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你和我的眼界差了好几个位面

    侵略有的时候不一定都需武力,经济入侵更为无形致命,当然前提是这背后得有强大的武力作为后盾才行,不然只会为他人做嫁衣。【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所以一手大棒一手票子才是自古以来的王道。

    林琳一点就通,睨眼道:“你这丫头不去从政真是屈才了!”

    慕容凤瞪眼道:“你是在奚落我吗?”

    林琳认真道:“不,我这是在夸你。”

    “唉,只可惜我这辈子一心只想当个剑客,而非贱人啊!”慕容凤摇头失落道。不管那个时代政客都是贱人的代名词,因为不够贱根本成不了一个合格的政客,只能当跳梁小丑而已。

    林琳无语的直翻白眼,起身就走,生怕继续聊下去会忍不住掐死这个丫头。

    打发走林琳后慕容凤来到幕窗前眺望整座黄金城,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犹如神祗俯瞰众生。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权力之上!

    “哆哆哆”一阵敲门声响起打破了慕容凤的神游天外。

    “进来。”慕容凤随口应了一声,并没有回头也知道谁来了。

    “你还去不去天元大陆了?”剑痴推门而入不客气的问道。

    慕容凤回头哼笑道:“你好像很想回去?”

    剑痴噎了一下,撇头哼道:“我是担忧师尊他老人家的安危”

    “呵,还师尊。”慕容凤嗤笑道:“我看你是玩游戏入魔了,分不清现实与虚幻了。”

    剑痴哼道:“传道授业无虚幻真实之分,师尊他老人家虽只是一个npc,但对我却有实实在在的授业之恩。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弃之不顾!”

    “没想到你这人三观挺正的。”慕容凤斜睨道:“但你也别指望我会在苏姨面前给你说好话。”

    剑痴淡淡道:“我与小姚是真心相爱,不需要外人帮助。”

    “呕!”慕容凤捂着胸口夸张干呕道:“我的天呐,这股充满酸臭的恋爱气味实在太令人作呕了,果然还是单身狗的清香更令人心旷神怡啊!”

    剑痴一脸黑线道:“你好歹也是位大家闺秀,怎么能将如此粗鄙之语挂在嘴边。”

    慕容凤一瞪眼,怒哼道:“老娘还轮不到你来给我上礼仪课。出发!”

    剑痴连忙跟上慕容凤追问道:“你还没告诉我去天元大陆到底有什么目的。”

    “自然是帮忙找你的师尊啦。”慕容凤没好气道。

    剑痴严重怀疑慕容凤的动机,因为对这丫头过往的事迹了解的越多越觉得这丫头简直就是妖孽的代名词,根本不能用常理来推断。

    二人互相拌着嘴来到传送大殿,立即有早已准备好的后勤人员为慕容凤佩戴上开启微型星门的传送臂甲并仔细检查了一边。

    站在一旁的剑痴看了半天才感叹道:“才十年功夫就感觉自己像是已经跟时代脱节了”

    “科技发展总是日新月异的,更何况是十年。”慕容凤握拳伸臂,白眼道:“况且这玩意儿可是结合了空间魔法与高端科技的产物,你想看一眼就能明白运作原理才有鬼了。”

    剑痴撇撇嘴,转移话题道:“上回你也是通过这东西前往天元大陆的吗?”

    “不是,这臂甲只是回程的时候用。”慕容凤淡淡道:“上次去天元大陆是我的人帮我开好门了。”

    说话间,几名艾瑞达施法者过来向慕容凤致敬,然后走到大殿中央排成一圈开始吟唱施法。然后大殿中央位置的魔纹地板亮起一圈圈魔环并升腾构建起十分复杂玄奥的立体魔法阵。

    慕容凤拍了拍剑痴的肩膀,上前道:“走吧原始人,欢迎乘坐魔法特快。”

    剑痴无语的摇摇头迈步跟上,却又打量着慕容凤问道:“你该不会打算就穿这一身去天元大陆吧?”

    慕容凤站到魔法阵中央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星灵战甲,反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剑痴与她并肩而站,翻白眼道:“还有问题吗!就你这一身去了不怕被当外星人围观吗?”

