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593.第593章 年家女儿

    四爷回京,弘昼和榕儿自然也回来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弘昼多日来都在忙碌,实在是事情颇多。就没有时间进后院看看。

    今儿得闲了,才想起去后院。

    正院里,福晋道:“听闻出了事,可吓死臣妾了。也没有爷的消息。皇阿玛好些了吧?”

    “无事,府里可好?”弘昼喝了茶,问道。

    “好,只是……年氏那,爷还是去看看吧,她也是有身子的人,那么熬着,也不是个事,您好歹去看一眼。”

    年氏如今有六个月的身子了。

    “她怎么了?年家的事又不与她相干。”弘昼皱眉。

    “我也是如此劝,她着实胆小,又这么些时候不见爷,难免会瞎想,爷还是去看看吧,不说别的,她还怀着孩子呢。”

    福晋担忧道。她可不想年氏的孩子有个好歹。

    “那爷去看看吧。”弘昼起身道。

    到了年氏这里,弘昼就觉得气氛不对劲,奴才们见了他都是战战兢兢的样子。

    “你们主子呢?”弘昼皱眉问道。

    “回主子爷的话,主子睡着呢。”贴身的奴婢小声道。

    弘昼便没再问,径自走进屋。

    年氏肚子凸起睡她黄花梨榻上,整个人像是脱水了一般,干瘦,憔悴,倒是显得肚子格外的大。

    “将这里的奴才都给爷拖下去打!如何就把主子伺候成这样!?”弘昼一看就来气。

    年氏进府以来,已经养的白胖了,有孕之后,更是胖胖的,弘昼见了就喜欢,如今才一月多不见,就成了这幅模样,叫他怎么不气。

    “爷。”年氏艰难的站起来,福身。

    弘昼生气,就不想理她。

    年氏站起身,悲凉的眼神看向弘昼,却不说话。

    年家出嫁的女儿都死了,她如何躲得过?

    只是……这孩子,孩子……

    年氏摸着肚子,豆大的泪珠儿落在肚子上。

    “药拿进来!”弘昼在离开正院的时候,福晋就把这几日都给年氏送的安胎药叫人拿食盒装了,一并叫他带着。

    这会子奴才拿来药,弘昼亲自端着走近塌边。

    年氏惊恐的看着弘昼手中那白瓷碗,药汁还冒着热气,她抱着肚子,瞪大眼一步一步往后退,摇着头:“不要,不要,求你……”

    弘昼站定,皱眉:“还不喝药?要作死么?”

    “求你了爷,我不要喝,不要喝……”年氏跪倒哭着道。

    弘昼气急了,她是不想要孩子了么?

    “年氏!”弘昼大叫一声。“喝药!”

    年氏哭的几乎抽过去:“求你了,求你了,我……我知道我该死,我该死,可是这孩子没错啊,求你了爷,叫我生下他,给谁养着都好,哪怕送人都好啊,求你了求你了……”

    弘昼一愣,她这是想哪里去了?

    “年氏,你起来。”弘昼耐着性子道。

    年氏此时惊恐占据了理智,她膝行几步,紧紧抱着弘昼的腿:“爷,求你了,我只求生下孩子,我求你了爷,生下他,爷赐我毒药都好啊,爷……”

    弘昼连日劳累,本就烦躁。见着年氏消瘦至此,就怒气勃发了。

    这会子她还要误解,弘昼一生气,就将那药碗砸了,褐色的药汁散发着药味弥漫在屋里。

    年氏一愣,抬头看着弘昼,他不给自己喝药了么?

    弘昼低头,捏住年氏的下巴:“你太令爷失望了?你进府以来,爷对你如何?嗯?”上扬的声调无不显示他此时的怒气。

    “我……爷……”年氏无言以对。

    “那碗,是福晋特地给你熬得补胎药,不是你以为的堕胎药。”弘昼一字一字说的清楚。说完就甩开了年氏,大步的往外走去。

    年氏不知道忽然间怎么就开窍了。

    别的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有一句话,在她脑海里响彻。

    ‘此时要是叫三爷走了,他一辈子都不会再来。’

    她疯了似得爬起来,也不顾手被瓷碗碎片划破,冲上去就拉着弘昼的胳膊:“爷,你别走,你别走……”

    弘昼见她雪白的手上鲜红的雪,染在自己宝蓝色的袍子上,像是暗夜里开出的一朵蔷薇。

    “拉爷作甚?你不是自己有心思?不肯信爷的?”弘昼没不推开她,只是言语冷淡。

    “我……我……爷回京这么久,都不曾来一回,我……我怕啊……爷别走。。”年氏的手更紧的抓着弘昼的胳膊,半分也不肯松开,像是抓着惟一的救赎一般。

    弘昼看她手上的血一直流,硕大的肚子显得更加突兀了。整个人可怜的很。

    心里叹息,回身握住她得手:“松开。”

    年氏比方才还要惊恐,她摇头死死的抓住:“不要,不要,爷不要走,我放开了爷就再也不会来了。”

    弘昼失笑,总算还不是太蠢,方才真想走了再也不来的。

    “松开,手流血了,爷不走了。”

    年氏看着他带笑的眼睛,犹豫着不敢松手。

    弘昼狠狠捏了一把她的脸:“还不松开?”

    年氏脸颊一痛,心却稍微安定了些,一点点的松开手。

    “瞧瞧你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了?爷回京忙的睡觉的空都没有,顾得上来看你?”弘昼牵着她走近塌边按着她坐下。

    年氏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直一直追着弘昼的眼睛看。

    他眼里有心疼,责备,怜惜,没有厌恶。

    “看什么,傻了?手不疼?”弘昼黑脸道。

    “爷,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爷……”年氏低头,泪珠子又止不住滚出来。

    弘昼叹口气,罢了,一家子获罪,她怕也是情理之中。抱着她避开肚子道:“别哭了,你记得你进府那一日,爷说了什么?”

    “爷……爷说只要我……我忘记年家……只记得……记得是爷的侧福晋……”年氏哭的抽抽噎噎的说出来。

    “既然记得,还把自己搞的这么憔悴,就该打。你家里获罪,你心里难过是人之常情,可是你不能难过。一来你有孕,你得为孩子着想。二来,自打你进府,就是皇家的侧福晋,入了宗蝶的。不再是年家女子。知道么?”

    “知道,我不敢了,爷别走。”年氏好不容易止住点哭声,紧紧揪着弘昼的衣裳。

    ...
推荐阅读:重生逍遥道择天记重生之幸福日常武神天下白首太玄经霸宠匪妃:皇上...悠然俏厨娘红颜劫:冷君的...一世荣宠:陛下...情非得已:江少...豪门隐婚:私养...上有弦歌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尊皇传说极品萌媳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