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我可能炼了把假飞剑

    “快给我吐出来!!!”慕容凤怒不可遏的大吼道。【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然而小黑蛟却一脸倔强的缩成一团,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让慕容凤拿它毫无办法。

    心魔悄然现身道:“或许这极光对它真的很重要,况且你的负面状态不是消除了嘛。”

    慕容凤无语道:“但是把这玩意儿留在体内始终是个祸患,不将它彻底拔除我寝食难安。”

    心魔搓着下巴盯着黑蛟,说道:“其实我一直在想这时空乱流或许对它有大用,要不然也不会死抱着不放。”

    “它只是一柄飞剑!”慕容凤气急道:“不听话的飞剑我要来何用?”

    “也许你炼了把假飞剑。”心魔呵呵笑道:“而且你别忘了它的前身可是让满天神仙都为之胆寒的打神鞭,你区区一个凡人怎么可能完全驾驭住它。”

    黑蛟立即昂首发出几声傲娇嘶鸣,见慕容凤一眼瞪来又连忙缩成了一团,死死护住自己已经吃进嘴里的美食。

    心魔摊手道:“我看除了那位喵大仙是没人能让它把吃进去的东西再吐出来了,你也不用白费力气了。”

    黑蛟再次得意洋洋的扭动着身躯,一副你来咬我呀的欠抽表情,把慕容凤气得咬牙切齿。

    这时异变再起,就见黑蛟腾挪舞动重新变回剑胚继续蜕鳞,只不过剑首处却镶嵌一颗奇光熠熠的水晶,正是那颗吸足了时空乱流的相位水晶。

    “还别说,镶了一颗水晶比原先黑不溜秋的模样好看多了。”心魔哈哈大笑道。

    慕容凤无奈的深叹了一口气,感觉真如心魔所说自己或许真的炼出了一把假飞剑。

    “算了,你先帮我盯着它,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我。”慕容凤摇头叹气道。

    心魔问道:“接下来你要做什么去?”

    慕容凤哼笑道:“枷锁终于解除了,当然是要去好好浪一把。”

    心魔笑指道:“很有我当年的风范。说真的,在这里呆旧了,我也想出去透透气。”

    “等着吧,会有机会的。”慕容凤轻笑了一声,便收回了心神。

    ***

    “大师?大师?”贝塔见慕容凤双眼失神,不由紧张道:“你没事吧?”

    “没事。”慕容凤回过神,揉着眉心对瑟兰迪斯问道:“出了点小意外,在我体内的那颗相位水晶暂时拿不出来了。”

    “什么?怎么回事?”瑟兰迪斯惊讶道。

    “嗯,这事解释太麻烦。总之时空乱流被有效控制住了,我的伤也痊愈了。”慕容凤拍了拍发麻的双腿,在贝塔的搀扶下费力站起身,说道:“有吃的吗?我现在饿的估计能吃下整头牛。”

    瑟兰迪斯一脸古怪道:“你们精灵族不是只吃水果的吗?”

    “告诉你这句话的人肯定没见过精灵族。”慕容凤哼笑道。

    “但那位天启者可不是这样说的。”瑟兰迪斯转身道。

    “天启者?”慕容凤暗讶了一声,跟上她问道:“是坠星城主吗?”

    “不错,正是那位卡尔玛城主。”瑟兰迪斯边走边说道:“我们星灵族与那位城主有些交易上的往来,所以就向她打听了一下有关您的传闻。”

    “你们星灵族还真是够直言不讳的。”慕容凤淡笑道:“那么我的名声在那位口中肯定已经声名狼藉了吧?”

    “确实。”瑟兰迪斯点头道:“如果单纯的按照善恶标准,您恐怕比虫族主宰还要危险。贪婪地狱、暴食地狱、梦魇地狱之共主,月影大魔王冕下。”

    走在一旁的贝塔差点拌一跟头,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慕容凤。

    慕容凤耸肩道:“只是一些虚名罢了。”

    “光是一些虚名恐怕也不会让大魔神撒旦都为之关注吧。”瑟兰迪斯笑问道。

    慕容凤无奈道:“这个可不能怪我,谁让那个玛门非要来找我麻烦呢。话说你们星灵族既然和坠星城有来往,那肯定有空间通道相连吧?”

    “确实有。”瑟兰迪斯坦言道:“只不过那个空间通道太过微小,而且极不稳定。每个月只有那么两三天能够安全通行。”

    慕容凤嘴角微抽道:“你别告诉我这个月的安全期刚刚过去!”

