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64章 耀阳,求你不要

    这陌生的燥热不断升温,一点一滴,灼烫着裴淼心的灵魂。【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曲耀阳看着面前美丽的胴/体,那白皙,那粉嫩,每一分每一寸都再再诱惑着他愈发脆弱的神经。

    越燥热,她的内心似乎越清醒。

    眼下的这种情况,她跟他莫名失控的情绪,都再再说明着,他们就快无法控制自己。

    曲耀阳看着混乱中突然落了泪的苍白小脸,那极力与**抗争的苍白模样,确实实实在在地说明,她同曲母还有曲婉婉的这次捉弄事件没有任何关系。

    可看着她,眼睛红得都想要滴出血似的,他的心竟也跟着疼。心脏就像被一只手狠狠钻了一下——她难道就这么不想跟他之间有些什么?还是说,不过短短时间,她曾经对他的喜欢还是爱恋,就那么轻易地转移到别的男人身上去了?

    裴淼心倔强地瞪事着他,身体里不断叫嚣着想要向外冲去的火热刺激着她每一个感官,心里明知不能,他已经是别的女人的男人,可又偏生无法拒绝自己身体里,最原始的本能。

    看她这副模样,娇娇滴滴又天神交战的,立时便让他再控制不住地攫住她粉嫩的双唇。

    他的舌尖在她的唇瓣上**,吮入口中的尽是她咸涩的眼泪。他的舌尖舔着她唇上的纹路,描画着她的唇线。

    这样靠近,他似乎都能听见她心底的挣扎。又有一递眼泪沿着她的唇角,沁凉了她的脸颊。

    曲耀阳双手捧着他的脸颊,边吻着,边用拇指去帮她拭泪,同时舌尖撬开她的唇齿攻进去。

    裴淼心的舌拼命地躲藏着,又像是欲拒还迎,与他的舌尖一起在自己嘴里嬉戏逗弄,他缠上,她便躲开,双手抵在他的胸口,拼命地做着最后的抵抗。

    可她越是这么推拒,曲耀阳就越是容不得她逃跑。一手捧着她的脸颊,另外一只大手却探进她的衣摆,沿着她细腻白滑的肌肤,从小腹而上,一把揉握住她的绵软。

    宽松的他的衬衫,将她本来姣好的身材统统遮挡,却偏偏流露出别样的风情——她左胸前的衬衫因为他的抓握而高高隆起。

    一把将她身上的白色衬衫用力撕开,她胸前的两粒小红豆立时暴露在他的眼前。

    裴淼心严重露出一丝惊慌,正要抬手去遮,却被曲耀阳一把捏住下巴,将她的头仰到了高点。

    “再给你一次机会,淼心,你要是不愿意,赶紧说不……”天知道晚餐时曲母给他喝的那碗鬼东西到底有多大的药效,可从刚才折腾到现在,他早就已经分不清楚,与她之间,到底是真实的情意占得更多,还是更多的身不由己。

    曲耀阳说完了话喉头都已极尽沙哑,若不是拼命控制着自己伸手去抓握她胸前的东西,制止自己张嘴去含,他早就已经失控到忘乎所以。

    “唔……”裴淼心又羞耻又难耐,这个时候耳边除了“嗡嗡嗡”的声音什么都再听不见了。

    她唯一知道的只是,当他那双有力的大手抚上她的时候,她浑身的火热和难耐才找得到解脱的出口。

    她是喜欢他碰她的,尽管心底苍凉又绝望,可她并不排斥他在她身上所做的一切。

    甚至是,喜欢。

    曲耀阳低吼一声,他的下腹就早就已经挤在她的小腹上,使劲地揉抵着她敏感的源泉,就差这一步,他就能完全将她占为己有了。

    该死的!

    谁来告诉他,这一刻他到底是应该要了她还是放了她?

    明明同她在一起这许多年,直到结婚他都能守住自己的心不去碰她,可是现在,仅仅是曲母的一碗药而已,他曲耀阳难道就是这么窝囊的男人?

    裴淼心连声抽气,却每每忘了再把氧气吸进,就这么屏住,慌乱得就快要窒息。

    曲耀阳再无法控制住自己,一个劲儿的在那揉抵,让他的灼热不断地胀得更大,慰藉着她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

    “唰!”

