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225章 心底的无期徒刑

    天快亮以前,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一直亮着,因为是震动的关系,所以哪怕围着原点转一个圈,它也只是亮着而已。【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裴淼心泱泱靠在床头,一边是夜色里已经熟睡的丈夫,一边是床头柜上不断亮起屏幕的手机。

    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如此反复,她却一次都没有将电话拿起。

    很快,重回了一室暗黑,在初晨的阳光透过闭合的窗帘隐隐透射进来,落在床尾的软凳上,柔和,安宁。

    屏幕又亮了一下,这一下她侧头,正好看到刚进来的一条短信。

    即便不用按开也看得到上面的信息,很简短的几个字:对不起。

    她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他干嘛要同她说对不起?

    其实她跟他的心里都是明白,如若开始时的一切只是强迫,可是后来呢?后来恍惚的迷茫里面她是真的为他的热情回应。

    她跟他都太熟悉对方的身体了,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吻,却能以着彼此都熟悉的方式轻易挑开各自心底尘封的一切。

    也只有她知道,她刚刚失控的回应早就当不起他的那句“对不起”。她恨的,只是她自己。

    心底的疼与恐惧彻底漫开以前,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这次,却是他的电话进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咬紧下唇,将电话接起。

    “喂……”

    “如果一个人犯了很大的罪行,你会判他多久的无期徒刑?”

    他说话的声音让她呼吸一窒,竟似他周围空空荡荡的,到处都只余他说话的回声。

    裴淼心没有说话,电话里也是安静了好一阵。

    然后她听见曲耀阳低低的笑声,那笑却让人感觉怪怪的,像是夹带着什么崩溃的情绪。

    他在电话里笑,似乎那样开心。倒抽了一口气后才道:“没事了,我刚才真是喝多了,白酒、葡萄酒杂了,头昏,所以自己做过什么都不记得了。”

    “……”

    “好好照顾臣羽,他很爱你。还有……早点休息……”

    拽在手中的电话就这样被挂断了,日光朦胧映照里,又重回了一室安静。

    裴淼心盯着手里的电话,只觉得整颗心都跟着揪紧。

    刚才那电话里头,他的声音明明是在笑的,可她却偏生听出了哭的声音?

    他是不是真的哭了?

    印象中,那么骄傲那么霸道的男人,怎生会在这样的情绪下崩溃到哭?不,那绝对不可能会是她所认识的他的!她印象中的他就算再难受再难过都能撑得住,他一向都是无所不能的曲耀阳的,他是曲家的长子,他是“宏科”的总裁,他得天独厚,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何至于会崩溃到哭了?

    身旁的曲臣羽翻了个身,呜咽了一下,半睁开眼睛,看到她坐在床头,便抬起手来抚了抚她的面颊,带着满足的笑意,继续沉沉睡去。

    裴淼心心痛如绞,腰腹一抽,只觉得好似什么疼痛从小腹开始向上牵扯着她整个神经。

    她开始头晕目眩,小手从床单上抚过,抬手的时候那触目的红一下让她更加晕眩。

    曲臣羽睁了睁眼睛,迟疑不过两秒,立时被那红震得快速翻身而起,“淼淼!”

    裴淼心怔然望着手中的红,直到一双大手用力将她从床铺上抱起,铺天盖地的晕眩彻底将她拉入黑暗以前,她只觉得心疼。

    ……

    周末曲婉婉是约了朋友骑马的。

    一群公子小姐约在远郊的马场里见,各自领了各自的马在草坪上散步时,就有玩得好的女孩子问:“婉婉,你男朋友呢?怎么从前就光听你说,却从来不见他来让我们见一见?”

    曲婉婉想起七月底时尤嘉轩已经毕业,他似乎极为沉迷于创造属于自己的事业,所以成天将自己关在那所谓的工作室里,绞尽了脑汁地写程序做软件,只希望能够在年底之前顺利将他的工作室发展壮大。

    曲婉婉听了只是点头,“有机会的,他近段只是太忙,大家一定有机会见到他的。”

    “唉,我听说婉婉你家那位从月前毕业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工作是吧?”

    “嘉轩他不是找不到工作,他是已经有工作了,他自己开了工作室,现在正在写程序编软件。”

    “他在学校才学了多少年啊!他懂些什么就学别人开工作室啊?婉婉你可别怪姐姐说你,现在像这些没身家没背景的穷**丝就喜欢巴着你这种白富美,你说这都毕业多久了,他怎么到现在还不找工作啊?我给你说,你可得小心,不然到时候怎么被人骗的你都弄不清楚。”

    “谁要你管了谁要你管了!”曲婉婉卯起来用手中的马鞭一甩,差点打到先前说话的那位姐姐。

    “曲婉婉你干什么你!”那姑娘一急,一张娇颜已经惨白到极点。

    “我打你个臭嘴,谁要你多管闲事了!”

