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311.第311章 震慑邱玄机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妖月夜   书名:不死武尊_不死武尊无弹窗_不死武尊最新章节
    在略微欣喜后,欧阳尘眸光一凝,视线便是落在了旁边的邱玄机身上。【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邱长老,你可有什么话要说?”欧阳尘语气中带着几分凌厉,质问道,“这邱玄嵘及邱衷可是你的族人,此事你有你的意思?”说道后面,一股无形的气势从欧阳尘的身上弥漫开来。

    在这一刻,整片虚空的空气都似乎凝固了起来,似有着天穹倾覆而下。

    那两百余名弟子皆是打了一个寒颤,心中有着寒意涌现。

    众人知道,欧阳宗主这是真的生气了。

    一个门中的天纵之才,却被自己的人伏击,就差没被扼杀。

    如此事情怎能不怒?

    “此事老夫并不知情。”邱玄机眸光挑动道。

    “你不知情?”欧阳尘眸光有着几分冷厉浮现。

    这么大的事情,那些人会不知会一声这邱玄机吗?

    萧云眉头一弯,早就料到了这邱玄机会如此。

    不过此次他将这事情抖出来,也只是想借欧阳尘震慑这邱玄机罢了。

    毕竟这邱玄机会没有出手谁也动不了他。

    “不错。”邱玄机道,“老夫一直在闭关,少有关心外事。”

    见邱玄机如此,欧阳尘也只是眉头一皱。

    “却不知这萧云可有什么证据?”邱玄机会继续说道,脸上古井无波,似乎此事根本和他没有关系,活到了这个岁数,他的心性显然也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堪比。

    “证据?”萧云一笑道,“你们前往火元峰,水元峰一探,看看那两人是否在峰内便可。”

    “就算如此,也只是他们与你的个人恩怨,对此老夫颇感抱歉。”邱玄机说道。

    萧云眉头一挑,知道动不了这老鬼也没有继续多说。

    毕竟这是一尊元婴境的强者。

    “邱长老,萧云为我天元宗的后起之秀,本座对他充满了期许,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我希望你好自为之,若是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管有没有你的授意都别怪本座无情。”欧阳尘眸光一冷,双眸冷冷的盯着那邱玄机,一股恐怖的波动弥漫开来,如神临尘。

    “老夫定会管辖好族人。”邱玄机眉头微颤,旋即一脸正色,说道。

    “那好。”欧阳尘道,“不仅是萧云,他的族人,我也希望你们不要有着任何心思,否则这一切的事情都将归结于你的头上,本座找的也是你,修炼不易,踏入元婴境更不易,且行且珍惜。”

    “是。”邱玄机连连点头,心中却是郁闷不已,如今欧阳尘开口他也只有遵命了。

    虽然他迈入了元婴境,可是相比欧阳尘而言,差距太远了。

    特别是在见识了当初欧阳尘与李天淮一战后邱玄机才知道自己这点实力还远远不够。

    此时他也不敢在插手此事,知道想要对付萧云也只得让那些后辈弟子动手了。

    若为了对付这么一个后辈,搭上了自己的前途可就得不偿失了。

    听得欧阳宗主的话,全场的人皆是一震。

    瞧这话中之意,很显然是若有下次他将要对这邱玄机直接出手了。

    这让许多人感到羡慕。

    邱玄机可是一个元婴境强者,在五大宗派内都是一方强者,可如今欧阳宗主却为了萧云不惜如此呵斥这尊强者,由此可见,这欧阳宗主对萧云是多么的看重啊!

