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百六十四章 琴剑和鸣

    “用你们自创的那什么琴剑和鸣技和我过几招,我不用真气,只用剑招。【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只要你们能在我手下走过十招就让你们离开这里。怎样?”慕容凤一挽剑花,轻笑道。

    “此话当真?”牧雪眼前一亮道。

    慕容凤点头道:“当真!”

    牧雪嘿嘿一笑,立即蹦到龙碧霞身边嘀咕起来。

    慕容凤也不偷听这两丫头的战术,好整以暇的转着剑花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牧雪神气十足的说道:“我刚和龙姐商量过了,觉得这样不公平。”

    龙碧霞闪过一丝嗔笑,朝慕容凤投去无奈的眼神。

    慕容凤心领神会,哼笑着问道:“那你说怎样才算公平?”

    牧雪嘿嘿一笑,掏出一块丝巾说道:“你把眼睛蒙上和我们比才公平!”

    慕容凤被气乐了,反问道:“那还要不要我站在原地不能动,然后只准用一只手啊?”

    “好呀好呀。”牧雪立即连连点头道。

    慕容凤冷笑道:“如果这样你们都撑不过十招,又该当如何?”

    牧雪立时哑口无言,不是她不敢夸下海口,而是慕容凤的实力摆在那里,就算是重重限制,人家万一要是认真起来估计也是完虐她俩没商量,所以还是不要得寸进尺为妙。

    “那个……你闭着眼睛就行了。”牧雪心虚讪笑道。

    慕容凤轻哼一声,甩了个算你识相的眼神,便转身退后了十步,然后闭上了眼睛。

    “来吧,如果这样你们都不能在我剑下走过十招。那么今年就别想出去了。”

    牧雪顿时脸色一苦,随即又坚定的给自己加油鼓气,然后朝龙碧霞使了个眼色。

    龙碧霞点点头也认真了起来,双手微微轻抚琴弦拨出微风过林般的哗啦啦声,细听之下似乎还有几声凄厉的鹤鸣。

    “风声鹤唳?”慕容凤闭着眼睛抖动耳朵,微笑道:“不错,能怎么快掌握音境和一。”

    龙碧霞眉头微皱,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幻音根本没办法干扰慕容凤的心神。随即轻皱的眉头又舒展开来,十指一变‘微风’立时变成了‘强风’。

    牧雪目光一凝,一抖灵蛇剑就似一条青蛇在起伏的草丛中逶迤游动。

    慕容凤嘴角微勾,闭着眼睛一偏首闪过灵蛇吐信。

    牧雪立即一转腕子抖动剑锋缠向慕容凤的脖颈,却被慕容凤往后一仰轻易躲过,但她似脚下生根,身躯往后倾斜了三四十度居然不倒,还直挺了回来把牧雪吓的连连后退。

    龙碧霞立时手下琴音再起变化似狂风大作,一时间草木皆兵!

    牧雪一震腕子,灵蛇剑不再发出嘶鸣,如同一条潜伏的毒蛇悄无声息的向慕容凤飞快点去。

    慕容凤一挽木剑向上一撩,牧雪豁然一惊,感觉自己的手腕就像是主动往对方的剑锋上撞,吓的她连忙一扭身子堪堪避过,然后挥剑再刺,却发现慕容凤随手一横木剑又挡在了她进攻的方向上。

    牧雪郁闷的差点吐血,朝龙碧霞连使眼色。

    龙碧霞立即加快弹奏的节奏,急促的琴音就似山雨欲来,甚至隐隐有电闪雷鸣之声。

    片刻后随着一声惊雷炸响,立时大雨倾盆而下!

    慕容凤闭着眼睛,仿佛真的置身于天昏地暗的大雨倾盆中。而要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中防备一条毒蛇的偷袭对普通人来说确实很困难。

    牧雪立即抓住机会,抖动着灵蛇剑连点数十下,绽放出一朵朵炫目剑花。

    然而闭着眼睛的慕容凤始终只用最简单的点、挑、捺、掠、撩,等基础剑招把牧雪的偷袭全部轻易化解掉,甚至连近她身都做不到。

    “热身差不多了,我要开始进攻了哦。”慕容凤闭目轻笑道。

    牧雪立时如临大敌,显得极为紧张。

    龙碧霞见她这种心态肯定连慕容凤一招都接不住,立即重弹几下然后一摁琴弦,就似狂风暴雨过后云开见日,狂风也变回了徐徐微风,然后就见她边弹边轻轻念道。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微风拂面,潺潺流水,令人心旷神怡。牧雪紧张的心情立时平复了下来。

