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7.第17章 剑诀成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妖月夜   书名:不死武尊_不死武尊无弹窗_不死武尊最新章节
    “这才相隔丈许,我应该还可以在进一步!”一剑将那细小的蚊子刺杀萧云并没有感到满足,因为他现在的感知力极强,那蚊子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他的感知内。【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原本快到极致的蚊子,在萧云眼中飞行时俨然慢了几分。

    甚至他还可以凭借着那过人的感知预先判断出那蚊子的飞行遁逃方向。

    嗡!

    这时,在远处有着一只飞蛾飞过。

    “距离两丈,正好!”

    萧云眼睛一亮,身形立即横跨而出,与此同时一道剑光闪掠而出,刺向了那飞蛾。

    咚!

    萧云的脚步落地,那飞蛾也开始飘落在地。

    这一剑真的快到了极致,人未动,剑以至!

    “继续!”萧云便没有松懈,仔细向着这个院子内感知而去,发现有着蚊虫就持剑刺去。

    一天下来,整个院子里的飞虫几乎被他杀得差不多了。

    夜幕下,院子里升起了几处篝火,引来了无数的飞虫扑来。

    刷刷!

    在那篝火旁边,少年不断持向着那些飞虫杀去。

    “哥哥,你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啊!”萧灵儿坐在院子旁边的一个石亭内玉手托着香腮,满脸无聊的样子,都一天了,哥哥都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简直就成了修炼狂人。

    “嘻嘻,云少爷本来就是个修炼狂人,只是可怜了那些飞虫了咯。”在旁边丫鬟环儿也是扑闪着那大大的眼睛,不过她瞅向那个持剑的少年时,却是露出满脸迷恋,“云少爷就是帅,连拔剑时都那么酷,他那么勤奋,以后肯定会成为一个至强者。”

    时间不断流逝,那少年却在孜孜不倦的拔剑,杀着那些飞虫。

    嗡!

    十米外,群飞虫振动着翅膀飞来,萧云眸光一动,纵身一跃就持剑杀去。

    刷刷!

    剑光闪烁,一只只飞虫落下,都是被一剑刺穿,或者劈杀,没有一只飞虫是被剑风所杀。

    若是凭借强大的剑风,淬体八重的修者全力出手下,足以将那群飞虫一剑震死了。

    可一只只刺杀却截然不同了。

    这考验着一个武者对剑力的掌控,也考验着速度及眼力,显然萧云都达到了。

    “终于算是有所小成了。”至此,萧云这才停止了练剑。

    “哥哥,我给你擦汗!”见哥哥停止了修炼,那托着香腮的萧灵儿连忙乖巧的拿出一块毛巾替那兄长擦拭着额头的汗水,那认真乖巧的模样,就好像一个小媳妇。

    “让我自己来吧。”见得那乖巧的妹妹,萧云笑了笑,就要接过那毛巾。

    “不,难道哥哥连这都不让我做了么?”萧灵儿眨动着眸子,有些固执的将那少年盯着,似乎少年的拒绝触动了她的心灵,让自己感觉很无用,平日都是哥哥照顾自己,可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

    “你这丫头,也不嫌哥哥身上汗臭吗?”萧云摸了摸那少女的后脑勺,笑道。

    “要是哥哥愿意,灵儿一辈子在你身边服侍你的可以。”萧灵儿眨了眨眼睛抬望着面前的少年,那双眸中有着些许异光浮现,随后她睫毛一颤,就低下了颔首。

    “灵儿小姐,云少爷有我服侍呢。”

    旁边,那环儿端来了一碗热腾腾的妖蟒汤盈盈一笑,道,“少爷,喝碗火蟒汤祛下风寒。”

    听得环儿此话,萧灵儿那美眸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丝不忿,小嘴抿动着,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少女这莫名的表情让得旁边的萧云一脸诧异,刚才谁说错了话吗?

