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八百五十六章 路遇冲突

    巴尔抓狂了,他完全没想到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才复活回来的三弟居然是怎么一个不成器的玩意儿。【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以至于暴怒的他直接当众把他三弟暴揍了一顿,然后命人将他关起来再说。

    而满载而归的慕容凤笑呵呵的告辞离开,临行前还拍着胸脯打包票说是将来毁灭之主若能寻回他大哥迪亚波罗的神魂,只要派人传句话,她一定会义不容辞的再来帮忙复活他大哥,而且一回生两回熟,可以打九折……

    巴尔后来有没有吐血不知道,但是慕容凤离开时这位毁灭之主的脑门上已经在直冒电光了!

    自然慕容凤返回黄金城肯定没了来时‘专车’接送待遇,只能和泰哥挤在一起腾云驾雾的慢悠悠的往回飞。

    慕容凤扭头看向旁边正抱着一个煮的软烂香酥猪头狂啃的泰哥,问道:“你确定对方宝库里没一件神器了?”

    泰哥舔了下嘴角,哼哼道:“没了,本大王的分身跟着那什么虚空大王潜入那宝库转悠了一圈,里面除了堆积如山的黄金宝石就没别的好东西了。本来还有点魔晶币的,不过都被我们俩给敲诈光了。”

    慕容凤撇撇嘴道:“那巴尔在炼狱魔界好歹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魔神,居然只有怎么点家底?连玛门那货也不如啊,我猜对方肯定有别的藏宝库!”

    泰哥眨眼道:“要不咱们再偷偷绕回去?”

    慕容凤想了想,摇头道:“还是算了,咱们前脚刚走,他们的宝库就被盗,想不被对方怀疑都难。”

    泰哥翻了翻白眼,继续啃着喷香的猪头。

    慕容凤安静了一会儿,忽然问道:“喂,你既然能连神都能复活,能不能复活凡人啊?”

    泰哥斜睨一眼,立即严肃问道:“你想做什么?”

    “我就是好奇问问。”慕容凤心虚的扭过头。

    泰哥一张血盆大口吞下整颗猪头,然后舔着嘴角说道:“如果你想复活你前世的父母,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慕容凤苦笑了一下,才叹气道:“我明白的,他们今生也许已经投胎到了一个好人家拥有了自己的幸福。我不该去打扰他们。”

    前世童年丧失双亲一直他心中最大的一个痛,即使经历了一世轮回也无法轻易忘怀。

    泰哥摇摇头,又变出一根烤羊肉啃起来。让这吃货开导人那绝对是难为它了,况且慕容凤也不需要它来开导。有些事情自己想开了就想开了,旁人说再多也没用。

    由于不着急赶回去,慕容凤就和泰哥慢悠悠的飞着,见识了许多异域风情。

    “丫头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没?”泰哥吃饱喝足后,剔着牙问道。

    慕容凤随口回答道:“这次纳泽雷斯之行算是缓解了资金问题,我打算回去后找外公他们商量一下,是否要扩充舰队的规模,多造几艘战列舰或者直接上马航母建造计划。”

    “老造那些小玩具有啥好玩的。”泰哥鄙夷道:“要我说干脆造一座仙宫出来岂不是更好。”

    “仙宫?”慕容凤诧异道:“那东西能造出来?”

    泰哥解释道:“就是你们口中的星际要塞,算是微型仙宫了吧。”

    慕容凤睨眼道:“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别说我们能不能造出一座星际要塞,就算有现成的星际要塞摆在我们面前,我们也得会开得动啊。况且玩游戏是重在享受过程,老是一步登天哪还有啥意思。”

    “我说不过你行了吧。”泰哥在筋斗云上打起了滚。

    慕容凤摇头无语,掏出【月神的星辰纱衣】问道:“大圣你知道怎么让这神器认主吗?”