    两个人的身上这一刻再无了任何束缚,裴淼心一声惊叫,她娇嫩的臀肉便被他抓在了手里。

    一只大掌用力抓揉着她的臀瓣,另外一只便用尽全力去挤揉她胸前的小白兔,这只抓完了又抓那只,弄得裴淼心周身混合着疼痛和酥麻的感觉畅快得几乎令她背过气去。

    “耀阳……耀阳不要……”最后的理智濒临崩溃,唯一剩下的那点清醒的意识再再提醒着她,她与他之间早就没有可能,而他外面的女人现在还怀着身孕。

    揉捏着她双臀的大手突然向中心挪了挪,长指从后面往前探,轻易地便触到了她早就因为动情而湿了的敏感。

    裴淼心瞳孔颤了一下,整个身子都紧绷得发抖。

    她咬着牙,不发出一声,只是粗重的气息从鼻尖缓慢地喷出,双颊红粉如蜜桃,试图做着最后的抵抗与挣扎。

    可是这会的曲耀阳早就已经疯狂。她的身子越是颤抖得厉害,越是紧绷越是僵硬,他反而越想要看见她在自己身下荡漾成一滩春水的模样。

    曲耀阳的中指在她敏感的源泉一点上轻捻了一下,整个手掌索性都移了过来,从后面将她的花/瓣覆住,用力地一按——

    “啊唔……”细微的闷哼声从她的嗓子眼儿里发出,裴淼心死死咬着牙根儿,再崩溃也硬是逼着自己要清醒过来。

    可她越是这么倔强,曲耀阳本就乱了的心怀则更是气怒,非逼着她跟他求饶不可。

    他的手掌竟是覆着她的花/瓣不再离开,甚至开始前前后后抚/弄起来。

    “曲耀阳!”这一声轻唤已经伴随着她崩溃前最后的意识。

    两只小手无力地抓着他结实有力的手臂,浑身如筛糠一般抖动不停。

    “不要!我求求你了,啊嗯……不要……”

    这时候的曲耀阳早便听不见其他,一边睁眼看着自己手中不断湿润潮红的一切,一边俯到她的耳边,“已经太晚了,心心,你跟我,都已经太晚了……”

    “啊……嗯……不要……唔唔……你已经有了她了,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这样下去我们又跟木偶有什么两样……如果你跟一个木偶上/床都能得到快/感,那你就尽管这样对我吧!我会恨你一辈子的,曲耀阳,啊……”

    一听到这个“恨”字,早已双眼充血到不行的男人,突然抬起刚才拖着她花/瓣的右手。他的手上竟是湿哒哒的一片,透明的汁/液顺着他的指尖、手掌不断地往下滴落,落在她的两团小白兔之间,整个人邪恶得就像是想要将她拆解入腹的恶魔。

    “木偶?”

    一声轻笑里,这邪恶的恶魔将自己挂着汁液的长指按在她的唇上,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压住她的唇瓣就往里伸。

    裴淼心声声哀叫,早就已经忘乎所以。

    森然的男人话音在她身上响起:“木偶会湿吗?嗯?心心,你看看你自己已经变成了什么模样,不要怪我狠心,其实是你逼我的,你也想要我,嗯……你也跟我有一样的感觉!说什么已经不再爱我,其实全部都是骗我的!我们从头来过,我们还像刚认识时的那样,我们一切都从头开始,我现在就给你,给你这几年婚姻生活里早就应该给你的东西好不好?”

    “不要……”

    胸前的两只小白兔被他挤压得变了形,裴淼心刚出声轻唤,曲耀阳陡然一个向前顶冲——在她惊得睁大了眼睛的同时,他一把箍住了她因为疼痛而向上延伸的小腰,更用力冲到了她的顶点。

    这一下裴淼心是彻底没了呼吸。 前夫,爱你不休:妙

    高高仰起的小下巴和被迫大张的双腿一样颤抖,可身体里那个又粗又硬的东西,似乎在那一瞬,彻底撞穿了她的灵魂。

    “呃!”曲耀阳舒服得一声轻吼,他早该料到她的紧致与别的女人不同。那份畅快与被温暖包围的快/感,几乎在他刚一冲进来时,就被这小女人夹握得泄了功。

    他伏在她身上声声低吼,舒服得他再也控制不住,再次用力一撞,彻底地攻占了她的所有,紧接着就开始一切惯性冲刺,腰臀如马达一般摆动,似再也停不下来似的。

    该死!

    他早就料到她有多么美好,前几次的浅尝辄止已经让他欲罢不能得几乎都外面的女人都失了兴趣。这几年同夏芷柔在一起,他多时已经说不大清自己的情绪,他与她亲密或是做到最激狂的时候,已经松弛得厉害的她似乎再也不能给他当初还在学校时的那种感觉。

    当然,他知道从前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情,他虽然可以不去介意,可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就再无法改变,她已经不是从前的夏芷柔了。

    虽然这许多年,她一直都有在做卵巢方面的保养与养护,甚至还动过一次收紧的小手术,可是感觉不再就真的再找不回来。他纵然有心,可每每也是在面对她的时候,有心无力——他们似乎已经很难再在床上,找回已经丢失了的那份快/感。

    ...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