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102章 不准再去见他

    曲耀阳轻声逗她,食指突然在她的小嘴儿周围轻划了一圈——那麻麻痒痒的感觉立刻窜上了她的四肢百骸,裴淼心下意识要并拢双腿,可是这么一来,恰恰正方便了他的大手同时抓住她的两只脚踝。【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耀阳……”叫得声音都已沙哑,裴淼心觉得无力极了,在他的手底下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虚弱得就像是一个布娃娃。

    可她的话,曲耀阳却根本听不见,他不只将她的双腿抬起来,还抬得高高的,让她的腰都离开了床面,不住收缩吞吐的小嘴儿,就这么暴露在了他的眼前,让他清楚地看到,那晶莹的甜蜜不断地从她的小嘴儿当中吐出,顺着她的花瓣往下滑……

    那画面实在太过刺激,曲耀阳盯着便微眯了眼睛。他低下头去,张嘴就吻上了花蜜,一边吮着,手指也慢慢地往里探去,动作当真是极慢极慢的,就像是毛毛虫在爬,勾动着她全身所有的敏感,慢慢折磨着她,直到她双颊潮红,开始不自觉地扭腰。

    “耀阳……别这么对我……唔……不要……不要折磨我,啊……”裴淼心终是被他逼到了崩溃的边缘,声音带上了浓浓的哭腔,浑身如过电一般颤抖。

    她的声音细声细气的,再带上点颤音,听着都可怜到了极点。

    曲耀阳嘴角勾着笑,手指非但没有深深地刺/入,反而抽了出来。

    “想让我进去吗?”他抬头,低声道。

    “唔……嗯……”裴淼心委屈的轻泣,也不看他,干脆把脸偏到了一旁。

    她的手把枕头撑起来,将整张小脸埋了进去,可是还是能看到她露出的小半边侧脸,连带着颈子都通红一片。

    他要她怎么说?

    明明她的心情又沉又闷,明明很多事情都是他决定了才会来与她说,就算她想要拒绝,他又哪次真的是遂了她的意的?

    她不想让他碰她的,至少是现在,她不想!

    可是越是恼怒、不想求他,可是身子却越是不受她自己的控制。

    哪怕一次次地告诉自己,裴淼心,你别再傻了!别总是被一个根本不爱你的男人伤心,你明明知道你跟他之间的一切都已再无可能!

    可是这该死的男人,总在一丝丝、一寸寸魅惑着她所有的精神。她越是想抗拒便越是推不开他,这样的结果,反而让她整个人空虚得不行。

    裴淼心咬住牙,就是不说话,只是一声声地低低呜咽着,空虚的小嘴儿里,如蜜一般的晶莹却是越流越多。

    曲耀阳笑笑,今晚也不打算把时间浪费在跟她斗气上了,索性不再折磨,倾身压着她双腿,一抬虎腰,猛的一下便向前推挤了进去。

    “哼啊!”裴淼心立时轻叫了出声,被他突然一下刺到最深,那感觉凭的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的身子他底下颤颤悠悠的,原本双腿是并着的,现在却被他压着搭在肩上,而曲耀阳一手抓着她的右脚脚踝,让她的小嘴儿开得更大,一下一下的,猛烈撞击着她。

    曲耀阳现在浑身都是劲儿,一想到这几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夏芷柔流产,夏家人的模样,以及他终于扛不住心里的内疚和压力,终究决定与她注册登记,他的心情都愈发沉郁。

    他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他与芷柔一起多年,就算当年被迫娶了裴淼心为妻,可是这许多年来,他仍然初衷不改,就是一有机会就要娶芷柔过门。

    现下心愿得逞,裴淼心终于同他离婚,可他却突然并不是那么想要同夏芷柔结婚。

    若不是……若不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也不会狠下决心。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是盼了这许多年的事情,等到真的实现的时候,他却没有半分欣喜?

    相反,他猛然陷落在一阵巨大的失落里。

    第一时间想要将这个消息告诉给裴淼心,却又偏生害怕见到她对这件事情可能产生的鄙视反应。自从上次丽江之行回来,他就像是疯了一般,跟个情窦初开的少年时的,满脑袋想着的都是这小女人。

    她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会想她现在正在做些什么,或是有没有吃东西。

    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想要打给她,问问她是不是又去见了谁,或是打算说消失就消失不见,结果一抬头,才发现自己的办公室里齐刷刷坐着众多高管,好像正在开会,大家都在等着他的意见。

