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百九十五章 恩卡塔

    张乐诗聚精会神的盯着慕容凤,就见她一挽剑花,边舞剑招边说道:“这套落英剑法共有七式,分别是:第一式含苞待放,第二式纷至沓来,第三式穿花蝶影,第四式岁月枯荣,第五式零落成泥,第六式似花非花,第七式孤女葬花。【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慕容凤每说出一招剑式名以及口诀,手中也跟着演示一遍。七招剑法一气呵成从头使到尾没有一丝停顿。宛若一位剑仙翩舞,令人目眩神驰。

    收招站定,慕容凤问道:“你记住了几招?”

    张乐诗回过神,尴尬道:“你刚才舞剑的样子就跟仙女下凡一样,我光顾着欣赏了,一招都没记住……”

    慕容凤翻翻白眼,无奈道:“算了,我还是把这七式拆解出来,一招一招的教你吧。去那边挑把剑来。”

    张乐诗立时紧张道:“你该不会是要和我对练吧?”

    慕容凤哼道:“我向来信奉实战出真知,今天你要是记不住这七招剑法就别想离开这间练功房了。”

    张乐诗顿时后悔万分道:“那个,我现在脱离门派还来得及吗?”

    “晚了,看招!”慕容凤哼笑一声,直接一剑刺了过去。

    “喂喂喂,我还没拿剑啊!”张乐诗怪叫一声转身就跑,却被慕容凤一剑挑翻在地,摔了个狗啃泥。

    慕容凤一挽剑花,哼道:“敌人可不会给你拔剑的时间!”

    “哎哟,我错了,掌门。”张乐诗趴在地上求饶道。

    “认错也没用,爬起来继续。”慕容凤拿剑在她撅起的翘臀上抽打了一下,疼的张乐诗哇哇乱叫。

    “姓赵的!老娘和你拼了!!!”张乐诗立即翻身起来,抱着屁股直揉。

    慕容凤傲然一笑道:“对不起,我姓慕容。你也可以叫我月影真人,是取自我游戏里角色名的道号。”

    张乐诗眼珠子一转,立即堆着笑容问道:“你游戏角色叫什么名字?”

    “怎地?想在游戏里找回场子?”慕容凤哼笑道:“我就是漫步月影,想报仇尽管来。”

    “0_0!!!”张乐诗一呆,连忙下拜道:“掌门您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慕容凤不为所动道:“拍马屁也没用,今天学不会这七招剑法就别吃饭了。”

    “啊~~~!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才会落到这个魔女手中啊啊啊!”张乐诗仰天抓狂道。

    这一天,张乐诗用自己的血与泪证明了天才与疯子其实同一类人,从而开始了在星剑门里的悲惨生涯……

    时至傍晚,众女才在餐厅里见到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张乐诗。

    “我的天呐,张老师你这是干什么去了?怎么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模样?”

    “闪开!别挡我吃饭!”张乐诗如狼似虎般冲到餐桌前,眼中的熠熠绿光让众女瞧得心底直发毛。

    “掌门,张老师这到底是怎么了?”温莎诧异问道。

    慕容凤耸耸肩道:“只是饿了她一顿。”

    众女汗颜,心说饿一顿也不至于这样啊。现在看起来就跟饥匪下山似的,什么都往嘴里塞啊。

    “行了,吃饭吧。”慕容凤招呼众人坐下开始进餐。

    人一多就显得热闹,尤其还是一帮女人。餐厅里叽叽喳喳就没消停过,让慕容凤怀疑自己的星剑门是否太过阴盛阳衰了,考虑以后要不要多招收一些男弟子。

    吃过晚饭,众女成双结对的相邀一起出去玩闹。

    慕容凤则回到自己屋里常识再次登录游戏,这回倒是成功登进去了。只不过却被系统提示:数据读取中,请耐心等待……

    然后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等的慕容凤都快睡着了才在一阵剧痛中醒来。

    “呃,嘶~~!好疼!”慕容凤豁然睁开眼睛,眼前却是一片模糊,而且全身上下无处不疼。

    在昨晚被系统强制踢下线之前,慕容凤最后的记忆是自己成功穿越了空间通道,然后迎面出现一片蔚蓝色的大海……

    “自己应该是掉到海里了。”慕容凤强忍着剧痛观察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却发现在一个昏暗的洞中,尝试爬起来却发现浑身上下缠满了某种藤蔓植物,使得她动弹不得。

    这时一阵沙沙的摩擦声传来,听起来像是一条蛇在游动过来。

    慕容凤立即循声望去就见洞口钻进来了一条五六米长的蛇类生物!