    瑟兰迪斯耸肩道:“很不幸,被您给言中了。如果您想借道的话,恐怕要等到下个月了。”

    “算了,我去找虫族主宰借道也一样。”慕容凤无奈道。

    瑟兰迪斯顿了一下,问道:“您和虫族主宰也认识?”

    “是啊。”慕容凤微笑道:“曾经坑过祂一次,将祂从那个位面赶回了这里。没想到那货又在这里兴风作浪,还真是冤家路窄。”

    瑟兰迪斯转身目光灼灼道:“月影冕下,我能恳求您帮一个小忙吗?”

    “小忙?”慕容凤问道:“是打算请我出手帮你们宰掉虫族主宰吗?”

    瑟兰迪斯一脸期待道:“如果可以的话”

    慕容凤直接摇头道:“人家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古神,我可没把握宰了祂。”

    “那您打算如何让祂甘愿借道与您?因为您自己都说曾经坑过祂一次,我可不认会虫族主宰是位以德报怨的善神!”瑟兰迪斯反问道。

    慕容凤信心十足淡笑道:“祂会的。因为祂清楚与其留我在此和祂作对,还不如将我赶紧送走才不会坏了祂的大事。”

    瑟兰迪斯轻叹一声道:“那我们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请动您出手相助?”

    “什么代价都不需要,因为你们已经付过钱了。若是没有你们的帮忙,恐怕我还不知道要被这该死时空乱流折磨多久呢。”慕容凤哈哈一笑,霸气十足道:“所以你现在可以很嚣张的对那些虫子说以后就由我月影大魔王罩着你们了,它们要是再敢来找茬,我替你们出头!”

    瑟兰迪斯愣愣盯着慕容凤,仿佛重新认识了这位大魔王冕下。

    贝塔终于找到机会插嘴,忍不住问道:“大师您真的贪婪地狱之主吗?那原先那个贪婪地狱君王呢?”

    慕容凤回头道:“你是问撒旦之子玛门吧?祂已经被毁灭之主给宰了。”

    贝塔眼前一亮,连忙问道:“此事当真?啊太好了!吾神大仇得报矣!”

    瑟兰迪斯轻笑道:“但我怎么听说那位撒旦之子是被月影魔王与毁灭之主联手坑死的呢?”

    慕容凤扯了下嘴角,无奈道:“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你就不要到处宣扬了啊!让大魔神撒旦盯上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啊!”

    瑟兰迪斯哭笑不得道:“这种事连我都知道了,想要再隐瞒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吧。”

    贝塔却扑通一声,下跪道:“大师,请让我追随您吧!我愿奉您为信仰之主!您帮吾神报了仇,我们克比奈斯族都会奉您为信仰之主!”

    慕容凤失笑道:“你连我信仰什么都不知道,就要尊我为主?就不怕我是个好人吗?”

    瑟兰迪斯一脸黑线,心说您说反了吧?应该怕你是个坏人才对吧?

    贝塔却洒然一笑道:“您能成为地狱之主,又岂会是一个好人!”

    “哈哈哈,好,那我就先收下你了。”慕容凤听得哈哈大笑,极为愉悦。

    瑟兰迪斯感觉自己的三观有点不稳了

    慕容凤回头对她,轻笑道:“在地狱那种鬼地方,好人绝活不过三秒,只有坏人才能称王称霸。所以我才给你一次考虑的机会,是否真的要和我这个大魔王沾上关系。”

    瑟兰迪斯盯着慕容凤注视了许久,才开口道:“我只求冕下帮我们做一件事。”

    慕容凤讶然道:“哦,何事?”

    瑟兰迪斯说道:“我们的大主教率领着一支舰队准备突袭虫族的老巢,打算与虫族主宰决一死战。此去必定是九死一生,所以我想请您出手相助。”

    慕容凤眉头轻皱道:“你们的大主教已经出发了?”

    “是的,三天前就已经出发了。因为要绕路潜入异烙斯星系,所以算算时间明天应该就会抵达并且发起偷袭,而我们在边境上的舰队也会同时发起总攻用以牵制虫族的主力部队。”

    “越是简单的战术越容易成功,但变数也越大。”慕容凤说道:“你们就没考虑过这次行动若是失败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吗?”

