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39章 浴里纠缠

    曲耀阳站在客厅的窗前挂断电话,回身的时候那个系着小围腰的裴淼心已经端了几盘简单的小菜出来。【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他迈步向前的时候想起刚才电话里桂姐的交代,她说:“老夫人已经没有几天,最后的心愿,就是希望看见你们关系变得缓和一点。”

    她在餐桌前布菜,他安静坐下,看着一桌子品相精致的小菜。

    不是第一次吃她做的东西,却似乎这一顿和上一顿,相隔久远。

    “你买的材料全部都很贵,一顿吃不完大部分都会坏掉,所以我全部都做了,喜欢就多吃一点。”

    “嗯。”

    “还有奶奶一定跟你说过,我爸妈不在这里你就是我最亲的人。如果你不喜欢,可以不要,我已经习惯一个人。”

    “奶奶没有说过那样的话。”抬头睁眼说瞎话,曲耀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这一刻,寂静无声地跟她两个人坐在这里吃饭,还是让他不自觉想要这么说。

    安慰也好。

    她刚夹了块青菜进嘴,抬眸来看他的时候,沉默了几秒又低下头去,“是么。”

    “白天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说你在开会……开的什么会?”

    她动作一滞,紧张了半天,还是佯装平静,“我找到工作了,我现在有工作了,就是在一个卖场上班。”

    他听着就有些好笑,“卖场?什么卖场?你不是学设计的吗?”

    在他眼里,任何没有出路的学设计的孩子,都只会吃饭跟睡觉。

    “以前学设计是因为我的脑袋不够聪明,要考k大就只有这个专业的分数最低。上了几年大学,我从来就没有想明白过自己以后要做什么事情。我一副心思想要跟你结婚,从高考那一天起我就只想跟你结婚。然后,我结了,迷迷糊糊过了那么多年,到现在我才终于明白,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又会做什么。”

    “做什么?”他眯了眸。

    “就是……就是……”说着就没了声音。

    曲耀阳放下碗筷,“是什么?到底是什么?你说话的声音这么小,就像是说给你自己听!”

    他显然又开始不耐烦。

    裴淼心看着他的不耐烦,似乎这是这么多年来她早就习惯从他脸上看到的情绪,她见过他看夏芷柔的眼神,温柔、忍让、妥协,可是到了自己这里,却偏生迅速转变为不耐烦。

    沉默了半晌,心下一片苍凉,扒了几口晚饭她便起身,将手中的碗筷全部收进水槽里面。

    转身以前对他说:“吃完就早点回去吧,别让你的女人等你,那感觉并不好受!不管奶奶跟你说了些什么,我一个人挺好的,早就已经习惯了!”

    他还没有等来她的答案,已经见她起身向着卧室,似乎真是疲惫得不堪。

    他坐在原位盯着一桌子的小菜,眉头就快拧成个“川”字,他都闹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了,难得休息的一天,难得推掉了所有行程,他居然一个人在这房子里耗了一天,到头来面对的却是她这样的态度。

    吃不下面前的东西,为着这一天莫名的烦闷再到刚才她急于摆脱他的脸,都让他心里堵得不像样子。

    不是想要关心她些什么,这个还有小半个月便会跟自己的离婚的女子。他只是……只是待在这里的一天莫名想了些事情,多年的相识还有这几年有名无实的婚姻,他不是真的不耐烦了她,而是……害怕真的靠近。

    ……

    关在浴室里脱掉上衣准备洗澡的裴淼心听到客厅里传来的关门声,心下狠狠一沉,也知道他已经从这里离去。

    脱完了上衣脱裤子,坐在浴缸边看着满池蒸腾的热气,她才觉得自己的鼻子酸涩到疼。

    浴缸里泡了半晌,本来只是想泡去一天的疲惫,可灌了满室的热气还是让她头晕脑胀。

    不行了不行了,慌忙伸手去抓一旁架子上浴袍裹在身上,坚持着扶着一旁的墙壁从浴室里出来时,她撞着门边的桌角,立时便痛得惨叫出声。

    卧室的门“吱呀”了一声,她半蹲在地上揉自己酸疼的小腿时,疲软得已经就快要栽倒在地上。

    “你一个人都是这么照顾自己的?”站在门边手上拿着本书的男人挑了眉,裴淼心一骇抬头,突的一阵晕眩让她彻底再撑不住,向下栽倒下去。

    曲耀阳快步过来丢了手中的书,抓住她一边手臂、揽住她的腰,将她打横从地上抱了起来。

    她慌忙去揪他衣领,他却是看着她冷笑。

    她头晕目眩,咬唇尴尬得不得了,想着这样不对,慌忙挣扎,“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下来走就好……”

