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264章 意外流产

    曲耀阳赶到医院的时候,聂皖瑜已经被医生从急症室里推了出来,转送到一般病房。【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曲市长跟曲母慌忙跟随着聂父聂母上前,好不容易等到聂皖瑜清醒过来,红着眼睛唤了一声:“妈……”

    聂母赶忙凑到跟前,着急看着女儿,“皖瑜,皖瑜你好些了没有?你可把妈妈吓死了啊!”

    聂皖瑜吟吟哭了起来:“我疼……”

    “护士!护士到哪里去了啊?不是有那什么镇痛泵吗?快给咱们弄上啊!”曲母连忙去招呼了几声。

    拿着盐水瓶从病房外进来的护士看了看床上被包得像个粽子一样的聂皖瑜道:“医生刚才交代过了,这里别围那么多人,影响患者呼吸新鲜空气。还有那镇痛泵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用的,她刚从扶梯上摔下来,很多地方伤口都还没有愈合,用了会影响愈合的。”

    “那也不能总让孩子这么疼着啊!该用的还是得用上!”曲市长发话了。

    早就闻讯赶来的医院院长领着院里的几个主任医生专程过来看过了,又一一与各位领导打过招呼后,才转身离开。

    屋子里的人拉拉杂杂走了不少之后,曲耀阳这时候从外面赶了回来。

    洛佳陪着裴淼心站在病房外没有进去,等到他过来的时候,正好就在走廊上打了个照面。

    “你怎么样?”条件反射一般,他第一个冲到了她的跟前。

    “我有话想要问你……”

    “我听说有皖瑜从扶梯上摔下去了,可是,你怎么样?”

    洛佳这时候气不打一处来,“我说,曲大总裁,你这时候才想起来问淼心怎么样到底又能怎样啊!刚才你是没在这里,你在这里就应该好好看看,你们家那些人到底算怎么回事,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所有的错往别人身上怪。”

    裴淼心拉住洛佳没让她把话说下去,才仰起小脸红着眼睛,“你认识我的主治医生陈雪丽。”

    她的这句话是肯定而非疑问。

    曲耀阳怔愣着站在当场,搁了好一会儿后才道:“我跟她是多年的老同学。”

    “可你之前一次都没有在我面前提过,说你认识她。”

    他隐隐觉得像是发生了什么很不好的事情,可是事情没到最坏的一步他仍然不打算说破。

    “我认识她也算不上什么太大的事情……”

    “可是她是我的主治医生啊!从我怀孕做检查开始,她就一直是我的主治医生!包括我拿到的第一份怀孕通知单她也是她递给我的啊!你是不是……你是不是就是从那时候开始……”

    他一把箍住她手臂,“这里人多嘴杂,咱们晚一点再说。”

    “什么晚一点再说啊!”豆大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即便是臣羽刚刚离世的时候她也没有像现在这般痛苦难过。

    轻吼一声用力甩开他的掣肘,她红着眼睛冲他怒吼:“你就是成心的!这所有一切其实早就是你计划好的!在你眼里我们所有人都是傻瓜,只有你!只有你自以为像神一样操纵着我们所有的人,把我们当成傻瓜一样愚弄和伤害,让我们像白痴一样落进你的圈套任你宰割,你无耻!”

    裴淼心的声音极大,悲恸到极致的呼喊,那种痛彻心扉的难过差一点就害她整个人都崩溃了。

    有医生护士从其他病房里面冲出来,要她小声点,别在走廊上喧哗,就连曲母也从聂皖瑜的病房里冲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况,慌忙去拉了儿子道:“耀阳,你快进来看看,皖瑜一直都念叨着你呢!”

    裴淼心抬手揩过自己的脸颊,可是一直连续不断的眼泪让她形容都有些憔悴。

    曲耀阳着急还要伸手去拉她,却叫她一下躲开了,睁着双怒极的眼镜恶狠狠望着他。

    他收紧成拳,狠狠垂在自己身侧,挣扎了好久之后才道:“不管你信与不信,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悲极了反而轻笑出声:“是你从一开始就篡改了时间,是你故意让陈医生从一开始就误导我,让我以为……让我以为……”

    “我只想你知道,我当时不过是不想伤害你们任何人!”曲耀阳大步上前,抓住裴淼心的胳膊便往大门的方向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除了曲市长跟曲母,聂家的长辈也在。她要说的秘密牵连太广了,暂时还不适宜这时候拿出来说。

    可是裴淼心并不愿意他的碰触,他越是想要制止她在这节骨眼上把话说下去,她越是情绪激动地挣扎,待到后来,他不得已将她往洛佳的方向一丢。

    洛佳仰起头来看他,他已经恶狠狠上前逼视着她的眼镜,他说:“帮我照顾好她,送她回家。如果她有任何闪失,我一定第一个找你,明白吗?”

