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413.第413章 魂武天才?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妖月夜   书名:不死武尊_不死武尊无弹窗_不死武尊最新章节
    魂元刃微微一动,那片虚空一颤,在远处观看的人可以看到萧云的身子一晃似乎跟随着那柄巨刃一起斩向了前方的孙泉,可是定睛一看,这青年明明双眸微微眯起,立于原地。【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如此诡异的一幕让人感到满脸诧异,如梦似幻,宛若置身在幻境当中。

    萧云此刻的状态很玄妙,似融入了武学当中,又如武学完全被掌控于心,收发随心。

    这种玄妙的状态让得魂天门的修者那颗心都是震了震。

    如此玄妙的灵魂武学可是连他们这一届的大师兄姜恒也不曾领悟到啊!

    要知道,姜恒可是魂天门年轻一辈的天之骄子,那目标是冲入百宗大战前百踏入天都域的人,可便是这等人物所领悟的魂道武学也没有此刻这个陌生的青年玄妙。

    如此结果岂能不让人惊讶?

    这让人不由心中嘀咕,到底是他们出自魂天门,还是这个陌生的青年来自魂天门?

    魂天刃斩来,拥有着一股强大的气势,比起萧云第一次出手时完全如同两种武学。

    “这是什么气势?”见得那斩向自己的魂元刃,孙泉露出满脸惊讶的表情,对此感到震撼不已,“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他来自什么宗派,怎么对魂道有着这么惊人的造诣?”

    孙泉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面对一个大宗师,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压力由心而生。

    在他惊讶时魂元刃已经斩来,气势滔天,震得他灵魂都在颤栗,眸中有着惊惧之色涌现。

    惊骇之下,孙泉连忙催动那魂竹出手,向着那魂元刃狠狠的砸击而去。

    轰!

    巨大的魂竹发出一声嗡鸣,绽放出耀眼的青纹,旋即便是轰击在那当空斩来的魂元刃上,

    魂竹气势惊人,为这孙泉的最强一击,凭此他完全可以和元丹三重境的修者争锋了。

    可惜,这种攻击对于萧云来说没有一点震慑力,那魂元刃只是光芒一闪就斩裂了那片青纹,旋即便是趁势斩在那魂竹上,强大的气势席卷而来直接便是将魂竹淹没。

    当这魂竹被淹没的刹那,一股不可抵挡,以及狂霸的气势就是侵入了孙泉的识海。

    嗡!

    在这种气势的侵蚀下,孙泉的灵魂一颤,脸色一片煞白,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那嘴角当中一口鲜血也是随之喷吐了出来,那巨大的魂竹光芒暗淡化为一杆小竹。

    在萧云这式融合了气势的魂元刃攻击下,这孙泉根本不堪一击。

    咚!

    孙泉狼狈落地,一股强大的冲击力让得整个街道都是为之一震。

    望着那狼狈落地的孙泉,魂天门的修者皆是为之变色。

    “这小子在魂武之道上皆有此地造诣?”张阿宝眸光闪烁,带着满脸异色将萧云盯着。

    刚才他落败,心中还有不服,认为自己还没有出魂道手段了。

    可是在见得孙泉落败后,他心中的念头就此消散。

    他可是知道这孙泉在魂道上的造诣之强啊!

    那可是仅次于大师兄姜恒的人物。

    便是这等人物却在这陌生的青年手下落败。

    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陌生青年竟然还没有催动魂器。

    不凭借魂器,仅仅是凭借着灵魂武学就击败了孙泉,从此就可以看出这个青年天赋是何等的可怕,不难想象,若是让这家伙融合了魂器,以魂器出手那战力该多么惊人啊?

    “这是哪里来的奇才?”就连旁边这元丹五重的张龙此时那双眸子当中也是露出了满脸凝重之色,在经过这两战后,他对萧云不得不高看了一眼,这的确是个天才。

    第一场,在通常的武道比赛中,这青年凭借元丹一重境力败元丹二重的张阿宝!

