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放虎归山

    “这人是伥鬼!附近定有虎妖作祟!”水镜老祖连忙展开竹简大声念诵起圣人之言:“子不语怪、力、乱、神!”

    立时字字圣言凌空浮现闪耀出璀璨金光,玄剑真君被圣言金光一照,立时整个人化为了一缕飞烟。【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然而即使如此他也始终面带微笑,让三人瞧得寒毛倒立。

    “这妖族果真和域外天魔搅合在了一起!”浮云老祖抖动着脸皮,施法控制住掌心中烙痕的蔓延,凝声道:“此地不宜久留,先回去再说!”

    三人立即架起遁光飞速远去,片刻后一缕飞烟飘回重新凝聚成玄剑真君,只见他面带诡笑的喃喃自语道:“中了大王的法印还想逃走?嘿嘿嘿……”

    “那家伙还是什么都不肯交代吗?”慕容凤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听着莲儿汇报。

    莲儿一脸无奈道:“是啊,小姐。那人还是什么都不肯说,但是我们送去的食物他倒是照吃不误,而且吃完了就睡,睡醒了就练会儿剑,然后又吃了睡,睡了吃,完全当自己是在度假了。”

    慕容凤无语的摇摇头,叹气道:“看来那人很清楚我们真不敢拿他怎样。”

    游戏毕竟是游戏,把人囚禁起来已经是触犯人权了。若是还刑讯逼供估计安装在游戏主脑程序里的法律条例也不会让他们怎么干。毕竟在游戏里npc是毫无人权可言,但玩家可是绝对不能一概而论的。

    慕容凤想了想说道:“那就找个机会让他逃走吧,再派人监视他会和什么人接头。”

    “是,小姐。”莲儿应道。

    游戏里。

    好吃好喝享受了三天的剑痴又被一群如狼似虎的士兵给押上了囚车,说是要转运到一处秘密基地去。连同他一起的还有先前被擒住了的四名元婴修士,只不过这四位可就没剑痴那么好运了。这几天里不但受尽了折磨,还连口水都没给喝。再瞧瞧被养的白白胖胖的剑痴,四人瞧向他的眼神分明已是不善!

    剑痴却偏偏无法辩解什么,只能无语的轻叹一声。

    囚车很快驶离了牢营,在六台装甲车护卫下飞快行驶在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

    车上五人自然都被禁锢了丹田,与凡人无异,所以根本别想趁机反抗逃跑。

    然而车队行至半途忽然遭遇了一伙地狱土著部落袭击,战斗打的十分激烈,到处都是残肢断躯,让人一瞧就明白这绝对不是在故意演戏,至少在那四位吃尽苦头的元婴修士看来是这样。

    很快押运队伍难以抵挡地狱土著部落的袭击,只能分头退走。自然在撤走的过程中一不小心让囚车上的五人给逃了出来。

    逃出生天的剑痴总觉得这场袭击来的太过蹊跷,但另外四位可不怎么想。一获得自由自然是立马逃命,看样子说什么也不会再来这片天外天了。剑痴也只好跟着四人逃回了白鹿洲。

    五人一出了空间通道恰好遇见大队人马正在联手施法封印这处空间通道,咋一见到五人从空间通道里冲出来还以为域外天魔杀出来了,差点干上一架。

    “师弟!!!”离镜一见到剑痴,难以置信的冲了过来盯着他一通猛瞧,惊喜交加道:“你居然还活着?!!”

    剑痴扯了下嘴角,说道:“是啊,我命大逃回来了。”但他猜测这十有**是对方故意放他回来的。

    “太好了,太好了。你现在这副模样我都差点没认出来了呢。”离镜喜极而泣道。

    原本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剑痴在燃烧军团的牢营里好吃好喝的待了三天,不但养的白白胖胖,而被人家请来的理容师精心修整了一番,直接变成了一个老帅哥。再反观那边形如乞丐的四位,这待遇只能说npc就是没人权啊。

    “对了,你赶紧去见见师尊吧。”离镜又一抹眼泪,哽咽道:“师尊他老人家为了救你回来中了妖魔暗算,现在连门中几位长老都束手无策。”

    “什么!!?”剑痴心底一惊,连忙催促道:“快带我去!”

