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204章 昏倒

    一家人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时,骤然在家里昏倒的爷爷已经从手术室里出来,转进了icu。【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曲臣羽快步冲到病房门前,曲市长跟曲母都在,听到主治医生正在同他们轻声交代,说老人家心率衰竭什么的都是正常反应,毕竟像他现在这个年纪,身体机能等各方面跟不上都在情在理。

    “那也用不着进icu啊!还有什么手术,到底怎么回事?”

    主治医生看了看曲臣羽后才道:“独居老人一个人生活在家里本来就处处都是危险,我不知道你们做子女跟孙儿的到底有多关心自己的家人,总之老司令被送进医院的时候,第一个发现他昏倒的人竟然是邻居,而他的头就重重磕在花园的水池边上,流出来的血都快染红了半个池子。”

    裴淼心听着都是心惊,却不远不近地看到曲市长的唇角一抽,似轻声嘱咐了旁边的医院人员几句,这才仰起头来对那主治医生说了几句话。

    主治医生皱眉,说:“曲市长,您是本市的一把手,平常省里市里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您为民请命为民担忧、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些都是正常的,可您也不能把您父亲一个人撂在家里啊!今天幸亏是邻居家的猫窜进了您父亲的居所,邻居为了找猫才不得不从花园里探头看看,这一看到好,直接发现您父亲因为心率衰竭摔倒在水池边上,如果不是他们,您父亲现在指不定还在那躺着!”

    那主治医生说话的声音不大,可声音里的微怒却是再明显不过。

    这里是军医大,爷爷是原省军区司令,现下住的也是最靠近这里的军属大院,所以来来往往的,这里的医生跟护士见过的干部和要员都多了,本着医生救死扶伤的本性,早就已经不太惧怕这些身份背景特殊的“家属”了。

    裴淼心就见曲市长的脸色在那青一阵白一阵的,隔了很久知道才道:“确实是我疏忽,早前我也有提过让我父亲搬过来与我们同住,可我父亲执意不肯离开现在的家,只是因为那周围附近住着的大都是他多年的老战友,他说到了我那去反而孤独,平常自己在家里,还能约几个朋友下下棋喝喝茶。”

    主治医生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交代了身旁护士几句,才让人将这一层楼的病房都给清空,方便爷爷静养。

    医生走后,曲市长跟曲母这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裴淼心。

    曲市长的嘴角仍然有些不太自然,却毕竟是在政治圈里混迹多年的老狐狸,只是冲她点了点头道:“来了?”

    “……爸。”

    “芽芽呢?听说你们前两天才把她从伦敦接回来,怎么没把她也带上,给我们看看?”

    裴淼心看了看曲臣羽,才对上曲市长的眼睛,“芽芽年纪还太小,而且现在已经这么晚了,所以就没带她过来。”

    “嗯,没带过来也好,医院的病菌比较多,孩子小,来了感染了反而不好。”曲市长顿了顿后又道:“不过我跟你妈也好些天没见她了,要是有时间,还是把她带上,带过来给我们看看。”

    裴淼心点头,曲臣羽恰在这时候出声:“爷爷怎么会是一个人在家里?保姆呢?园丁呢?我记得爷爷那里平常至少有三四个人。”

    曲母本来一直静默着不想说话,可是自从刚才看到裴淼心同曲臣羽一块出现在医院开始,她整个人就不太对劲。

    斜了斜眼睛,她才有些阴阳怪气地道:“二公子你最近挺忙的吧!在忙事业还是在忙老婆孩子,就连你爷爷那儿人变少了都不知道?你爷爷早嫌家里那几个老保姆聒噪,年轻的又不懂事乱收别人送的东西,就留一个服侍得久的桂姐,其他统统都辞了。”

    “那桂姐呢?爷爷出事的时候他没在家吗?”

    “桂姐一个人哪里照顾得了这么多,又要打扫卫生,又要出门买菜,这不,你爷爷可不就是在桂姐出门买菜的时候自己在小花园里摔倒的么!”