    这场展现出了不凡的底蕴。

    第二场,在魂道上仅仅是凭借武学就力败了那催动了魂器的孙泉。

    这场说明了他在魂道上的天赋是何其惊人。

    修者平常的武道,以及魂道,不管是在哪一个方面有此天赋都足以让一人称雄。

    可是这个青年却在两道上都有此表现,谁还敢小觑他?

    所以就算这张龙踏入了元丹五重,可是此时瞅向萧云时那眸光也是充满了忌惮。

    “黄师兄,你确定在南部这片区域没有人在魂道上刻与我魂天门争锋了吗?”在不远处那高台上,姜恒那双漆黑的眸子当中光芒闪烁,此刻在他心中也是有着波澜掀起。

    凭借着强大的灵识感知,他隐约发现这个陌生地青年在魂道上的天赋比他还强。

    这个发现让得姜恒心中难以平静。

    “在整个南部区域的确仅有我魂天门专修魂道。”黄飞翔眸光闪烁,露出满脸诧异,就连他也难以猜出这个陌生的青年到底有着什么来路,怎么会在灵魂一道上的造诣如此惊人了?

    “莫非他是从别处而来?”姜恒眉头紧紧弯起,问道。

    “应该不可能。”黄飞翔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从西南区向此赶来,也才到达而已,若是他从别处赶来岂能这么快出现在这里?这青年应该是来自南区,也属于这个南部地域。”

    “这倒是。”闻言,姜恒点了点头,玄元战场辽阔无比,想从东部地域或者其他区域赶来这里可不是十天半月就可以办到的,再者,那些人也没有必要千里迢迢来此。

    在玄元战场,几乎每个区域都有着古之遗迹出现。

    一般来说各派的修者都会在各自熟悉的那些区域走动。

    “却不知他来自哪个门派?”黄飞翔眸光闪烁,当中有着些许好奇涌现。

    这两人一直在关注着萧云,不过却并没有出手的迹象。

    在街道中,击溃孙泉后萧云心神一动,将所以的魂元尽数收入了识海之内。

    收回魂元后他依旧是一脸淡然,立于原地,任由那清风拂来卷起他的衣袍。

    对于此时的局势他并没有露出一丝担忧。

    事实上凭借着强大的灵魂波动萧云已然发现了在不远处观战的黄飞翔与姜恒。

    “张师兄!”此时孙泉站立起身,连忙退到了张龙身边。

    经过刚才一战他对萧云已然充满了畏惧。

    那种来自灵魂上的碾压远远比其它气势压迫要让人难以忘怀。

    “看来这次我不出手是不行了。”张龙眸光闪烁,那背负的双手终于是垂落了下来。

    经过两次观战,他已经看出了,到了现在自己这些师弟显然已经无法和这个青年一战。

    虽然他心中也不想浪费那出手机会,可现在却不得不出手了。

    张龙的脚掌再次向前迈出一步,元丹五重的气势便如同那山岳一般向着萧云压迫而下。

    “我承认你很强,是个天才,不过在这玄元战场内可是不乏有着天才夭折的事件发生,你若想继续活下去便乖乖将那两件魂器交出,不然我可要亲自出手了。”张龙眸光冷厉,说道,“呵呵,以前一直看到各派的天才被人扼杀,现在我也是很想尝尝这扼杀天才的滋味啊!”

    说道最后,在这张龙嘴角有着一丝狰狞的味道缓缓的掀起。

    与此同时,那强大的气势简直就如同滔天骇浪一般向着萧云席卷而去。

    咚咚!