    离镜连忙带着剑痴来到附近一座山庄内见到一脸病容的浮云老祖,短短几天时间竟让一位分神期的老祖虚弱的如同一个缠绵病榻多年的老人,剑痴心中即骇然又震惊。另外那位半道上非要凑热闹的水镜老祖也在一旁,此刻正抱着一大堆典籍翻找不停,想要找到解除虎妖咒印之法,无暇理会二人。

    探望完已经意识不清的浮云老祖,二人神色各异的退出了房间就见一位金丹修士前来禀报说是宗主有请。

    二人立即来到大厅就听一个悦耳的声音响起:“剑痴,你这次与那些域外天魔还有妖族有过接触,说说你的见闻吧。”

    开口之人正是天星宗宗主穆秋云,同样是分神期的大能,但外表看起来却如同一位清丽的妇人。在她身旁还坐着几位天星宗的分神期长老。

    当然这些分神期老祖都有各自的事物要忙,不可能为了这么一点小事都跑到这荒山野地里来碰头。所以在座的几位皆是分神老祖们的法相分身而已,其本尊要么在万里之外的宗门里,要么就是在某处隐秘的洞天福地里潜心修炼着。

    剑痴自然不敢有所隐瞒,将自己的所见所闻都说了出来,当然是用这些修真者能理解的语言。

    “照你所言你也不曾见过那虎妖?”穆秋云娥眉微蹙陷入沉思。

    剑痴道:“是的,宗主。”

    在座皆是分神期的老祖,自然看得出来剑痴有没有在撒谎或者已经成为伥鬼。

    “离镜,你去将随同剑痴一起逃回来的那四人也叫来。”穆秋云吩咐道。

    离镜赶忙应命,转身留给剑痴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便赶紧离开了大厅。

    穆秋云吩咐走离镜就与在座几位分神老祖窃窃私语起来,剑痴站在几人面前却听不到只言片语。

    片刻后,离镜带着那四位元婴真君战战兢兢的来到大厅,一见满座皆是分神期的老祖,连忙跪伏叩拜。

    穆秋云眯着一双丹凤眼静静打量着神色憔悴的四人,又瞧瞧丰神俊朗的剑痴,脸上闪过一丝古怪。

    “你们四人也被那域外天魔掳去,说说这几日的所见所闻。”

    “是是,穆宗主。”四人点头如捣蒜,你一句我一言的将这几日的悲惨遭遇极近夸张的说了出来,直把那些域外天魔形容成了世间最凶恶的存在。然而这四人同样也没见过那头神秘的虎妖,让在座的几位分神期老祖无不眉头大皱。

    “行了,你们都先退下好好休养吧。”穆秋云挥挥手,让剑痴,离镜还有四人都先退了出去。

    这时坐在下手的一位分神期老祖开口道:“宗主,浮云子已是弥留之际。而执法堂也不可一日无主……”

    这人说到一半却说不下去了,因为穆秋云一双冷眸正静静的盯着他,让他瞬间冷汗哗哗的不敢再多说半个字。

    几位分神期老祖也是神色各异,心虚的不敢与穆秋云对视。

    在座的其实都是心知肚明这执法堂之主身居要位,历来是宗主的亲信心腹之人才可担任。

    现在人都还没咽气,就有人急不可耐的想要跳出来争权夺位,身为宗主的穆秋云没当场翻脸已经是修养精深了。

    穆秋云敛去冷眸,淡淡道:“此事待我容禀苦月祖师后再做定夺,你们无需多议。”

    在座所有分神期老祖一听到苦月祖师四个字后无不呼吸一窒,因为这位苦月祖师可是天星宗硕果仅存的三位洞虚期的大能之一。而另外两位洞虚祖师则早在三百年前就已闭死关冲击渡劫境界,除非遇到宗门大劫,否则根本不理外界事物。

    现在穆秋云将仅存的苦月祖师搬了出来,自然没有人再敢起别样的心思了。

    “先散了吧。”穆秋云挥挥手,立时所有人分神期老祖纷纷起身告退化为一缕轻烟消失无踪。

    待大厅内只剩下穆秋云一人,她却愁容不展的喃喃苦笑道:“先有魔道势力蠢蠢欲动,今又闻域外天魔与妖族搅合在一起,门内又尽是些鼠目寸光之辈。老祖我该如何是好?”

    一声轻叹在穆秋云耳边响起,然后安慰道:“云儿莫苦恼,你三岳祖师闭死关已到关键时刻,最多十年便可神功大成。”

    “……十年吗?”穆秋云苦笑一声,轻轻摇头不语。

    燃烧军团作战指挥部。

    慕容凤沉声问道:“三支舰队扩编完成需要多久?”

