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162章 饮血封喉

    裴淼心一直坐在床边,絮絮叨叨地向这个已经失忆的男人说起他们的曾经,包括初遇时的光景,包括他们在伦敦一起度过的那些日日夜夜,她犯了错误,他取笑她的事情。【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说到动情的地方他偶有勾唇一笑,说:“我觉得自己的脑子里好像真的有你说的这些记忆,只是我可能需要点时间,才能把他们完整地组成画面。”

    她看到他模样诚恳,一双深似潭的眼眸在望着她的时候偏偏清澈无比。

    她弯身凑到他的跟前,她说:“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过去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的人都是你,那么现在正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在你最困难的时候陪着你。臣羽,我有时候觉得这样其实挺好的,以前你什么都有,而我一无所有,那感觉真的悲催得不行。可是现在你在这里躺着,我却是你的天你的地,嗯,现在你只有我了,你不听话可不行。”

    他被她半带玩笑的话语逗得弯唇,明明记忆里关于她的那一点一直都模模糊糊,却偏生早就在心底呐喊着:“我本来就只有你了,我一直都只有你。”

    可是这话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是显得太过突兀。

    他不清楚此刻的自己在她眼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他知道自己的腿伤还没有好,腿骨骨折,可大可小的事情,在瑞士的医院里虽然已经用钢钉从刺穿骨头,从里面固定。可是他暂时还是下不来床,他的腿没有力气。

    有比较开明的医生曾经当着他的面解释过这种情况,说好一点的情况,那枚钢钉能够承受他身体的重量,等到经过一段时间的物理治疗以后,他的腿就能恢复正常,至少,从表面看上去与正常人并无什么不同。

    可是如果情况糟糕,那枚钢钉承受不住他的身体重量,又或者是钢钉在他身体里发霉腐烂,那么最糟糕最糟糕的是,他可能永远都再不能站起来了。

    因为无法再站起来,他还有什么资格谈爱?

    看见面前美好得好像真真是只属于他的小女人,只这一瞬,他还是犹豫了。

    裴淼心说完话后,久久等不来曲臣羽的回应,以为他是累了倦了,所以才没有回答。

    有值班的护士过来敲门,说是探病时间早就过了,让她别在里面耽误时间,赶紧走了明天再过来就可以了。

    裴淼心点头向护士应了,回头看曲臣羽的时候,伸手帮他掖好被角,“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明天你想吃什么,我做了带过来……”

    “芽芽不是我的女儿?”曲臣羽打断,模样却无比的认真。

    裴淼心迟疑了一下,先前避重就轻地绕开过一次这个话题,可终究是有躲不过的时候。

    她点了点头,说:“你对我的记忆还剩下多少?在我们在一起之前,我曾经结过一次婚又离过一次婚,所以……芽芽不是你的女儿。”

    “我只记得我哥的名字,我记得你嫁给了他,你嫁他的时候我好像去了很远的地方,我伤心害怕得甚至都不敢回来,也不敢参加你们的婚礼,我就记得那时候我的心情实在是糟透了,如果不逃得远一点,我怕自己的心真的会痛到死。”

    她倾身抱住他有些颤抖的身子,“那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我同曲耀阳已经离婚,他爱的人不是我,我早就已经不再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了。”

    “那你爱我吗?”

    “……爱。”

    “就算你是骗我的也好,就算你是骗我的,我也愿意相信……”说到最后一句,巨大的疲倦袭来,曲臣羽很快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

    裴淼心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暗沉,沉沉的,压在她心底险些让人喘不过气。

    深黑色的法拉利跑车在她面前一甩,刚刚停稳上面就奔出一个人来。

    她有些恍惚地抬起头来,手臂已经被人用力一拽。

    曲耀阳紧紧抓着她的手臂,却突然辞穷得厉害。

    憋了半天,他说:“我们的事稍后再说,臣羽怎么样了?”

    她没有隐瞒,“腿骨骨折,已经在瑞士休养了一个多月,但是医生说他的大脑出现了暂时性的记忆空白,很多感觉还留在他的心里,只是他不太想得起对方是谁。”

    曲耀阳的大手一紧,“那他对你……”

    “他记得我。”裴淼心微笑仰起头来,“你想说什么,曲耀阳?你跟我之间的一切不管是游戏是报复是约定是什么都好,今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就是个彻头彻尾都不安好心的女人。先前答应同你一起,一半为芽芽一半为报复。你都不知道今天看见夏芷柔那副伤心欲绝的模样我心底到底有多痛快。而现在我痛快完了,曲耀阳我跟你之间早就完了。”

    曲耀阳的心狠狠一抽,这几日都是这样,越是在乎越是容易被她轻轻一个刺激,就红了眼眶。

    他说:“裴淼心,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这段日子以来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你明明……”

    “我明明早就不想看到你了!我明明早就不愿想起曾经的那些错误了,可你还是要一遍又一遍地在我眼前出现,我已经不想再去回头看那些做错的事了!”

