腰间系带解开,再到脖颈处的结扣,轻轻一拉,就听她叫出声来。

    “别动,扣子缠住了你的头发。”

    这件欧式蕾丝边的围裙最是麻烦,居然连脖颈处都有装饰纽扣。

    裴淼心用力拉扯了几下,这围裙就是脱不下来,曲耀阳看她蛮力,也只好抓住她的手松开,“你先别拉扯,我办你把缠住的头发解开。”

    骨节分明的大手在她发间穿梭,她上午才用薄荷香的洗发水洗过头发,所以这会儿,发丝与发丝间的清香,真真将他环绕。

    嗅着那熟悉的芬芳,好像过往一切都清晰起来——他是隐约记得她身上的香的,从前的那些深夜,他用过她的被子枕头,那上边全是她的余香。还有他有力的大手曾经触碰过的每一寸肌肤,那香丝丝沁人心脾,盘亘在他脑海怎么都挥之不去。

    情绪失控以前,他还是赶忙收了手回身。

    “解开了。”

    她把围裙一拉,果然能够轻松从身上摘了下来。

    给他添了饭,盛了汤,又递了筷子到他跟前。

    “不管怎么说,这顿是谢谢你的,不管臣羽在不在这里,你帮他保住了白家的产业,作为他的妻子,我都应该谢谢你。”

    她说完了话他就皱眉。

    这时候提起臣羽,到真像是刻意与他划开界限和距离。

    他冷冷一笑,“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帮我自己的弟弟,还用得着你来说谢谢?”

    说完了话就起身,大步向客厅大门的方向而去。

    从那房子里出了来,廊前一盏声控的小灯,将他本就颀长的身影在门廊前边拉得老长。

    这时候的夜色已黑,他的身影孤孤单单的,掩映在那廊灯下边,到让他的心思一动,只觉得自己刚才的言辞是不是过火了一些?

    可是他左不过自己心底的声音,他忙碌一整天后奔到这来,也只是想要同她两个人一起吃顿饭而已。

    他不愿意听到她说是因为别的什么男人才做饭给他吃,也不愿意她嘴里提起别的男人。

    哪怕这个男人是他已经逝去的亲弟弟,他也不愿意,是不能。

    在客厅的大门彻底关上以前,他还是迅速回身将门一推,折返了回来。

    回了来,餐桌前的小女人一怔。前一刻她正兀自发呆,盯着这满满一桌子的菜肴红了眼睛——就像曾经的那些属于他们的日与夜,她也是这般孤零零的一个人。

    他一看那情形,心底便是沉闷一疼。

    她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赶忙抬手揩过自己的眼角,有些仓皇地站起身。

    “你、你回来了……”

    一句话都没有说完,他已然快步向前,在餐桌的这边恶狠狠勾住她的腰肢,一把揽过她的脖颈吻住了她的唇。

    这吻带着过于浓烈的火热,一路从他与她的唇齿向他们的心间蔓延,直到灼烫两个人的灵魂。

    她被这缠绵悱恻又肆意勾缠的吻弄得整个人都快瘫软下来,就快失去呼吸的前一秒,她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将他推开,却险些害自己向后栽了个跟头。

    曲耀阳自是眼明手快的男人,赶在她摔倒以前重重揽住她腰肢往怀里一带——“永不要说那样的话刺激我……求你……”

    ……

    半夜曲婉婉惊醒了一回。

    窗外轰隆隆的雷声响起,接着是噼里啪啦的暴雨,重重砸在窗台上边,惊得她从梦中清醒。

    脑袋又胀又晕,放在床头柜上的退烧药已经吃完,可她还是没有睡到早上,自然从梦中惊醒。

    梦里她看见很多小时候的情形,那时候大哥二哥已经在外做起自己的事业,三哥又一向不喜欢与她玩耍,所以她小小的童年,都在曲母为她安排的钢琴课、形体课、文化修养课里度过,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童年。

    最难受的时候想起的第一个人仍然是尤嘉轩,知道半夜里给他挂电话过去不好,可这段他又开始研究什么新的软件工程,平常不大出来与她见面就算了,连电话跟短信几乎都快没有。

    让曲婉婉失望的是,如同之前的每一个深夜一样,尤嘉轩的手机根本就没有人接。

    为什么没有人接?

    他从前就算是半夜工作也会24小时开机的,可这段他的电话却总也打不通,她去找过他,也不过三言两句就被他以工作理由推走了。

    心底有些酸涩,熟悉的寒凉慢慢沁透着全身,她拿着手机的手指开始泛起酥麻,全身一阵颤抖,像是伸进了冰块之中,就连末梢神经都冻得有些麻木气来。 |.

    她缩在被褥里睁大了眼睛望着一室的黑暗——这里是爷爷所在的军属大院,自从上次与曲母达成协议之后,她一直陪伴爷爷住在这里,直到完成毕业论文。现下看着满屋子的黑暗,再感觉着空气里越来越低的气温,她就想,是不是屋子里的暖气又坏了,所以这已入春的天气里,房间里才会这样的冷。

    她的身子缓缓倒在床上,手机也滑到了床底下。这满屋子的黑暗让她没来由的害怕,血液都像是随着低气温一块凝结了似的——她现在急需要一个温暖的拥抱,不管那个人是谁,她只是想在自己病得头晕眼花的时候,有个人能给她一个拥抱。

    就在曲婉婉难受得瑟瑟发抖的时候,二楼的窗台外一声轻响后,似有一道黑影落了进来。

    她是背对着窗台蜷缩在床上的,等到窗外的冷风将亚麻色的窗帘掀起,噼啪的雨声落在地板之上,那突然而至的稳重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

    “婉婉……”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从床上扶起,灼热的气息和火热的胸膛已经覆了上来。

    曲婉婉迷迷糊糊中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容颜,刚毅、棱角分明,虽然带着些清甜的雨气,却浑身充满了诱惑的男人的气息——是厉冥皓。

    他在夜色里笑如鬼魅,“等不到你来我床上,只好,我来你的床了……”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