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249章 命运的玩笑

    裴淼心推拒不得,只得在那些文件上都签了字。【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一家人从律师楼里出来,曲母的电话就来,直说曲臣羽的病还没有好,小小的孩子抱了去,万一被传染了感冒可怎么是好。

    裴淼心无意在电话里同她吵,又看曲臣羽的精神状态似乎不是太好,于是着了人,将芽芽给曲母抱过去。

    芽芽临走前,一直拽着曲臣羽的手问他下次什么时候再带她去儿童乐园。

    曲臣羽就笑,“等周末的时候,周末芽芽不用上幼儿园了,还有麻麻肚子里的小宝宝也出来了,咱们就一家四口上乐园去,随你玩个痛快。”

    芽芽欢天喜地又唱又跳,折腾得非要他抱了又抱才说:“巴巴,不要骗小孩子哟,骗小孩要羞羞,刮羞羞!”

    芽芽走后曲臣羽还站在原地盯着看了半天,裴淼心笑着来拉了拉他,“你这几天在家多多休息,晚上我让朱医生到家里再帮你看看,等病全好了,咱们就去把芽芽接过来一起住。”

    他笑着回身,说:“要不你陪我去个地方吧!”

    她正疑惑不解,司机已经将车开了过来,入夜时分正好驶向她从前上的那所大学。

    他打开车门下来,又伸回了手。她行动虽然不便,但看他兴致正浓,还是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他的手里,两个人手牵手在校园里走。

    今夜星光正浓,a大学府大道的小路上,一路梧桐影曳,即便寒风轻轻地刮着,也因为教学楼处的光影和沿路的灯光,将夜色映得格外的美。

    “这时候的教学楼还有灯光?”

    裴淼心仰了仰头去看,“大概是上选修或者夜自习的孩子。”

    他笑着回身看她,“你也不比他们大得了多少,在我眼里你也是个孩子。”

    她忍不住笑抚住自己的肚子,“我都已经快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怎么能算是个孩子?”

    “可是你在我眼里永远跟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一样,那时候你有多大?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眼睛那么大又那么亮,看着我说话的时候小下巴一仰,我那时候就觉得,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孩子。”

    “我是什么样的孩子?我还记得咱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如果不是你,我可要在那酒会上昏死过去了。”

    他笑起来,“那时候你还发烧,烧得人都稀里糊涂的,可还是那么胆大,非要跑到酒会上来,结果说晕倒就晕倒了。”

    “那后来呢?”

    “什么后来?”

    “其实……之后我一直没好意思问你,我醒来的时候身上没穿衣服……其实我当时就想问你来着,可是后来知道你耀阳的弟弟,我就更没好意思开口了,可是那时候每每想起来,我还是纠结得要死。”

    他忍不住再次笑出声来:“原来你还记着这个事情。”

    她一拳擂在他胸口,“怎么的,你这就忘了,以前是不是经常这样对别的女孩子?”

    “我还以为你当时知道是谁给你脱的衣服,我叫酒店服务生来帮你脱衣服的时候你迷迷糊糊的,还咕哝着让别人轻点。”

    她轻叫一声:“那你怎么早不跟我说啊!害我纠结这么长时间,后来在曲家一碰上你就尴尬,你都不知道当时我有多害怕,多不好意思看到你么!可你居然都不给我说一声,害我记挂了这么多年,你诚心的吧!”

    他笑呵呵伸出双手去捂她的小脸,“所以你可不就记住我了么?不管再过多少年,你都会一直记着我的,对么?”

    有风呼呼的刮过,裴淼心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脑袋,一下便被曲臣羽给揽在那怀里。

    “冷吗?”

    她摇头,“不冷,有你跟我一起,咱们以后都一直在一起,怎么会冷呢?”

    “我有时候真会想,如果当年在这学校里,第一个遇见你的人是我,以后的事情会不会就都不一样。可是这些年,我也真是满足,感觉这日子就像是偷来的一样,就算老天爷现在要了我的命,我也觉得值了。”

    裴淼心的心间一颤,焦急去看他面上表情,“臣羽……臣羽你不要吓我好不好?你不是说你已经没事了么,你哥说这些年你一直都有在做身体检查,还有医生随时跟进你的身体状况,你未必就会遗传了你母亲的病。”

    他微笑去看她,“我没事,淼淼,我只是太开心了。”

    “开心也不许乱说话,你都不知道你说这些话我心里有多害怕。”

    他被她焦急担心的模样逗得一乐,双手捧住她的小脸,不住便吻了下去。

    那吻柔情而且蜜意,带着冬日里的冰凉,不知怎的,还是丝丝沁入到她心里。

    他吻了她一会儿才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咱们就像这样在一起,一直这样一辈子过下去,多好啊!”

