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百二十九章 ‘贡品’

    慕容凤一拍奥妮克希亚脑袋,瞪眼道:“别瞎说,那位既然没当场对我们出手肯定是不在意我们在这里撞见祂。【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奥妮克希亚揉着小脑袋委屈道:“可是人家觉得那位根本就是一个不能用常理衡量的疯子,祂刚才是没对我们出手,但谁知道祂等下睡醒了会不会又想杀人了?”

    几人都觉得奥妮克希亚说的在理,慕容凤将目光投向莉莉丝,莉莉丝默然不语,显然心里也没底。

    慕容凤下意识的停下脚步,就想直接转身离开算了。为了一个宠物赔上众人性命实在不值得。

    轰——隆!!!

    忽然这时下层地牢传来一声巨响,震的四周通道墙壁直往下落灰。

    慕容凤连忙挨着墙壁稳住身子,脸色难看的立即低吼道:“跑!快下去!!!”

    如此之大的动静肯定会把正在打盹的那位给影响到,慕容凤绝对不想赌一把那位大魔神有多好的起床气,所以只能一条道往下走到黑!

    众人也知道后果,所以就跟屁股后面着了火似的飞快冲下了通道涌进第八层地牢,然后十分默契的一起关门上栓,又手忙脚乱的搬来一根倾倒的石柱堵在门口。

    虽然这样做一点卵用都没有,但起码算是有点心理安慰了。

    现场一时间陷入寂静,五个人一条狗俱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盯着紧闭的大门,仿佛下一刻就有什么洪水猛兽要破门而入一般。

    然而等了许久也未见任何动静。

    慕容凤第一个松了一口气,然后其他几人也是一起松了口气。再互相瞧瞧一个个满头大汗,让人忍不住想要大笑几声却又怕惊动了上面那位。

    这种感觉就好似壮着胆子路过一个没关门的虎笼终于跑到安全区一般,太特么刺激了!

    奥妮克希亚擦了把额头上的虚汗,苦着脸哀怨道:“我们等下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啊?”

    “先走一步看一步把。”慕容凤也是叹气道。

    “那个……老板……”雷克顿吞着口水指了指后面。

    众人转过身就见第八层地牢小了许多,但也有半个足球场大小。

    不过这一层没牢房了,只有一根根缠满锁链的刑柱。

    每一根刑柱下面都有一道引流槽汇聚到地牢中心的一个大空池中。

    而在大空池中竖立着一副过丈高的红色棺椁!

    这场景诡异的让人寒毛倒立!

    慕容凤缓缓抽出圣者之剑,莉莉丝端起了火神机炮,亚索解下背着的黑色大剑,雷克顿张开了利爪,奥妮克希亚啐了口火苗,小黑磨了磨牙。

    结果一帮人干瞪眼了半天也没见那红色棺椁有什么动静,不由面面相觑。

    慕容凤壮着胆子比划了下手势,让他们跟着自己贴着墙壁缓缓移动从旁边小心绕过去。

    然后就见五人一狗就跟做贼一样贴着墙壁蹑手蹑脚的朝最后一层地牢入口摸索过去。

    慕容凤眼睛一直盯着那红色棺椁,抿嘴对雷克顿悄声问道:“那玩意儿是什么东西?”

    雷克顿挠挠头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这里不是你老祖宗的陵寝吗?”慕容凤诧异道。

    雷克顿尴尬道:“古代皇帝的墓穴一直是一个传说,我恐怕是数千年来第一个找到这里的。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这红色棺材绝对不是皇帝陵寝里该有的东西。”

    “哦?你怎么看出来的?”慕容凤问道。

    雷克顿回答道:“因为款式不一样。”

    “哈?”慕容凤一脸惊愕道:“这你都能看得出来?难道你们的棺材还分翻盖和滑盖的?”

    雷克顿一脸黑线的解释道:“因为我们恕瑞地处沙漠环境,缺水自然少林木,所以即使是皇帝的棺椁一般都是用石材做成的。而这口红色棺材没有拼接缝,显然是用一整块巨木树心打造成的,恕瑞玛根本找不到这样一棵巨木。”

    “好吧,是我少见多怪了。”慕容凤摇摇头,忽然脚下传来咔嚓一声,踩陷了一块地砖!

    “有陷阱!!!”慕容凤立即清喝一声,撑开精神立场扫描到那些刑柱正在咔咔地缓缓下沉,随之带动整个大殿天花板也在往下沉。

    慕容凤脸都绿了,万没料到这第八层会设有这样的陷阱。连忙回头大吼道:“快回楼道,马上离开这里!”