    她说完了转身想走,却被曲耀阳一把定在身前。

    他说:“我没办法,我没办法放手!即便知道你刚才明明就是故意挑衅我的,可我还是放不了手,我爱你啊!”

    “臣羽他可能再站不起来!”裴淼心红着眼睛抬头,厉声打断,“我不管你现在又想说什么话来骗我都好,可是够了,已经够了,我跟他都累了,关于芽芽我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我现在已经带着她留在a市放弃了伦敦的工作,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你说什么?”曲耀阳一颤,“臣羽他……”

    “他在瑞士滑雪摔伤伤得不轻,我不知道这个弟弟在你的眼里到底还值几斤几两,总之不是现在,我已经很累了,求你放开我吧!”

    曲耀阳死死抓住她的肩膀,只觉得浑身颤抖得厉害,从脚底开始向四肢百骸蔓延的寒气让他整个人都有些晕眩。

    裴淼心用力挣扎,这一切看在他的眼底都刺痛到了极点。

    他的大手牟然一松,瞬间就落了空。

    他的眼底,是已经用力将他甩开快步往马路边而去的女人的的背影。

    他的头脑嗡嗡的,想着现在还在医院的曲臣羽,他曾经最关心的亲弟弟。在听到他可能再站不起来的一瞬,他心底的某块好像塌陷了下来。他知道此刻自己最该关心的人应该是他的兄弟,他说过他们会有一辈子的兄弟情。可是这一刻他的大脑乱哄哄的,他什么都看不见也什么都想不明白。

    他的眼底,只有那抹一晃而过的身影。

    他看着她在他跟前挣扎,看着她松开他的掣肘远远将他抛在身后。

    不行了。

    他发现自己再这样恍惚下去就要晕倒了,他已经弄丢了她一回了,他甚至更加无法想象她会因为臣羽可能再站不起来的这个理由而彻底将他屏蔽在另外一个世界。

    “不要走……”

    转身快步上前,他从身侧一把拽住她的手臂,用力将她拽进怀里。

    裴淼心惊骇一声,还不及反应整个人已经被曲耀阳狠狠一抱,尤其是他拉扯她的那一下,力道太过于凶猛,他坚硬的胸膛撞击上她娇俏的小下巴,瞬间就疼得她轻哼了出声。

    “不要走!”曲耀阳又喃喃出声,他说:“你要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别丢下我一个人,不要走……”

    “曲耀阳你放……放手!”

    “在你爱我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说我爱你,你就已经离开我了,这次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会跟夏芷柔离婚,我一定会跟她离婚,只要你不要走。”

    她使劲全身所有力气,几乎推到自己的手腕都疼了,才好不容易将他推离了自己一些。

    她冲他吼:“你还有完没完了,现在才说这些有什么意义,我跟你之间早就完了!”

    “没完!还没完,我知道你对我还有感觉,不然你不会帮我生下芽芽,我们都只是在不经意间错过了对方,裴淼心你不能这么残忍,你在床上对我明明还有感觉……”

    “可你知道我到底有多恨你吗?”裴淼心轻喊出声,喊完了嘴唇都开始颤抖,好像那些拼命压抑着的情绪这一刻终于再绷不住,彻底四散开来。

    “我恨你,曲耀阳!可我更恨我自己!我用尽了自己最好的年岁去爱你追着你跑,可是我现在累了,再不想搀和进你和夏芷柔之间的事情!你一面享受着与她的婚姻,一面又要来与我诸多纠缠,你让我觉得又恶心又脏,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这一记猛推,曲耀阳不过怔忪的间隙,裴淼心已经快步奔到了马路对面。 -#~妙♥笔♣阁?++

    等他回过神时,这暗夜里的马路边上,早就已经没了那小女人的身影。

    她说她觉得又恶心又脏……原来压抑了这么长时间,她早在心里把他唾弃得渣子都不剩了。

    喉头好像有什么东西卡在那里,上不去又下不来,干涩得如同针刺,残忍而疯狂地划破他的喉咙,溢满了整个口腔的血气。

    他慌忙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他告诉自己这没有什么,多年的等待他都熬过来了,若无其事地假装这段人生的旅途还有爱与被爱他也熬过来了。

    他想或许还是因为自己不够冷静,所以才会那么轻易就将她激怒了。

    他又想,也许他跟她都还需要时间。以及臣羽,他会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

    ...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