    这几个月里燃烧军团总共建造了战列舰一艘,巡洋舰两百艘,护卫舰三百艘,驱逐舰五百艘,生态补给舰五十艘,算上原先的三百艘各类战舰总共超过了一千三百多艘战舰。

    另有十艘战列舰与一艘航母正在建造中,但其他轻型战舰则暂且停止生产。

    而按照李猛虎提议,目前这一千多艘已经列装的战舰将会分编成三支攻击舰队,每支舰队皆四百余艘战舰。

    不是燃烧军团造不出更多的战舰,而是战舰造多了压根没人开。

    说来说去还是人手问题。毕竟战舰只要有钱有资源就可以像下饺子一样疯狂建造,但一名合格的舰员却要慢慢培养起来。

    虽说目前有大批玩家都已经达到60级的瓶颈,随时都会迎来一波就职六阶第二职业大井喷,但是燃烧军团始终坚持的都是标准军事化管理,而不是玩家那种过家家般的游戏。所以日后即使向外招募玩家也是极其有限的。

    李猛虎直接回答:“最少三年!”

    慕容凤摇头道:“我最多只给你三个月。”

    李猛虎板着脸道:“丫头,现在舰上尽是些新兵蛋子,虽然可以用有那些不开化的地狱土著进行练兵,但是想要各舰之间达到配合无间的程度起码要三年。三个月我最多保证那些战舰不从天上掉下来。”

    在座众将领一阵轻笑,但见慕容凤脸色闪过一丝阴沉遂又马上闭上了嘴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慕容凤沉声道:“时不我待。我意已决,三月后发兵讨伐**地狱之主蛛后罗丝。到时候你们空军就算是扛也要给我将战舰扛到前线去!”

    这时一名参谋军官进来禀报艾瑞达族的使者来了。

    “散会。”慕容凤起身离开。

    李猛虎还能说什么,只能朝慕容雄连使眼色。慕容雄白了他一眼,轻哼道:“你瞪我也没用,我管陆军,你管空军,咱俩可是分不同属。”

    “这丫头不懂,你这熊瞎子也跟着胡来吗?”李猛虎抓狂道:“这是训练星际战舰舰员!不是发把枪就能拉上战场的步兵炮灰!三个月,那帮菜鸟能把战舰飞上天不掉下来都是满天神佛保佑了。你再瞧瞧新招募来的菜鸟都是干什么的?开游艇的、开货船的、还有开走私货船的,但就算把这些人全都算上也不够半数啊。”

    慕容雄白眼道:“不是还有那些npc嘛,你把老人和新人混在一起加紧训练一下不就行了。”

    李猛虎气的无语以对,只能愤愤离去另想对策。

    接待室内。

    慕容凤接见了艾瑞达族使者伊瑞尔,双方算是老熟人了。所以慕容凤开门见山道:“这次你们能派多少人参战?我是指那些精通空间法术的施法者,炮灰就不用来粮食了。”

    伊瑞尔一脸尴尬,她身后两位陌生的副使则一脸怒意。

    慕容凤瞥了一眼,蹙眉道:“你身后这两人瞪我做什么?想找抽吗?”

    伊瑞尔连忙转身呵斥道:“不得无礼!”

    二人连忙低头不敢再瞪慕容凤。

    伊瑞尔又为二人向慕容凤介绍道:“这两位都是我族中的勇士,阿克蒙德和基尔加丹……”

    慕容凤不耐烦摆手道:“我没兴趣知道两条杂鱼的名字。我就问你这次带来了多少施法者!”

    伊瑞尔身后二人被气的一脸涨红,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因为他俩很清楚面前这位的身份与实力,捏死他俩就跟摁死两只蝼蚁一样容易。

    伊瑞尔犹豫道:“月影冕下,我这次一共带来了三十位施法者,这已经是我们艾瑞达族能抽调来的所有施法者了。”

    慕容凤脸色转冷,一语不发的盯着三人。直把三人盯得浑身发冷!

    “我想你们似乎忘了是谁帮助你们脱离了毁灭之主的奴役,又是谁罩着你们才没有遭到毁灭之主的报复。”慕容凤声音如霜冰般寒冷,让三人浑身直打冷颤。

    慕容凤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怒意,冷冷道:“回去转告你们的先知,三个月之内我要见到三百个施法者前来助战,否则你们就准备独自去面对毁灭之主的怒火吧。”

    三人立时一脸垂头丧气的被赶了出去。
推荐阅读:
  • 盛宠冷妻
  • boss的妖绕娇妻
  • 宠夫成瘾之农家媳妇
  • 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 血战乾坤
  • 逆宝神人
  • 倾城桃花迷人眼
  • 剑神王座
  • 不灭神王
  • 广宇大爱之江湖时代
  •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