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183章 肌肤相亲

    他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车祸,只是车祸发生时他什么都再顾不上,他担心记挂着她的安危,不想要看她出任何事情。【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他不顾一切地扑过去挡住她,却还是害她的手臂受了伤。

    作为一个男人,连全心全意地保护自己的女人都做不到,他还能用什么去要求她?

    更甚的,先前她走开的间隙,这间医院的院长亲自过来探望和慰问了他的情况,却在说到病情的时候三箴其口,谁都不愿意把实情说出来。

    他想也想得到,那点压在他脑中的血块可能并不是呈块状分布。如果是星状分布,那不管是抽取出来的难度还是日后的康复都会是一个极大的问题。他可能就一直像现在这样,什么都看不见,继续在一片漆黑中度日。

    过去的年岁,他已经够对不起她了,未来的生活,他想他或许不再参与,她会过得更好吧?

    曲耀阳用力推开裴淼心让她走。

    手上还拿着绷带打算帮他处理伤口的裴淼心一个踉跄,还是险些被他这样的力道给弄了一个大跟头。

    她慌忙扶着一旁的柜子站定,抓过一侧的枕头用力打了他一下。

    曲耀阳被这突然的动作弄得一怔,就听她在自己耳边叫嚣:“我说过别惹我!别惹我!我现在的脾气不好,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我说让你老实呆着,即使要我给你的女人打电话也得等我帮你把伤口处理完再走!曲耀阳你除了惹我生气你还会什么!即使要我去打电话也不是现在,不是现在,你明不明白!”

    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的曲耀阳抬手去挡,可再怎么挡也挡不住这当真发了狠的小女人。她打了他一次又一次,好像携带着这些天甚至是这些年所有的怒与怨,她也似乎早就忘记了他还是个病人这件事,他甚至在她疯狂的举动里面听到她轻微的啜泣声。

    她在哭。

    明明打人的是她,可委屈难过的人怎么也是她了?

    还是他刚才的那句,说让她退出去给夏芷柔打电话伤了她?

    可是不伤又能怎样?他们之间还能怎样?

    曲耀阳紧紧抓住她挥舞来的枕头,沉默着一声不吭。

    她打完了他,侧身就去把病房的门给锁了,她说:“曲耀阳你休想!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了我以后你拍拍屁股就想走,你休想!”

    他的喉咙干涩,“所以,你从来就是这么不温柔,我不喜欢你就是因为你不温柔!之前我巴巴地求你要你留下来,你就是铁了心的要害我难受!现在我不想要你了,我看透你了,我让你去给芷柔打电话,可你……还在这里等什么?”

    “你看透我了那也没门!”她恶狠狠说完了话便抬手去揩自己的脸颊。近来怎么总是这么脆弱,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可还是那么容易就哭得稀里哗啦的。

    她冲上前单腿压在床边,就着他病服上的纽扣,正要低头去解,却被他反手打得狼狈向后退开。

    “曲耀阳,你是不是非要跟我对着干你才甘心啊!”她怒急大吼。

    他别过脸不想听她说话,“你走吧!我说过我不需要同情,不管你是因为什么理由留在这里,现在你都可以走了!请把你无聊的同情心收起来,以后我的事情都跟你没有关系!我……不会再缠着你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裴淼心点头,见这男人态度强硬,索性一个箭步上去,一把用力将他身上的衣衫扯开,“你给我老实点别动弹!别逼我用强的!我也不想再看见你,我也讨厌你总是让我回想去我根本就不愿意去面对的曾经,可是你现在到底要我怎么办啊?我帮你把这药换完我就走了,我绝不缠你!”

    他一听到她说要走,心间还是狠狠一抽。即使眼睛看不见任何东西,还是慢慢闭了起来。他的拳头捏得死紧,没有想到她一句话就让他什么都再说不出来,原来理智就算再明白,心间的某个位置还是那么空,空得他又开始感觉到这四年来的寒。

    强烈压抑着想要抬手抱住她的冲动,这一回他总归是知道,有些东西一旦错过了,就再回不来。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单腿跪坐在病床上的裴淼心眼睁睁看着曲耀阳腰间的伤口,直到把那块已经沾满了血的纱布取下来时,他腰间直达大腿的那一处长长的划痕,血肉模糊的境况,还是看得她不得不颤抖了起来。

