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百六十六章 嫁祸

    “完了!完了!”老船长腿脚发软,直接瘫坐在地上,双眼失神道:“如果真是卡尔大公号出事了,我们都死定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那艘船又不是我们开来的,它出事管我们屁事?”奥妮克希亚不屑的撇嘴道。

    “是军法连责制。”雷克顿凝眉道:“那艘战列舰真要是出了事,恐怕就算是那位卡尔大公也要被战争学院严厉问责,甚至有可能被革爵查办。而他们这些被临时征调的船夫只会沦为最惨的替罪羊。”

    慕容凤转身道:“雷克顿,去命人连夜抢修咱们的船。”

    “是,老板。”雷克顿立即领命。

    慕容凤又对眼魔怪下令道:“你去探查一下山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是,主人。”眼魔怪立即飞起消失在夜空中。

    慕容凤又对其他人下令道:“其余人回营地继续休息,另外增派人手加强警戒。”

    亚索上前问道:“老板要不要派人先行一步去通知雷恩加尔?”

    慕容凤摇头道:“若真是卡尔大公号被袭,肯定会第一时间发出求援信号。我们派不派人去通知都无区别。我们还是别多管闲事了,省的惹麻烦上身。”

    由于路途较远,即使眼魔怪一路翻山越岭飞去,这一来一回也花了数个小时。等它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怎样?那边发生了何事?”雷克顿立即追问道。其他人也都围聚了过来。

    眼魔怪略喘道:“咳咳,确实有艘大船搁浅起火了。我赶到的时候大火已经吞噬了这艘船身,但我认出确实是那艘卡尔大公号。”

    老船长立时脸色煞白,其他船员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而那些新招募来的佣兵们已经目光乱闪,再给自己想后路了。

    慕容凤凝眉问道:“有没有找到袭击者?”

    眼魔怪摇头道:“没有袭击者,也没幸存者。我把附近的山林都仔细找了一遍,连只虫子都没有。那艘大船也是艘空船,上面的所有船员仿佛全都人间蒸发了。”

    这下子所有人都纳闷了,不知道卡尔大公号出事前发生了何事。

    慕容凤抬头看了看微微发亮的天色,叹气道:“看来那艘船上的船员恐怕在出事前就已经遭遇了不测,所以也没能发出求救信号。要不然这一晚上不可能连架侦察机都没赶过去。”

    “月影姐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莉莉丝问道。

    “修船。”慕容凤淡淡道:“船不修好我们那里也去不了。”

    见几人欲言又止,慕容凤又说道:“不该管的事别多管,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就行了。”

    众人见慕容凤心意已决,便不再说什么。纷纷去忙自己的事情。

    奥妮克希亚,莉莉丝和阿木木没事可做就像跟屁虫一样赖在慕容凤身边。

    慕容凤只好带着这三个家伙外出打猎准备为众人做顿大餐,毕竟现在军心不稳,说再多也无用,还不如让大家伙饱餐一顿来的更能提示士气。

    和雷克顿说了一声,慕容凤便领着三个小家伙还有小黑离开了临时营地。

    然而让慕容凤没想到的是等她们中午满载猎物回来的时候,雷克顿却一脸阴沉快步过来禀报有人想要逃走。

    “有几个人?”慕容凤平静的问道,似乎早有所料。

    “有七个,全都是佣兵,已经全部抓回来了。老板该怎么处置?”雷克顿问道。

    “你以前统兵的时候对逃兵是怎么处置的?”慕容凤帮两个丫头从小黑背上卸下猎物,头也不回的问道。

    “斩!”雷克顿杀气腾腾道。

    “那就按规矩办吧。”慕容凤掏出一柄菜刀开始处理食材。

    很快七个逃兵全部被拖到了河边直接斩首示众,震慑了其余别有心思的家伙。

    随后营地内肉香四溢勾得众人食指大动,而后当每人都领到一大盘慕容凤亲自下厨的炖肉后,个别家伙的脸色那叫一个复杂,既有庆幸也有无奈。毕竟都是刀口上讨生活之人,没有谁是傻子。所以那点小心思也都熄灭了下去,毕竟留着还有美食与一丝希望,而逃走……那七个倒霉蛋就是最好的榜样。