    这样的事情只怕在整个天元宗也是难得一见吧。

    听欧阳宗主此话,萧云耸了耸肩,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正是他要的结果。

    只有如此,他以后才可以放心的离开天元宗。

    不然若是他进入玄元战场后邱玄机借机人族人对付萧家可就麻烦了。

    可欧阳尘此时已经明说,只要是邱家的人犯事,就将算到邱玄机头上。

    如此一来,邱玄机肯定会下命令让人不得去招惹萧家。

    这样比起任何的威摄都强。

    “好了,萧云,你随我来。”欧阳尘淡淡的瞥了邱玄机玄机,旋即大手一拂将萧云凭空托起,两人化为一道遁光便向着主峰而去,只留下那校场一些眸露羡慕的青年。

    萧云被欧阳宗主卷到身边,遁向虚空,下一刻就出现在了主峰的一处山巅之上。

    这里云雾缭绕,云卷云舒,不时有着山风席卷而来。

    萧云与欧阳尘立于山巅,衣衫被吹得猎猎作响。

    欧阳尘望着前方那翻滚流转的云海,沉默不语,在他身上似乎有着一股浩瀚的波动内敛。

    萧云在旁边也是默默的观看那流淌的云海,感受自然的变化。

    稍许后,欧阳尘瞅向了萧云。

    “此次你能解决那邱玄嵘及邱衷想必是因为那妖灵相助吧?”

    “正是。”萧云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应道。

    “这次事情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不过你既然选择了那强者之路,以后的磨砺将不会少。”欧阳尘说道。

    “弟子已经做好了迎接任何磨难的准备。”萧云眸光一凝,露出一脸坚韧的眸光。

    “如此甚好。”欧阳尘微微点头道,“你且放心去外面闯,你的族人自有本座庇护。”

    “多谢宗主。”萧云作揖,表示感谢。

    “呵呵,我可是期望你能在玄元战场取得一个好名次啊!”欧阳尘眸子微眯略显慵懒的一笑,那瞅向萧云的眸光充满了期许,他门下也有两个惊才绝艳的弟子,只是因为种种责任,不得参加玄元战场,所以现在也只能将这份期望寄托在萧云身上了。

    “弟子定不会辜负宗主的期盼。”萧云说道。

    “你现在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欧阳尘一笑,道。

    “现在弟子唯一需要的便是等候进入玄元战场了。”萧云眸光坚定的说道。

    此次战域一行他收获甚多,多了几分底蕴,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进入玄元战场。

    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天空啊!

    这让萧云充满了期许。

    “我看你现在还是准元丹境,在主峰有几处丹元池,虽然丹元之气薄弱了一些也可以助你稳定境界,你若是需要,随时可以去那里修炼。”欧阳尘说道,“至于法器什么的你也可以去器殿让朱老炼制合适的灵器。”

    “呵呵,弟子已经去了器殿,正准备让朱老修复一件灵器呢。”萧云憨笑道。

    “哦,如此甚好。”欧阳尘点了点头,道,“玄元战场汇集了八方的天才,难免有人身具灵器,你能有灵器在手也将多几分弟子,至于其它的杀手锏,你可需要?”

    “其它的杀手锏?”萧云眉头一弯。

    “这样,我给你一件杀手锏。”旋即,欧阳尘眸光一凝,手掌一动出现了一面元牌。

    这元牌不大,上面却刻有玄妙的符文。

    “这法牌中封印着强大的力量,可助你抵挡一些无法抵挡的攻击,不过这东西使用的次数有限,你只可催动三次,三次之后威力将骤降,也就得靠你自己的实力了。”欧阳尘说道。

    “这算是禁器吗?”萧云接过那元牌,心中微微一喜。

    这元牌宛若一面巴掌大小的盾牌,上面散发出一股极为惊人的波动。

    在里面萧云甚至可以感应到五行之力。

    “算是吧。”欧阳尘语重心长的说道,“我也只能帮你到了,毕竟想要成长一切还得靠自己,外力终究是外力,至于你能飞多高,一切都得看你自己的翅膀够硬了。”

    “弟子知道。”萧云收下那元牌,旋即眸露坚定,点了点头。

    他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

    温室里长大的花朵终究是经不起风吹日晒。

    唯有那种经历风雨的才可以笑傲长存。

    人也是一样只有自己强,才是真正的强。

    欧阳尘在和萧云寒暄几句,双方这才各自离开。

    而萧云也是带着满心欢喜离开了主峰。

    在离开主峰后,萧云休息了一天,随后便是前往了器殿。

    如今天炎赤金已经得到,萧云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将那天炎戟给修复了。

    “小云子,听说你在丹元台上力压群雄,获得了冠位?”萧云来到器殿,朱老眸子一眯,便是带着几分讶异的光芒将之盯着,不过那眸子中并没有太多的欣喜之色。

    “呵呵,是各派的精英弟子未出罢了。”萧云讪讪一笑,说道。

    “算你小子还有自知之明。”见萧云如此回答,朱老手捋着胡须显得颇为满意。

    “不过,弟子此次到是在进入丹元山前破了千机门布下的迷幻天元阵。”萧云笑道。

    “哦?”闻言,朱老眼睛一亮,露出几分喜色。

    “若非弟子学习了阵道,只怕此次也难以如此顺利的登入丹元山。”萧云略微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听得萧云的叙述,那朱老眉头一扬,老眼当中有着几分傲然浮现。

