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266章 曲耀阳你让我恶心了

    他一路拖拽着她,从机场到机场外露天的停车场里,任是裴淼心使上浑身解数,他拽着她的大手说不放开就不放开。【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有机场里的工作人员过来制止,他冲着对方就是一通狂吼:“这是我老婆!她是我的老婆!”

    她听到他歇斯底里的叫声,泪流满面着笑出声音:“曲耀阳你是不是疯了,你永远活在过去醒不过来对不对!你到底是不是疯了,究竟谁是你的老婆!”

    “别逼我!”车库前一个回身,他紧紧箍住她的下颌,额头上的青筋似要顷刻爆出,“不管有什么问题咱们都回家去说!”

    “我跟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啊!完了!这一切早都完了,你还来管我做什么啊!”

    “我记得我有同你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都不能去,你只能待在我的眼前!”

    她冷笑出声,下巴却被他箍得生疼,“你算是我的谁啊?你凭什么来管我的事情!”

    他双眸腥红,似要喷出火来,“裴淼心你是我的女人!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人!我苦心忍性折磨了自己这么长时间,我努力保持着身为臣羽的大哥所应该与你保持的距离!可是现在,你最好不要逼我!

    她使劲全力将他推开,“我逼你?你曲耀阳扪心自问一下,在你做了这么多对不起臣羽的事后,你心里到底都是怎么想的,你曾是他最信任的大哥啊!”

    “我知道现在不管我再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可是这样的话我只说一遍,是,我是对不起你跟臣羽,我刻意隐瞒了你怀孕的真相。可是那时候那样的情况你到底要我怎么说?我的老同学给我打了电话,说有一个叫‘裴淼心’的女孩子来做妇科检查,当时已经证实你怀孕超过了十二周。”

    “可是那时候我跟你是什么样的情况?你才刚刚嫁给臣羽,我与你之间也好不容易才有了了断,这时候你要我怎么办?把所有事实的真相和盘托出,让你知道你当时怀的是我的孩子,那你又应该拿这个孩子怎么办?”

    裴淼心一怔,如果时移世易,她当时真的查出怀的是曲耀阳的孩子,那她,一定不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我说中了?”他轻笑起来,“如果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思羽是我的孩子,你不只不会把他生下来,还会在他没有成型的时候便将他打掉,那思羽根本就不可能到这个世界上来!”

    “那是因为你从一开始就知我怀的是个野种!野种!”

    他倏的大笑起来,眸底好像什么痛到极致的颜色让他的模样都变得暴戾起来。跨步上前紧紧箍住她下颌,“裴淼心,你是不是非要这么残忍,嗯?”

    “我残忍?”她笑得目色已湿,下巴已是生疼,“我有你残忍吗,曲耀阳?你让我以为……让我以为那是臣羽的孩子,可你实际上也是知道,他根本没有办法生育,也更不可能跟我有孩子。可你当时也看到了他的表情,我像个傻瓜一样告诉他我已经怀孕,他当时是那么的开心。身为他的大哥你怎么忍心?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曲耀阳,你让我太恶心了,我恶心!”

    曲耀阳一瞬变成一只怒极的狮子,强行拽了她的胳膊就往自己的车子里丢。

    裴淼心用力挣扎,扬手不注意一挥,竟是生生给了他一记耳光。

    他似为这记耳光怔愣在原地许久,但手上的动作并未迟疑,仍是将她紧紧箍在车上。

    开车载她回了“御园”的房子——即便在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以后,他仍然不知道该带她上哪。也似乎只有他们共同生活在“御园”的那段日子里,才让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是有个家的。

    进了屋他强行将她甩进屋子,裴淼心早已悲恸至极,想起已经上了飞机的裴母与两个孩子则更是着急。

    “我会派人即刻到美国去照顾他们,家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们暂时在美国待一待也好。至于你,就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要想去!”

    她冲上前准备开门,却被他从身后扭着双手用力一拉,生生又撞进客厅的沙发里。

    她红着眼睛仰起头来看他,“这次你又打算怎样?像之前一样,绑着我的手把我箍在家里?这是非法禁锢,曲耀阳我一定会去告你,即使无法让你身败名裂,我也一定会与你同归于尽!我们早该同归于尽!”

    他额头上的青筋暴露,好像压抑在心底的怒与痛已经到了极致。

    他甚至就快不懂得应该如何呼吸,只是怒极了指着她的鼻子道:“把话收回去!把你先前说思羽是野种的话收回去!”