    “切,我还以为什么呢。本大魔王爱穿什么还需要一帮凡人来评头论足?”慕容凤不屑的哼道,然后一扯身上的变形斗篷变成一件蓑衣斗笠。

    剑痴无语的咧着嘴道:“你穿这样反而更引人瞩目,不知道的肯定会将你误认成最爱藏头露尾的魔道妖人。”

    慕容凤一瞪眼,随即又诡异一笑。

    剑痴被慕容凤的表情搞得一头雾水,下一刻一股失重感瞬间侵袭全身,让毫无防备的他一头栽在地上,然后就是一阵腾云驾雾般的天旋地转

    在剑痴被折腾的昏死过去前就听慕容凤一脸无奈道:“哎呀,都怪你那么多废话,害得我都忘记你提醒了这跨位面传送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体验哦”

    剑痴两眼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

    当剑痴再睁开眼睛时,就见自己十分狼狈的趴在一片草地上。不远处,那丫头正和一帮同样蓑衣斗笠的黑衣人轻声交流着什么,然后这些黑衣人纷纷领命迅速转身消失在原地。

    “醒了?”慕容凤转身走过来,轻笑道:“我还以为你要昏上个把小时才能醒呢。”

    剑痴哼哼了两声,实在没力气和这丫头继续斗嘴。颤颤巍巍的爬起来后问道:“我现在在哪里?”

    慕容凤说道:“清沐城。”

    “清沐城?”剑痴诧异道:“这里可是神刀门的地盘,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慕容凤白眼道:“换做是你如果叛出宗门,是会去一向充当和事老的金光寺呢?还是会去一向与天星宗不对付的神刀门?”

    剑痴深感无语,现在要说这丫头对天元大陆没有图谋他第一个不相信。

    “既然你对天元大陆怎么了解了,为什么还要带我回来?”剑痴哼道:“以我现在的身份恐怕也比你好不了那去。”

    “因为你是带路党啊。”慕容凤媚笑道:“如果说身为天星宗叛徒的你忽然来投,神刀门会作何反应?”

    剑痴冷笑道:“那我只能说你恐怕要失望了,因为天星宗和神刀门从来不会接受对方的叛徒。一是怕对方使间,二是怕引起不必要的冲突。毕竟像天星宗和神刀门这样的大门派即使表面上互相看不顺眼,但私底下都会严格规定门中弟子不许擅起事端,否则小事闹大直至引发门派大战导致两败俱伤都是双方不能接受的。”

    “那你在神刀门的地盘上到处溜达总可以吧?”慕容凤戴上斗笠遮住脸转身下山往大道走去。与大道并行的还有一条大河,河面上千帆竞速船只如流涌向十里之外的清沐城。

    “你这是存心搞事!”剑痴无语的跟上慕容凤。

    二人来到通向清沐城大道上,因为水陆分流,所以这条崎岖的山道反而人迹罕至,只有偶尔几辆马车经过。慕容凤让剑痴出面拦下一辆载货的顺路马车。车主是位头发花白的老头,十分的健谈,车上载着满满一车西瓜准备运到清沐城贩卖。

    慕容凤只是顺便套了几句话,这位老伯就把自己的老底都交代了。

    “这清沐城城主真是个庸才,守着一块宝地也不知道如何发展。”慕容凤摇头不屑道。

    剑痴反问道:“你连城都还没进,从哪儿看出来那位城主是个庸才?”

    二人是通过私密聊天,所以坐在一旁的车主自然听不到二人的声音。

    慕容凤伸手拍了拍车上的大西瓜,说道:“这些西瓜每斤十文钱,明显是价值虚低,没有达到它应有的价值,而这老头卖掉这一整车上千斤西瓜只能获得十两左右银子,而这十两银子如果刨去种瓜的成本与人工费恐怕还剩下不足三成,也就是三两银子。而听这老头说十两银子大概也就能买20石米,也就两千多斤。但问题这卖瓜的钱还要买盐、布、油以及一些来年的种粮,还能剩下多少?”

