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389.第389章 底牌尽出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妖月夜   书名:不死武尊_不死武尊无弹窗_不死武尊最新章节
    “看来这次不能以血脉之灵与之一战了。【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见到李剑元催动出了一柄灵剑萧云眸光转动,心中也在计算着如何应付这李剑元,可以说,萧云修炼至今,还从来没有为此那么头疼过。

    本来他也有着杀手锏,那便是强大的灵魂力。

    甚至萧云自信可以凭此与那寂无等人争锋!

    可是遇到这李剑元却让他感觉颇为无力。

    因为这李剑元修炼剑道,不仅是意志,那剑意也有着一股斩尽一切的气势。

    若是萧云以灵魂力出手,很难取得应有的效果。

    这李剑元就如同萧云的劲敌,想要战胜,难啊!

    上一次萧云凭借灵魂力出奇制胜,可是此时李剑元想必已经有了准备,想要在以此取胜明显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所以这让萧云动手时也不得不多了几分顾忌和担忧。

    心忧虑,故而不能一往无前,克敌制胜!

    长剑呼啸,在不断的积蓄气势,已然化为了一柄能有数十丈长的青色巨剑悬浮于空。

    呼!

    这青色巨剑上剑气凛冽,一道道迸发而出,好像是箭矢一般射向萧云。

    剑光未至,那气势已经逼得萧云连连后退。

    此时的萧云完全被一股青色的剑光笼罩。

    他就如一个蝼蚁,在面对一片可撕天裂地的巨大剑海!

    “拼了!”当感受着前方的气势,萧云那动摇的心开始坚定,不在迟疑,到了现在,迟疑,畏惧只能让他失败,唯有放手一搏方可杀出一条出路,只有不惧才能不败!

    吞天塔!

    萧云心神一动,他不在催动血脉之灵,而是将那浓郁的灵魂力注入了吞天塔内。

    嗡!

    当那灵魂力注入吞天塔内后,塔上符文闪烁,有着一股极为惊人的波动被触动。

    那些符文就如同一个被封印的洪荒巨兽,如今被灵魂力触动,就要苏醒了起来。

    可惜,萧云用心感应,却依旧感觉自己还无法将这吞天塔从体内给催动出来。

    不然想象,若是将这宝塔的本体催动了出来,必然可以一举将那李剑元给镇压于此。

    可是这力量都是对等的,灵魂不够强大,就无法催动。

    虽然感觉只是差一点,可是真正运转起来却发现还差之万里。

    当然,虽然无法催动这吞天塔,可是萧云并没有沮丧,他的心神一动就试着演化虚塔,虽然本体无法催动,可是那虚塔也不凡,曾经助萧云化解过几次的危机。

    如今他的灵魂力增加,踏入了元丹三重,那虚塔的威力想必已然不凡吧!

    呼!

    蓦地,那塔纹闪烁,化为一片光幕向着萧云的丹田外没出。

    一个气旋旋即出现在萧云的身前,在那气旋之上一个巨塔也是随之浮现而出。

    这个巨塔极高,能有十余丈,此时塔底符文闪烁,演化出了一个巨大的气旋。

    一股极为恐怖的吞噬气息便是从这气旋当中弥漫开来。

    在这气旋的牵引下,那漫天的剑气都被吸入了当中。

    如今的巨塔变得极为凝实,乌光闪烁,简直就如同一尊真正的宝塔显化而出。

    当然,在这巨塔出现的时候一片耀眼的紫光也是从萧云的身上迸发而出。

    这紫光绽放,就如同一片天幕将他身前方圆百米尽数笼罩。

    这光幕为紫炎武魂绽放出来,可是在这光幕之内,还有着一个碧色的光圈隔绝着外界。

    这碧色的光圈则是生命武魂的魂环了。

    在这两重光幕的笼罩下,那吞天虚塔竟然被极好的掩盖了起来,使得外人根本看不到吞天塔的出现,这是萧云为了防止有人认出这吞天塔才会加下这重重的防御。

    这吞天塔来历不凡,萧云若不是被李剑元逼到了这种地步,他也不会贸然催动。

    果然,当这紫炎武魂以及生命武魂的魂环覆盖下,外人只能看到一重耀眼的紫光。

    几乎没有人可以透过这光幕看到里面的一切。

    “他这是要催动那火炎武魂与李剑元一战吗?”见得那火炎演化出来的光幕,各派的弟子心中狐疑,不得不往这个方面去联想,毕竟经过以前的战斗众人已经知道了萧云有着紫炎武魂。

    可是这武魂能扭转局势吗?