    在这种气势下,萧云的身子连连后退,体内的气血在翻滚,那种强大的压迫根本不是他所能抵挡,现在就算他竭力出手也无法与这张龙一战,除非他动用底牌。

    “想要将我扼杀于此?”萧云在稳住脚步后眸光一闪,随后一字一句的说道,“只怕你还没有这个本事。”一丝冷厉也是在萧云的脸上浮现。

    此时他实力不够,却被如此欺辱,让他心中怒气冲天。

    同时,在他心中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抓住每个变强的机会。

    只有变强,才可以免除这种压迫。

    “他娘的,一个在这里呆了五年才区区元丹五重境的废材也敢那么嚣张跋扈?”在萧云露出满脸冷厉的时候,在塔内的吞天雀忍不住怒喝了一句,在那眸子当中也是露出了满脸不忿的表情。

    “小云子,灵魂衔接,你我一起催动吞天塔将这老小子给镇压了!”吞天雀骂骂咧咧的喊道,如今它和萧云早就站在了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辱皆辱,岂容萧云被人欺迫?

    “灵魂衔接?”萧云眉头一弯,眸中露出迟疑之色。

    如此吞天雀的灵魂力早就达到了元丹四重的境界,若是与之进行灵魂衔接双方的灵魂力必然暴涨,可是这城内人多眼杂,一旦真的将吞天塔给催动了出来那可颇为不妙啊!

    在这种至宝的吸引下,只怕就连天都拍卖场的那个长者也会为之动心吧?

    当初将那丹药卖出,那长者已经开始注意他,想必此时也在关注着附近的波动。

    一旦吞天塔出必将惊动所有的强者。

    那后果可不是萧云所能承受得下来。

    “那怎么办?”见萧云迟疑,吞天雀有些郁闷的说道。

    对于萧云而言,宁可动用那底牌也不愿意在公共场合将吞天塔的本体给催动出来。

    就在萧云准备动用底牌时,蓦地,他眼睛一亮视线瞅向了远处的一片虚空。

    “小子,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么便让大爷好好教训你一顿吧!”张龙见萧云如此顽固,他脸色一沉,手掌化刀,那磅礴的丹元凝聚,当即便是演化出了一柄巨大的元气巨刃。魂元刃微微一动,那片虚空一颤,在远处观看的人可以看到萧云的身子一晃似乎跟随着那柄巨刃一起斩向了前方的孙泉,可是定睛一看,这青年明明双眸微微眯起,立于原地。

    如此诡异的一幕让人感到满脸诧异,如梦似幻,宛若置身在幻境当中。

    萧云此刻的状态很玄妙,似融入了武学当中,又如武学完全被掌控于心,收发随心。

    这种玄妙的状态让得魂天门的修者那颗心都是震了震。

    如此玄妙的灵魂武学可是连他们这一届的大师兄姜恒也不曾领悟到啊!

    要知道,姜恒可是魂天门年轻一辈的天之骄子,那目标是冲入百宗大战前百踏入天都域的人,可便是这等人物所领悟的魂道武学也没有此刻这个陌生的青年玄妙。

    如此结果岂能不让人惊讶?

    这让人不由心中嘀咕,到底是他们出自魂天门,还是这个陌生的青年来自魂天门?

    魂天刃斩来,拥有着一股强大的气势,比起萧云第一次出手时完全如同两种武学。

    “这是什么气势?”见得那斩向自己的魂元刃,孙泉露出满脸惊讶的表情,对此感到震撼不已,“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他来自什么宗派,怎么对魂道有着这么惊人的造诣?”

    孙泉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面对一个大宗师,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压力由心而生。

    在他惊讶时魂元刃已经斩来,气势滔天,震得他灵魂都在颤栗,眸中有着惊惧之色涌现。

    惊骇之下,孙泉连忙催动那魂竹出手,向着那魂元刃狠狠的砸击而去。

    轰!

    巨大的魂竹发出一声嗡鸣,绽放出耀眼的青纹,旋即便是轰击在那当空斩来的魂元刃上,

    魂竹气势惊人,为这孙泉的最强一击,凭此他完全可以和元丹三重境的修者争锋了。

    可惜,这种攻击对于萧云来说没有一点震慑力,那魂元刃只是光芒一闪就斩裂了那片青纹,旋即便是趁势斩在那魂竹上,强大的气势席卷而来直接便是将魂竹淹没。

    当这魂竹被淹没的刹那,一股不可抵挡,以及狂霸的气势就是侵入了孙泉的识海。

    嗡!