    至于奋起反抗?不说其他人,但就是能和雷恩加尔刚正面的雷克顿往哪儿一杵,谁都不敢再起那找死的念头。

    暂时稳定住军心后,雷克顿立即加派了人手去修船。到了落日时分,破损的船体终于被修好,然后再次拔锚起航顺流而下。

    在子夜时分,顺流而下的帆船忽然碰到了一支逆流而上返回百世城的船队。

    这支船队只由十几艘空货船组成,显然前线还不知道卡尔大公号出事的事情,要不然就不是十几艘空船返回了。

    在慕容凤的吩咐下,雷克顿登上领队的邮轮找到船长告知了此事。邮轮船长获悉此事立时大惊失色,连忙命人往百世城拍去了一封电报询问卡尔大公号是否已经归港。而后在得到卡尔大公号确实还未返回百世城并且已经失去联系后,邮轮船长立即无法淡定了,连忙又一封加急电报将此事禀报到了细柳城。

    接下来的事情就无需慕容凤等人操心了,因为现在该头疼的反而是那位大总管了。

    雷克顿返回船上后便下令帆船继续顺流而下前往细柳城。

    第二天中午时分,帆船终于抵达此次航行的终点细柳城。

    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全副武装的黑甲骑兵。

    带队的骑兵队长根本没有说任何理由,直接下令逮捕船上所有人。几名佣兵挣扎着还想询问他们到底犯了何罪,却被如狼似虎的骑兵用长矛扎了个对穿。

    “统统给我住手!”雷克顿阴沉着脸色跳到码头上,随手拍飞几个骑兵,冷声质问道:“你们到底奉了何人的命令来这抓人?雷恩加尔呢?让他亲自过来与我解释清楚!”

    骑兵队长却是冷笑道:“想见雷恩加尔?行啊,去大牢里你们就能见到他了!”说着一抬手,所有骑兵立即换出附魔步枪对准雷克顿。

    雷克顿脸色一沉,知道这里肯定另有蹊跷,不由回头看看船上。

    慕容凤凭栏而立,思索了片刻微微摇头。

    雷克顿磨了磨牙,收起了爪子。

    骑兵队长立即冷笑着下令给所有人带上镣铐押上囚车送往大牢。

    然而等这些骑兵冲上船时,慕容凤随同几个丫头早已溜走,只留下一脸淡定的亚索还在船上。

    随后雷克顿和亚索还有随船同来的船夫以及佣兵们全都被押上了囚车。

    长长的囚车队伍穿城过街直接开进了大牢。

    雷克顿和亚索被推进精钢浇筑的牢房时就见到了被五花大绑起来的雷恩加尔。

    见到雷克顿和亚索也被押了进来,雷恩加尔居然还心情咧嘴直笑。

    “喂,到底怎么回事?这才分开一天功夫你这个十万大军的副总管怎么直接沦为阶下囚了?”雷克顿一使劲就直接拧断了栓在他身上的镣铐,然后帮亚索也卸去了他身上的镣铐。再过去想帮雷恩加尔卸去镣铐却被他拒绝道:“不用帮我解开,我若是想走就算派十万大军也别想留住我。唉,一言难尽,带酒了吗?”

    “等会儿。”雷克顿咧咧嘴。

    没过一会儿,双眼空洞无神的牢头带着一个黑袍人来到牢房外打开房门,便两眼一翻昏迷了过去。

    随后就见慕容凤一掀兜帽,如进自己家一样走了进来。

    “说说,怎么回事?”慕容凤掏出一坛酒丢给雷克顿。

    雷克顿接住酒坛亲自喂给雷恩加尔灌了一大口酒,雷恩加尔喝过瘾后长舒了一口气,无奈道:“卡尔大公号没了,总要有个替罪羊不是。”

    很显然这是一个明摆着的事情,无须多想也能猜到事情的经过。

    慕容凤摇头无语,因为她在码头上见到那队来抓人的骑兵后就已经猜到了。

    亚索一脸漠然,因为他曾也被人冤枉过而四处流亡。

    雷克顿咧嘴怒哼一声,直接一把扯断了雷恩加尔身上的枷锁。

    “这个破总管不当也罢,不如干脆随我们一起离开逍遥自在岂不快活。”雷克顿猛灌了一口烈酒,把酒坛塞到雷恩加尔怀里,哼道:“还有那个二世祖就该一刀宰了他!”