    “你别不识好歹了,曲婉婉,我说那些话都是为着你好,你也不看看现在像你这样的傻瓜到底还有多少,说被穷**丝骗了就被穷**丝骗了!现在外面的**丝哪个不知道你爸爸是本市的市长,你哥哥是‘宏科’的总裁?你以为那些**丝是真喜欢你吗?他们不过是想骗你们家的钱和地位,就你这傻瓜还巴巴地把脸往别人的屁股上贴!”

    曲婉婉气极了猛挥鞭子,一下一下甩过去,其中几下到底还是打到人了。

    姑娘们惨叫,能拉的拉,拉不住的就被她甩得鸡飞狗跳的。

    很快,男生那边有人牵着自己的马过来,一张眼,就看到这边的情形。

    “嘿!曲婉婉!”

    有人大叫一声,也管不得她乱挥乱甩的马鞭,赶忙奔过去抓住她的鞭子,制止她再打其他姑娘。

    “曲婉婉你神经病!你当真以为你爸是市长就那么了不起啊!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曲婉婉你神经病!”

    曲婉婉气红着眼睛,用力扯了几下鞭子都抽不出来,情急之下四处回身去找打人的东西,可是荒荒草地上哪里有什么能让她抓了继续打人的东西?她一回身,瞅准身旁那匹马的马鞍,扑上去便用力抓扯。

    “曲婉婉!”男人女人都叫不住她,尤其是那些被她打了的姑娘都因忌惮着她家里的地位跟身份,全都敢怒不敢言了。

    曲婉婉气红着眼睛,用力抓扯马鞍不到几下,腰间突然一紧,竟不知道是哪个人这般大胆,野蛮地侧抱,像夹沙袋一样将她用力一甩,管也不管她的踢蹬,快步向马厩里去。

    被人用力一甩,后脑勺正好砸在木制的栅栏上面,疼得她立时就龇了嘴。

    那强行抱她进来的男人一声冷哼:“原来你也知道疼!刚才打人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嗯?”

    曲婉婉被他这么用力掷在地上,除了后脑勺,几乎全身上下都疼。

    她微眯了眼睛,睁眼就看着面前的男人大吼:“厉冥皓,我要你管!”

    他摘了左手的手套往她脸上用力一丢,“你这破事儿谁也不想管!曲婉婉我告诉你,做人可别不知道好歹!”

    曲婉婉从地上爬起来冲上前打他,可这男人的力道也不是省油的灯,一把抓住她一只胳膊向一侧甩,等她踉跄着就要摔倒时,他也只是侧头,冷冷一哼,就等着她摔倒。

    曲婉婉这下没有站稳,往前踉跄了几下脚尖一绊,直接就跪坐在了地上。

    厉冥皓背对着她站在那里,直到背后吟吟的哭声让他回转过头。

    几步之遥的距离,那个小小娇娇的身影双腿抱膝跪在那里。

    厉冥皓又是一声冷哼,直到那哭声让人实是烦躁不安得不行,这才过去用脚尖踢了一记,“起来,刚才打人的是你,现在搁这儿哭什么屁!”

    他的脚上穿着骑马要用的皮靴,靴子的前端比一般的皮鞋都要硬。他那一脚踢在她腿上,她适才摔倒,腿本来就疼,再被他这样一踢,腿脚一软,直接就歪坐在地上。

    厉冥皓看着就开始冷笑,说:“你现在最好别在我面前玩这一套,天不怕地不怕,随便撩了马鞭就开始打人的曲四小姐,你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现在搁这装什么啊!”

    她哭着扭头不去理他,那男人却似乎得脸了一般,继续去骂:“被打的人都没哭,你哭什么东西!被人说两句就受不住,你就只有这点出息!” [妙*筆*閣~] miao笔ge. 更新快

    他本不打算去搭理她,可是时间久了,见她总那样歪坐在地上,心底也多少感觉到什么不对。

    走到她跟前,见她试着从地上站了几回,楞是没有站起来。

    他伸手去拉她,却被他用力一甩,紧接着自己强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也不要他的搀扶,自己倔强地向马厩外去。

    他只是皱着眉站在原地,这刚才才嚣张打人的姑娘怎么反而委屈得红了眼睛?

    ……

    最终骑马也没有骑成,当曲婉婉一瘸一拐地回到更衣室时,已经有心急如焚的俱乐部管理员快步奔来,说:“曲小姐,你没事吧!”

    这间马术俱乐部是“华天集团”旗下控股的,八年前曲耀阳入了股,入股的当天就从国外运了一匹栗毛的纯血马给她,所以这里的工作人员大都识得她。

    ...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