    洛佳也不知道怎么的,真是被那男人骇人的双眸一吓,赶忙应过了便扶裴淼心出去。

    等到她们离开没有多久,曲耀阳才转身看着病房门口的曲母。

    曲母亦是阴晴不定地看了看他,又去看裴淼心离去的方向。

    他知道敏感如母亲,可能已经猜到了什么。

    快步上前,推门准备走进病房的时候,曲母突然在他耳边道:“你可以不珍惜自己今天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可你不能不管子恒跟婉婉了,他们的年纪都还小。”

    他侧眸望了一眼母亲,却是一句话都没再多说,推门就进去了。

    ……

    病房里,聂皖瑜的头手都缠着白的绷带,更甚的,左腿被打上石膏,高高挂在床尾。

    她大抵是刚刚哭过,一张娇俏的小脸上全是泪痕,看到曲耀阳进来了,模样便更是委屈,哭着唤了句:“耀阳……我、我对不起你,呜呜呜……”

    曲耀阳皱眉站在原地,听着阳台边上的聂父一声冷哼,被转过身去,似沉痛到了极致。

    “曲耀阳!”背手站在床前的曲市长突然一喝,已是一副大雨欲来风满楼的模样,“你看看这都叫什么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总之话给我你摆在这儿了,最迟下个月月底,不,就这一两天,你赶紧先跟皖瑜去把婚给注册了,总之这事儿不能就这么完了,咱们家必须负责!必须得负责!”

    病床上的聂皖瑜听到这样的话,好似哭得更惨了,歪头奔进聂母的怀里。

    聂母看到女儿悲恸,自己也好生难过一般,母女俩哭作了一团。

    “哥!”曲婉婉这时候也从外面赶来,正要往门里面奔时,被站在门口的曲母拽住了手臂,示意她别上前添乱。

    曲耀阳静观其变,望了望这一屋子的境况,也知道这事儿可能远不只是聂皖瑜从扶梯上摔下来这么简单。

    果不其然,聂母这时候已经哭着回头道:“我们家皖瑜,好好的姑娘,可是这下,说流产就流产了,而且刚才,医生也说了,这次流产的伤害对她的伤害太大,她可能……可能以后都没有办法怀孕了……”

    聂母说到这里,更是泣不成声,弄得站在阳台前的聂父愤怒回头,“总之这事儿今天必须有个说法!”

    “流产?”曲耀阳弯唇笑了起来,一双犀利双眸淡淡瞥过病床上的聂皖瑜,待到后者万分悲痛地躲在聂母怀中并不吭声的时候,他只是淡淡地道:“这是哪个医生说的?让他过来见我,当着我的面儿说!”

    “你……你这混小子!”曲市长就差跳起来,直指儿子的鼻子道:“好,好,现在人都已经出事儿躺在这了,这时候你再来追究这些有的没的到底还有什么意义!枉你经营着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公司,现在犯了错误也出了事儿了,不只不想着安慰人皖瑜,也不想着对你聂伯父聂伯母承认错误,我、我曲成益就没你这样的儿子!”

    “老曲!老曲!这时候你可不能这么跟儿子怄气!”门外的曲母轻叫一声追进屋里,“还有,耀阳你也是的,也不看看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看人聂家的姑娘,明明好好端端的,可是现在却变成了什么样子!” 360搜索 .  前夫,爱你不休 更新快

    曲母说完了,自己都忍不住轻泣。

    “我只问你一句,医生到底是不是真的说你流产了?”曲耀阳定睛望着床上的聂皖瑜。

    聂皖瑜早就哭花了一张小脸,娇滴滴仰起头来看他,“耀阳……我知道你怪我,怪我没有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你,可是,我也是到失去他这刻才知道自己怀了,我……我对不起你……”

    聂皖瑜说着又要大哭,旁边的聂父却早是看不下去,“我问你,皖瑜你给我好好说话,今天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无端端地从扶梯上摔下来了?”

    聂皖瑜娇滴滴去望了冷着一张脸的曲耀阳,又去望聂父的眼睛,“爸,我求求您,您就不要再问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当是我自己不小心行不行?”

    聂皖瑜说完了话便咬住下唇转开脑袋,一副痛苦隐忍到极致的表情。

    可是这下,聂家的人哪里肯依,尤其是聂母,对着女儿轻吼:“是不是那女人把你推下楼梯的?是不是,皖瑜你快告诉妈妈啊!呜呜呜……”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