    却听嘭嘭两声巨响,上通七层的入口与下通九层的出口都被一道铁闸给封死了!

    慕容凤也顾不得隐蔽动静了,一个急蹿到被封死的楼道入口前一掌拍在铁闸门上却被一道魔法护盾给反震的后退了半步。

    “月影姐姐让我来!”奥妮克希亚一吸气喷出一道炙焰切割射线,然而也被魔法护盾给抵消掉了。

    莉莉丝顺手一道瓦解射线同样没用。剩下雷克顿与亚索也只能干瞪眼了。

    慕容凤一咬牙,弹出月华剑刺在魔法护盾荡漾起一圈圈涟漪,却无法刺入分毫。不过魔法护盾的光芒却在持续的微微减弱!

    然而这时天花板已经下降了一半高度。

    莉莉丝连忙奥妮克希亚对喊道:“小妮快变回龙形撑住天花板!”

    “好!”奥妮克希亚立即冲到地牢中央空池处一脚踹飞那口碍事的红色棺椁,然后低吼一声显出了龙形硬生生的抵住了下沉的天花板。

    “啊,这天花板好重啊!你们赶紧帮月影姐姐一起破门啊,我撑不了多久!”奥妮克希亚咬牙强撑道。

    几人立即各出奇招全都魔法护盾上招呼了过去,激荡起护盾一圈圈涟漪。

    然而看似岌岌可危的魔法护盾却坚韧超出众人想象,即使所有人一起联手也没能马上破开这面护盾。

    而奥妮克希亚却已经坚持不住了,嘭地一声被压趴在地上缩回人形才避免被压成肉泥的命运。

    慕容凤脸色一狞,立即唤出莲儿让她马上启动过载程序。

    忽然快速下沉中的天花板咔咔地止住了,离几人头顶不过半米,却压迫的众人不敢喘一下大气。

    “怎么回事?”奥妮克希亚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愕然道:“难道是这机关年久失修失灵了?”

    “这是沉沙陷阱,一旦启动就等于压在墓穴上的整块地层都会塌下来,根本没有失灵一说。”慕容凤抬头凝眉道。

    “老板,是那些铁链把刑柱给卡住了!”雷克顿忽然惊喜道。

    慕容凤低头一瞧就见那些缠在刑柱的铁链全都卡在了柱体与地板结合处。

    “汗,这算设计失误吗?”

    众人大喜,那还管是不是设计失误。

    “不管怎样先离开这里再说。”慕容凤招呼众人继续破坏魔法护盾,忽然身后又传来一声哐啷巨响吓得有些草木皆兵的众人立即转身瞧去。

    就见先前被奥妮克希亚一脚踹飞的红色棺椁崩开了板盖……

    这就有点渗人了,尤其是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中!

    慕容凤咬了咬牙,摸出一枚淬了特殊毒物的银针夹在指间。这针上的毒药还是她让克尔苏加德专门调制的,不但耗费昂贵,而且极难淬炼,她也只淬出了九枚毒针防身。不是她拿不出威力更大的东西,而是此时此地根本不敢用!

    “都注意点!”慕容凤沉声提醒众人道:“尤其是小妮,等下动起来手来一定要悠着点,千万不要误伤到那些柱子!”

    其实不用慕容凤提醒,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小命全靠这些柱子撑着呢。

    这时崩开板盖的棺椁内慢悠悠的伸出两只枯瘦的手臂搭在边沿上,然后这双手的主人一点点的撑起了身子,露出一张干枯似骷髅的阴森面孔,只见眼眶中闪烁着两点莹绿豆光扫了众人一眼。

    【弗拉基米尔伯爵】

    吸血鬼伯爵

    生命值:10000/10000

    等级:70

    状态:极度虚弱。

    ——————————————————

    “是谁敢打扰本公伯爵的……”

    噗——!

    一枚银针已经刺在了这位吸血鬼伯爵的眉心处……

    所有人都愕然的转头看向抢先出手的慕容凤。

    “抱歉,太紧张了,手滑了一下。”慕容凤尴尬一笑,然后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吸血鬼伯爵面前便是一记勾拳撩起直接将它击飞出去贴在了墙壁上!

