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100章 终究要曲终人散

    “谁说我不长肉了?”她放下碗筷去揪自己的手臂,“你看你看,这是什么!”

    他笑着伸手去捏了捏她的手臂,作无辜状,“是什么?”

    她一怒,“你明知故问!这是肉!这明明就是肉,而且还有几两厚!”

    他被她天真的模样逗得莞尔一笑,忍不住抬手去捏了捏她的脸,“你从前是不是也像现在这样小讨厌?”

    她被他捏得一怔,先前的热络又变为了冷淡。【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小讨厌?

    他以为他在说什么东西。

    裴淼心低了头不想说话,拿起碗筷又继续去吃面前的东西。

    曲耀阳看得出她沉默的反抗,忍不住从身后抱了她的肩头,用自己的脸颊去贴她的,看着她用筷子夹起餐盘里的东西咬进嘴巴,又细细去看她吃东西的神情。

    “心心,你喜欢吃什么?除了西兰花,你还喜欢吃什么?”

    “问这个干什么?”

    “以后我会经常过来,有空的时候就给你做你喜欢吃的东西,不管你喜欢吃什么,只要有空我们就一起去买了回来。”

    “……耀阳,还是不要了,你做的菜是很好吃,但是你在公司那么忙,所以不用,你不用过来。”

    她的话一说完脸就挨了他的揪,说不上恶意,就是揪到她的脸变形为止。

    声线还是如初的温柔,“你不用管,喜欢吃什么就给我说,我来了做给你吃就行了。”

    吃完了东西她起身将东西收拾进厨房,间或出来端剩菜的时候听见他跟电话里说,今晚大概晚一点回来。

    不用猜她也知道正在跟他通电话的人是谁。

    他称那个他和夏芷柔的地方为“家”,那自己这地儿,对于他来说顶多就是个客栈、情人窝罢了。

    从前夏芷柔骂她狐狸精骂她小三儿,她都只觉得自己好歹算是他的正妻,就算事实确是如此,一个人孤寂难捱的时候她还能自我安慰一下,自己不是什么狐狸精也不是小三儿。

    可是现在的境况到底是要怎样?

    他说过马上会跟夏芷柔结婚,等到他们有了正式的名份,自己还跟他这样待着,不就确确实实是要把这罪名坐实?

    收拾完了东西又进浴室洗漱,这一番折腾以后,裴淼心也没管还在客厅里的男人正干什么,转身绕到自己的卧室掀开被子就躺了下去。

    窗外的夜色有些沉,她的心绪有一丝混乱和慌乱。想起白天遇到易琛时的清晰,他坚定又固执的眼神,还有那宾利车里对自己怒目望过来的男人——她知道自己在他们高家人的眼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害易琛自己父亲出殡的日子都不来,害他那么狼狈,害他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人。

    她与他,本来就不该有那么多的交集。

    “在想什么?”

    一声轻唤,惊醒了她所有的思绪。裴淼心还没有做出反应,背后已经落了个温暖的胸膛,腰间也被一只大手紧紧箍在怀里。

    “你不是要回去?”说出声了才有些后悔,她轻轻咬住了下唇。

    背后的男人脸色微沉,“你偷听我讲电话?”

    “没有,只是不小心听到,你说你要回去,我没别的意思,你走吧!”

    他单手枕着脑袋,努力透过依稀的月光,从背后去看她脸上的表情,“那你呢?你就不想我留下来陪你?”

    “……夏芷柔她怀孕了,我想她一定会很想你,你回去吧,她需要你,我自己一个人没有关系。”

    “那你呢?”他继续追问,心一瞬揪紧,人也开始跟着有些浮躁的情绪,“你就不需要人陪,你就不想我留在这里?”

    “我自己一个人挺好的,我会自己照顾自己。”

    他用力扳过她的身子,在暗的夜里用力去望她的眼睛,“裴淼心!你给我把话听清楚了,我在问的人是你!我回去了,那你呢?你就不想我留下来?还是说你觉得我不在这里待着才不会碍着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现在真的已经很晚了,你该回家了,耀阳。”

    他被她不痛不痒的模样弄得有些生气,明明才要好转的心情又被她这模样弄得一团乱麻,整个神经突突的,心也如万箭穿心般的刺疼。

    “我就这样回去了,你就一点都不伤心不难过?刚才是谁在大马路上口口声声说她从来喜欢和爱的人都是我!刚才又是谁那么不要脸地在街上表明她的真心?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和爱吗?!”

    他情绪激动,她却悠悠叹了口气。

    “耀阳,我们已经离婚了。”

    “那又怎么样?!”他怒吼出声,“你已经是我的女人!”