    “怎么会伤得这么严重?”她很想问问他,为什么自己只是扭伤了脖子外加一点小小的皮外伤,而他却弄到满身是伤的地步。

    她知道这次车祸如果不是他奋力护着自己,自己身上的伤也许比现在还要重得多。

    尤其是车祸发生的当口,他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地冲过来护住自己。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在生死攸关的当口,他还会想得到自己。那是一种难言的情绪,就像他先前一遍又一遍说爱她的时候,她努力去不相信。

    裴淼心把手中满是鲜红的纱布放下,再取了小瓶的药酒帮他清洗伤口。

    拿着棉签棒的小手刚一触上他的伤就见他轻轻瑟缩了一下身子。只是那一下后,他又定住不动。她以前就知道他是个忍耐力有多强的男人,若不是真的疼到骨子里去,他是万万不会闪躲的。

    裴淼心的动作于是轻了几分,那棉签棒每轻点上他的皮肤一次,她都要跟着他把那疼感受一遍。

    他未着上衣的胸膛肤色均匀、肌理分明。她以前就知道他有练击剑的习惯,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紧实的肌理,他有读书人的文化和休养,可脱开了衣服,那每一寸肌理的线条和诱人好看的小麦色肌肤,每一样都能让看到它的女人变得疯狂。

    她帮他擦药,轻轻点点的碰触,眼神亦说着手指的动作一寸寸扫描过他的肌肤。

    原来,这就是她曾经爱过的男人呵!没有冷漠的疏离,没有眼底不耐烦的情绪,若她还是从前的自己,也许永远等不到他用这么平静的姿态对待自己。

    他的身体带着强健的体魄和雄姿,她还记得自己的小手触上它们时澎湃泛滥的情潮。就算是这么长时间的思想洗礼,她告诉自己不能再靠近不能再为他所动。可是那些暗夜里独自一人躺在小床上的孤单,她的脑海里还是会不自觉想起与他有关的一切——他手指的感度,他身上每一寸所散发出的不容拒绝的广藿香气!

    “可以了!”

    裴淼心拿着棉签棒的小手手腕被人轻轻一握,再抬起头时,对上的就是曲耀阳故作冷漠的神情。他说:“你在这里让我很不舒服,你去叫护士进来帮我擦药就行了,你走吧!这里的一切已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明明是想要平静说话,可他话语里浓重的轻喘和胸口的起伏,还是一眼就让裴淼心看出,刚刚她帮他擦药的间隙,他一定也同自己一样,为这似有若无的接触想起令人脸红心跳的东西。

    可是这男人是不是总也改不掉自己该死的烂毛病?之前要她留下不要走的人是他,现在强硬着态度又非要将她阻隔在千里之外的人也是他,他就那么喜欢随心而变,完全不顾及她的情绪?

    裴淼心故意用棉签棒狠戳了一下曲耀阳的伤口,曲耀阳立时闷哼一声,明明是要她走的初衷,大手抓着她的力道却更紧了一分。

    “我说过帮你换药你就不要再闹!我现在脾气不好,说了一遍又一遍,可你们怎么就是没人信呢?你想让我给你的芷柔打电话,好,没问题,我待会就去打!你想让我跟别的男人结婚,好吧,我也成全你了!现在我只想一个人安静地把药换完,我换完再走!车祸的时候是你救我的,我对你不是同情而是感激!”

    曲耀阳想要张口说话,立马却又被裴淼心给打断,“而且你,少在那扯些有的没的!总之你让我走,这话我记住了!可我告诉你你可别后悔,姓曲的,你现在要不老实给我待着,我就拿棉签棒戳死你,我戳死你,你信吗?” 360搜索 .  前夫,爱你不休 更新快

    她的危言果然还是有些作用,曲耀阳抓着她的大手犹豫了半天,还是轻轻松开,没有再掣肘她的动作。

    她继续沾了瓶子里的药水,为他清理着腰腹上的伤口。

    她每碰他一下他都要轻轻地再紧绷一下。

    从他微微凸起的精瘦却也结实的胸膛上滑下了几滴细汗,不用猜她也知道他肯定疼得不轻,就连放在床侧的大手也紧紧捏紧成拳。她想他一定很痛,很痛很痛,所以才会强忍着所有的一切。

    可是真正的情绪只有曲耀阳自己心里清楚,身体上的疼痛只是其一,她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却生生叫他心疼到不行。

    ……

    好不容易在彼此混乱和强忍的急促呼吸中帮他擦上了药也换完了绷带,她起身想将手边的东西丢出病房,却在刚起身的瞬间被他准确地抓住手臂。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