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224章 失心疯的吻

    脑中闪过这既荒唐又邪恶的念头,不过瞬间,他立刻制止住自己,不要再去想了,该放下的一切,总归,是要放下的。【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可还是止不住这邪恶的想法,他旋身从酒柜里又取了瓶红酒打开,两兄弟索性一人一瓶,就提着酒瓶坐在酒柜前的地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关于‘宏科’股份的问题,我已经想好,会从我的名下划出5%送给芽芽,至于你的那份,不管是想自己留下还是给即将出世的孩子,都由你自己决定。”

    曲臣羽摇了摇头,“先前的分配咱们已经说好了,我知道,芽芽虽然是你的女儿,可是这么多年,她一直是跟在我身边长大的,听她一口一个‘巴巴’地叫我,我是真的把她当作我的女儿,所以她和我即将出世的孩子并没有什么区别,我都想同样地疼爱他们。”

    曲耀阳闭嘴没再谈关于股份的事情,两兄弟反而拉拉杂杂地说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

    曲臣羽边喝酒边低低地笑了起来,他说:“我还记得那一年的冬天,我妈第一次带我去你们家,你妈跟三儿把铁门拉得特别严,还从楼上泼了一盆冷水到我跟我妈的身上,嗯,那时候,可真是冷。”

    曲耀阳心中一动,侧眸看着弟弟,一下便不耻了自己先前所有的邪恶。

    他到底是怎么了?到底谁能来帮他喊停,他是真的再不想要这样了。

    臣羽一直都是他极疼爱的弟弟,他大学毕业便出来打拼,辛辛苦苦创起现在的家业,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能力帮助并照顾好弟妹,让他们不要像自己一样,有一段不开心的记忆或是曾经。

    他曾经那样珍惜那样珍惜自己的弟弟,可是刚才,他到底都在做些什么?

    曲臣羽哈哈笑了半天,似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顺着脸颊下来。

    他仰头喝了一口手中的红酒,然后才抬手揩过自己的脸颊,转头笑对着曲耀阳:“不过幸亏,这个家再冷,大哥,我始终有你。”

    曲耀阳抬手揽了揽弟弟的后颈,一切尽在不言中。

    “哥,我感激你这么多年以来对我所做的一切,真的,你比爷爷奶奶跟爸对我还要好。从小到大,有什么好玩的玩具、好吃的东西,你总是第一个想到我,你让着我。为了我,你做了好多事情,包括后来跟爸闹翻,陪着我搬到爷爷奶奶家去住。可是我为你做过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过,我甚至还这么不懂事,这么不懂事……”

    接下来的话,曲臣羽没有再说下去。

    曲耀阳除了安抚弟弟的情绪就是喝酒,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往死里难过,真是疼,疼得要命。

    曲臣羽没有醉得太厉害,曲耀阳忍着自己的头晕扶他上别墅的二楼。

    刚刚走到走廊,一抹身影正好从卧室里出来。

    两两相望,裴淼心咬着下唇望了眼曲耀阳,刚想问他怎么会会出现在这里,曲臣羽却突然睁开了双眼,唤一声“淼淼”,张开双手就来抱她。

    曲耀阳没敢把曲臣羽所有身体的重量都压向裴淼心,到底顾忌着她怀孕的事情,所以赶忙帮扶着,弄了曲臣羽进房去。

    这不是他第一次到他们的小家来,却是第一次走进他们的卧房。

    房间里的布置一切温馨,那棉麻的窗帘和单色柔和的地毯台灯,这些一切一切,虽已不再是旧时东西,却都真真,像极了他们曾经的那个家里的东西。

    他牟然就是一怔,脑海中的那些记忆来回,却是到现在才发现,原来的那个家,从窗帘到坐垫,再到每一只茶壶没有一个茶杯全都是她费尽心意精挑细选的东西。

    也原来她曾经给过他一个“家”的。

    那个家,从来都在那里,只是他从来不曾,认真去看过罢了。

    “臣羽……”裴淼心细细柔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似乎因着夜半起身,朦朦胧胧还有些睡意,所以说话的时候都娇娇软软的,好似没有多少气力。

    曲臣羽一看见她就高兴,人已经仰面向上地躺在身后的大床上了,可还是忍不住伸手去揽她脖颈,在她踉跄跌倒的时候一把揽进自己的怀里。

    “臣羽!”裴淼心又是一声轻叫,“你哥……有人在,你不要这样……”

    曲耀阳扶了曲臣羽进屋便往外退,“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我走了。”

    说完了话他立时转身出去,头一晕扶着墙沿,这才艰难地从二楼走到了下面。

    快出门口以前,背后一声轻唤,是已经端着杯蜂蜜水走上前来的裴淼心。

    她递了杯子到他跟前,“要不你喝了再走吧,喝了,解乏!”

