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116章 请我们各自安好在世界的一边

    坐不下去也看不下去了,裴淼心不高兴,一把抓过自己随身的钻石小包,一个转身,就从酒会的现场消失。【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临去以前在会场门口碰上郭董,她只好谎称自己身体有些不适,想早点回酒店休息。

    这位满头银发的老人到算可亲,直说:“淼心你要是不太舒服就找人送送,我的司机小宋……”

    “不用,郭叔叔,谢谢你,我自己一个人挺好,不用担心。”

    出来了,大概是晚上喝多了果酒,她先旋身到洗手间里吐了个干净,才摇摇晃晃走出酒店。

    从酒店里出来,到了外面,才发现竟不知道什么时候,中环的夜色黑沉沉的,噼里啪啦的大雨几乎让她寸步难行。

    这下好了,她喝了酒头都是晕的,载曲臣羽去机场的司机也还没有那么快赶回来,她即使借着酒意早走,这会子出来了也是哪都去不了的。

    一阵夹杂着冷雨的风向裴淼心吹来,她条件反射抱住手臂向后瑟缩了一下,身上的晚礼服下摆却又被风吹得飘起来。

    费力地用手按住裙摆,裴淼心按按咬牙,快要入冬的季节,香港还真是冷啊!竟也没比沿海的a市气温高得了多少,再一下雨,便到处冷得人牙齿打颤。

    不远处从雨中开过来一辆豪华的奔驰房车,停在与台阶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后车窗却在这时候下降,露出一张平静到几乎可以说面无表情的俊颜。

    “上车。”

    是曲耀阳。

    裴淼心抱着手臂站在冷风中冲他笑笑,“曲总裁,您是不是叫错人了啊?”

    曲耀阳连看也不去看她,正眼直视着车头的方向,“这时候你没必要同我装,你不是臣羽的未婚妻吗?他因公离开会场,是何爵士夫人和郭董让我顺道带你一程,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上车,继续待在这里吹冷风。”

    他的话让她蹙眉后退,犹豫之间,郑惠华女士的电话恰在这时候打了过来,说的鱼他无异,她不好当面拒绝,也不可能跟别人解释她同曲耀阳之间的关系。别人一片好意,她总不能就这样名不正言不顺地拒绝,还是轻声应允。

    上车后,曲耀阳很自觉地挪动到离她最远的位置,偏偏裴淼心还不觉得够,自动自发地又往门边坐了坐,与他保持着最远的距离。

    狭小的空间里响起一声男人的冷笑。

    她听得见他目不斜视地讽刺了一句:“这么多年夫妻,什么该看的不该看的我有什么没有见过?坐得再远,又能改变些什么吗?”

    也是,他不说她还差点忘了这事,他跟他那个妈合起伙来算计过她,两个人不知道给她吃了一堆乱七八糟什么东西,他还囚过她禁锢过她,那段日子简直是她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

    纵然从前她到底有多喜欢他,也多少次yy与他的亲密接触,可在一个人心都彻底死了以后,带着不爱的情绪他还要来纠缠,她心里除了恶心和难过,再没有别的情绪了。

    不想跟他说话,他冷笑她就冷哼,各自保持一段距离,谁都不要干扰了谁最好。

    放在小包里的手机开始大作,裴淼心低了头看,发现是照顾芽芽的保姆打过来的电话,心下一抖,心底隐隐藏着一丝慌乱,不想要当着曲耀阳的面接这个电话,所以她果断将它挂断了。

    挂断了电话又来,连续三个,就连本来一本正经的曲耀阳都微微斜了眼睛看着她的方向。

    “你跟臣羽……”

    “关你什么事情?”她冷笑,打断他接下来还没来得及出口的话。

    “是不关我什么事情,可是臣羽是我最爱的弟弟,若你想要玩弄他,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曲家的男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曲家的门也不是那么容易进的。”

    他说话的模样不痛不痒,可裴淼心却为了这句话几乎气得半死。

    调整了一下心情,面上挂一抹绝美的微笑,“我知道,谢谢曲总裁好心提醒,若说我还是当年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你今天说的这些话一定能把我吓着。只是可惜,我上过一次当也犯过一次错,已经知道人生大事开不得玩笑。所以这事用不着你操心,懂吗?”