    慕容凤听得大为惊讶,没想到这丫头在音律之道上竟有如此之高的天赋。

    虽然心中惊讶,但慕容凤手中却不停,缓步上前一剑往前点出。

    牧雪立即飞身躲闪,却发现慕容凤的剑锋如影随行始终紧追着她不放。她一咬牙,脚下连点,整个人如翩翩起舞旋身飞转,手中的灵蛇剑似化作了一条彩带反抽向慕容凤的手臂。

    慕容凤一挑剑花磕开灵蛇剑,轻笑道:“总算有点长进,算你撑过一招。”

    牧雪心头砰跳,心知刚才那一瞬间有多危险,若不是慕容凤在最后关头故意放水,恐怕她已经被木剑刺中眉心了。

    龙碧霞不再看二人战斗,也闭上了眼睛整个人沉浸在琴音中,十指如影抚过琴弦,弹奏出轻若如溪水的叮咚声响。

    牧雪剧烈的心跳再次平静了下来。

    见慕容凤又要再次出招,牧雪居然发动抢攻,先一步挥剑疾刺过去。

    慕容凤闭目哼笑一声,也一剑刺来,针尖对麦芒,两点剑锋居然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清脆的金鸣声。

    牧雪立时感到手腕一麻,差点没能握住剑柄,而整柄灵蛇剑都已经弯曲成了弓弧状。但她却抢着大笑道:“这算不算挡下第二招?”

    慕容凤撤剑气笑道:“取巧而已,罢了,算你接下第二招。”

    牧雪立时乐得咯咯直笑,却听慕容凤哼笑道:“接下来的第三招我可要认真了,你最好以气御剑,否则绝接不住的。”

    牧雪立时心中一凛,退后几步。

    龙碧霞闭目一挑眉角,手中的琴音再次变化,似条条溪涧汇聚成江河,掀起阵阵汹涌波澜。

    牧雪凝神屏息,伸手轻抚冰凉剑刃发出一声似蛇鸣的颤音。

    “腾蛇化蛟?”慕容凤轻笑道:“可惜火候差了点。”

    二女立时不服气的齐齐轻哼一声。

    慕容凤微笑着再次一剑点出,很缓很慢,就似清晨公园里的老头在练太极剑一般。

    但二女却如临大敌,哪敢大意半分。

    慕容凤缓缓一剑刺来,二女起先还看不出任何玄妙,但等到了近前却发觉慕容凤刺来的这一剑如泰山压顶般,虽然缓慢无比却根本不是人力能够抵挡的!

    “闪!”二女同时闪过这一念头,立即飞身分开。

    就见龙碧霞单手怀抱瑶琴,另一只手却不停,琴音激昂似大江东去涌入浩洋,仿佛在诉说你泰山压顶又如何,落入海中也不会让海面上涨半分!

    然而龙碧霞却忽略了她能弹奏出大海吞山的气势,但牧雪却舞不出对等境界的剑法,二人从一开始的亲密配合立时告破。

    慕容凤剑锋一转直刺向龙碧霞,而牧雪却救援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龙碧霞独挡这一剑。

    锃——!

    慕容凤一剑点在琴弦上发出一声震耳的铮鸣,琴弦未断尤自颤音,但龙碧霞的手指却难以抚平琴弦继续弹奏。她不由闷哼一声,连退了几步。

    牧雪这时才抢攻过来想要援手,却被慕容凤反手一撩点在手腕上,立时手臂一麻,灵蛇剑脱手落入慕容凤的手中。

    二女立时垂头丧气,没想到自己如此苦练配合居然也不能在慕容凤手下撑过三招。

    慕容凤将剑还给牧雪,睁开眼睛轻笑道:“不要怎么垂头丧气,你们俩的表现已经很令我惊讶了。在同一辈中恐怕只有极少数的天才才是你们的对手。”

    牧雪嘟囔道:“说那么好听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连你三招都没接住。”

    慕容凤斜睨气笑道:“你非要和我比做什么?我若动真格的,别说一招,你自问能接住半招吗?”

    牧雪立时哑口无言了。

    “行了,别灰心了,继续努力。等五月初五我带你们去参加藏剑山庄的名剑大会开开眼界。另外若是觉得待在这里闷的慌了,可以去外头散散心透透气,但不许离开后山范围。”慕容凤转身吩咐恭候在外的莲儿把煲好的雪耳燕窝羹端进来。