    吃饱喝好后,萧云也不在炼剑,回到屋中后就开始继续修炼吞天灭神诀。

    一夜过后,少年从修炼中退了出来,他双眸炯炯有神,心情显得很不错。

    “我现在的灵魂力变得更强了,照这样下去就可以凭借着灵魂力震慑人心神了。”

    “现在也该去紫云山脉了。”如今修炼了穿云剑诀和吞天灭神诀,萧云对自己信心大增,觉得自己可以去紫云山脉了,毕竟只有在那里凭借这磅礴的元气才可以快速突破。

    “不过在这之前得先去看看诗妃姐姐才是。”萧云心中一动,随后前往了城主府。

    当年颜诗妃前往紫云山脉寻找那紫藤蔓以获得那魂灵,却不想受伤而归。

    在知道此事的经过后萧云一直心有愧疚,想弥补诗妃姐姐,所以这次既然要前往紫云山脉深处,他也想顺便看看有没有机会获得那紫藤蔓魂灵,这样一来也可以了切一桩心愿了。

    “云少爷好!”萧云进入颜府,许多的族人就对他颇为友好的问候着。

    “萧云又来看妃儿了?”然而,就在萧云要进入那颜诗妃香闺深院时那颜夫人却是蓦地出现幽幽的开口,瞧那眸光,似乎对这少年并不怎么欢迎,甚至带着几分抗拒。

    这让萧云眉头微微一皱。

    “嗯。”萧云点了点头。

    “萧云公子,这两年来感谢你对妃儿的照顾,不过现在你年纪也不小了若是没事就忘她那深闺闯只怕对你和她影响都不好,毕竟一个待嫁的少女名声可是很重要。”

    颜夫人淡淡一笑,显得很是客气,可那话语中的意思让人明白,她显然是不愿意让萧云与自己的女儿过多接触,什么名声只是一个拒绝萧云频繁来此说辞罢了。

    要知道,这两年来,几乎整个紫云郡城的人都知道萧云都会有着一个固定的时间去颜大小姐拔毒,双方间关系极为密切,现在再谈什么名节,不是有点晚了吗?

    听得此言,萧云也有些郁闷,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过来,“想必是因为方浩的事情吧。”

    前些天方浩威胁萧家,那么大的一件事情肯定传遍了整个紫云郡城,颜夫人的态度就是最好的证明,“只是她就真那么确定我会不如方浩吗?”想到这里萧云嘴角不由一扯。

    “我不会耽搁太久的。”萧云眸光上扬,瞅向那颜夫人说道。

    “嗯,那就好。”颜夫人道。

    萧云作揖,就向着那深闺走去。

    “这次老爷联系了宗族的人应该可以求得一颗上品的解毒丹,如此一来就不用这萧云替妃儿拔毒了,免得让两个丫头和这萧云继续接触,一个废武魂还得罪了方浩,岂有前途?”颜夫人喃喃自语,在瞅了一眼那个进入院内的少年后她也便就此离去。

    走入那香闺内院的萧云嘴角依旧挂着一丝淡笑。

    这八年来萧云早就习惯了被人这般轻视。

    对于颜夫人的心态萧云也是了解。

    甩了甩头,萧云就径直走向了院子。

    “你家小姐了?”萧云向着一个侍婢问道。

    “小姐正在沐浴,萧云少爷且先等候片刻。”一个模样娇俏的侍婢,颇为客气的说道。

    在这些下人眼中,萧云还是很了不起的,至少连真元境强者都无法拔出的恶毒这少年就可以轻松的拔出,这种救死扶伤的能力有几个人可比?

    可惜的是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

    除非这少年的医术真地能达到生死人,肉白骨的境界,不然很难让那些武者尊重。

    稍许后,那屋子里的少女已经沐浴完毕,萧云被请了进来。

    颜诗妃随意的披着一袭云裳,乌黑的青丝垂落而下,随着她的腰肢扭动间在她那娇翘的臀部不断摆动,胸前那高耸呼之欲出,那抹胸衣根本无法将之遮掩留下了一片雪白。

    在那雪白之下,是一条深邃的沟壑。

    咕噜!

    望着少女那近乎完美的身材,以及那呼之欲出的小白兔,萧云不由咽了咽口水。

    “诗妃姐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萧云心中嘀咕着那眸光不由多瞥了一眼那少女的衣口。

    那衣口处的高耸牵引着他的心神。

    “萧云弟弟,你怎么又舍得来看姐姐了?”颜诗妃腰肢微微倾斜,然后玉手不停拍打着那青丝,将上面的水珠溅洒而出,简单的举止却是将那完美的身材给勾勒的淋漓尽致。

    尤其是少女玉手拨动那青丝时胸前的饱满不断颤动,露出一片雪白,让得那情窦初开的少年眼睛都瞪大了似乎想要看看那片雪白之下到底是一副什么迷人的景象。

    “咦?”颜诗妃开口,却并没有听到那少年的答复,这让得她微微一怔。

    等她美眸眨动,向着旁边斜瞥而去时,正瞧得那少年有些火热的将自己给盯着。

    “小鬼,你看什么呢?”颜诗妃白了那少年一眼,也不在拨弄青丝,在伸了一个懒腰后,扭动着那水蛇一般柔软的腰子就向着那少年走去,那美眸中带着几分嗔怒。

    不过,这表情对萧云来说显然是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反而让人感觉又多了几分风情,让人怦然心动,少年摊了摊手掌,嘴角露出一抹轻笑道,“谁让诗妃姐姐那么迷人了。”