    她看着他,模样泫然欲泣,狠狠咬住自己的下唇,就是要与他对抗到底。

    久久等不来她的回应,他的胸腔狠狠一阵窒息。

    不行了!

    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他几次扬了手想要打她,可却无论如何都下不去手。

    她说:“我到死都不会原谅我自己,还有你,如果老天爷一定要从你们之中带一个人离开的话,那个人为什么不是你!”

    他身形猛的一晃,像是遭受了什么沉重的打击,却是牟然转身,兀自拉开客厅的大门夺路而去。

    裴淼心终于再也无法忍受,失声痛哭起来。

    ……

    年关很快过去,本来就没有什么惊喜的新年,尤其是这一年,过得所有人都格外苦闷压抑。

    裴淼心给裴母挂了电话过去,知道她带着两个孩子到了那边一切安好,尤其是芽芽跟思羽,见到裴父也异常的懂事听话,他们预计在美国多待一些时日,裴父也是真心喜欢孩子,想与他们多多相处,再送两个孩子回国。

    新年前夜,曲母曾经找上门来一次,气势汹汹地质问她到底把芽芽弄到了哪去。

    “裴淼心,你这是绑架!绑架知道吗?当初法院是怎么判的,你都给忘了吗?虽然现在你是芽芽名义上的监护人,可她到底是我们曲家的孩子,你怎么能说也不说一声,直接就将她给带走了!”

    她不意与曲母吵架,只说是暂时将孩子送到美国,多过段就将他们接回国来。

    曲母心里惦记着曲耀阳同聂皖瑜的婚事,想着芽芽这时候不在国内也好,但还是怎么看裴淼心都不顺眼,“爷爷那里有空你也多去看看,你说这都多久了,从臣羽出事到了现在,我跟你爸一直都瞒着他这件事情。可是眼下就要过年,全家团聚的时候他要是见不着臣羽,这你让我们怎么说啊!”

    “我知道了,我会去同爷爷说明的。”这本来就算不得什么好差事,曲母心机颇深,怕自己在曲家长辈面前落了不好,所以才让自己去说这个事情。

    可是爷爷那边,也确实是该交代一下了。

    从臣羽出事到了今天,她一次都没有回去过,老人家该有多么的担心?

    “说也不要瞎说,你自己掂量着点,万一要把耀阳他爷爷气出个好歹来我们家一定唯你是问。”

    裴淼心送了曲母出去,临到门口曲母还要回身补上一句:“你说你干的那些事情都算怎么回事儿,也幸亏是臣羽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大家都惹不起你、让着你。可是皖瑜到底是招你惹你了,你做什么要把她推下楼去?”

    “聂皖瑜说是我把她推下扶梯的?”

    曲母冷笑,“不是你还能有谁,嗯?”

    “曲夫人,不管您信与不信,我跟聂皖瑜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冲突,我没必要把她推下扶梯。”

    “若说别的人弄不清楚你们之间是怎么回事儿那也就算了,可你跟她之间……你敢说自己不是嫉妒她同我们家耀阳在一起?”

    “我跟曲耀阳之间早就已经成为过去,我们现在不可能,以后则更不可能,我这辈子,已经决定不再结婚。”

    好不容易送走了曲母,裴淼心立时便买了一束花到医院去看聂皖瑜。

    她到医院的时候,聂皖瑜的病房里面只有聂母一个人在,看到她就紧张,说:“你怎么会到这里?难道还嫌把我们家皖瑜害得不够惨么,啊?”

    “妈,您别这样说淼心姐,她好歹也是耀阳的弟妹……” 前夫,爱你不休:.

    “什么弟妹不弟妹的,我跟你爸爸都找人问过了,她根本就是曲耀阳的前妻!跟过了哥哥又嫁给弟弟,这到底算是什么事情?若不是她害你嫉妒你,你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聂皖瑜着急,又要哭出声来,裴淼心却自顾自找了花瓶过来,将自己带来的鲜花一插。

    转头看悲愤中的聂皖瑜时,她只是一派的淡定,“你爱曲耀阳吗?”

    聂皖瑜一怔,聂母已经怒起要赶她出去。

    裴淼心抢在这当口又道:“可是我早就不爱他了!我既不爱他,又没打算要同他在一起,我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要把你从扶梯上推下去?除非,是你说谎骗了所有人!”

    聂母一怔,牟然望向病床上的女儿,却见后者面色苍白如纸。

    “聂小姐,今天我既然站在这里,就是想对你说,不管你与曲耀阳之间怎样,也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想要嫁进曲家,这一切都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不会威胁到你。”

    ...
推荐阅读: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明末边军一小兵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