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241章 曲耀阳要结婚了?

    立冬以前,自那夜之后,曲耀阳好像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在这个城市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却终是再次出现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回来之前,他在机场给裴淼心挂过电话,说北方的天气真是冷,还是秋天便到处刮着冷风,他带过来的衣服大都还是他在a市的那些,带人下工地的时候,经常被那些冷风刮得鼻子都要歪掉。

    她有时候是在办公室里,有时候是在午餐——他总归会挑她半天不在家里的时间给她打电话,聊天或是报平安。

    她说:“芽芽昨天还问起你了,说你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呢!”

    其实她想说的是她,不管是她还是女儿,真的已经好久没有再见到他了。

    多时他会在电话里沉吟,也不说话,只是通过一根电话线联系彼此的联系。

    有时候他也会夜半来电,什么话都不说,只是想确定她在电话的那边。这种痛苦的纠结让她憔悴难过了许久,期间更是几次因为突然晕眩被送进医院里头。

    那次也是刚刚在病床上醒来,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人就是苏晓。

    苏晓看到她醒了便轻声安慰,“桂姐回家为你煲汤,臣羽刚刚到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去了。”

    她点了点头要起身,苏晓盯过她半晌,突然又道:“刚才你昏迷的时候电话响了,我替你接的。”

    她猛然仰起头来看着苏晓,苏晓却是一脸平静地回望。

    她说:“苏晓你……”

    “我只想问你一句,你跟曲耀阳到底是不是真的,你们重新又在一起?”

    “你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再与他一起。不论是现在的情况,还是我跟他的身份,我跟他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

    “既然是这样那他为什么还要打电话给你?”

    裴淼心刚想要解释,苏晓却更加激动地道:“你可别告诉我是什么家人之间的关心,他开始在电话里什么都没有说,沉默了好久才说了句想你!”

    “我跟耀阳之间早就断了,从他在我们的婚姻当中不忠开始,从我决定放弃他离开他开始,我跟他之间早就没有什么了,苏晓,你要信我!”

    苏晓连声冷笑,连连后退,她说:“我也很想要信你,可是你们这样到底算是什么?你既然已经决定嫁给臣羽,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地只做他的妻子?如果你现在真的觉得后悔觉得难过,那何为当初就不给曲耀阳一个机会重庆开始,以至于现在祸害了他们两个!”

    苏晓的声音其实并不算太大,但这样的质问过后,裴淼心只是一怔,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她在哭,说不清楚这眼泪是憋在心里太久太苦了,还是真的因为怀孕所以情绪不太稳定。

    苏晓兀自在原地气闷了半天,才说:“你到底更爱他们谁?”

    “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难过,当初我同耀阳离婚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此生往后不论如何,我一定不会再跟他有所牵扯。而后来我嫁给臣羽的时候,他也是真的对我好,我只是……不知所措。”

    “可是淼心,我记得你从前不是这样的人啊!如果真的不爱,当初你就不应该同臣羽结婚,既然结了婚,你就应该收心,再不要去过问那些与你无关的人和事了。”

    ……

    于是立冬以前,裴淼心索性换了手机卡。

    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多时,曲臣羽陪她去做产检的时候,芽芽总陪伴在她左右。

    “麻麻,小姑姑说,这里面装了个弟弟,等弟弟出来了就会和芽芽玩,是不是啊?”

    裴淼心抬手抚了一下女儿的小脸,“对啊!小弟弟可喜欢芽芽了,再过不到几个月他就会从麻麻的肚子里面跑出来,跑到芽芽的怀里,逗你玩呢!”

    小家伙被裴淼心逗得咯咯咯直笑,两母女在医院走廊上打趣的时候,曲母的电话急匆匆过来,劈头盖脸就问:“你把我孙女弄哪去了?”

    裴淼心无意与她争吵,只是淡着声道:“我刚去幼儿园接了芽芽过来,她今天要住我们家。”

    “我不是问你这个,就问你到底把我孙女弄哪去了?你是不是又带着那么小的孩子到医院里去了,你这人怎么就说不听,医院那样的地方多不干净,万一给我孙女惹了什么病到底谁负责啊?”

    “我们不会在医院待很久的,我已经做完产检了,马上就会带芽芽回家去的。”

    “我可告诉你了裴淼心,芽芽是我们曲家的孙女,长孙女!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跟我可没半毛钱关系,但是你休想把我孙女给害了,到时候我可饶不了你!”

    纵是再想不去在意,裴淼心还是被曲母说的话给气得不轻。

    挂断了电话扶着肚子,坐在走廊边的塑胶椅上深呼吸了半天,她还是觉得人不舒服得紧。

    “麻麻?”