    “那是自然,阵道博大精深,老朽可没骗你吧。”朱老说道。

    萧云提及是靠着阵道才能有此收获,显然让这朱老心坎里一热,感到无比的舒爽。

    “呵呵,师尊,您现在可有空修复我这天炎戟?”见朱老心情大好,萧云问道。

    “自然有空。”朱老说道,“那天炎赤金你可带来了?”

    “恩。”萧云连忙将那些从天炎池内得到的天炎赤金石取出。

    “您请过目。”萧云将一块天炎赤金石递到朱老眼前。

    “不错,石中蕴金,金中蕴炎,的确是天炎赤金石。”朱老接过那天炎赤金石后连连点头道,“既然你寻来了材料,那么便随我去炼器室,看看为师如今修复你这灵器。”

    “多谢师尊。”萧云一喜,连忙言谢。

    旁边的元惺则是眸露羡慕。

    在器殿中朱老爷有许多弟子,可是能观看他炼器的人却极少。

    “你也跟来吧。”朱老瞅向元惺,说道。

    “多谢师尊。”闻言,元惺眸露欣喜。

    以前他也见过朱老炼器,只是这修复灵器却从来没有过。

    这次的观摩机会可谓是千载难逢,对于炼器师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因此元惺瞅向萧云时也是不由露出几分感激。

    若非这青年,只怕自己也不能沾光啊!

    在略微欣喜后,欧阳尘眸光一凝,视线便是落在了旁边的邱玄机身上。

    “邱长老,你可有什么话要说?”欧阳尘语气中带着几分凌厉,质问道,“这邱玄嵘及邱衷可是你的族人,此事你有你的意思?”说道后面,一股无形的气势从欧阳尘的身上弥漫开来。

    在这一刻,整片虚空的空气都似乎凝固了起来,似有着天穹倾覆而下。

    那两百余名弟子皆是打了一个寒颤,心中有着寒意涌现。

    众人知道,欧阳宗主这是真的生气了。

    一个门中的天纵之才,却被自己的人伏击,就差没被扼杀。

    如此事情怎能不怒?

    “此事老夫并不知情。”邱玄机眸光挑动道。

    “你不知情?”欧阳尘眸光有着几分冷厉浮现。

    这么大的事情,那些人会不知会一声这邱玄机吗?

    萧云眉头一弯,早就料到了这邱玄机会如此。

    不过此次他将这事情抖出来,也只是想借欧阳尘震慑这邱玄机罢了。

    毕竟这邱玄机会没有出手谁也动不了他。

    “不错。”邱玄机道,“老夫一直在闭关,少有关心外事。”

    见邱玄机如此,欧阳尘也只是眉头一皱。

    “却不知这萧云可有什么证据?”邱玄机会继续说道,脸上古井无波,似乎此事根本和他没有关系,活到了这个岁数,他的心性显然也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堪比。

    “证据?”萧云一笑道,“你们前往火元峰,水元峰一探,看看那两人是否在峰内便可。”

    “就算如此,也只是他们与你的个人恩怨,对此老夫颇感抱歉。”邱玄机说道。

    萧云眉头一挑,知道动不了这老鬼也没有继续多说。

    毕竟这是一尊元婴境的强者。

    “邱长老,萧云为我天元宗的后起之秀,本座对他充满了期许,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我希望你好自为之,若是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管有没有你的授意都别怪本座无情。”欧阳尘眸光一冷,双眸冷冷的盯着那邱玄机,一股恐怖的波动弥漫开来,如神临尘。

