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大姐

    “方岁寒最近有什么消息吗?”张氏不无担心的开口问道,听闻边疆那边可比这边要冷的多,在那边过冬指不定多苦呐。【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张氏只知道方岁寒现在能跟她通信不知道俩人曾经见过面的事情,林芸希不想给冷三娘和秦副将添麻烦,所以一直也是瞒着的,听到她嫂子提到方岁寒愣怔了一下,旋即垂下头低声道:“应该是没什么事,前几天还从那边捎了东西回来。”说着摸了摸戴在脖子上的玉,回来以后她找了绳便将方岁寒送回来的玉带上了,摸着那带有自己体温的玉,林芸希感觉心里踏实了不少。

    看着林芸希那模样,张氏在心里叹了口气没再问别的,方岁寒是个好的,可惜却不能陪在林芸希的身边,虽然说现在看着她住在新房子里也小有丰盈,但是看着林芸希总感觉阵阵的心疼。

    林靖遥许久没回家,好不容易这几天得空便留在林家等到上学堂的时候再回方家村,张氏本来也想留林芸希住一宿的,不过林芸希惦记家里那些事吃完饭就回去了,那层薄雪融化以后在地上冻成一层冰,回去的路非常不好走,等林芸希到了自己的家的时候天都要快黑了。

    回到家以后发现家里多了个大肚子的女人,女人脸上有些青紫,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方妙见林芸希回来,将手里的帕子递给那女人后赶紧向她解释道:“三嫂,你可能还不认识,这是我大姐,方静。”

    在方妙的解释下,林芸希总算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大肚子的女人是方家大女人方静,早年就嫁到邻村孟家,初嫁时夫家还算是殷实,但是她相公孟宝山是个非常喜欢喝酒的人,之后不顺心就会砸东西打人,新婚那几年还不算厉害,至少不会打方静,结果在方静连生了两个丫头其中一个右耳朵还是听不见的以后坏脾气就爆发了,天天打骂方静,即便是她现在正怀着第三个孩子也没有收敛,简直就是畜生!

    林芸希非常同意方妙对她那个禽兽不如的姐夫的评价,连自己有孕在身的媳妇都打,这个男人可不就是畜生吗?眼看着方妙高声指责那孟宝山,方静哭的越发的厉害,简直跟泪人无疑,林芸希赶紧使了个眼色叫她别在提那个人让她大姐伤心了,方妙气鼓鼓的闭了嘴,被林芸希指使着去打盆热水。

    “大姐,你别哭了,你哭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他敢这么欺负你,咱们方家也不是那软柿子,你就在这安心的住下来,我看他们连孟家自己的血脉都不顾吗?”林芸希掏出帕子替方静擦眼泪,看着她那青紫的面皮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心里大骂那孟家儿子不是个东西,这样也能下的去手。

    听见林芸希的温声劝慰,方静哭的更厉害,简直可以说是嚎啕大哭,气都不匀了,方妙那条帕子彻底的没用了,林芸希连忙替她轻拍后背,生怕她情绪一激动再休克过去,端着水进来的方妙看她大姐哭的更厉害了,将手里的水盆“砰”的一声放到了凳子上,高声道:“大姐,你可别哭了,就是哭你也得在他孟家哭,你在咱们自家哭能怎么着?那人还不是该吃吃该喝喝?”

    林芸希扯了方妙的袖子叫她别再火上浇油了,然后对着方静开口说道:“大姐,你先别哭了,有什么委屈尽管跟我俩说,这事是他做的不对,咱们方家人自然给你撑腰,你这么哭太糟蹋身体,你就算不为自己也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想想。”

    方妙气的脸色通红,斗牛一般的看着哭哭啼啼的自己的姐姐和轻声哄着的三嫂,心里气到要死,她大姐就是个软性性子,跟她娘一样,遇到事就知道哭哭哭,若是换了她,敢喝醉以后打人,她肯定毫不客气的还手,什么个东西?!

    到了掌灯时分,屋子里总算安静了,倒不是林芸希劝好了方静,而是她自己哭着哭着睡着了,林芸希和方妙俩人把她给抱正了地方,然后盖上被子,俩人相视而望,一起出了西屋。

    俩人开始做饭,方妙坐在灶膛口的小凳子上气呼呼的戳着里面的柴禾,又生气又愤怒,但又怕吵醒里面睡着的人,压低声音对林芸希说道:“三嫂,你也别闹心,我大姐向来都是这样,在孟家受了气就往回跑,然后在家里也得不到好气,她是今天早上回到咱们村的,在娘和大嫂那哭了整整一个上午,被大嫂给挤兑出去了,如果不是我听别人说她在老屋那边哭,估计这时候还在外面冻着呢。”

    林芸希感觉特别不可思议,炒菜的动作顿了顿,不解的问道:“不是应该去找孟家人说理吗?怎么把人给赶出去了?这天可不暖和,冻坏了可怎么办?”

    方妙长长的叹了口气,火光照耀下的脸色很不好看,半天才回道:“这事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大姐在怀第二个孩子的时候也是跟她相公打架回来了,那时候还没分家,虽然大哥二哥家不愿意,但是我娘不愿意她回去受罪,结果没呆几天就早产了,生了个丫头右耳朵还是聋的,结果孟家人就把这事怨在我们家身上,反正意思就是那孩子残疾就是我们方家人的错,我大姐那个刁蛮婆婆就是个泼妇,到我们家乱骂一通,把我娘都给气的晕过去了,后来还是族里出人处理了这事,否则那泼妇非得要赖我家银子不可。”

    听到这里林芸希总算是明白了,吴氏跟吕氏不敢再收留方静就是怕再惹上当年那事,不过宁愿看着自己有身孕的女儿在外面受冻而瞻前顾后,吕氏已经可以算的上是冷血了,那孟家人更是奇葩,那孩子天生残疾这孽是那个酗酒的孟宝山的错,怎么能怪到方家人的头上,而且听方妙那意思就是想要借机讹银子,这样的行为已经不能用不要脸来形容了,简直是丧心病狂!

    4FoB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猎日传奇之刺魂虐世妃舞良辰美眷君无戏言[猎同]不败·东方·揍敌客逆袭女王我的1999二婚更比一婚高暗黑武侠世界一个人的私奔(GL)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