    “而这清沐城地处水源丰富的沃土平原,肯定也是个产粮大城。所以城中的粮食不应该如此的昂贵。”慕容凤又指了指与大道并行大河上拥挤的船只,淡淡道:“但你看那些来往货船吃水极深,满载一次运个上百吨货物肯定不成问题,所以明显是有人在低阶购进粮食然后又高价运往外地出售来谋取暴利。”

    剑痴摇头道:“低价购进高价卖出本来就是商人的天性,正所谓赔本的买卖没人干,杀的头买卖有人干,全因为一个利字。”

    慕容凤说道:“但获利的始终是一小部分人,而像我们旁边这个老头全家七八口人辛辛苦苦耕种一年却只能勉强混个温饱,若遇个灾年就只能卖儿卖女,而且根本没有人会在乎他们的死活。也就是这个世界有高高在上的修仙者存在,所以才没有爆发大规模的农民起义。但是山贼土匪却早已遍布山川水泽,严重阻碍了各地商道通行。但问题是怎么多山贼土匪都是从哪里来的?还不是那些破产了的农民为了一口吃食才走上这条不归路。但可笑的是那些豪门大派还经常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派出年轻弟子清剿这些山贼土匪,还美其名曰‘历练’,却从来没有想过从根子上解决这个问题。”

    剑痴默然无语,其实这种情况他早就遇见了,但同那些高高在上的修仙者一样从来没有正视过。或者说一心追求大道的修真者们压根不会关心自己的衣食住行是从哪里来的,仿佛只要成为修真者这些俗物都应该天经地义的无偿送到自己面前任由挥霍

    慕容凤注视着越来越近的巍峨城池,平静道:“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社会结构严重畸形的世界,偏偏没有人能够打破这里的游戏规则重新建立起一个全新的世界,而一个没有进取心、没有发展、没有希望的世界迟早有一天会引来灭亡。”

    剑痴心头猛跳,死死盯着慕容凤。

    慕容凤斜睨一眼,道:“别这样看着我,即使我不来推倒这里游戏的规则,也会有其他人来的。你别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群最讨厌游戏规则的人,就是那些无法无天的游戏玩家!”

    剑痴下意识的联想到如果当一群无法无天又不怕死的游戏玩家涌入这修真界会发生什么,他就不自主的生生打了个寒颤。

    慕容凤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不用自责,正所谓屁股决定脑袋。你和我的眼界差了好几个位面,自然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

    剑痴拍开慕容凤的手,怒哼道:“别想用这些歪理邪说来忽悠我帮你入侵修真界。”

    “切。”慕容凤鄙夷道:“说的好像没有你我就不能入侵这里一样,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宝了?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也就是一个看大门的。”

    剑痴怒道:“别没大没小的,我好歹还是你的表叔!”

    慕容凤立时乐得前仰后合,让一旁车主老头瞧得莫名其妙,心说自己没讲什么逗乐子的笑话啊。

    笑的放浪形骸的慕容凤忽然笑容一整,哼道:“如果你还想泡苏姨就别再扯什么辈分,一个大男人连自己都养不活还谈什么情说什么爱!”

    剑痴被呛的一噎,一时间颓然的哑口无言。

    慕容凤也懒得继续刺激这脑子一根筋的家伙,自顾自的打量起眼前这座大城。

    正当二人陷入沉默,忽然就听老头惊呼道:“快瞧,好多仙师!这清沐城该不会发生了什么大事吧?”

    慕容凤抬头望去就见十几道流光凌空飞来降落在城中,其中有三个人竟散发着元婴修士的恐怖威压。

    剑痴眉头一皱道:“竟然一下子来了三个元婴修士!难道这清沐城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

    慕容凤搓着下巴,猜测道:“难道是你的那位师尊真的被我猜着了?也跑到神刀门的地盘上溜达来了?”

    剑痴白眼道:“我的师尊可是分神期老祖,就算来一百个元婴修士也是送菜的份。”

    慕容凤哼道:“瞎想那么多做什么,把那几个家伙抓来拷问一下不就知道了。”

    剑痴无语以对,堂堂元婴强者在这丫头口中仿佛土鸡瓦狗一样想抓就抓,简直没天理了。
推荐阅读:
  • 盛宠冷妻
  • boss的妖绕娇妻
  • 宠夫成瘾之农家媳妇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血战乾坤
  • 逆宝神人
  • 倾城桃花迷人眼
  • 剑神王座
  • 不灭神王
  • 广宇大爱之江湖时代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