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184章 让一切成灰,留我独自伤悲

    “你……”他明显紧张的情绪。【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我出去丢东西!”她回答得理所当然。

    他明明是想要赶她离开,可在她挪开脚边的凳子站起身时,他还是骇得赶忙伸手抓住她的手臂。

    他该怎么说?

    说他没有她觉也睡不着饭也不会吃了?

    还是说如果没有她的生活会让他感觉多么绝望,亦或他光是这样想象都会呼吸不畅?

    他当初是与夏芷柔结了婚,因为一个承诺,他要养她一辈子的承诺,所以他还是给了她名份。

    他只是没有想到,预期的开心和快乐没有到来,原来不是她,他的世界便会这么冷清这么空。

    他总觉得这一切都该是自己欠了她的。

    他惶惶不可终日,只是为了再寻找一个机会,重新弥补这些年对她的所有亏欠!

    可是现在,他瞎了。

    一个废人,能够自理已经不错,何谈什么弥补和机会?

    ……

    裴淼心丢完手中的东西回到病房,看着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床上的男人,正竖起耳朵去听门边的动静。他那模样就好像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也要用耳朵去判断她出门之后走了多久,又有没有顺着原先的道路再走回来——虽然嘴上那么说,可他还是怕极了她一去不反。

    她站在门边盯着床上的他看了一会,看他由原先的隐忍克制到后来显而易见的躁动与慌乱。

    他似乎有些弄不懂她的脚步声怎么突然就消失不见了,整个人刚有一丝浮躁,就听见门边又多了一名护士的声音。那护士是专程过来同裴淼心说话的,说是院长刚才已经联系过曲先生的家人,因为没有人接电话,所以二十分钟前曲太太才回了个电话过来,问了曲先生的情况,并且已经在赶来医院的路上。

    那护士说完话,顺带用有些阴阳怪气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裴淼心。

    裴淼心没有说话,可看那护士的态度也大概能够猜出,这间医院的院长或是护士大概都误会了她同曲耀阳的关系,以为她是他的什么小情人,或者还有别的隐衷,所以在听说他的太太马上要到医院来的消息后,才会择个人过来提醒。

    裴淼心听着点了点头,平静地应了一句:“好,我知道了,谢谢护士。”

    再转头去看那男人的方向,就见他眉头紧皱,直到闭上那双没有焦距的眼睛,向着床头靠去时,似乎一切的生气都已没有。

    她几步走了进来,在床边坐下的时候拿起床头柜上的苹果,“耀阳,你想不想吃苹果,我帮你……”

    “你走吧!在芷柔过来以前,你快走,她才是我的妻!”

    她的动作一顿,还是抬头笑了起来,“好,那我现在就走!”

    曲耀阳听着那声音想要急抓,可是空气里,除了那小女人的脚步声外,似乎什么都没有留下。

    他的心脏剧烈起伏不断,喉头还有鼻尖憋着一股酸气,想要出声唤她,告诉她自己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只是不想因为自己现在的狼狈而拖累了她。

    裴淼心从病房里出来,背靠在一侧的墙边,深呼吸着告诉自己没事,她爱了他这么多年,他也伤害了她这么多年,就算是到了今天,他为了救她连命都不要,他们之间的一切也只算是彻底抵平了,以后谁都不再欠谁,也谁都不用再记挂着谁。

    没在走廊上待很久,她很快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医院。

    这时候的a市,到处都被灰蒙蒙的天色笼罩,快要天黑了,也似乎,快要下雨了。

    她的脚步有些踉跄,仓皇从医院里出来,一刻都没有停下,快步冲到马路边上,经过一排老式碟片店的门口,听见里面的歌:

    别再说是谁的错,让一切成灰,除非放下心中的负累,一切难以挽回。

    你总爱让往事跟随,怕过去白费。

    你总以为要体会人生,就要多爱几回。

    与其让你在我怀中枯萎,宁愿你犯错后悔,让你飞向梦中的世界,留我独自伤悲……

    裴淼心背靠在店门口的墙边,听着听着,还是任那突然而至的雨水,淋了个狼狈。

    ……

    只是没想到,与曲臣羽正式注册结婚的那一天,裴淼心还是在民政局门口被匆匆赶来的曲母给拦了下来。

    一辆深黑色的奔驰车带着不顾一切的狠劲,直接就在民政局对面的停车场门口将她的现代堵住,停车场都不让进了。

    裴淼心按下车窗,正要为这险些酿成的车祸讨个说法时,那奔驰车后座的车窗也在这时候降了下来,露出曲母一张不冷不热的脸。

    “曲夫人。”

    “你过来,我有话同你说。”曲母一贯盛气凌人的姿态,却到底难掩了她眼底的憔悴与疲惫。

    裴淼心想,也不知道这几日曲耀阳在医院里的情况到底怎样,自那天从医院里离开,她当真一次都没再回去看过他了。包括芽芽时不时问起关于那个“巴巴”的情况,她也只是同女儿说,他去了外地公干。

    芽芽有时候会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问她:“那他还不回来?”

