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386.第386章 允褆

    四爷还沉默了一下,宗人府是好,是和弘晖,可是那一天鸡零狗碎事情不少,弘晖这个身子也是……

    哎,但是他也不能打击弘晖,罢了,他想去随他便是了。【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另有一件事,儿子的格格巴尔达氏有孕两个月了。”这事换在先帝那会,就绝对不需要专门说一声,但是这几年弘晖弘时都有格格,弘昼几个也有格格一年了,愣是没有个有孕的,四爷都问了几回了。

    这会子有了,自然得说一声。

    “好,赏她,好生养着。”四爷果然高兴,因为这事,午膳多吃了一碗饭呢。

    阿哥们都安顿好了,四爷也算是清闲了几日。

    这一天,一大早就是阴沉的天,像是随时要下雨一般。

    早年间被圈禁的大哥胤褆……哦,是允褆。又一次昏厥。这已经是今日第二次了,他瘦的脱了形,高大的身躯也佝偻了不少。

    “主子,再不禀报,您撑不住呀!”贴身太监和他一样,瘦的没个人形。流着泪给允褆擦汗。

    万岁爷大恩,大夏天也有冰山用,内务府换了人后,万岁爷监督的勤,没敢少了他们的供应。虽说和以前是比不起。但是对于圈禁的人而言,这就不错了。

    “是撑不住了,也就这几日的事,你个狗奴才哭什么?爷活着受罪呢,孩子们都有出路,女孩子们也都嫁了,爷是死是活的就这样了。等爷死了你也就告老吧。”

    允褆对他的贴身太监还是不错的。

    太监一听这话,就泣不成声。他多么怀念当年的大阿哥,直郡王意气风发的时候,叫着他’狗奴才‘。如今是什么光景啊……

    “行了,别流猫尿了,去吧,跟外头的侍卫说,叫他们传话,就说爷想见见万岁爷。求万岁爷赐见。”允褆说罢就有些疲倦的闭上眼。

    太监摸了泪整理了一下衣裳出去了。

    侍卫们对这里的人尚算是客气的,毕竟守着多年了,也都熟悉了。何况万岁爷都说不上厌恶了大阿哥,他们何必呢?

    大阿哥犯事,那是犯在了先帝爷手上,先帝爷早没了八百年了。

    没见大阿哥的儿子们都有差事了?最小的阿哥也都大婚了。

    圆明园中,四爷午睡起来,就见苏培盛进来道:“启禀万岁爷,大阿哥求见。”

    四爷愣了下,弘晖什么事?这时候来,热的慌。

    “弘晖怎么了?可知道何事?”四爷坐起来问道。

    苏培盛也愣了一下,这是误会了。“回万岁爷,不是咱们大阿哥。是……是……”是您大哥。这可不敢说。

    四爷也只迷糊了一下就明白了:“可是有事?”

    “回万岁爷的话,来传话的是守着大阿哥府的侍卫首领,说是他也没见着,只是大阿哥身边的贴身太监跟他说的。大阿哥去年秋天就病了。说是大阿哥不让禀报,就一直那么耗着。如今……怕是不大好了。”

    四爷愣住了。

    太监们说的不大好了,往往就是不行了。

    四爷不是没有面对过死亡,以往,太子,先帝,先太后,甚至后来皇后的死亡他都是经历过的。

    可是大阿哥如今不行了,还是叫四爷有些难以接受。

    “去,你亲自去,把大哥请来,好好的请来。”

    四爷的声音淡淡的,但是苏培盛却知道,这是伤心了。

    苏培盛大张旗鼓的往大阿哥府上去,京城中人着实是震动了一番。大阿哥被先帝爷圈禁多少年了。如今这是要复出?

    可是兄弟们知道,大哥犯的错便是万岁爷不追究,也不会叫他出山的。只怕……是不好了。

    苏培盛将允褆请进了九州清晏。四爷就在那候着。

    一见到他,就红着眼叫了一声:“大哥。”

    允褆笑了笑躬身行礼:“万岁爷吉祥。”

    “赐坐,大哥不必多礼。”四爷忍住泪意,笑道。

    “难得能行礼一回,怎么能不多礼,以后啊,万岁爷再想看臣行礼,也没有了。”允褆说的云淡风轻。

    “大哥……”四爷哽咽着叫了一句。

    其实说来也是奇怪。四爷与允褆早年并不是十分好。但是如今骤然知道他要不行了,满满的全是悲伤。

    “哎,人都有个死的时候呢,老四你悲伤什么呢?大哥也不小了。”允褆到底是早年里战场上叱咤的人,要死了还计较什么位份,就叫一声老四吧。

    “大哥……哎,为何不早说。”四爷也不会介意他这样叫,毕竟是自己哥哥。

    “早晚有什么区别,我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就是叫太医看了,不过多一年半载的,有什么意思?”允褆笑了笑毫不介意。

    “大哥就想见见你,大哥也没什么不放心,儿孙自有儿孙福。大哥想亲口谢谢你。这些年,你对大哥一家大恩大哥无以为报了。”

    “大哥说这些做什么?无论如何,都是兄弟。”

    外头忽然一声惊雷,豆大的雨点就砸下来了,大雨哗啦啦的下来。沉闷了几日的天气像是一瞬间就凉快了不少。

    没人知道四爷和允褆说了什么,只是苏培盛站在廊下,偷眼瞧着里头相谈甚欢,两人还不时大笑出声。

    四爷和允褆说的是儿时趣事,一个人到了快要不行的时候,总是格外怀念小时候。

    到了申时末,允褆拒绝了四爷留饭的举动,还是苏培盛亲自送他回了府。

    四爷在晚膳前,静坐了很久,终究还是写下一道旨意。

    大阿哥允褆,恢复直郡王爵位。解除圈禁。

    这张圣旨在黄昏晓谕京城。

    这一下,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直郡王怕是就这几日了。

    八爷想去看看,可是不敢。当年的事,自己都不想回忆。何况是如今眼见不久于人世的大哥呢?

    八爷端起一杯酒,站在窗前默默的喝。大哥都被原谅了。就只有自己,就只有自己。

    “大哥,弟弟我对不住你。对不住你啊。”八爷低低的呢喃,一行清泪顺着消瘦的脸颊滑落。落在地上,瞬间就不见了。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群号,约么?:261493400

    ...
推荐阅读:重生逍遥道择天记重生之幸福日常武神天下白首太玄经霸宠匪妃:皇上...悠然俏厨娘红颜劫:冷君的...一世荣宠:陛下...情非得已:江少...豪门隐婚:私养...上有弦歌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尊皇传说极品萌媳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