    “安静点!”他大喝一声,又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快步向着大床的方向而去。

    “我真的没有关系,你放下我就……嗷……”她被他重重一丢,背后猛砸在床垫之上,他先前随意丢开的书正好就在她身边,铬得她手也跟着疼。

    曲耀阳冷冷站在床边挑了眉,也不等她反应,一双大手袭来,顺着她小腿一直向上抚到大腿。

    她骇得面色娇红,小手铬得生疼还要慌忙去拉自己浴袍的下摆。

    可他的动作却是蛮狠,抓住她浴袍下摆一掀——她面色一片潮红——

    “左脚脚踝轻度浮肿、右脚膝盖伴随淡淡青紫和脱皮愈合现象,初步判断这伤应该没有多久,但似乎伤后疏于调养。”

    他单腿跪在她床前说的话,骇得她慌忙压下自己浴袍的下摆往床头的方向缩躲。

    “你怎么……你怎么会懂这么多东西?”

    “我从前没同你说过,若不是下海经商,说不定现在我已经当了一名医生?”

    她恍惚间想起,之前听奶奶说过,曲耀阳去国外留学之前,高考填报志愿填的就是a大的医学院。

    只是那时候曲市长独断专行,认为自家儿子人中龙凤,要么从政要么从商,当了医生则永无出头之日。

    所以撕毁他的录取通知书,坚决送了他出国留学。那会子两父子之间的关系闹得很僵,即便去了国外也有人监视和回报他的一举一动。所以当医生的梦想放弃以后,他才拥有了今天的一切。

    ……

    曲耀阳沉默了几秒,“那天在健身会所里我知道不是你故意去找芷柔的麻烦,当时现场那么多人在,会所里又有监控录像,你是怎么来的,谁带你来的,还有后来谁先动的手我都知道。”

    “是、是么?”

    “可是当时你也受伤了……为什么不说?既然不是你主动去找的芷柔,也不是你故意要将她推倒,当时那样的情况,为什么还要让我误会是你做的?”

    “其实,你真的有那么在乎我给的答案吗?”

    她侧过头对他笑笑,只觉得整个神经疲惫得,已经没有多少精力再同他纠缠下去,“如果你真的那么想要我的答案,当时你在健身会所里面就会问我,可是你没有,你只相信你心里既定的答案,只想保护你想保护的人。”

    “也许一开始你并不了解整个事情的案发经过,可是主观意识里你还是认为我无聊和幼稚,那么后来你还来要我的答案做什么?我无不无聊,我幼不幼稚跟你有什么关系?”

    曲耀阳微眯了眼睛,看着这个目光一瞬疏忽飘渺的小女子,突然弯了身到她手边去想捡自己刚丢出去的书,捡了,他就回家。

    他捡书的时候她正好拉了一下铺在床面上的被子。

    本来只是想要将被子拉过来盖住自己已经有些凌乱不堪的模样,却不料那一个拉扯,立时让他不稳,直接狠狠扑在了她的身上。

    她瞪大了眼睛去看他,整个人慌乱得不能自已。

    为了泡澡,她刚才在浴室里早早将头发盘好,这会子经过这许多变故,如瀑的黑发正好以着撩人的姿态散落在她肩头、掩映着淡绿色的床单,自然氤氲一份清纯与娇媚的美好。

    他一只手还抵着书,这时候近距离看她的模样,如婴儿般瓷白的肌肤和水灵灵得仿佛不谙世事的大眼睛都让他心烦。心烦到,不自觉就会想起那个雨夜里,莫名有些失控的灵魂。

    她害怕又心慌地抬起眼睛看他,对上他深入潭水的眼眸只是一惊,又慌忙敛了下来。 前夫,爱你不休:.

    闭上了眼睛,强压所有的心跳和慌乱,她告诉自己不爱了不爱了,已经不爱了,那就不要慌不要乱,就当他是个平常路过的陌生人吧!

    她闭着眼睛挣扎,不知道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压在自己上头的男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要松开。

    耳畔突然一热,颊畔也跟着热了起来。

    裴淼心心跳失衡,急急睁眼,脖颈亦是一热一痒,她只看到一个人头以着缠绵之姿涟漪埋在她的颈项。

    “啊……”她吓得一声轻叫,他先前抵着那书的大手已经收回紧箍在她腰间,随着唇齿亲吻缠咬她脖颈的动作向下一滑,揉着她浴袍边角蜿蜒向上。

    她脖颈间的热气氤氲,这缠绵悱恻的热与酥麻,纵是让她挣扎得几次想要逃开,却偏生被那一点痒、一点乱弄得晕晕沉沉。

    他整个人嵌在她双腿中间,一只大手紧紧箍住她腰身,另一只便真的把她腿间浴袍拉高到腰间。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王爷,人家要安寝重生娃他爹不是你想甩就能甩纵兵天下郭家圣通(宫斗系统)百战长歌楚妃谋略重生之嫡女狠彪悍烟岚都市修真狂龙君临城下[重生]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