    在这种气势的侵蚀下,孙泉的灵魂一颤,脸色一片煞白,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那嘴角当中一口鲜血也是随之喷吐了出来,那巨大的魂竹光芒暗淡化为一杆小竹。

    在萧云这式融合了气势的魂元刃攻击下,这孙泉根本不堪一击。

    咚!

    孙泉狼狈落地,一股强大的冲击力让得整个街道都是为之一震。

    望着那狼狈落地的孙泉,魂天门的修者皆是为之变色。

    “这小子在魂武之道上皆有此地造诣?”张阿宝眸光闪烁,带着满脸异色将萧云盯着。

    刚才他落败,心中还有不服,认为自己还没有出魂道手段了。

    可是在见得孙泉落败后,他心中的念头就此消散。

    他可是知道这孙泉在魂道上的造诣之强啊!

    那可是仅次于大师兄姜恒的人物。

    便是这等人物却在这陌生的青年手下落败。

    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陌生青年竟然还没有催动魂器。

    不凭借魂器,仅仅是凭借着灵魂武学就击败了孙泉,从此就可以看出这个青年天赋是何等的可怕,不难想象,若是让这家伙融合了魂器,以魂器出手那战力该多么惊人啊?

    “这是哪里来的奇才?”就连旁边这元丹五重的张龙此时那双眸子当中也是露出了满脸凝重之色,在经过这两战后,他对萧云不得不高看了一眼,这的确是个天才。

    第一场,在通常的武道比赛中,这青年凭借元丹一重境力败元丹二重的张阿宝!

    这场展现出了不凡的底蕴。

    第二场,在魂道上仅仅是凭借武学就力败了那催动了魂器的孙泉。

    这场说明了他在魂道上的天赋是何其惊人。

    修者平常的武道,以及魂道,不管是在哪一个方面有此天赋都足以让一人称雄。

    可是这个青年却在两道上都有此表现,谁还敢小觑他?

    所以就算这张龙踏入了元丹五重,可是此时瞅向萧云时那眸光也是充满了忌惮。

    “黄师兄,你确定在南部这片区域没有人在魂道上刻与我魂天门争锋了吗?”在不远处那高台上,姜恒那双漆黑的眸子当中光芒闪烁,此刻在他心中也是有着波澜掀起。

    凭借着强大的灵识感知,他隐约发现这个陌生地青年在魂道上的天赋比他还强。

    这个发现让得姜恒心中难以平静。

    “在整个南部区域的确仅有我魂天门专修魂道。”黄飞翔眸光闪烁,露出满脸诧异,就连他也难以猜出这个陌生的青年到底有着什么来路,怎么会在灵魂一道上的造诣如此惊人了?

    “莫非他是从别处而来?”姜恒眉头紧紧弯起,问道。

    “应该不可能。”黄飞翔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从西南区向此赶来,也才到达而已,若是他从别处赶来岂能这么快出现在这里?这青年应该是来自南区,也属于这个南部地域。”