    许多人心中都是充满了狐疑。

    可是众人想要看穿那火炎却发现根本难以看清楚里面的事物。

    “这小子刚才似乎施展了一件密宝!”在高台上丁域使眉头紧锁,露出满脸诧异道,“可惜,我竟然无法看清楚那是什么密宝,这小子太奇怪了,我已经看穿了那紫炎光幕,可是里面却还有着一重碧光环绕,竟然将我的灵识给尽数抵挡了下来。”

    “这家伙不简单啊!”丁域使露出满脸感慨,旋即又是摇了摇头。

    他可是踏入了元婴境的强者,那区区元丹境修者演化出的武学,光幕根本无法抵挡他的灵识探测,可是这萧云却愣是隔绝了他的灵识探测,这这尊域使不得不为之感到诧异。

    对于萧云,丁域使此时俨然又是高看了一眼。

    “呵呵,他的确是施展了一件极强的至宝,那气息,竟然让我的灵魂都感到有着那么一丝战栗,如同心神要被摄走一般,看来这小子很不简单啊!”旁边的范域使眸子微眯,脸上露出满脸笑容,对于这个境界不高的青年他可是感到越来越好奇了啊!

    “呵呵,看来我那紫玉迷心壶有机会到手了。”旋即,范域使眸子微眯,似想到了一件颇为美妙的事情,刚才他还在为萧云担心了,可是如今看来这个青年似乎也没有那么简单啊!

    那丁域使却是眉头紧锁,心情略显复杂。

    各派那些修者虽然心思各异,却皆在紧紧的关注着前方。

    吞天虚塔浮现,下方的气旋疯狂的吸收着那浓郁的剑意,那来自李剑元的压迫骤降。

    不仅如此,在那魂环浮现后萧云感觉自己心神变得更加的安宁了起来。

    因为魂环替他将那些剑意完全抵挡了下来,使得心神没有受到那种剑意的压迫。

    如此一来,心神没有一丝压迫,他的身子则是有天炎神铠诀和那件灵甲护持倒也是没有了太多的压力,在压力减少后,信心也是从萧云的心底开始慢慢的攀升。

    “这是什么?一件灵器?”在比赛台上,正准备出手碾压萧云的李剑元眼瞳骤然一缩,他紧紧的盯着前方,露出满脸诧异之色,因为他那剑气纵横,将紫炎击溃使得吞天虚塔出现在了他眼前。

    在见得此塔后,他那脸色显得颇为凝重了起来。

    这巨塔下方是一个气旋,在吞噬着他释放出来的无上剑意。

    那浩瀚的剑气,无形的剑意只是瞬息间就被吞噬了大半。

    在这种吞噬下,他感觉自己那柄灵剑的气势在锐减,若是在持续下去后果极为不妙。

    如此厉害的灵器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这莫非是超越了灵器的至宝?”李剑元心头微震,露出满脸诧异。

    在南荒,灵器已经是极为稀少的宝物,就连元婴境的修为也不能人手一件!

    至于那超越灵器的存在,只怕唯有那些掌教至尊才有吧。

    可是谁会愿意将这等宝物交给一个后辈子弟了?

    只怕天元宗的掌教也没有那么大方吧!

    要是这萧云殒落在玄元战场,失去了这至宝那可是得不偿失啊!

    可不是那掌教给予的萧云,那又是谁给的了?

    李剑元的脑海里几乎是在一瞬息就有着千百个念头闪烁而出。

    而这种宝物,不同于那些禁器杀手锏。

    长辈给予的禁器杀手锏,在玄元战场比赛时是不可动用的。

    可是灵器却可以。

    虽然灵器也不是人手可一件,对于那些没有灵器的人来说有失公平。

    可是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

    你起步低,就注定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比如这些参加玄元战场的人有真元境,有元丹境一样!

    这是一个残酷的战场!