    “老夫定会管辖好族人。”邱玄机眉头微颤,旋即一脸正色,说道。

    “那好。”欧阳尘道,“不仅是萧云,他的族人,我也希望你们不要有着任何心思,否则这一切的事情都将归结于你的头上,本座找的也是你,修炼不易,踏入元婴境更不易,且行且珍惜。”

    “是。”邱玄机连连点头,心中却是郁闷不已,如今欧阳尘开口他也只有遵命了。

    虽然他迈入了元婴境,可是相比欧阳尘而言,差距太远了。

    特别是在见识了当初欧阳尘与李天淮一战后邱玄机才知道自己这点实力还远远不够。

    此时他也不敢在插手此事,知道想要对付萧云也只得让那些后辈弟子动手了。

    若为了对付这么一个后辈,搭上了自己的前途可就得不偿失了。

    听得欧阳宗主的话,全场的人皆是一震。

    瞧这话中之意,很显然是若有下次他将要对这邱玄机直接出手了。

    这让许多人感到羡慕。

    邱玄机可是一个元婴境强者,在五大宗派内都是一方强者,可如今欧阳宗主却为了萧云不惜如此呵斥这尊强者,由此可见,这欧阳宗主对萧云是多么的看重啊!

    这样的事情只怕在整个天元宗也是难得一见吧。

    听欧阳宗主此话,萧云耸了耸肩,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正是他要的结果。

    只有如此,他以后才可以放心的离开天元宗。

    不然若是他进入玄元战场后邱玄机借机人族人对付萧家可就麻烦了。

    可欧阳尘此时已经明说,只要是邱家的人犯事,就将算到邱玄机头上。

    如此一来,邱玄机肯定会下命令让人不得去招惹萧家。

    这样比起任何的威摄都强。

    “好了,萧云,你随我来。”欧阳尘淡淡的瞥了邱玄机玄机,旋即大手一拂将萧云凭空托起,两人化为一道遁光便向着主峰而去,只留下那校场一些眸露羡慕的青年。

    萧云被欧阳宗主卷到身边,遁向虚空,下一刻就出现在了主峰的一处山巅之上。

    这里云雾缭绕,云卷云舒,不时有着山风席卷而来。

    萧云与欧阳尘立于山巅,衣衫被吹得猎猎作响。

    欧阳尘望着前方那翻滚流转的云海,沉默不语,在他身上似乎有着一股浩瀚的波动内敛。

    萧云在旁边也是默默的观看那流淌的云海,感受自然的变化。

    稍许后,欧阳尘瞅向了萧云。

    “此次你能解决那邱玄嵘及邱衷想必是因为那妖灵相助吧?”

    “正是。”萧云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应道。

    “这次事情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不过你既然选择了那强者之路,以后的磨砺将不会少。”欧阳尘说道。

    “弟子已经做好了迎接任何磨难的准备。”萧云眸光一凝,露出一脸坚韧的眸光。

    “如此甚好。”欧阳尘微微点头道,“你且放心去外面闯,你的族人自有本座庇护。”

    “多谢宗主。”萧云作揖,表示感谢。

    “呵呵,我可是期望你能在玄元战场取得一个好名次啊!”欧阳尘眸子微眯略显慵懒的一笑,那瞅向萧云的眸光充满了期许,他门下也有两个惊才绝艳的弟子,只是因为种种责任,不得参加玄元战场,所以现在也只能将这份期望寄托在萧云身上了。

    “弟子定不会辜负宗主的期盼。”萧云说道。

    “你现在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欧阳尘一笑,道。

    “现在弟子唯一需要的便是等候进入玄元战场了。”萧云眸光坚定的说道。

    此次战域一行他收获甚多,多了几分底蕴,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进入玄元战场。

    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天空啊!

    这让萧云充满了期许。

    “我看你现在还是准元丹境,在主峰有几处丹元池,虽然丹元之气薄弱了一些也可以助你稳定境界,你若是需要,随时可以去那里修炼。”欧阳尘说道,“至于法器什么的你也可以去器殿让朱老炼制合适的灵器。”

    “呵呵,弟子已经去了器殿,正准备让朱老修复一件灵器呢。”萧云憨笑道。

    “哦,如此甚好。”欧阳尘点了点头,道,“玄元战场汇集了八方的天才,难免有人身具灵器,你能有灵器在手也将多几分弟子,至于其它的杀手锏,你可需要?”