    “还愣着做什么?一起揍它丫的!”慕容凤祭出圣光权杖就抡了过去。

    其他人反应过来后也是不甘落后,纷纷挤上前来对着这位吸血鬼伯爵就是一通暴揍。

    “啊啊啊!”吸血鬼伯爵被揍的嗷嗷直叫道:“我投降我投降,别揍啦!”

    “停手!”慕容凤嘴里喊住众人停手,而她自己却多抡了几下才停下,恶狠狠道:“你这混蛋不知道吓人玩会遭天谴的吗?你好好躺棺材里不就行了,非要跟我们玩诈尸玩!啊?”

    吸血鬼伯爵心里那叫一个委屈啊,心说我睡的好好的,是你们来了打扰了我的清梦,结果人家醒来连一句出场台词都没说完就又被你们这些家伙给暴揍了一顿,还反说我的不对。我上哪儿说理去?

    慕容凤伸手拔回珍贵的毒针,然后揪着吸血鬼伯爵的领口,喝问道:“说!如何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吸血鬼伯爵一脸懵逼四下瞧了瞧,然后更加懵逼的惊恐道:“这这是哪里?这里不是我的城堡!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顿时无语了。

    雷克顿跑去翻看了一下那扇棺材板,然后扛回来指着上面一张封条说道:“老板看这里。”

    “封条?这上面写的什么?”慕容凤诧异问道。

    雷克顿擦了擦上面的灰尘断断续续的念道:“艾卡瑞尔总督进献给陛下……永恒的不死者一只……,这后面的字迹都模糊了,看不清了。”

    慕容凤一脸古怪的盯着吸血鬼伯爵,无语道:“合着搞了半天你原来是件贡品啊。”

    吸血鬼伯爵的神情那叫一个精彩,抓狂道:“我要杀了这个艾卡瑞尔!这个混蛋居然将一位伟大的吸血鬼伯爵当做贡品!简直不可饶恕!”

    “行了,别鬼叫了,那个艾卡瑞尔估计早已经化作灰了。因为这座墓穴起码有数千年的历史了。”慕容凤摇头道。

    “墓穴?谁的墓穴?”吸血鬼伯爵连忙问道:“我现在在哪里?”

    “恕瑞玛古代皇帝的墓穴。”慕容凤耸肩道。

    吸血鬼伯爵一愣,立即摇头道:“不可能!恕瑞玛的开国皇帝身中了一种远古的巫术诅咒,全身溃烂灵魂枯萎,死后更不能进入天国,而且不管是谁触碰到他的遗体都会被传染这种可怕的诅咒。所以当时恕瑞玛二世根本不敢给他老爹下葬,只是将皇帝的遗体连同整座宫殿一起烧成了灰烬。”

    “这不可能!!!”雷克顿第一个不可置信,怒吼道:“你这是污蔑!”

    吸血鬼伯爵哼笑道:“污蔑?当年这件事闹的很大,导致整个大陆上所有种族都是人心惶惶,为了避免这种可怕的诅咒从恕瑞玛扩散出来,各方势力就在巨神峰山下的莫格罗恩山口联手建造了一座雄关,禁止任何人逾越雷池半步!后来那些胆小鬼为了长期镇守莫格罗恩山口,又在关隘北面三百里外的马约里斯秘术中心的基础上打造了一座永恒的战争堡垒。现在那座战争堡垒应该还在那里吧?”

    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惊天密闻!

    “那照你说这里不是古代皇帝的墓穴,又是谁的墓穴?”慕容凤问道。

    吸血鬼伯爵翻白眼道:“拜托,这个问题我还想问你们呢!”

    “这里是镀金之墓,一座上古无名帝皇的墓穴。”忽然有人回答道。

    众人恍然,然后又反应过来谁在回答???

    众人连忙扭头瞧去,就见一个矮小的木乃伊眨着一双萌萌的大眼睛打量着他们。

    【阿木木】

    未知生物?

    生命值:???/???

    等级:??

    ————————————————

    慕容凤连忙抬头向七层入口看去,魔法护盾依旧还在。

    “你是谁?你是怎么下来的?”慕容凤一边喝问,一边暗中打手势让众人小心戒备。

    小木乃伊歪头道:“我不是从上面下来的,是从那边上来的。”

    众人回头一瞧,就见本该被封死的第九层地牢的入口不知何时已经洞开了……

    这回就不是渗人了,而是惊悚了!!!

    “至于我是谁?”小木乃伊挠挠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好像忘记自己是谁了。”
推荐阅读:重生之幸福日常餮仙传人在都市择天记武神天下抗日之将胆传奇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