    到了现在,李剑元也只得在心中惊讶罢了。

    “那么,就让我看看你这宝塔有多么强悍吧!”不过,这李剑元不是常人可比,在略微惊讶后他很快就恢复了心神,那眸光一闪,全身剑气纵横,向着那青竹剑汇集而去。

    旋即,这长剑一颤,便是向着前方斩下!

    嗡!

    长剑斩下,虚空直接被撕裂出了一个口子,在长剑的两边有着一股骇浪震荡开来。

    那感觉,就如同一柄巨剑斩在海面上显得颇为壮观。

    然而,当这巨剑斩下的时候,吞天塔一颤,便是向着这巨剑迎击而来。

    吞天塔在虚空旋转,散发出灿灿乌光,下方气旋流转,如同沟通了九幽附近那浩瀚波动的剑气尽数被吸入了当中,不仅如此,在塔壁上也有着符文闪烁,化为气旋吸收着那剑气。

    在这种吸收下,那一剑的威力骤降。

    叮!

    当这巨剑斩在吞塔上时,巨塔只是一颤,便是绽放出一片耀眼的光芒将这巨剑震开。

    李剑元如此凌厉的一剑,面对这吞天虚塔竟然毫无用武之地。

    咚咚!

    巨剑被震退,上面的剑气溃散,李剑元的身子连连后退,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他体内的气血在翻滚,那嘴角竟然有着一丝血迹溢出,待得他足足退了那么百米才得以稳住身形。

    “这塔竟然如此力量。”在稳住身形后李剑元猛地抬头,他眸光上扬,瞅向前方时露出满脸惊讶的表情,这塔之玄妙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料,如此宝物显然不是灵器了。

    “这萧云怎么来的此等宝物?”李剑元眸光闪烁,那内心开始不平静了。

    这一向高傲自负,锐气逼人的李剑元此时那眉宇间出现了诧异。

    甚至还可以从当中看到一丝不可察觉的慌乱。

    因为萧云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每一次都能展现出不同的一面,让人为之震撼。

    很难想象他下次还有没有更加厉害的底牌。

    这让李剑元的内心感到不安。

    “看来这次不能以血脉之灵与之一战了。”见到李剑元催动出了一柄灵剑萧云眸光转动,心中也在计算着如何应付这李剑元,可以说,萧云修炼至今,还从来没有为此那么头疼过。

    本来他也有着杀手锏,那便是强大的灵魂力。

    甚至萧云自信可以凭此与那寂无等人争锋!

    可是遇到这李剑元却让他感觉颇为无力。

    因为这李剑元修炼剑道,不仅是意志,那剑意也有着一股斩尽一切的气势。

    若是萧云以灵魂力出手,很难取得应有的效果。

    这李剑元就如同萧云的劲敌,想要战胜,难啊!

    上一次萧云凭借灵魂力出奇制胜,可是此时李剑元想必已经有了准备,想要在以此取胜明显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所以这让萧云动手时也不得不多了几分顾忌和担忧。

    心忧虑,故而不能一往无前,克敌制胜!

    长剑呼啸,在不断的积蓄气势,已然化为了一柄能有数十丈长的青色巨剑悬浮于空。

    呼!

    这青色巨剑上剑气凛冽,一道道迸发而出,好像是箭矢一般射向萧云。

    剑光未至,那气势已经逼得萧云连连后退。

    此时的萧云完全被一股青色的剑光笼罩。

    他就如一个蝼蚁,在面对一片可撕天裂地的巨大剑海!

    “拼了!”当感受着前方的气势,萧云那动摇的心开始坚定,不在迟疑,到了现在,迟疑,畏惧只能让他失败,唯有放手一搏方可杀出一条出路,只有不惧才能不败!

    吞天塔!

    萧云心神一动,他不在催动血脉之灵,而是将那浓郁的灵魂力注入了吞天塔内。

    嗡!

    当那灵魂力注入吞天塔内后,塔上符文闪烁,有着一股极为惊人的波动被触动。

    那些符文就如同一个被封印的洪荒巨兽,如今被灵魂力触动,就要苏醒了起来。

    可惜,萧云用心感应,却依旧感觉自己还无法将这吞天塔从体内给催动出来。

    不然想象,若是将这宝塔的本体催动了出来,必然可以一举将那李剑元给镇压于此。

    可是这力量都是对等的,灵魂不够强大,就无法催动。

    虽然感觉只是差一点,可是真正运转起来却发现还差之万里。

    当然,虽然无法催动这吞天塔,可是萧云并没有沮丧,他的心神一动就试着演化虚塔,虽然本体无法催动,可是那虚塔也不凡,曾经助萧云化解过几次的危机。

    如今他的灵魂力增加,踏入了元丹三重,那虚塔的威力想必已然不凡吧!