    少女方才出浴,别有着一番风情,让得萧云一时竟舍不得移开视线。

    “你这家伙真是越来越贫嘴了。”颜诗妃笑骂了一句,不过却并没有生气的意思。

    “哪里,是诗妃姐姐越来越漂亮了。”萧云耸了耸肩,有些无辜的说道。

    在两年前这少女还有些青涩,让他感觉不到那种魅惑,如今两年过去,萧云一时也感觉宛若一梦,不知不觉,这少女竟然成熟得让自己都忍不住时不时的想多看一眼了。

    是诗妃姐姐越来越漂亮了,还是我长大了呢?

    “你啊,姐姐还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呢。”颜诗妃盈盈一笑,心情似乎显得很不错,坐在了少年旁边的一张椅子上,玉手捏起茶杯,在轻抿了一口,并没有因为少年的言语生气。

    这两年来它被剧毒缠身,也算是经历了大起大落。

    当年几乎整个紫云郡城的公子哥都围在她身边,可自从她中毒被宣布无药可救后,那些人的态度逐渐冷漠,渐渐的也没有人来问候她,俨然被当成了一个将死之人。

    经历了这些人情冷暖后,颜诗妃也就很少和外人接触了。

    反而是萧云这两年来一直豪不厌烦的来为自己拔毒,让得颜诗妃颇为感动。

    在这种烦闷的生活中,两人有时候相互调侃几句,也是让得她感觉颇为轻松。

    所以这两年来颜诗妃已经渐渐的习惯了和这个半大的少年调侃。

    “这才相隔丈许,我应该还可以在进一步!”一剑将那细小的蚊子刺杀萧云并没有感到满足,因为他现在的感知力极强,那蚊子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他的感知内。

    原本快到极致的蚊子,在萧云眼中飞行时俨然慢了几分。

    甚至他还可以凭借着那过人的感知预先判断出那蚊子的飞行遁逃方向。

    嗡!

    这时,在远处有着一只飞蛾飞过。

    “距离两丈,正好!”

    萧云眼睛一亮,身形立即横跨而出,与此同时一道剑光闪掠而出,刺向了那飞蛾。

    咚!

    萧云的脚步落地,那飞蛾也开始飘落在地。

    这一剑真的快到了极致,人未动,剑以至!

    “继续!”萧云便没有松懈,仔细向着这个院子内感知而去,发现有着蚊虫就持剑刺去。

    一天下来,整个院子里的飞虫几乎被他杀得差不多了。

    夜幕下,院子里升起了几处篝火,引来了无数的飞虫扑来。

    刷刷!

    在那篝火旁边,少年不断持向着那些飞虫杀去。

    “哥哥,你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啊!”萧灵儿坐在院子旁边的一个石亭内玉手托着香腮,满脸无聊的样子,都一天了,哥哥都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简直就成了修炼狂人。

    “嘻嘻,云少爷本来就是个修炼狂人,只是可怜了那些飞虫了咯。”在旁边丫鬟环儿也是扑闪着那大大的眼睛,不过她瞅向那个持剑的少年时,却是露出满脸迷恋,“云少爷就是帅,连拔剑时都那么酷,他那么勤奋,以后肯定会成为一个至强者。”

    时间不断流逝,那少年却在孜孜不倦的拔剑,杀着那些飞虫。

    嗡!

    十米外,群飞虫振动着翅膀飞来,萧云眸光一动,纵身一跃就持剑杀去。

    刷刷!