    “没有考虑过。”瑟兰迪斯回答的异常爽快:“因为大主教说这是一次赌上我们整个星灵族兴衰的战争!”

    这就是集体意志高度统一化的弊端了,底下的人只懂得服从命令,却不会有自己的主见。虽然上下一心作战效率是绝对的高效了,但是基层官兵不知变通,尤其是在诡谲多变的战场上一旦那个关键战局出现败象就会影响到整个战争的走向。

    以前星灵族之所以能傲立这片宇宙完全是靠着萨尔那加族留给他们的科技与底蕴,现在遇到同样是萨尔那加族创造出来的亲儿子虫族,就一下被虐的找不到北了,甚至在诡计多端的人族面前也是屡屡吃瘪,让慕容凤都不知道该说他们什么好了。

    “好吧,看来我的大餐只能在路上吃了。”慕容凤从来不是拖泥带水之人,说干就干,因为要是去晚了说不定就得替那位大主教收尸了。

    贝塔关心道:“冕下,你身上的伤还没痊愈。马上就动身参战是否不妥,要不等伤好了再出发也不迟。”

    慕容凤摇头道:“痼疾已除,只余一点小伤而已。我现在只是肚子饿了才没力气治好这点小伤,等我吃饱喝足了治好这点小伤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贝塔不信,瑟兰迪斯也不信,两人都以为慕容凤嘴硬死要面子,毕竟你连走路都还要人家搀扶着,怎么看都像是位需要人照顾的病号吧,还怎么上战场救人?

    但慕容凤一再坚持,而且时间紧迫也容不得他们再浪费。只能事从紧急调派一艘星灵族最快的时空棱镜飞梭将慕容凤和贝塔二人直接送往前线。

    在舰船上饱餐了一顿的慕容凤也舒舒服服的躺进了瑟兰迪斯为她特地准备的医疗舱内。

    慕容凤原本是打算通过圣光之力来治疗身上这点外伤的,但是人家想的如此周到她也就不好意思推辞了。毕竟多留一分力气就多一分胜算,因为她这次要刚正面的可是虫族主宰。

    一天后,时空棱镜飞梭穿越战云密布的前线悄悄潜入了异烙斯星系。沿途不时与成群结队的虫族舰队擦身而过,但无一发现他们踪迹的。

    显然这架只能乘坐八人的时空棱镜飞梭拥有着超凡的隐身能力,比当初地精族借给他们的星际潜艇在性能上优秀太多了。而且飞行速度也快的惊人,穿越两个星系只花了不到两天时间。

    而当时空棱镜飞梭赶到虫族老巢所在的恒星系时见到的却是一片空荡荡鬼域,连只虫子都没有。

    没有戒备森严的虫巢,也没有大主教塔萨达尔率领的突袭舰队,只空留下几颗被采光了资源的废星

    贝塔见此连忙联系上还躺在医疗舱里修养的慕容凤。

    慕容凤沉默了片刻便下令飞梭立即调头赶往1024号农场星!

    正如慕容凤所料,此刻的1024号农场星已经成为了一个大战场。

    大主教塔萨达尔所率领的偷袭舰队,虫族主宰克苏恩所率领的虫族大军,以及始祖虫族大军。这三方在这颗小小的农场星球上混战成了一团。

    大主教塔萨达尔此刻还是一脸懵逼,不明白比他们星灵族还‘上下一心’的虫族为啥会突然内讧了。不过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天赐良机,所以他率领着星灵舰队追着虫族主宰舰队一路穷追猛打,不让虫族舰队有机会降落到星球上清剿那些‘叛乱’的虫族。

    而在星球地面上,两股虫族大军早已杀的昏天黑地。天空、大地、海洋,乃至地底都成为了双方的战场。

    虫族主宰克苏恩一下子陷入了腹背受敌的窘境。

    而更要命的是随着地面战局的僵持,始祖虫族靠着不断吞噬其拉虫族而自我进化出许多强大的异形虫族,这些异形虫族不但兼顾了其拉虫族顽强的生命力,同时也是天生为战斗而生的杀戮机器。

    而这些始祖虫族就在这些强大的异形虫族的带领下逐渐占据战局上风,并将克苏恩的其拉虫族大军杀的节节败退。

    虫族主宰克苏恩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久拖下去,所以终于亲自出手了!
推荐阅读:我的恶魔果实大有问题重生之幸福日常我的影子会挂机武神天下仙碎虚空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