    呼!

    蓦地,那塔纹闪烁,化为一片光幕向着萧云的丹田外没出。

    一个气旋旋即出现在萧云的身前,在那气旋之上一个巨塔也是随之浮现而出。

    这个巨塔极高,能有十余丈,此时塔底符文闪烁,演化出了一个巨大的气旋。

    一股极为恐怖的吞噬气息便是从这气旋当中弥漫开来。

    在这气旋的牵引下,那漫天的剑气都被吸入了当中。

    如今的巨塔变得极为凝实,乌光闪烁,简直就如同一尊真正的宝塔显化而出。

    当然,在这巨塔出现的时候一片耀眼的紫光也是从萧云的身上迸发而出。

    这紫光绽放,就如同一片天幕将他身前方圆百米尽数笼罩。

    这光幕为紫炎武魂绽放出来,可是在这光幕之内,还有着一个碧色的光圈隔绝着外界。

    这碧色的光圈则是生命武魂的魂环了。

    在这两重光幕的笼罩下,那吞天虚塔竟然被极好的掩盖了起来,使得外人根本看不到吞天塔的出现,这是萧云为了防止有人认出这吞天塔才会加下这重重的防御。

    这吞天塔来历不凡,萧云若不是被李剑元逼到了这种地步,他也不会贸然催动。

    果然,当这紫炎武魂以及生命武魂的魂环覆盖下,外人只能看到一重耀眼的紫光。

    几乎没有人可以透过这光幕看到里面的一切。

    “他这是要催动那火炎武魂与李剑元一战吗?”见得那火炎演化出来的光幕,各派的弟子心中狐疑,不得不往这个方面去联想,毕竟经过以前的战斗众人已经知道了萧云有着紫炎武魂。

    可是这武魂能扭转局势吗?

    许多人心中都是充满了狐疑。

    可是众人想要看穿那火炎却发现根本难以看清楚里面的事物。

    “这小子刚才似乎施展了一件密宝!”在高台上丁域使眉头紧锁,露出满脸诧异道,“可惜,我竟然无法看清楚那是什么密宝,这小子太奇怪了,我已经看穿了那紫炎光幕,可是里面却还有着一重碧光环绕,竟然将我的灵识给尽数抵挡了下来。”

    “这家伙不简单啊!”丁域使露出满脸感慨,旋即又是摇了摇头。

    他可是踏入了元婴境的强者,那区区元丹境修者演化出的武学,光幕根本无法抵挡他的灵识探测,可是这萧云却愣是隔绝了他的灵识探测,这这尊域使不得不为之感到诧异。

    对于萧云,丁域使此时俨然又是高看了一眼。

    “呵呵,他的确是施展了一件极强的至宝,那气息,竟然让我的灵魂都感到有着那么一丝战栗,如同心神要被摄走一般,看来这小子很不简单啊!”旁边的范域使眸子微眯,脸上露出满脸笑容,对于这个境界不高的青年他可是感到越来越好奇了啊!

    “呵呵,看来我那紫玉迷心壶有机会到手了。”旋即,范域使眸子微眯,似想到了一件颇为美妙的事情,刚才他还在为萧云担心了,可是如今看来这个青年似乎也没有那么简单啊!