    剑光闪烁,一只只飞虫落下,都是被一剑刺穿,或者劈杀,没有一只飞虫是被剑风所杀。

    若是凭借强大的剑风,淬体八重的修者全力出手下,足以将那群飞虫一剑震死了。

    可一只只刺杀却截然不同了。

    这考验着一个武者对剑力的掌控,也考验着速度及眼力,显然萧云都达到了。

    “终于算是有所小成了。”至此,萧云这才停止了练剑。

    “哥哥,我给你擦汗!”见哥哥停止了修炼,那托着香腮的萧灵儿连忙乖巧的拿出一块毛巾替那兄长擦拭着额头的汗水,那认真乖巧的模样,就好像一个小媳妇。

    “让我自己来吧。”见得那乖巧的妹妹,萧云笑了笑,就要接过那毛巾。

    “不,难道哥哥连这都不让我做了么?”萧灵儿眨动着眸子,有些固执的将那少年盯着,似乎少年的拒绝触动了她的心灵,让自己感觉很无用,平日都是哥哥照顾自己,可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

    “你这丫头,也不嫌哥哥身上汗臭吗?”萧云摸了摸那少女的后脑勺,笑道。

    “要是哥哥愿意,灵儿一辈子在你身边服侍你的可以。”萧灵儿眨了眨眼睛抬望着面前的少年,那双眸中有着些许异光浮现,随后她睫毛一颤,就低下了颔首。

    “灵儿小姐,云少爷有我服侍呢。”

    旁边,那环儿端来了一碗热腾腾的妖蟒汤盈盈一笑,道,“少爷,喝碗火蟒汤祛下风寒。”

    听得环儿此话,萧灵儿那美眸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丝不忿,小嘴抿动着,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少女这莫名的表情让得旁边的萧云一脸诧异,刚才谁说错了话吗?

    吃饱喝好后,萧云也不在炼剑,回到屋中后就开始继续修炼吞天灭神诀。

    一夜过后,少年从修炼中退了出来,他双眸炯炯有神,心情显得很不错。

    “我现在的灵魂力变得更强了,照这样下去就可以凭借着灵魂力震慑人心神了。”

    “现在也该去紫云山脉了。”如今修炼了穿云剑诀和吞天灭神诀,萧云对自己信心大增,觉得自己可以去紫云山脉了,毕竟只有在那里凭借这磅礴的元气才可以快速突破。

    “不过在这之前得先去看看诗妃姐姐才是。”萧云心中一动,随后前往了城主府。

    当年颜诗妃前往紫云山脉寻找那紫藤蔓以获得那魂灵,却不想受伤而归。

    在知道此事的经过后萧云一直心有愧疚,想弥补诗妃姐姐,所以这次既然要前往紫云山脉深处,他也想顺便看看有没有机会获得那紫藤蔓魂灵,这样一来也可以了切一桩心愿了。

    “云少爷好!”萧云进入颜府,许多的族人就对他颇为友好的问候着。

    “萧云又来看妃儿了?”然而,就在萧云要进入那颜诗妃香闺深院时那颜夫人却是蓦地出现幽幽的开口,瞧那眸光,似乎对这少年并不怎么欢迎,甚至带着几分抗拒。

    这让萧云眉头微微一皱。

    “嗯。”萧云点了点头。

    “萧云公子,这两年来感谢你对妃儿的照顾,不过现在你年纪也不小了若是没事就忘她那深闺闯只怕对你和她影响都不好,毕竟一个待嫁的少女名声可是很重要。”

    颜夫人淡淡一笑,显得很是客气,可那话语中的意思让人明白,她显然是不愿意让萧云与自己的女儿过多接触,什么名声只是一个拒绝萧云频繁来此说辞罢了。

    要知道,这两年来,几乎整个紫云郡城的人都知道萧云都会有着一个固定的时间去颜大小姐拔毒,双方间关系极为密切,现在再谈什么名节,不是有点晚了吗?

    听得此言,萧云也有些郁闷,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过来,“想必是因为方浩的事情吧。”

    前些天方浩威胁萧家,那么大的一件事情肯定传遍了整个紫云郡城,颜夫人的态度就是最好的证明,“只是她就真那么确定我会不如方浩吗?”想到这里萧云嘴角不由一扯。

    “我不会耽搁太久的。”萧云眸光上扬,瞅向那颜夫人说道。

    “嗯,那就好。”颜夫人道。

    萧云作揖,就向着那深闺走去。

    “这次老爷联系了宗族的人应该可以求得一颗上品的解毒丹,如此一来就不用这萧云替妃儿拔毒了,免得让两个丫头和这萧云继续接触,一个废武魂还得罪了方浩,岂有前途?”颜夫人喃喃自语,在瞅了一眼那个进入院内的少年后她也便就此离去。

    走入那香闺内院的萧云嘴角依旧挂着一丝淡笑。

    这八年来萧云早就习惯了被人这般轻视。

    对于颜夫人的心态萧云也是了解。

    甩了甩头,萧云就径直走向了院子。

    “你家小姐了?”萧云向着一个侍婢问道。

    “小姐正在沐浴,萧云少爷且先等候片刻。”一个模样娇俏的侍婢,颇为客气的说道。

    在这些下人眼中,萧云还是很了不起的,至少连真元境强者都无法拔出的恶毒这少年就可以轻松的拔出,这种救死扶伤的能力有几个人可比?

