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243.第243章 酷刑

    苏培盛坐在上面只是笑着看,饶命?嘿嘿,怕是难。【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想着赚黑钱,就别怕死啊,出了事求饶管用么?

    “来呀,把这两个绑起来,不许她们自尽。去把马常在跟前儿的秋萍请来,客气着点,马常在可是有身孕的,那可是龙种!”苏培盛似笑非笑。

    小太监笑嘻嘻的道:“是,奴才们一定客客气气的把秋萍姑娘请来,保准啊惊动不了常在主子。”

    马常在帐篷里,两个太监自然是受了优待的,好歹是乾清宫伺候的。

    “常在吉祥。苏公公请秋萍姑娘去问点事儿。”小太监笑的格外亲切。

    马常在一听,心里就是一咯噔!出事了!

    “不知道叫她去是什么事呢?”马常在压着不安问道。

    “回常在的话,是咱们公公循例问问,毕竟您怀着身子呢,这塞外不比宫里,要伺候好了。”另一个小太监也是笑嘻嘻的,一副巴结恭维的样子。

    马常在弄不清楚真假,只得笑着叫秋萍跟着去。

    秋萍也不安,但是两个小太监什么都不说,只好一路忐忑的跟着他们走。

    一进了帐子,秋萍几乎是立刻就瘫软了。

    原因是看见被绑着,堵着嘴的绘香和琥珀。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哟,秋萍姑娘这礼行的也大了些吧?”张德利凉凉的道。

    “秋萍姑娘,想必你也制定叫你来是为什么,你是说呢?还是先挨一顿打呢?”苏培盛手指扣着桌面笑嘻嘻的问。那口气活像是询问一个老朋友,咱们今天玩什么呢?那么自然,那么不经意。

    却把秋萍吓得一句话也不会说,她脸色惨白,嘴唇都没有一丝血色。完了,完了。死定了!

    愣了好久,居然一口气没上来就昏过去了。

    “啧啧,这还没问什么呢,怎么就昏了?赶紧的弄醒。”苏培盛皱眉。

    “得嘞,奴才去提水。”小太监道。

    另一个小太监道:“这天儿,你给她浇水她得多舒坦啊?再说了,水淋淋的多难看呢?不如,咱来个简单的,还不腌臜的?”说完询问的看着苏培盛。

    “德利啊,你说呢?”苏培盛笑着问张德利。

    “苏爷爷笑话我,苏爷爷在这,哪有我说话的份?苏爷爷怎么说就怎么做。”张德利摆摆手。

    “得,那就由你去吧。”苏培盛回头看着那献计的小太监。

    小太监笑了笑道:“奴才瞧着,这秋萍姑娘头上戴的这根钗不错。按说她一个常在跟前儿的人,这样的好东西也不配戴不是?不如就摘下来吧。”说着就走近晕倒的秋萍,从她头上摘下一朵鎏金的蝴蝶样式的钗,钗不长,下面的尖尖很细。

    小太监拿着那钗看了看,心道,东西不赖,正好么。

    于是捏起秋萍的右手,将那钗的尖尖对准中指的缝隙,一点点的插进去。

    秋萍被一阵钻心的疼痛疼醒想要叫,却发现有人紧紧捂着自己的嘴。

    原来是另一个小太监在她叫之前就一把按住她的嘴。

    那个拿着钗的小太监不慌不忙的,一点一点的往指头缝里插。这种酷刑,越是慢就越疼。小太监是诚心不能让她好过,自然是狠狠的折磨呢。

    钗的尖尖虽说是比较细,可是比起绣花针来还是粗了几倍。

    到最后钻到底指甲都翻起来了。

    小太监扭着那片指甲一点点的拔出来。

    秋萍两眼一翻又要晕,小太监果断的捏住那伤处,巨大的疼痛叫秋萍清醒过来。

    两个小太监站起身子,秋萍已经像是被从水里捞上来一般。浑身都被汗湿透了。

    她已将叫不出来了。疼的浑身哆嗦。

    张德利看着这一切,心里也是摇头,苏培盛带出来的这几个兔崽子,一个赛一个的心狠手黑啊!

    相比之下,自己还是太好心了,只是抽了一顿。张德利就回头看那两个被绑着的。

    绘香琥珀早就吓得面无人色。这会子见张德利看她们简直想马上晕过去。可是想到秋萍晕过去的惨状,怎么也不敢了。

    “说不说呢?不着急,这才一个手指头,还有九个呢。再不济还有脚趾头呢。”苏培盛还是一副商量的口气,一点疾言厉色也没有。

    秋萍哆嗦着,她不敢瞒着,更没有替马常在兜着的决心。

    “奴婢不敢欺瞒苏爷爷,是常在,常在她自己要这样做,奴婢也是没办法啊!”秋萍哭着说道。

    “细细的说。”苏培盛坐正些道。

    “回苏爷爷,是马常在,她那药是明月格格给的,她叫奴婢买通了,绘香和琥珀,把药下进贵妃娘娘的补药里。说是只要五服就够了。已经下了三副。”

    秋萍哆哆嗦嗦,到底什么也不敢瞒着。

    “还有什么漏了的?”张德利问。

    “奴婢不敢,再不敢了,在没有了就是马常在常常不瞒贵妃娘娘,背地里总是咒娘娘和阿哥们!其他的在没有了!”秋萍是为求自己解脱,才这样说。

    岂不料,在下人们的心里,做了坏事固然可恨,不过还有句话叫‘各为其主’。但是秋萍这样的,就是墙头草。

    你不扛着没事,毕竟人都怕死。

    但是你招了以后还要给主子抹黑,就实在是可恶至极。

    这样的人,太贱。他们为了银子什么都会做。受到威胁,谁都会出卖。最为人不齿的就是这样的人。

    虽然不能保证自己要是有那么一天,会不会也是那么没有用,但是此时,没有人看得起她。

    “依我看,秋萍姑娘也认了。略罚一罚吧。”苏培盛站起来走了。张德利也跟出去。

    那两个小太监可没出去。

    这么不要脸的东西,不教训一顿怎么好走呢?

    “这姑娘的手,长得还真不错。挺白嫩的呢。就是指甲没染色,这要是染上个红,多好看啊呢?”

    小太监盯着先前被他拔了一个指甲的中指。血已经不流了。雪白的手指嫣红的指间,像极了大红丹寇。要是每个指头都那样,多好看呢?不到三日,苏培盛就把事情查清楚了。

    是马常在。

    ...
推荐阅读:重生之幸福日常重生逍遥道择天记武神天下白首太玄经霸宠匪妃:皇上...悠然俏厨娘红颜劫:冷君的...一世荣宠:陛下...情非得已:江少...豪门隐婚:私养...上有弦歌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尊皇传说极品萌媳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