    他点了点头,将杯子里的蜂蜜水一饮而尽,舒了心,当真好了一些。

    推开客厅的大门往外走,手刚触上那斑驳的铁栅栏,又听见身后一声急唤,是她追了出来。

    她说:“你喝了酒,不能开车。”

    他头晕脑胀得厉害,双腿也开始打颤,刚才扶臣羽上楼的时候几乎已经用光他身上所有力气,这会能够强撑着走到这里已经是不易。

    他似再耽搁不得,赶忙用车钥匙将车门打开,钻进驾驶座去将门一关,手臂压在晕颤颤的额头上,迫自己清醒。

    “曲耀阳!”裴淼心在车外用力扣了扣车窗,她说:“你下来!我跟你说了别自己开车,你酒喝多了,下来!”

    他闭着双眸闷不做声,他也不知道是怎的,整个脑袋里嗡嗡作响,混乱的声音里,有她在他耳边的笑声,有臣羽刚才同他说的话,还有此刻她在他耳边叩着车窗说的话。

    不想听,不能去听。

    他心底沉闷,酒劲又上来了,整个脑袋疼痛欲裂。

    “曲耀阳!曲耀阳!你打开车门,听见没有,你现在不能开车,你下来……”

    裴淼心在车窗外唤了半天,又敲又打的,里面的人却根本无动于衷。

    她心下正急,面前的车门却突然被人用力推开。

    她站在门边没来得及躲开,被那车门撞得向后踉跄了一下。

    手臂一紧,身体猛的向前一倾,也不过是瞬间,她的眼前一黑,等感觉到他拽在她臂上坚实的力道时,她的双唇已经被他用力一压,紧接着便是辗转不停的凶猛的吻。

    裴淼心骇了一跳,伸手用力推他已是来不及了,先前拽在她臂上的那只大手已经顺势滑落她腰间,紧紧将她扣在怀里。

    裴淼心挣扎,脑袋刚向后一仰,只觉得头皮一紧,他另外一只大手已经扣了上来,死死抵住她的后脑勺,再不给她半分后退的机会。

    那吻,甚是凶猛,夹带着浓浓的酒味和淡淡的烟草味从他的口腔到她的,通过灵活巧妙的大舌肆意席卷过她口腔里的每一丝每一寸。

    裴淼心就快不能呼吸了,他的味道他的气息,这些所有全部都是她所熟悉的气息,即便努力想要抗拒,也只得陷落在这疯狂的吻中,甚至不自觉开始回应。

    他的眼眸半睁,深邃的眸底似昙渊,却是怔怔看着面前的女人。

    她的睫毛很长,以前他就发现自己每次吻她亲她,她长长的睫毛就像两柄浓密的小扇子,触上他的脸时,便轻一下重一下拂来拂去,最终拂乱了他的整颗心。

    他愈发狠绝地去吻她的双唇,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干涸已久的旅人,只有通过不断汲取她口中的芬芳与蜜水才能浇灌自己干涸的灵魂。

    裴淼心的双腿开始发软,头也开始目眩神迷。

    她已经不大分得清楚,究竟是这仓皇的一吻还是他口中满满的酒气让她昏了头了,她全身的细胞都开始罢工,不听使唤得想要立刻坠在地上。不过幸亏,幸亏他箍在她腰间的大手那样紧,紧紧的,支撑着她身体全部的重量,紧紧的,好像就想这样箍她一生。

    呼吸彻底停止以前,曲耀阳终于在最后关头放了她一码,松开了些与她的距离。

    反手就是一记巴掌,那力道之大,几乎用光她全身所有气力。

    他站在原地没有吭声,就见她双眸红红,踉跄着扇了他一巴掌后骂一声“无耻”,便立刻转身奔进了别墅。 前夫,爱你不休:.

    他呵呵笑着抬手抚了一下自己的面颊,其实她刚才打他的那一下并不重,于他来说,不过轻飘飘的一下,却是生生打进了他的心底。

    他想起她骂他的那句“无耻”,嗯,是够无耻的。前一刻他还那样规劝着臣羽,他也才参加完他们补办的婚礼,可是这一刻酒精上了脑,嗯,大抵也只有借着酒劲,他脑袋一蒙,一片空白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吻住她双唇。

    她的唇还是那样柔那样软,他似乎都已忘记最后一次吻她是什么时候了,嗯,怎么那么久那么久,她的每一丝气息却都还灌在他的脑海里。

    在情绪彻底崩溃以前,他还是想要尽快回到自己家里去。

    打了代驾的电话,接电话的人不过“喂”了一声,便唤他“曲先生”。

    他闭了闭眼睛,说:“你在哪里?”

    那女孩子的声音欢快而且明亮,“我现在就过来,你在哪里?”

    ...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