    再小的孩子到底还是发现了她的不对,眨巴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歪着头盯着她看了半天。

    越深呼吸越是感觉哪里不对,等到一阵晕天黑地袭来的时候,裴淼心的眼前只有芽芽小小而惊慌的脸。

    ……

    “就是低血糖再加上心情郁结以致的一些不良身体反应,多休息,多喝水,不要动不动就生气,这个时候的孕妇最需要的就是家人在旁的关心与支持,还有,让她多休息。”

    医生从病房里面退出去之后,站在病床前的男人沉默了一会。

    裴淼心努力着冲他弯唇,说:“我又不懂事了对不对,害你这样担心?”

    “没事。”曲臣羽勾了勾唇。

    桂姐见他的气色不佳,过来推了他到门外,说:“这话我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可是刚才那会儿是夫人给二少奶奶打的电话,小小姐在旁边看着她妈晕倒,可把孩子给吓得。当年老夫人还在世的时候就说过这话,以后不管你同谁结婚都尽量离那个家远一些,那一位没有容人的量。”

    “我知道了,桂姐,曲夫人那边我会去同她说,再不允许她来骚扰淼心。”

    “其实吧!我看二少奶奶肯定还有别的心事,这怀着孕的女人,身子本来就不舒服,她再总想着那些个心事,心情怎么会不郁结?搞不好这样会得产后忧郁症的。”

    送了医生和护士出门,曲臣羽又央着桂姐出门买鱼,着意煮点鱼汤,给裴淼心补补。

    小家伙抱着个巨大的熊玩偶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看到这一屋子的人进进出出,再看到曲臣羽回身过来望住自己,只是一怔,立刻更紧地抱住收边的娃娃,低着头不说话。

    曲臣羽几步迈到她的跟前,蹲身下来看着她道:“怎么了,芽芽?麻麻就在楼上,你为什么不上去啊?”

    小家伙摇了摇头,只是并不做声。

    曲臣羽着意哄了她半天,才听到她颤巍巍的童声。

    她说:“我害怕。”

    “你怕什么?”

    “奶奶不喜欢麻麻,巴巴不喜欢芽芽。”

    曲臣羽一愣,“你巴巴怎么会不喜欢芽芽?”

    “奶奶说麻麻是坏女人,是狐狸精,是麻麻害得巴巴都不愿意回家,芽芽给巴巴打电话他也不回来,他已经不喜欢芽芽。”小家伙扁着嘴说话的时候,一双雾气蒙蒙的大眼睛里已经氤满了泪水,不过“啪嗒”几声,立时就落在了她抱着大熊玩偶的手背上。

    曲臣羽倾身将小家伙抱进怀里,等到外头天色昏暗,桂姐提着鱼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才重新上楼去看裴淼心。

    楼梯口遇到刚从花园散步回来的爷爷,直问:“好些了吗?”

    曲臣羽点头,说:“她近来公司事情也多,我已经让她暂时不必理会,养好身子才最重要。”

    “那可不是,怀孕的女人最娇贵,就你奶奶当年怀你爸爸的时候,正好赶上文化大革命折腾我们的时候,我那时候被啥红卫兵带走了又送回来,反反复复折腾了好久,你奶奶可被吓得不轻,都快赶上产后抑郁了,女人得了那病可不得好。”

    “我会注意的,爷爷放心吧!”

    ……

    在家休养了几天,裴淼心却到底放心不下公司的事情,基本天天都要打电话到办公室,询问各项目的进度情况。

    三天过后的清晨,曲母突然兴冲冲一个电话挂了过来,接电话的人是桂姐,本不意让裴淼心接,可还是被刚好下楼来散步的后者听了个见。

    曲母在电话里兴高采烈的声音,说是曲耀阳这孩子总算成熟,就在明晚会带新女朋友上门。 嫂索妙 筆閣 前夫,爱你不休

    曲母似乎颇为欢喜这样的结局,在他将人带回家之前,提前一天就通知所有人回来。如果合适,马上就让他们结婚。

    ……

    第二天晚间的时候,曲臣羽早早从公司回来,命了死机载着他与裴淼心母女,向着曲市长的家过去。

    她在车后座上抱着女儿,默然盯着车窗外的风景时,小手突然一紧,知道是被他握住,暖暖的,却没有回头。

    他说:“听说我哥的新女朋友年纪很小,好像还是个学生,没从学校毕业那种。”

    她转头对他笑笑,并不答话。

    他细细端详过她面容,确定她没有任何情绪以后,才道:“这话我哥同我说过,曲夫人却未必知道,他想,这次回来,如无意外,就同那小女朋友结婚了。”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