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592.第592章 只配用杀猪刀

    景福宫。【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李嫔娘娘,知道为什么今儿在这送您上路?”孙权笑嘻嘻的问。

    李嫔披头散发,全没了往日的样子。

    “本宫是嫔位,你们要做什么?”她惊恐的看着孙权,以及皇后娘娘那的小魏子,另外四个小太监。

    “这可是谨贵人住过的地界。您不觉得阴森?可是您和您那贬为庶人的儿子,派人勒死了谨贵人的,您瞅瞅,谨贵人可就在那看着您呢。”

    小魏子笑着瞅了一眼屋顶,指了指,像是那里真有人看着似得。

    “别给本宫装腔作势,你们要做什么!”李嫔疯了一样想要冲出去,被两个小太监一把推倒。

    “这疯女人还当自己是嫔主子呢?”

    “哎,这不能怨她,她哪知道自个儿被赐死了呢?这不一直关着呢?”

    两个小太监一唱一和的,鄙夷不屑的看着李嫔。

    李嫔颓然。

    她该想到的。弘时都被贬为庶人了,她的出路自然只有死。冷宫也没资格住下去了。

    谨贵人当年获罪不死,不是因为万岁爷怜惜,而是彼时年羹尧得用。

    此时……李家已经全部抄家下狱,弘时被贬,她……如何能活?

    “您想明白了?明白了就上路吧。”孙权笑着道。

    自古后宫女子被赐死,无非就是白绫,毒酒,匕首。这三样东西。

    可是……给李嫔的,却是一把杀猪刀。

    这自然不是四爷的意思,四爷不屑。

    也不是弘晴的意思,弘晴没那么无聊。

    这却是榕儿的意思。

    他的原话是这样的:“这种人,白绫她侮辱了那份清白。毒药她对不住那份果断。匕首嘛,那是给刚烈女子用的,她如此一个贱人,配不上。寻一把生锈的杀猪刀给她就是,告诉她,要不自己动手,爷就去宗人府,在弘时身上扎几下。”

    李嫔看着那把生锈的杀猪刀,甚至带着暗红色的血和猪毛。

    她甚至作呕,万岁爷如此恨她?就连死,也要如此侮辱她?

    “万岁爷的意思?”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你以为,万岁爷还能叫你体面?你配么?”小魏子看着她,恶心的样子。

    “好。我十五岁跟着万岁爷,宠爱没几年,倒是受了一辈子罪。罢罢罢,他看我如禽兽,我也只能认了。”

    说罢,便举起刀,冲着自己的心口扎了下去。

    她颓然倒下,胸口的血流出来。

    她拼着最后的力气一把拔除刀,血便如喷泉一般喷出老远。

    不过数息之间,她就永远的去了另一个世界。

    没有人叹息。一切都是命。贪婪的人,该有的下场罢了。

    刑部大牢里。

    年羹尧已经被割掉了舌头,挑断了手脚。

    他的伤口被好生上了药。

    他久经沙场,自然知道那都是上好的金疮药。凝血消炎最是好的。

    刑部的狱卒,都是高手。他们无论给人造成怎么样的伤口,只要不让你死,你就死不了。

    手脚都被挑断了经脉,却也不过小小的伤口罢了。

    年羹尧看着对面,双眼冒火,却无能为力。

    对面那间牢房里,一天之内换了四个人。

    第一个是年羹尧的长子。

    他被上了十七道大刑,最后熬不住,咬舌自尽了。

    第二个是他的次子,比长子强,挨了十九道刑罚,生生痛死。

    第三个是他的发妻,只一遍刑罚下来,就生生厥过去了。

    弘晴并不禁止他们自尽。他要的,是年羹尧的心扔进油锅里煎熬罢了。

    事实上,弘晴做到了。

    年羹尧不怕死,也知道兵败之后,一家子的命都保不住,他是疯狂的政-治赌徒。可是叫他死,或者看着一家子死他也许都能忍。

    可是,叫他看着他的家人一个个在他眼前受尽折磨而死,无异于是在他的心头放血。

    他痛的双目赤红,却只能看着。便是闭上眼,也无时无刻不是听着对面牢房里的惨叫声。

    他们叫他‘阿玛救命’‘阿玛救我’‘都是你害了一家子啊’‘你为什么不死’

    ‘我怕疼啊’

    一遍遍,一声声。像是利剑,一次次插进年羹尧的身体里,却都不能叫他痛快的死了。

    他终于知道,亲人受苦的时候,自己如何难熬了。

    太子爷,好狠的心,好毒辣的手段,好报复啊!

    “将军,您知道么?您的妹子,谨贵人是怎么死了的?不是皇后娘娘,犯不上,不过是个失宠没本事的贵人罢了。是罪人弘时,您是被罪人弘时一步步的拉到了如今这地步的,您还卖命呢?”

    狱卒给他塞饭,将李嫔,路太监招供的供词拿出来,像是老朋友谈心一般讲给他听。

    年羹尧整个人傻了。

    他自是知道,时至如今,没必要骗他。

    是弘时?

    弘时……

    他喊着饭菜,含糊的笑。呵呵,呵呵,就算是没被弘时算计又如何,一样,一样,迟早是要反了的。

    此时对面是年羹尧的长女正被用刑,火红的烙铁一下下的烫着她的身体,她尖叫着。

    她从未想过,出嫁后还会遭遇如此的境遇。此生最后悔,生在年家。

    弘时的下半生,都将会在宗人府度过。

    关押他的地方,是一处小院,却没有人伺候,他亲近的人都已经杖毙了。

    他每日等着人送饭进来,如此而已。

    “哟,晒太阳呢?进可给你送个消息来,您那额娘被处死拉,李家斩了好几个呢,余下的都发配西北去了。啧啧,可怜见的,李家也没怎么风光过啊,这就都不行了,摊上这么个亲戚,真是倒霉催的啊!”送饭的人冷嘲热讽道。

    弘时已经没什么心力了。

    他在这狭隘的四方天里呆了这些时候,闹过,怒过,骂过。

    可惜回应他的都是送饭的人似笑非笑,嘲讽的眼神。

    他明白了。

    即便他仍旧是皇阿玛的血脉,可惜他弑君杀父,早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二阿哥弘时。

    如今不过是个罪人罢了。爱新觉罗这个姓氏与他无关。

    甚至弘时这个名字,也被剥夺了。

    他默然的吃着馊了的饭菜。

    他笑了笑。也亏得他们成日里搜罗来这些馊了的饭菜,难得啊。

    ...
推荐阅读:武神天下择天记重生逍遥道重生之幸福日常白首太玄经霸宠匪妃:皇上...悠然俏厨娘红颜劫:冷君的...一世荣宠:陛下...情非得已:江少...豪门隐婚:私养...上有弦歌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尊皇传说极品萌媳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