    药丸!慕容凤心中一惊,急忙催动灵气却发现毫无反应。又连忙去摸武器却摸了个空,再一瞧腰包竟然处于异常锁定状态,她原先穿在身上的武器装备都因为在穿越空间通道中受到严重损毁而被系统强行收进了包中,必须等修复后才能再次使用。

    不过其他装备能损坏,她的那把月华剑明明是永不磨损的,怎么也不见了?

    是的,不见了!

    不在身上,也不在包中。

    “难道是遗失了?!”慕容凤一阵心疼,急忙四下寻找才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两个坑爹的负面状态。

    :穿越空间通道对你全身经脉造成了严重的损伤,在此负面状态未解除之前你无法动用任何超凡力量!

    :全属性降低90%!

    “干!这是要玩死我啊!”慕容凤当真欲哭无泪,没想到从空间夹缝中逃出生天,却栽在了这里。

    正当慕容凤打算闭目等死的时候,忽然一道沙哑的声音直接在她的脑海中响起。

    “你醒了?”

    慕容凤心中一惊,再次睁开眼睛就发现一条四臂蛇人正好奇的打量着自己。

    “智慧生物?”慕容凤立时长舒了一口气,她现在最怕自己遇见什么野兽。若是能沟通交流的智慧生物就好办多了,起码对方不会将她直接当做食物,而且看现在的情况貌似还是人家救了自己。

    “是你救了我吗?”慕容凤张了张嘴却发现喉咙一阵火辣辣的疼,但好在精神力交流依旧能用。而且对方貌似也通过精神力在与她交流,这也避免了沟通上的障碍。

    “可以怎么说。”这四臂蛇人长着四颗眼睛,却充满了灵光,仿佛一位智者,没有丝毫野兽的凶残嗜血。

    “谢谢。”慕容凤感谢道,然后又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这里是星空的边缘,奥苏斯星球。”四臂蛇人回答了一句,然后解下挂在身上的草药包开始研磨配制,然后转身解开缠在慕容凤身上的藤蔓,同时说道:“你的伤势很重,能活下来真是一个奇迹。要知道你降临到这里的时候,整片天空都被你给撕碎了。”

    慕容凤尴尬的苦笑道:“其实我是在逃命,然后稀里糊涂的来到了这里。”

    “能让一位破碎虚空的强者疲于逃命,看来你惹到了一位很强大的敌人。”四臂蛇人解开藤蔓后,慕容凤才发现自己受伤的身体比想象中的要糟糕一万倍。

    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到处遍布狰狞恐怖的伤痕,而且双腿严重骨折,右臂也没了,只剩下一条还算完好的左手。

    不过这种‘皮外伤’对慕容凤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只要动用体内的圣光力量或者灵气分分钟就能修复回完好如初状态。但因为那该死的穿越后遗症,她只能躺在这里挺尸。

    四臂蛇人拿过药罐,说道:“抱歉了,你应该是一位女士。”

    慕容凤苦笑道:“这个时候还谈什么男女之别。”

    四臂蛇人笑了笑道:“好在我的种族没有雄雌分别,所以你把我也当做女士就行了。”

    好吧,这位居然还是位可男可女的奇异存在。

    “还未请教阁下大名?”慕容凤强忍着膏药涂抹在伤口上的剧烈疼痛感,开口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我是希萨尔里亚人,名叫恩卡塔·德尔·高莫。按照你们人类的称呼习惯,你可以称呼我恩卡塔。”四臂蛇人为慕容凤仔细涂抹好膏药,然后又扯过那些藤蔓一点点缠在慕容凤身上,说道:“这些蛇腹藤有麻醉效果,能稍微减轻一下你的伤痛。”

    “谢谢,恩卡塔阁下。”慕容凤谢过后,也自我介绍道:“我叫漫步月影,你可以称呼我月影。来自……,算了。”

    “好了,月影女士,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恩卡塔直起身子又从一旁的一个小石洞中掏出一截焦黑的树枝。

    慕容凤一眼认出这是自己的月华剑!