    那丁域使却是眉头紧锁,心情略显复杂。

    各派那些修者虽然心思各异,却皆在紧紧的关注着前方。

    吞天虚塔浮现,下方的气旋疯狂的吸收着那浓郁的剑意,那来自李剑元的压迫骤降。

    不仅如此,在那魂环浮现后萧云感觉自己心神变得更加的安宁了起来。

    因为魂环替他将那些剑意完全抵挡了下来,使得心神没有受到那种剑意的压迫。

    如此一来,心神没有一丝压迫,他的身子则是有天炎神铠诀和那件灵甲护持倒也是没有了太多的压力,在压力减少后,信心也是从萧云的心底开始慢慢的攀升。

    “这是什么?一件灵器?”在比赛台上,正准备出手碾压萧云的李剑元眼瞳骤然一缩,他紧紧的盯着前方,露出满脸诧异之色,因为他那剑气纵横,将紫炎击溃使得吞天虚塔出现在了他眼前。

    在见得此塔后,他那脸色显得颇为凝重了起来。

    这巨塔下方是一个气旋,在吞噬着他释放出来的无上剑意。

    那浩瀚的剑气,无形的剑意只是瞬息间就被吞噬了大半。

    在这种吞噬下,他感觉自己那柄灵剑的气势在锐减,若是在持续下去后果极为不妙。

    如此厉害的灵器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这莫非是超越了灵器的至宝?”李剑元心头微震,露出满脸诧异。

    在南荒,灵器已经是极为稀少的宝物,就连元婴境的修为也不能人手一件!

    至于那超越灵器的存在,只怕唯有那些掌教至尊才有吧。

    可是谁会愿意将这等宝物交给一个后辈子弟了?

    只怕天元宗的掌教也没有那么大方吧!

    要是这萧云殒落在玄元战场,失去了这至宝那可是得不偿失啊!

    可不是那掌教给予的萧云,那又是谁给的了?

    李剑元的脑海里几乎是在一瞬息就有着千百个念头闪烁而出。

    而这种宝物,不同于那些禁器杀手锏。

    长辈给予的禁器杀手锏,在玄元战场比赛时是不可动用的。

    可是灵器却可以。

    虽然灵器也不是人手可一件,对于那些没有灵器的人来说有失公平。

    可是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

    你起步低,就注定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比如这些参加玄元战场的人有真元境,有元丹境一样!

    这是一个残酷的战场!

    到了现在,李剑元也只得在心中惊讶罢了。

    “那么,就让我看看你这宝塔有多么强悍吧!”不过,这李剑元不是常人可比,在略微惊讶后他很快就恢复了心神,那眸光一闪,全身剑气纵横,向着那青竹剑汇集而去。

    旋即,这长剑一颤,便是向着前方斩下!

    嗡!

    长剑斩下,虚空直接被撕裂出了一个口子,在长剑的两边有着一股骇浪震荡开来。

    那感觉,就如同一柄巨剑斩在海面上显得颇为壮观。

    然而,当这巨剑斩下的时候,吞天塔一颤,便是向着这巨剑迎击而来。

    吞天塔在虚空旋转,散发出灿灿乌光,下方气旋流转,如同沟通了九幽附近那浩瀚波动的剑气尽数被吸入了当中,不仅如此,在塔壁上也有着符文闪烁,化为气旋吸收着那剑气。

    在这种吸收下,那一剑的威力骤降。

    叮!

    当这巨剑斩在吞塔上时,巨塔只是一颤,便是绽放出一片耀眼的光芒将这巨剑震开。

    李剑元如此凌厉的一剑,面对这吞天虚塔竟然毫无用武之地。

    咚咚!

    巨剑被震退,上面的剑气溃散,李剑元的身子连连后退,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他体内的气血在翻滚,那嘴角竟然有着一丝血迹溢出,待得他足足退了那么百米才得以稳住身形。

    “这塔竟然如此力量。”在稳住身形后李剑元猛地抬头,他眸光上扬,瞅向前方时露出满脸惊讶的表情,这塔之玄妙完全超乎了他的预料,如此宝物显然不是灵器了。

    “这萧云怎么来的此等宝物?”李剑元眸光闪烁,那内心开始不平静了。

    这一向高傲自负,锐气逼人的李剑元此时那眉宇间出现了诧异。

    甚至还可以从当中看到一丝不可察觉的慌乱。

    因为萧云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每一次都能展现出不同的一面,让人为之震撼。

    很难想象他下次还有没有更加厉害的底牌。

    这让李剑元的内心感到不安。
推荐阅读:罪恶之城重生之恶魔猎人暴力牛魔王武神空间官路逍遥人 妻师父拐回家武帝弑神重生之我是机器狗异界风云战神亿万逃妻,娶一送二小小一说刺青人犀利农家俏娘亲特工傻妃不争宠盛宠之侯门嫡医风云保安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