    “我是你的女人,夏芷柔也是你的女人,你爱她我知道,可你要把我摆在什么位置?”

    她的话使得他立时就是一惊。

    他一直在想办法让自己的心不要那么疼,他也一直遵循着自己最心底的声音——不想让她走,不愿意放她离开自己,也不愿意她去到自己看不见的地方,那样他的心会慌、会疼,会生不如死。

    “心心。”他轻声唤她,凑上前来吻了吻她脸颊,“你乖乖在家里等我,芷柔不是个小气的女人,只要我认真同她去说,她会理解会明白,毕竟我们曾经结过婚,她能容得下你,只要你没事别去惹她。乖,我去去就会回来。”说着又忍不住吻了她的唇。

    裴淼心抬手推他,已然再不想管,“不用,你不用回来……”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发狠咬了唇。

    她吃痛皱眉,他又凑到她的耳边,“等我……”

    这句话一落,又狠狠搂了她的腰间一记,这才转身离去。

    ……

    那一夜,也不知道是不是半夜,突然就下起了一场漂泊大雨,而曲耀阳,始终都没有回来。

    裴淼心整夜地睡不着,眼皮一直跳个不停,直觉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天快亮的时候,接到严雨西从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怎么的你,还在家里睡着是不是啊?这都出大事了!”

    她有些莫名,“这么早,什么事?”

    严雨西在那边嚷嚷得不行:“夏芷柔她进医院了!早上我陪一个因为不谨慎而出了事情的小姐妹到医院化验做手术,哪晓得一来就遇见曲耀阳抱着满身是血的夏芷柔进来了,她的孩子这次可能真是保不住了!”

    裴淼心立时从床上坐起,一边穿衣服一边准备出门。

    临到门口的时候听到电话里的严雨西说:“那孩子没了!这回铁定是没了,我在急症室门口都听见了!”

    她焦急去问曲耀阳的情况,“那他呢?”是不是……打算就这样放过自己了?

    “我看他的样子不太好,来的时候一身是血,脸色也惨白得很。我还听见夏芷柔在病房里抓着医生又哭又叫的,她妈和她妹在这又哭又闹的,我刚才听见曲耀阳承诺她们,这回,他们真是要结婚了!”

    裴淼心的心思一沉,闭了闭眼,终是没有再说什么。

    ……

    那天a市的雨一直下,从上午到晚上,坐在培训教室里上课的裴淼心一边听讲台上的老师讲课,一边侧了头去望窗外暗沉的天色。

    从培训学校所在的写字楼里出来,一眼就看到迎着雨站在车前叼着根烟的男人。

    她看着他站在雨里,打湿的烟头都显出狼狈的痕迹。

    他没有打伞,任犀利的雨水狂肆卷过他的头顶,雨水顺着脸颊滑到他菲薄的衬衫西裤上,他就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叼着根烟,望着她从写字楼里出来。

    “淼心,还不走?”有同班的同学过来跟她打了招呼,裴淼心笑笑,说:“这就准备走了。”

    “没带伞是吧?要不要借给你用?”

    “没关系,有朋友来接我。”

    目送着同学离开,她犹豫了一下,站在楼前冲他喊:“你是不是来接我的啊?”

    曲耀阳盯着她的模样看了半晌,点头。

    她又喊:“那你带伞没有啊?干嘛站在那里淋雨啊?”

    他一个箭步上前,也不管此刻身上的湿,就一把抱住她娇小的身子。

    裴淼心没有动弹,只这一抱,也感觉到他身上的冷。

    心重重地往下沉,一直坠落到谷底。

    没有听到他在自己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却还是猜想得到。

    他……还是决定跟夏芷柔结婚了……

    ……

    她要他送她回家,在小家附近的商场前停下来,她侧头说:“你等着,我下去买点东西!”

    他在她打开车门的一瞬伸手过来拽她,“买什么?”

    她抬起另外一只小手在他湿漉漉的头顶一拂,“你都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还管我这么多做什么!” 360搜索 .  前夫,爱你不休 更新快

    他被她一句话刺在原地没有动弹,她已经就着这间隙打开车门奔了下去。

    不到一会回来,手中多了两把小伞和一块毛巾。这样一来一回地跑,她的头顶和身上也湿得厉害。

    她把其中一把伞往他手里面塞,说:“曲耀阳,你拿着,这么大个人了,不知道这样淋雨会感冒吗?”

    他一怔,没去接她递过来的伞,“你下车就为了买这种东西?”

    “这种东西是哪种东西?我只是不想你感冒生病了,最后还要来怪我,你生病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你记住了!”

    他皱眉,“裴淼心,你以前从来不会这么跟我说话的。”

    她说:“那我以前怎么跟你说话了?”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