    她不知道怎的,鼻尖酸了酸,没再接话。

    天色彻底黑沉以前,曲耀阳的电话打了过来,问他们在什么地方,他亲自开了车过来接。

    裴淼心着意要问一问他关于白家的事情,很多话曲臣羽肯定不会当着她的面说,可她心里害怕,她是真想要问一问他。

    曲耀阳的车很快来了,就停在学校大门口的地方。

    远远看到他们出来,他只看了她一眼就向曲臣羽道:“夜里张风,别再着凉了,还是早些回去吧!”

    曲臣羽看了看曲耀阳,唤一声:“大哥。”

    曲耀阳冲他点了点头,“先上车吧!”

    几个人在车上都没有说话,等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处,曲臣羽突然说道:“今晚我不想过爷爷那去了,回我们自己家吧!今晚我想回家去!”

    曲耀阳调转方向盘往前开,却听曲臣羽道:“淼淼,我送你的那条项链还在吗?”

    裴淼心一怔,方才想起他指的是今年生日的时候,他送给自己的那件生日礼物。

    她慌忙从脖颈里将项链掏了出来,“在,它一直都在,我每天都戴着呢!”

    他笑起来,“其实这项链也怪难看的,我求了‘yq’的大师傅好久,好久,他才肯教我做这个东西。他总说做这个是个技术的活,可我就是想做,哪怕它再丑,我也想做了给你,三只水滴,可不就是个‘淼’字么!”

    裴淼心震惊低头,仔仔细细看过那链坠的模样,虽然形状并不规则,但当真就是三滴水的模样。

    “还有孩子,咱们的孩子,他要是早点出来就好了,我怕等不及了……”

    裴淼心张嘴正准备说些什么,却突然瞪大了眼睛,只见曲臣羽的唇角挂着一条血沟,深红色的血液顺着他的嘴角一直蔓延而下,看得她立马轻呼了一声:“臣羽!”

    前座里的曲耀阳一震回头,赶忙将车子往路边甩去。

    “哥,不要停!”似是拼着最后一丝气力,曲臣羽咬紧了牙关才道:“继续往前开,不要停,我想回家了。”

    鲜血从他的下巴淌下来,淌到他纯白色的衬衣边角,再到染红他衬衣外的针织衫和大衣,整个人都如沐浴在血海里一般。

    裴淼心被这场景吓得不轻,慌忙伸手去揩他唇角的血,“臣羽,臣羽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好不好……你、你不是说你已经没事了么……你不要吓我,呜呜……”

    “淼淼……淼淼别、别哭……你一哭,我……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别哭……”曲臣羽努力扯出一个笑容,却终是以失败告终。

    大口大口的鲜血顺着他说话的声音从嘴里涌出来,整张俊脸也不过是刹那就没了血色。

    曲耀阳赶忙从前座递了纸巾盒过来,裴淼心慌忙抽出面纸去擦,也掬了自己的袖子去擦,可不管通过什么样的方式都来不及,仍然有大股的鲜血往外涌,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止都止不住。

    “去、去医院吧!马上把车开到医院去啊!”裴淼心冲前座里的曲耀阳大吼,整个人更是慌乱到了极点。 www.miao笔ge.com 更新快

    “淼淼……淼淼……”曲臣羽试图安慰她,颤抖着伸出来的手上也全是血。握在她手心里粘热得烫手,裴淼心被这一吓,眼泪顿时更汹涌了,整个脑袋就像是被什么巨石猛撞了一下,害得她整个神经都痛了。

    “怎么会这个样子?怎么会……之前都还是好好的,只是一个发烧感冒而已,怎么会这个样子……”

    “我、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你、你还有芽芽都像是我偷来的一样,这些年你一直活在我的身边,就算……就算没有办法靠近,可、可这几年已经是我过得最快活的几年了,淼淼,我爱你……”

    裴淼心早就哭成了一个泪人,着急看了看窗外,又冲曲耀阳吼:“去医院啊!快点把车开到医院啊!”

    曲耀阳抓着方向盘的手捏得死紧,后视镜里去看曲臣羽的模样,只觉得整个心都颤得,眼前除了白茫茫一片竟然什么都再看不清楚。

    “淼淼,孩子……孩子要是出生了,你记得……记得帮我跟他说一句,我……我是爱他的,很爱很爱,我……我也不想离开他的……”

    裴淼心哭得慌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我不要你这个样子,我不要!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我知道,你们根本就是合起伙来跟我开玩笑,你以前从来不欺负我的,你说过不会欺负我的!”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