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339.第339章 宁贵人

    四爷黑着脸,舍不得推开,也不敢重话说她,叹口气真是吹不得打不得。【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别哭了!爷说的不是那事。英贵人的事,爷知道与你无关。”

    李絮先是不想听四爷说话,,很久很久才反应过来四爷说了什么。不是英贵人的事?那自己还做错了什么?

    见她慢慢止住哭,水汪汪的眼睛,红肿的眼眶看着四爷。四爷才问:“不知道错哪了?”

    李絮很不情愿的点点头,还是紧紧拉着四爷的袖子。

    “没良心,你还敢委屈?”四爷见她一脸不情愿,就又在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李絮撅着嘴,推四爷的手,推不动。

    “出了这事,怎的不知道叫人报给爷?嗯?虽说与你宫里有关,怎的就吓得这样?如今宫中没了皇后,太后不过问一句,你怎的就受不住了?”就这么不相信爷?

    “我……我……可那是你的孩子……”我怕你会……

    李絮说的委屈,四爷也明白她的意思,平日里到底没有什么阴私事,她也是想多了些。罢了。她的逆鳞就是孩子,当年年氏不过几句话,她就敢那样发火。想来是觉得自己的逆鳞也在这。

    出了事,没了孩子,自己当是要怀疑的?这一想,四爷就舒服了几分。

    虽然是自己的孩子,不过一个贵人的身孕,四爷真是不怎么在乎。也是没生下来,没什么真实感。

    “该打。就算如此,就该不信爷对你的心?真叫爷伤心。”

    李絮抬起头,泪眼看着四爷委委屈屈的问:“那……爷相信我么?”

    那样子,几分委屈,几分担忧,几分希望。像是如果四爷说一句不信,就能再哭的惊天动地一般。甚至,哭都是轻的,仿佛此时四爷要是不信她,她就能毁了自己。

    “爷何时疑心你?爷只是生气!不信爷对你的心,把自己弄得病这一场!”四爷狠狠的拉着人说。

    李絮咬咬嘴唇:“不是啊,本来就没好,我……就是担心啊……爷,我错了。”

    “知道错了?”四爷给她擦泪,声音还是有些硬。

    “知道了。爷,饿了。”李絮长长出了一口气,拉着四爷可怜巴巴的道。

    “嗯,你还知道爷饿了?那还不赶紧起来陪着爷用膳?”四爷带着几分气恼道。

    “爷,我是说我饿了!”李絮这会子心事散了不少,也能笑了。

    “好好好,你饿了,爷也饿了,起来用膳吧。”四爷真是无奈,前几秒还哭得死去活来的,这会子自己说了不怀疑她,这就没事了?有心思吃饭了?

    这顿饭,四爷亲自给夹菜,给喂汤,伺候的很是殷切。李絮乖巧的如同女童。

    晚膳后,四爷把苏培盛叫进来道:“把这事查清楚。”

    苏培盛出了昭阳宫,就琢磨。这事肯定是谁的算计吧,皇贵妃不至于。多少皇子都好好的,犯不上就算计一个还没生出来的。不过,万岁爷前些时候可是在那英贵人处留了几日的,莫不是皇贵妃怕失宠?

    不过,万岁爷信了不是皇贵妃,那就必须不是皇贵妃。谁做的鬼,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去,咸福宫的人,上上下下都给杂家好好审审,现在就去。”苏培盛淡淡的吩咐,却带着血腥气。

    小太监应了是,屁颠的就去了。

    “公公,也带着杂家一起去吧。”张德利笑嘻嘻的扶着苏培盛。他倒是想去看看,究竟是哪路神仙算计到昭阳宫的地头上了。

    苏培盛挑挑眉,也不拒绝,眼看着皇贵妃失势是不可能的,那就卖个面子也好。于是二人就带着一队人往咸福宫去了。

    咸福宫中,宁贵人也很忐忑,皇上打从回来就派一队太监把这里围住了,许进不许出。晚膳都是外面人送进来的。

    英贵人还在卧床,宁贵人并不十分清楚这事是怎么回事。但是那一日年妃身边的丫头来过,这事是明着的。可是,那丫头初来是找自己宫里的碎月的,若此事与年妃有关,那自己……岂不是也有干系?

    如今,瞒是瞒不住了。虽说打从进府,自己一直是靠着年妃的,但是这些年一点好处也没捞着。年妃侍寝也从不举荐自己。瞧瞧恭妃,从一个侍妾开始,就巴着皇贵妃,虽说不怎么侍寝,但是位份上去了。

    可不是叫这一众潜邸出来如今只是贵人的人眼红么?

    自己跟着年妃,好处捞不着就算了。要是如今再因为这事受了牵连,那真是亏的慌。

    “碎月,此时重大,那日那丫头来究竟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你细细道来,要是敢隐瞒,我手下绝不留情。”

    碎月吓得魂不守舍,忙跪下:“贵人,求贵人饶命,奴婢真不知道啊,那日雨儿来,只说要几个花样子,本来说明日来取,可是下午就来了,并未有什么事啊。”

    宁贵人想了想又问:“她可见了英贵人?”

    碎月也想了想道:“应该不曾见,奴婢并未送她出去,只是那时候英贵人正好叫了太医,那头乱了些,想必撞上了英贵人的奴婢们也未可知啊。”碎月想了想又道:“傍晚她来的时候奴婢在后殿,也未见她有没有去英贵人处。”

    “贵人,奴婢倒是见了。下午雨儿来咱们这头的时候,是从英贵人的东配殿出来的无疑。只是这原也不是大事,因而奴婢本就不当回事。如今看来,大有可疑。”观月也忙道。

    宁贵人还没想出个办法来。就有小太监传话,苏培盛带着人来了。同行的,还有昭阳宫的张德利。

    “主子,这怎么办啊?”碎月此时是怕的不行,这事要真的是雨儿有干系,那自己……

    宁贵人定定心道:“一会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一辈子也没做过害人的事,不管以前依附谁,也断不能替她背了黑锅。如实回禀就是。”

    碎月观月一听,这就是要说出年妃的意思了。虽然主子一向是年妃的人。但是这多年跟着年妃也实在是没有过好处的,虽然说出年妃也许是背主,但是也看什么事。

    ...
推荐阅读:择天记重生逍遥道武神天下重生之幸福日常白首太玄经霸宠匪妃:皇上...悠然俏厨娘红颜劫:冷君的...一世荣宠:陛下...情非得已:江少...豪门隐婚:私养...上有弦歌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尊皇传说极品萌媳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