    她说话句句带冲,他听着却没再吭声。

    裴淼心咬紧了下唇望着窗外朦胧雨雾里的街道霓虹,他这样的沉默反而显得她有些无理取闹。

    不过无理取闹就无理取闹吧!她也不是故意想要冲他,只是有些事情,他没有必要知道。

    不知道,这日子才能各自相安无事,继续向前跑。

    ……

    车子一路冲在雨里,很快就到了她所下榻的那间酒店。

    临下车前,裴淼心想了想,还是在走进酒店之前弯身对车后座的他道了声谢。

    曲耀阳半靠在座椅里,半眯起黑眸看着前方,侧头看她一眼的兴趣都无,直接对着司机淡淡开口:“走。”

    他不想和她废话,那她也懒得跟他再说。

    转身快步走进酒店,等到站立在自己的房间门口,才听到里面阵阵的哭声,是芽芽,扯着嗓子一边叫着妈妈,一边声嘶力竭地哭得嗓子都快哑了。

    裴淼心慌忙用房卡将门打开,一入房间,就见保姆正抱着小家伙在套房的客厅里来回踱步,而小家伙正趴靠在她的肩头呜呜哭得凄惨。

    “怎么回事?”裴淼心慌忙丢开自己的小包,快步上前接过女儿。

    半睁着兔子眼睛的芽芽一见是她,抽泣几声,叫了一声“麻麻……呜呜……”便一把将她的脖颈抱住。

    见小家伙哭成这幅模样,裴淼心又心疼又恼怒,怔怔望着保姆的方向,“怎么回事?怎么会让芽芽哭成这样?”

    “裴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吃晚饭那会她还好好的,我们按照曲先生的吩咐,专程叫了酒店的餐送进来的。可是一个小时前芽芽就开始哼说不舒服,我打了你的电话了,可是被你挂断了……”

    “你到底给她吃了些什么?”听着女儿的哭声,裴淼心简直心急如焚,“快点打电话叫救护车,最近的医院在哪里?快点送她过去啊!”

    ……

    直到望着睡梦中仍在抽泣的小家伙的脸,裴淼心才觉得心底难受得不行。

    用手拂过小家伙长睫毛下晶莹的泪珠,亲了亲她泪痕未干的冰凉的小脸蛋,想起刚才几名医护人员将她推进手术室里割盲肠的时候,她吓得心都苍白得快要碎开——简直恨不能代替女儿尝尽所有疼与难过才好。

    保姆从医院附近的超市回来,用新买的小盆盛了热水,又掬了块毛巾过来要帮小家伙擦擦脸蛋。

    “我来吧!”抓着女儿的小手,裴淼心侧身接过保姆手中温暖的小帕子。

    这保姆原也是a市的本地居民,是多年前曲臣羽专门花了高薪带到伦敦给她。当时只说是她一个小女人照顾一个孩子不太容易,那时候她孤孤单单住在伦敦,身边无亲无戚,这保姆又能做得一手地道的好菜。

    做学生的时候,她一个人吃惯了三明治和路边廉价的牛排,突然来了个家乡的人,又做得家乡的菜,却到底让她倍感温暖。却没想到这一陪伴,就是这许多年光景。

    她欠曲臣羽的凭多,也欠这些真正关心她爱护她的人凭多。

    “张阿姨。”

    “嗯?”

    “刚才……不好意思,我是太着急、太心疼芽芽了,所以才会那么大声同你说话,对不起。”

    张阿姨看着病床上做着梦还在抽泣的小家伙,也是心疼到不行。

    “哪里的话,裴小姐,是我处置不当。看到芽芽那么难受,我应该第一时间想到打医院的急救电话。可是这里是香港,我弄不清楚应该打什么号码,而且我也听不懂粤语,看到芽芽一直哭一直哭我就已经晓得不对,可是我当时……就是什么都做不了,对不起裴小姐,是我没有照顾好芽芽。” |.

    张阿姨一副内疚到极致的模样,裴淼心轻声安慰了她几句便让她先回酒店去休息,自己留在这里陪伴小家伙就行了。

    张阿姨推迟了一下,说是裴淼心一夜没睡,让她先回去躺着。可是裴淼心哪里放心得下女儿,只是不住地摇头,说:“要不这样吧!刚才来的时候我好像看到附近有间小宾馆,你拿我的卡去刷,就近先在那歇息一会。手机保持畅通,要是我实在支撑不住的时候再给你打电话。”

    张阿姨拿着卡走了,裴淼心这才重新抓握着女儿的小手,放在唇前,亲了又亲,一遍遍地唤着她“芽芽”。

    天亮没有多久,窗外的阳光洋洋洒洒透射了进来,曲臣羽的电话正好也打了进来。

    怕吵醒病床上的小家伙,裴淼心特意走到病房外去接起。

    “喂?”

    “起床了吗?”他的声音也满是疲惫,似乎也是一夜未睡,才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又怕时差将她吵醒,于是特意等到差不多的时候才给她挂了电话。

    ...
推荐阅读: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明末边军一小兵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