    “其它的杀手锏?”萧云眉头一弯。

    “这样,我给你一件杀手锏。”旋即,欧阳尘眸光一凝,手掌一动出现了一面元牌。

    这元牌不大,上面却刻有玄妙的符文。

    “这法牌中封印着强大的力量,可助你抵挡一些无法抵挡的攻击,不过这东西使用的次数有限,你只可催动三次,三次之后威力将骤降,也就得靠你自己的实力了。”欧阳尘说道。

    “这算是禁器吗?”萧云接过那元牌,心中微微一喜。

    这元牌宛若一面巴掌大小的盾牌,上面散发出一股极为惊人的波动。

    在里面萧云甚至可以感应到五行之力。

    “算是吧。”欧阳尘语重心长的说道,“我也只能帮你到了,毕竟想要成长一切还得靠自己,外力终究是外力,至于你能飞多高,一切都得看你自己的翅膀够硬了。”

    “弟子知道。”萧云收下那元牌,旋即眸露坚定,点了点头。

    他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

    温室里长大的花朵终究是经不起风吹日晒。

    唯有那种经历风雨的才可以笑傲长存。

    人也是一样只有自己强,才是真正的强。

    欧阳尘在和萧云寒暄几句,双方这才各自离开。

    而萧云也是带着满心欢喜离开了主峰。

    在离开主峰后,萧云休息了一天,随后便是前往了器殿。

    如今天炎赤金已经得到,萧云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将那天炎戟给修复了。

    “小云子,听说你在丹元台上力压群雄,获得了冠位?”萧云来到器殿,朱老眸子一眯,便是带着几分讶异的光芒将之盯着,不过那眸子中并没有太多的欣喜之色。

    “呵呵,是各派的精英弟子未出罢了。”萧云讪讪一笑,说道。

    “算你小子还有自知之明。”见萧云如此回答,朱老手捋着胡须显得颇为满意。

    “不过,弟子此次到是在进入丹元山前破了千机门布下的迷幻天元阵。”萧云笑道。

    “哦?”闻言,朱老眼睛一亮,露出几分喜色。

    “若非弟子学习了阵道,只怕此次也难以如此顺利的登入丹元山。”萧云略微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听得萧云的叙述,那朱老眉头一扬,老眼当中有着几分傲然浮现。

    “那是自然,阵道博大精深,老朽可没骗你吧。”朱老说道。

    萧云提及是靠着阵道才能有此收获,显然让这朱老心坎里一热,感到无比的舒爽。

    “呵呵,师尊,您现在可有空修复我这天炎戟?”见朱老心情大好,萧云问道。

    “自然有空。”朱老说道,“那天炎赤金你可带来了?”

    “恩。”萧云连忙将那些从天炎池内得到的天炎赤金石取出。

    “您请过目。”萧云将一块天炎赤金石递到朱老眼前。

    “不错,石中蕴金,金中蕴炎,的确是天炎赤金石。”朱老接过那天炎赤金石后连连点头道,“既然你寻来了材料,那么便随我去炼器室,看看为师如今修复你这灵器。”

    “多谢师尊。”萧云一喜,连忙言谢。

    旁边的元惺则是眸露羡慕。

    在器殿中朱老爷有许多弟子,可是能观看他炼器的人却极少。

    “你也跟来吧。”朱老瞅向元惺,说道。

    “多谢师尊。”闻言,元惺眸露欣喜。

    以前他也见过朱老炼器,只是这修复灵器却从来没有过。

    这次的观摩机会可谓是千载难逢,对于炼器师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因此元惺瞅向萧云时也是不由露出几分感激。

    若非这青年,只怕自己也不能沾光啊!
推荐阅读:重生之恶魔猎人暴力牛魔王罪恶之城武神空间官路逍遥人 妻师父拐回家武帝弑神重生之我是机器狗异界风云战神亿万逃妻,娶一送二小小一说刺青人犀利农家俏娘亲特工傻妃不争宠盛宠之侯门嫡医风云保安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