    曲市长横了曲母一眼,“你少说两句。”这才转对着儿子道:“刚才我跟你妈也是急匆匆从家里赶过来的,就通知了你跟耀阳两个人,子恒你臭东西早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婉婉又还在夏令营没有回来。你妈这段精神不是太好,待会我让司机先送她回去,你们也在这里看一会就行了,医生刚才也说,爷爷没那么快清醒过来,你们还得回去照顾孩子,差不多就走吧!明早再过来就行了。”

    曲臣羽点了点头,目送曲市长扶着曲母走出门外,临到转身以前曲市长还是回头看了看裴淼心,说:“老二媳妇,你来。”

    曲臣羽有些紧张地拽住裴淼心的手,似乎并不放心她就这样跟着曲市长夫妇过去。

    可是裴淼心安抚似的捏了捏他的大手,侧头的时候笑说:“你紧张什么?这里是医院又不是旧社会,就算你爸在本市的权利只手遮天,他也万是不会在这里动我的。”

    曲臣羽低声:“我到不是怕他动你什么,只是……怕你为他们说的话所伤。”

    她也知道他是担心这一家人的毒嘴,只是似乎这破事情落到一般家庭的头上,做父母的大抵都会受不了这情况,若不是前段发生的事情太多,她既已决定留在a市生活,那便早该找时间同他们谈谈了。

    跟在曲市长夫妇的身后出了军医大住院部的大楼,曲市长先让司机将状似精神状况有些欠佳的曲母送走之后,这才站在后花园的草地上转头裴淼心,“淼心,你看,咱们是到附近找间茶馆坐坐还是怎么的?”

    裴淼心只觉得当初做了那么多事情以后,这会才来喊“爸”,这词语只觉得多少有些怪怪的。

    八月底的夜风具也带着白天的热与黏腻,她本来想说如果有什么话就在这里,简短几句话说完就好了,可是才站了一会她就开始冒汗,不只是额头,而是从尾椎开始向上蔓延的燥热感整个都让她感觉不太舒服,又似乎那热气正伴随着她呼吸的频率一股脑地往她胃部冲。

    糟糕糟糕,她似乎又想吐了。

    还是跟曲市长去了医院附近的一间中餐厅,这个时间的这个地点,基本上很难找到什么上得了档次的茶座或是咖啡吧,却有一间门庭看上去还算古色古香的中餐厅似乎开着,在这黄昏刚落的夜里,散发着幽幽的灯光。

    裴淼心跟在曲市长的身后往餐厅里走,站在门口的服务员赶忙躬身将门拉开,丝丝透心的冷风霎时从餐厅里迎面扑来,裴淼心这才赶忙深吸了一口凉气,以免自己在刚才自己在窒闷的热气里吐出来。

    两个人在二楼的一间临窗雅间里坐下,裴淼心抬眸望去,只觉得这间餐厅装饰装修都古色古香。抬手敲了敲桌面,夯实清脆的声音都再再显示着这里的所有家具摆设都是上等红木制造,且这里一间一间用红木屏风隔开的雅间都恰到好处地阻绝了外面的打扰。这里的一切虽然看上去多少有些陈旧,却偏偏每一样东西都透露着淡淡的奢华,包括那桌子上用来盛放清水与烛台的小碗都是青瓷制造。

    “这间餐厅是一位老政委的儿子开的,那老政委跟我父亲我原先还是极好的朋友,可却因为晚期肺癌,前不久刚刚去世了。”

    裴淼心侧过头来看他,“爸找我出来,是想同我说什么事吗?”

    曲市长抬眸看了看她,正好听到服务员轻扣了扣屏风的声音,一段静默之后他们才看到服务员拿着菜单走了进来,“我们这里的晚市刚刚结束,厨房的大师傅已经下班了,两位看是点些茶品或是点心小菜,我立刻就交代厨房的其他师傅做去。” 嫂索妙 筆閣 前夫,爱你不休

    曲市长连伸手接菜单的意思都没有,只是淡淡看着裴淼心道:“你跟臣羽,吃晚饭了吗?”

    裴淼心本来想说没吃,下午那会她跟臣羽正好带芽芽到游乐场玩去了,这个鬼天气的游乐场,露天的简直晒得人要疯掉,而最可怕的是那乐园里的人们,就像约好了同一时间从牢里放出来的,走到哪里都是人群,走到哪里都是排队的,小家伙到是高兴得又唱又跳,可苦了她跟臣羽两个大人又是排队又是怕女儿中暑,忙前忙后的,也就跟着她吃了点零食罢了。

    可是,现下要她点菜,还要她当着曲市长的面……她吃不下。

    摇了摇头,喝了口被子里的柠檬水,裴淼心才道:“我不饿。”

    曲市长看亦不再去看她,接过菜单随意翻了翻后才道:“先上这些吧!还有,二楼暂时别再让人上来了。”

    那服务员知情识趣地看了看曲市长又去看裴淼心,大抵多少都是清楚这附近,尤其是从军医大老干病房里出来的非富则贵,又见着他面熟,所以点了点头,应了。

    等人走后裴淼心才有些按耐不住地道:“爸,您想问我什么?”

    ...
推荐阅读: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明末边军一小兵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