    可惜的是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

    除非这少年的医术真地能达到生死人,肉白骨的境界,不然很难让那些武者尊重。

    稍许后,那屋子里的少女已经沐浴完毕,萧云被请了进来。

    颜诗妃随意的披着一袭云裳,乌黑的青丝垂落而下,随着她的腰肢扭动间在她那娇翘的臀部不断摆动,胸前那高耸呼之欲出,那抹胸衣根本无法将之遮掩留下了一片雪白。

    在那雪白之下,是一条深邃的沟壑。

    咕噜!

    望着少女那近乎完美的身材,以及那呼之欲出的小白兔,萧云不由咽了咽口水。

    “诗妃姐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萧云心中嘀咕着那眸光不由多瞥了一眼那少女的衣口。

    那衣口处的高耸牵引着他的心神。

    “萧云弟弟,你怎么又舍得来看姐姐了?”颜诗妃腰肢微微倾斜,然后玉手不停拍打着那青丝,将上面的水珠溅洒而出,简单的举止却是将那完美的身材给勾勒的淋漓尽致。

    尤其是少女玉手拨动那青丝时胸前的饱满不断颤动,露出一片雪白,让得那情窦初开的少年眼睛都瞪大了似乎想要看看那片雪白之下到底是一副什么迷人的景象。

    “咦?”颜诗妃开口,却并没有听到那少年的答复,这让得她微微一怔。

    等她美眸眨动,向着旁边斜瞥而去时,正瞧得那少年有些火热的将自己给盯着。

    “小鬼,你看什么呢?”颜诗妃白了那少年一眼,也不在拨弄青丝,在伸了一个懒腰后,扭动着那水蛇一般柔软的腰子就向着那少年走去,那美眸中带着几分嗔怒。

    不过,这表情对萧云来说显然是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反而让人感觉又多了几分风情,让人怦然心动,少年摊了摊手掌,嘴角露出一抹轻笑道,“谁让诗妃姐姐那么迷人了。”

    少女方才出浴,别有着一番风情,让得萧云一时竟舍不得移开视线。

    “你这家伙真是越来越贫嘴了。”颜诗妃笑骂了一句,不过却并没有生气的意思。

    “哪里,是诗妃姐姐越来越漂亮了。”萧云耸了耸肩,有些无辜的说道。

    在两年前这少女还有些青涩,让他感觉不到那种魅惑,如今两年过去,萧云一时也感觉宛若一梦,不知不觉,这少女竟然成熟得让自己都忍不住时不时的想多看一眼了。

    是诗妃姐姐越来越漂亮了,还是我长大了呢?

    “你啊,姐姐还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呢。”颜诗妃盈盈一笑,心情似乎显得很不错,坐在了少年旁边的一张椅子上,玉手捏起茶杯,在轻抿了一口,并没有因为少年的言语生气。

    这两年来它被剧毒缠身,也算是经历了大起大落。

    当年几乎整个紫云郡城的公子哥都围在她身边,可自从她中毒被宣布无药可救后,那些人的态度逐渐冷漠,渐渐的也没有人来问候她,俨然被当成了一个将死之人。

    经历了这些人情冷暖后,颜诗妃也就很少和外人接触了。

    反而是萧云这两年来一直豪不厌烦的来为自己拔毒,让得颜诗妃颇为感动。

    在这种烦闷的生活中,两人有时候相互调侃几句,也是让得她感觉颇为轻松。

    所以这两年来颜诗妃已经渐渐的习惯了和这个半大的少年调侃。
推荐阅读:武神空间暴力牛魔王重生之恶魔猎人罪恶之城官路逍遥人 妻师父拐回家武帝弑神重生之我是机器狗异界风云战神亿万逃妻,娶一送二小小一说刺青人犀利农家俏娘亲特工傻妃不争宠盛宠之侯门嫡医风云保安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