    “这倒是。”闻言,姜恒点了点头,玄元战场辽阔无比,想从东部地域或者其他区域赶来这里可不是十天半月就可以办到的,再者,那些人也没有必要千里迢迢来此。

    在玄元战场,几乎每个区域都有着古之遗迹出现。

    一般来说各派的修者都会在各自熟悉的那些区域走动。

    “却不知他来自哪个门派?”黄飞翔眸光闪烁,当中有着些许好奇涌现。

    这两人一直在关注着萧云,不过却并没有出手的迹象。

    在街道中,击溃孙泉后萧云心神一动,将所以的魂元尽数收入了识海之内。

    收回魂元后他依旧是一脸淡然,立于原地,任由那清风拂来卷起他的衣袍。

    对于此时的局势他并没有露出一丝担忧。

    事实上凭借着强大的灵魂波动萧云已然发现了在不远处观战的黄飞翔与姜恒。

    “张师兄!”此时孙泉站立起身,连忙退到了张龙身边。

    经过刚才一战他对萧云已然充满了畏惧。

    那种来自灵魂上的碾压远远比其它气势压迫要让人难以忘怀。

    “看来这次我不出手是不行了。”张龙眸光闪烁,那背负的双手终于是垂落了下来。

    经过两次观战,他已经看出了,到了现在自己这些师弟显然已经无法和这个青年一战。

    虽然他心中也不想浪费那出手机会,可现在却不得不出手了。

    张龙的脚掌再次向前迈出一步,元丹五重的气势便如同那山岳一般向着萧云压迫而下。

    “我承认你很强,是个天才,不过在这玄元战场内可是不乏有着天才夭折的事件发生,你若想继续活下去便乖乖将那两件魂器交出,不然我可要亲自出手了。”张龙眸光冷厉,说道,“呵呵,以前一直看到各派的天才被人扼杀,现在我也是很想尝尝这扼杀天才的滋味啊!”

    说道最后,在这张龙嘴角有着一丝狰狞的味道缓缓的掀起。

    与此同时,那强大的气势简直就如同滔天骇浪一般向着萧云席卷而去。

    咚咚!

    在这种气势下,萧云的身子连连后退,体内的气血在翻滚,那种强大的压迫根本不是他所能抵挡,现在就算他竭力出手也无法与这张龙一战,除非他动用底牌。

    “想要将我扼杀于此?”萧云在稳住脚步后眸光一闪,随后一字一句的说道,“只怕你还没有这个本事。”一丝冷厉也是在萧云的脸上浮现。

    此时他实力不够,却被如此欺辱,让他心中怒气冲天。

    同时,在他心中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抓住每个变强的机会。

    只有变强,才可以免除这种压迫。

    “他娘的,一个在这里呆了五年才区区元丹五重境的废材也敢那么嚣张跋扈?”在萧云露出满脸冷厉的时候,在塔内的吞天雀忍不住怒喝了一句,在那眸子当中也是露出了满脸不忿的表情。

    “小云子,灵魂衔接,你我一起催动吞天塔将这老小子给镇压了!”吞天雀骂骂咧咧的喊道,如今它和萧云早就站在了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辱皆辱,岂容萧云被人欺迫?

    “灵魂衔接?”萧云眉头一弯,眸中露出迟疑之色。

    如此吞天雀的灵魂力早就达到了元丹四重的境界,若是与之进行灵魂衔接双方的灵魂力必然暴涨,可是这城内人多眼杂,一旦真的将吞天塔给催动了出来那可颇为不妙啊!

    在这种至宝的吸引下,只怕就连天都拍卖场的那个长者也会为之动心吧?

    当初将那丹药卖出,那长者已经开始注意他,想必此时也在关注着附近的波动。

    一旦吞天塔出必将惊动所有的强者。

    那后果可不是萧云所能承受得下来。

    “那怎么办?”见萧云迟疑,吞天雀有些郁闷的说道。

    对于萧云而言,宁可动用那底牌也不愿意在公共场合将吞天塔的本体给催动出来。

    就在萧云准备动用底牌时,蓦地,他眼睛一亮视线瞅向了远处的一片虚空。

    “小子,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么便让大爷好好教训你一顿吧!”张龙见萧云如此顽固,他脸色一沉,手掌化刀,那磅礴的丹元凝聚,当即便是演化出了一柄巨大的元气巨刃。
推荐阅读:暴力牛魔王重生之恶魔猎人武神空间罪恶之城官路逍遥人 妻师父拐回家武帝弑神重生之我是机器狗异界风云战神亿万逃妻,娶一送二小小一说刺青人犀利农家俏娘亲特工傻妃不争宠盛宠之侯门嫡医风云保安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