    以前从未这般,这些失控加混乱的局面,每每总让曲耀阳心烦意乱。

    他初时觉得定是这小女人身上的香,一遍遍,带着蛊毒一样的味道,迷惑了他的心智,才害他什么事都干不成。

    他又曾经想过,也许他只要多要她几遍,多接触她几回,等到时间久了,他终究会对她腻了淡了,还像从前一样看到她都会觉得不耐烦。

    ……

    裴淼心被他冲撞得上气不接下气,直感觉这男人就像是发了疯般,怎么就猛成了这样。

    曲耀阳的每次冲撞,她柔嫩周围的肌肤,每每都会被他的两球拍打着,发出“啪啪”的声响,以及混合着“滋滋”的水声。

    裴淼心被他顶得身子一颤一颤地上下移动,胸前的两朵小白兔也激烈的颤着,上面的两粒小红樱桃更是在这剧烈的震颤当中好像开了花似的娇艳。

    “曲……曲耀阳!你疯了!轻点!轻点……啊……嗯……”

    曲耀阳却像根本没听到似的,他冲得猛了,撞到她最敏感的顶点的时候,害得她搭在他肩上的两腿都在晃荡中差点掉了下来,可又索性被他锁在肘间,更用力向前。

    那火热的粗壮一下下地进出,磨着她娇嫩的柔软,让裴淼心都怀疑,自己那会儿是不是早都给他磨红了。

    “不、不要了……啊……耀阳……你出去,我不要了,我不要你了,啊……”

    不要?

    她在说她不要他了?

    他没有听错吧?

    曲耀阳微眯了眼睛,也不知道是什么锋利的东西落了下来,一下刮破了他的心口,疼得他全身都有种麻木的感觉。

    “心心……”有些仓皇地低下头去吻她的唇,她怎么能说她不要他?在他还这么……这么喜欢她的时候,她怎么能说她不要他?

    他的动作愈发的大力,每一下每一下,好像都要直入她的最深处,直到她完完全全只属于他一个人为止。

    裴淼心在这一起一伏的阵仗里,直觉就快喘不过气,两只小手无力地抓着身下的床单,双眼大睁,拼命地摇着自己的小脑袋。

    他欺身更紧密地压着她,一边继续摆动腰臀,一边吻着她雪白的胸口。

    “心心,不能不要!不能不要,你听见了吗?还有,我不在的这几天,你不能到处乱跑!你还像从前一样,在家里等着我回来,不管你想要什么,房子还是车子,我都给你买,就是不准再跑!”

    “嗯啊……”裴淼心微眯着眼睛,无助的轻吟,听到他的话,只睁大了眼睛看他,并不想回答。

    曲耀阳的面色紧了紧,“尤其是不准去找易琛,不管他现在变成什么模样都跟你没有关系,不准再去找他,就算是他想找你也不可以,知不知道?”

    “唔……我的事情……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啊……”裴淼心倔强地咬着唇瓣,面若桃李的挣扎。

    “不准再去见他!”曲耀阳沉声道,狠狠地撞了她一下,表达着他话语里的坚决,“你要是敢再去见他,我一定有办法把他弄得比现在更惨,让他永远都爬不起来,知道么!”

    “你……”裴淼心睁大了眼睛,气道:“我爱去找、爱去见谁就去见谁……啊……你管不着……啊……不要这样……不要转,不要……啊啊啊……”

    “不准再去见他!”曲耀阳沉着声音重复,腰腹打着圈圈,在她里面旋转。

    裴淼心简直要被他逼疯,上气不接下气的,仍要抬起无力的小手打他,“我……啊……不要……”

    “不准再去见他!”曲耀阳坚持。 百度嫂索|- —前夫,爱你不休

    裴淼心咬着唇看去看他,纵然心底她也知道自己再不会去见易琛以及打扰他的生活,可是被人当面这么威胁着她心底还是觉得好疼。

    久久等不来她的回应,曲耀阳嫉妒得红了眼睛。

    “你就这么跟我耗着,没有关系,我一定会让你答应的!”曲耀阳说到,身下的动作更快更猛了。

    他不再继续追问,而是发了狂一般地拼命要她,看着裴淼心殷红的小脸泛起了疲惫的神色,他依然不停下动作,只是换了个动作,从背后掌着她的腰,逼她双腿屈膝跪在床上。

    身后猛的一个贯入,她轻呼了一声,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啊……别、别来了,我答、答应你……我不去找他……嗯……”裴淼心真是受不了了,这男人随时都能爆出点新花样儿来,她哪能抵抗得了,终于还是败了下来。

    曲耀阳开始不停的狂抽猛插,裴淼心的腿都开始不停地颤抖,酸得像是刚刚爬完了高山,肌肉都紧绷着,不停地跳动。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