    然后她会点头,说:“嗯,芽芽想不想要他回来?”

    “回来!因为巴巴都说他只有芽芽一个人了,所以他要回来。”

    芽芽当时的话,那么无心又那么认真的一句话,还是一下让裴淼心怔楞在当场,红了眼睛。

    她也不明白自己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也似乎就是那一瞬间,她开始明白这几次见到他,那个盛气凌人的男人怎么会动不动就红了眼睛,以及,大多数时候她会想,当他在同芽芽说那番话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心情?

    如果,他真的只有芽芽的话,那他现在的那个家对于他来说又算什么?

    她不敢想!越是心底觉得难过便愈发地觉得,她不应该再往深去想了。

    她不应该。

    “曲夫人,我敬您是芽芽的奶奶,所以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现在我很赶时间,如果您有什么话想同我说,等我办完事情……”

    “难道,你当真以为我会让你同那小贱种结婚,来侮辱我的家门?”曲母侧头冷笑了起来。

    话不投机半句多,裴淼心也懒得同她纠缠,升高了车窗向后倒车,她记得旁边一条街的路边还有一个停车场,她可以到那去停车。

    谁知道她的车才往后退了几分,那辆奔驰车很快又跟了上来,直接在马路中间就堵了她的去路。

    裴淼心再次按下车窗,说:“您这样是妨碍交通!就算您是市长夫人,可是交通违法也是违法,我就不信您能在这只手遮天!”

    曲母一听就呵呵笑了起来,打开车门进步走到裴淼心的车窗跟前,“每次见你都有新的长进,看来你爸妈确实是教育出了一个好女儿啊!你说当初我怎么就看走了眼,同意让你这个祸害嫁给我儿子,让你这么祸害他?”

    裴淼心不想理会,倒了车只想从这里离开,可是曲母一只手伸过来紧紧抓住驾驶座旁的倒后镜,就是一副不达目的誓不摆休的姿态。

    车是不可能再倒了,裴淼心怕只怕自己的车子一动,直接就把曲母撂一跟头,到时候哪怕有理都是说不清了。

    协商之后两人将车停好,就找了附近一间咖啡厅坐下。

    曲母一落座,二话不说就掏支票,写好之后往裴淼心面前一推,“我开门见山,曲家不欢迎你的加入,不管是为了你自己、芽芽还是臣羽,二十多年前我能够容得了一个私生子走进我的家门、生活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却并不意味着我能够容忍你们二十多年后再来给我难堪。” |.

    裴淼心低头看了眼桌上的支票,那上面还真是好多个零,看来曲家这几年确实又赚了不少钱。

    慢慢将支票推回到曲母的跟前,裴淼心眼也没抬,“给您难堪?曲夫人,就算您当年承认臣羽的身份,却并没有真正地接受过他。而且这么多年以来,您没有尽过一天做母亲、做长辈的责任,更没有关心过他的饮食起居,我不明白,在您面前,这样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究竟需要您怎样的容忍?”

    曲母的脸色无比的难看,沉了脸,“裴淼心!你以为你现在是在同谁说话?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说我的不是?说我没尽过一天做母亲的责任,可我是他母亲么!他是我生的么!你裴淼心扪心自问一下,如果你真能做到这样大无畏大无私地接受你男人随便从外面领回来的孩子,那当初为什么还要跟我的耀阳离婚!”

    裴淼心没有说话,起身拿过自己的包包转身就走。

    “耀阳他还爱着你!”

    曲母的一句话,令那道背影突然一怔。

    “多可笑啊!两兄弟对同一个女人……”曲母一顿,有些颤抖地拿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所以这样,我才更不能让你走进我的家门。裴淼心,你不觉得羞耻我还觉得难堪,那边厢爱我儿子爱得要死,好像不嫁给他你的人生就没任何意义一样,可是这才多久?不过一个转身你就想嫁给另外一个男人,而且还是在他最需要你在他身边的时候,你要嫁给他的弟弟,你说你做人亏不亏?”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