    雷恩加尔却是叹了口气,喝了口闷酒,颓然坐下道:“事情没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战争学院真要是派人下来查肯定能查出事情真相,但那个二世祖既然敢把这罪名栽赃到我的头上肯定是已经买通了某些人。如果我真的逃走了,那就真的如他所愿了。”

    “那又如何?”雷克顿冷笑道:“别说区区一个二世祖了,就算是整个战争学院我们也不放在眼中。这天大地大那里去不得,非要待在这里受这等鸟气?”

    雷恩加尔咕噜咕噜把酒一饮而尽,然后长叹道:“我知道你们不是普通人,也不问你们来这里的目的,你们走吧,就当没来过这里。”

    慕容凤一抖耳朵,淡淡道:“看来对方早就料到会有人来救你。”

    亚索接住慕容凤递来的长剑走出牢房,没过一会外头就传来激烈的打斗声。

    慕容凤朝雷克顿使了个眼色,便也转身出了牢房。

    雷克顿二话不说拎起雷恩加尔就走,雷恩加尔也懒得反抗,被拎着出了大牢。

    就见大牢门口已经躺了一地人,亚索正在甩掉剑刃上的鲜血。

    大牢前面的路口堵着黑压压的大军,一排步枪外加四门火炮全都对着从大牢里信步出来的四人。

    慕容凤怡然不惧扫过大军,就见这些士兵自动分开一条道路,然后就见四个身高力大的异族蛮人抬着一架奢华肩舆走了出来。

    这肩舆堪比一架大床,四面围着薄纱帷幔,只能看到几个模糊的人影横躺在上面。

    四个异族蛮人轻轻放下巨大的肩舆,然后就见薄纱帷幔后面传出一阵娇笑,然后帷幔被拉开,露出几个衣衫不整的侍女以及一个明显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金发公子哥。

    “维克托!”雷恩加尔推开雷克顿,上前咬牙切齿的低吼道。

    “哟,我还以为这是谁呢?原来是我们英勇的副总管大人啊。”金发公子哥一脸奸笑道:“待在这大牢里的滋味不好受吧?唉,你要是识相点,本勋爵也不忍大义灭亲啊。现在裁决神殿的判决已经下来了,本勋爵想救也救不了你了。你还是乖乖放弃抵抗吧,也许我大发慈悲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我呸!”雷恩加尔怒哼道:“裁决神殿的人都没来,怎么可能如此草率的下达判决。”

    维克托靠在一个侍女的丰胸上,轻蔑笑道:“裁决神殿的人是还没来,但你现在想要畏罪越狱可是事实了。所以扯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

    雷恩加尔确实无话可说,因为他现在确实站在大牢外了。

    雷克顿咧嘴嘿笑一声,上前冷笑道:“哪来的小杂毛也敢在你爷爷面前摆架子!有胆量过来和你爷爷过几招不?”

    维克托一见到雷克顿,不由眼前一亮,哈哈大笑着对身边几位大骑士吩咐道:“这头蜥蜴人品相不错,记得给本勋爵留活的。我要带去参加今年的角斗士大赛。”

    “大总管,这点小事交给小的就是,无需劳烦几位骑士大人。”那位将雷克顿和亚索抓来的骑士队长立即满脸狞笑的越众而出,一拳向雷克顿打来,显然想要在维克托面前留下个好印象。

    雷克顿冷笑一声,一个大跨步蹿上前,一把捏住这家伙的脑袋提起来直接捏爆溅出一地红白之物!

    “啊!”几个侍女立时被血腥的场面吓的花容失色。一众士卒也是被雷克顿的凶残给震惊的倒吸一口冷气。

    维克托也是被惊吓的不轻,没想到这头蜥蜴人如此凶残,不过他马上又大笑了起来,哈哈道:“好好好!这家伙本勋爵要定了,你们一起上,谁能降服住它,我赏金币千枚,官升一阶!”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那四个异族蛮人率先跳了出来,恶狠狠的盯着雷克顿。

    这些异族蛮人每一个都两米开外,尖牙利齿,豹头环眼,一脸横肉,光是捏起的拳头都足有砂锅大小。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

    雷克顿却是怡然不惧,一脸轻蔑的大笑道:“还有谁要挑战本爷爷的?都一起上吧!”
推荐阅读:天道图书馆重生逍遥道白首太玄经重生之幸福日常巫神纪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