    牧雪一听慕容凤如此说,立时欢呼雀跃,马上恢复了跳脱本性。反倒是龙碧霞只是微微一笑,就恢复了清冷性子。

    三女喝过雪耳燕窝羹,慕容凤便转身离开了这里回去休息。

    一夜沉眠,天未明,慕容凤便起床来到阳台上盘坐吐纳练功。

    初夏雾寒,露水深重。

    慕容凤身边却云绕着丝丝水雾,头顶更有袅袅烟气,时而如卷云翻腾,时而又如三花聚顶,神异非凡。

    直到曙光乍现,慕容凤才收功洗漱吃早餐。然后上游戏转了一会儿便回到船舱客房继续练功养神恢复精神力。

    转眼间轻舟已过万重山,离目的地还剩下一天的航程,只不过前面的河道开始变得狭窄湍急。

    而经过两天的安静修养,慕容凤的气色明显有所好转。难得来到甲板上透透气,就见两个丫头带着阿木木趴在船舷边拿着鱼叉S鱼玩。

    由于河水变得湍急,所以这段河面经常有大鱼跃出水面溅起高高的水花。甚至有的时候还会蹦出一些水系魔兽将甲板上的水手拖入水中,所以在进入这段危险水域后人人都是如临大敌,唯有这三个小家伙却玩疯了。

    “啊!快看,又有大鱼蹦出来了!”阿木木指着水花四溅的河面大声叫嚷道。

    “阿木你小声点,鱼都被你给吓跑了。”奥妮克希亚握着鱼叉,嗔怪道。

    忽然河面炸起一道水柱,然后就见一条三米多长的鱼怪跃然而起扑向趴在船舷边的三个小家伙。

    慕容凤恰好路过,对这条鱼怪投去默哀的眼神,便转身来到船头位置。

    雷克顿,亚索,还有雷恩加尔三个家伙居然人手一根鱼竿外加一瓶酒坐在船头垂钓,旁边的火炉上还烤着几样河鲜,真是好不惬意。

    “咦,老板你终于肯出来啦?”雷克顿听见脚步声,回头一瞧立即笑着招呼道:“刚钓上来的鱼,可鲜了,马上就能吃了。”

    “闷了两天,出来晒晒太阳。”慕容凤看向雷恩加尔,雷恩加尔一举酒瓶笑道:“呆在船上确实闷的慌,所以就过来散散心。阁下不怪我不请自来吧?”

    慕容凤轻笑道:“副总管说笑了,这一整支船队都由您统管,那里去不得。”

    雷恩加尔灌了一口酒,惬意道:“有的时候我宁愿不当苦差事了,天天喝喝酒钓钓鱼也不错。”

    慕容凤摇头轻笑,就听天空中传来一阵马达轰鸣,然后就见三架水上双翼飞机以超低空从船队上方掠过。

    慕容凤耳尖,甚至还听到了一阵亢奋的尖叫声。

    雷恩加尔的脸色瞬间黑如锅底,望着天空狠狠的啐了一口。

    慕容凤一脸古怪的看向雷克顿,雷克顿指了指刚刚飞过的那三架飞机,嘿笑道:“这段河道那艘战列舰开不进来,只能调头回去了。只不过那位大总管似乎找到了新的玩具。”

    慕容凤顿时了然,难怪雷恩加尔不愿意待在自己的旗舰上了,原来是被人家鸠占鹊巢了。

    这时船舷另一边忽然传来那三个小家伙一阵怪叫,慕容凤回头一瞧就见奥妮克希亚抱着那条鱼怪在甲板上滚来滚去,莉莉丝想上去帮忙却C不上手,然后就见奥妮克希亚抱着鱼怪滚着滚着扑通一声掉进了河里……

    而甲板上的水手们仿佛都已经见怪不怪了,甚至有人还噗嗤笑出了声。

    慕容凤揉着眉心,顿觉脑仁又隐隐作痛了。

    等过了一会儿,浑身湿漉漉的奥妮克希亚自己爬上来了,然后一手掐腰一手指天大骂道:“刚才是那个混蛋从天上飞过去,把本公主的鱼都给吓跑了!”

    莉莉丝连忙拽拽了奥妮克希亚,然后朝她后面连使眼色。奥妮克希亚回头一瞧,就见慕容凤面无表情的站在她背后。

    “啊,我去换衣服。”奥妮克希亚立时哇呀怪叫一声,一个箭步就蹿回了船舱里。

    这时天边又传来隆隆的马达轰鸣声,然后就见刚刚掠过的那三架飞机又飞回来了。

    雷恩加尔直接将空酒瓶狠狠砸进了河里。

    慕容凤深叹了一口气,为雷恩加尔默哀了半秒,毕竟任谁摊上这样的顶头上司都会抓狂的吧。

    “咦?”莉莉丝忽然惊讶道:“月影姐姐你快瞧,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追那三架飞机!”
推荐阅读:重生逍遥道重生之幸福日常天道图书馆白首太玄经巫神纪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