    恩卡塔将月华剑轻轻放在慕容凤身边,说道:“这件物品对你来说应该很珍贵,因为我在发现你的时候,你的右手正紧紧抓着它。不过很抱歉,我没办法把你的右手接回去。”

    “没关系,相对于一只手,这件物品对于我更重要。谢谢十分感谢你帮我找回了它。”慕容凤真诚感谢道。现在的她对于任何危险都没有丝毫抵抗能力,而失而复得的月华剑无疑对她是一大保障。

    恩卡塔点点头,便转身退出了洞穴。

    慕容凤看了看放在枕边的月华剑,常识以精神念力去驱使它。

    月华剑立时受到慕容凤的精神感应自动浮起,但却无法弹出光刃!

    慕容凤苦笑了一下,然后收回月华剑柄藏于左袖里。

    这时慕容凤忽然感应心魔正在呼唤自己,连忙心神沉入识海。

    “你可算来了。”心魔一见到慕容凤元神立时怪叫道。

    “怎么了?”慕容凤皱眉道,心说只是游戏里的角色身体受到严重创伤,但她现实里的身体又无碍,这家伙紧张个什么劲啊?

    心魔指着识海抓狂道:“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我这才打个盹儿啊!你瞧瞧又招惹来什么鬼东西了?这里可是你的识海啊,不是什么鬼东西都能来的公园啊!”

    慕容凤一回头,瞬间瞪大眼了,惊呼道:“这是什么鬼?”

    只见风平浪静的识海上空竟然飘荡着一缕缕绚烂斑斓的‘极光’!

    “我还想问你呢!”心魔摇头无语道。

    慕容凤挠挠头,比心魔还无语。

    心魔说道:“重点不是这些诡异极光,你看剑胚好像在一点点吞噬那些极光。这样下去鬼知道你会培育出什么飞剑啊!”

    慕容凤仔细一瞧,果真如心魔所说。

    云绕着微型星河光辉的剑胚居然真的在吸纳这漫天绚烂的极光,只不过这一过程十分缓慢。

    但再怎么缓慢,它也在‘吃’极光啊!

    关键是慕容凤压根不知道这些极光打哪里来的!

    慕容凤打算飞过去凑近研究一下这些诡异的极光,却被心魔连忙阻止道:“别过去,我刚试过了。差点被这些极光消融掉我的元灵之体。”

    “怎么厉害?”慕容凤惊奇道。

    “你还是赶紧把那位叫来吧。”心魔盯着剑胚,叹气道:“再这样下去,我怕压制不住这小家伙了。”

    慕容凤更为叹气道:“要是能联系上那吃货我早叫它来了。”

    二人相对无语,慕容凤只好无奈道:“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当我们决定选择一条新‘道’的时候,就注定不能以常理推断将来的路了。”

    心魔苦笑道:“我感觉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你给玩死。”

    慕容凤耸肩道:“反正你都死过一次了,何不在意这种事情。我走了,你帮我盯着点。”

    心魔张嘴无语,因为慕容凤的神识已经退出识海了。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自己,慕容凤无奈轻叹一声,便以挂机模式退出了游戏。

    接下来的日子,慕容凤一边在游戏里安静养伤,一边准备去参加名剑大会事宜。

    但穿越的后遗症始终不见消退,她一直修养了四天才只能勉强下地。

    但就是这样也让恩卡塔直呼不可思议,要知道四天前他刚救回慕容凤时几乎是不抱任何希望的,这才过了四天居然就能下地行走了。如此强大的恢复能力让他将慕容凤惊为天人。

    而几天相处下来,慕容凤也知道了这位恩卡塔是位独居在荒野星球上修行的苦行者。

    在绝地中践行自己的道路,探寻万物的真理,寻求最原初的力量。

    故而他所修行之‘道’名为:绝地!!!
推荐阅读:重生之幸福日常我的恶魔果实大有问题网游之大盗贼重生逍遥道白首太玄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