    泰哥四仰八叉的躺着,歪头瞥了一眼,咧嘴道:“这个简单,你咬破手指滴一滴血上去,它若是吸收了就是认为你为主,如果没有就表示你没被它认可。”

    “还真是没创意啊。”慕容凤嘀咕了一声,咬破手指滴出一滴鲜血到轻薄的纱衣斗篷上,然后就见殷虹的血滴顺着纱衣直接一滑到底……

    “哈哈,哈哈哈哈。”泰哥立即笑的满地打滚:“我还说什么你都信啊?”

    慕容凤就算反应再慢也明白自己被这吃货给耍了,不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爪朝它抓去。

    泰哥立即一个懒猫打滚躲过抓击,然后一扭身就没了踪影。

    慕容凤摇头无语,盘坐在筋斗云上一边研究着神器认主的方法一边继续慢悠悠的往回飞。

    没过一会儿,泰哥又突然蹿了回来,又蹦又跳道:“丫头快跟我走,下面有好戏瞧。”

    “什么好戏?”慕容凤捧着纱衣斗篷,翻白眼道。

    泰哥窜来窜去道:“下边有一群修士在干架,好像是为了争夺了一株草药。”

    慕容凤呆了一下,感觉脑子有点乱,汗颜道:“你说啥?一群修士在打架?还为了一株草药?你吃货又想耍我是不?”

    “哎呀,这回绝对是真的,骗你我就是小狗。你来不来?去晚了说不定就错过好戏了。”泰哥催促道。

    慕容凤想了一下,觉得那些修士说不定就是劫走她分基地魔晶的一伙。便立即起身翻下筋斗云,跟随着泰哥往一处山涧飞去。

    ***

    “邢云飞你不要过分!这株还魂草明明是我们道阳宗的弟子先发现的。你身为同道前辈不但不顾身份以大欺小,还想杀人灭口!真当我们道阳宗怕了你们玄天剑宗不成!”

    慕容凤还没靠近就听到一声怒喝传来,连忙隐去身形与泰哥一起藏身于一块巨石后头窥视过去。

    只见喊话的是一个身穿玄衣道袍的老道士,身边还跟着一群五个小道士。其中两个似乎受了伤,一脸愤恨交加的表情。

    而被质问的一伙人有七个,看年龄都在三十出头左右,不过修真者向来不能以外貌来判断年龄。所以看站位那个名叫邢云飞的修士应该是这伙什么玄天剑宗修士的领头人。

    慕容凤见那些玄天剑宗人人都踩着一柄飞剑,而反观那什么道阳宗则是各种飞行法器,便对泰哥好奇问道:“那什么玄天剑宗的人都是剑修吗?”

    泰哥不屑道:“屁的剑修,只是一群只会皮毛御剑术的修士。真正的剑修是从来不踩飞剑的,因为剑修不会祭炼其他法宝,只有一柄本命飞剑,而剑修也不需要其他法宝。”

    慕容凤摸了摸额头上的淡淡剑印,叹气道:“我的这把本命飞剑不知道还要祭炼多久才能拿出来见人啊。”

    泰哥斜睨道:“你这才修炼了几天就想御剑砍人了?”

    “我这不是随口一说嘛。”慕容凤眉角一挑,问道:“你说他们会打起来吗?”

    泰哥捋着喵须,摇头不屑道:“我看悬,这两帮修士实力差不多,互相忌惮应该打不起来。最多互喷几下就会各自退去。”

    慕容凤瞥了一眼那株墨茎白花的还魂草,好奇道:“这宝贝当前,这两伙人肯罢休?”

    泰哥切了一声,不屑道:“一株杂草而已……”

    话音未来,那玄天剑宗的邢云飞直接祭出一柄飞剑朝那道阳宗的老道士劈了过去,结果被老道士身上弹起一道青光给挡了下来。

    老道士立时哇呀怒吼一声,祭出一块板砖法器就拍了回去,瞧那熟稔的拍人手法绝对是久经沙场!

    一时间,双方斗在了一起,法器飞剑满天乱飞。

    慕容凤斜睨一脸无语的泰哥,撇嘴道:“在你眼中是株杂草,可在别人眼中绝对是宝贝呢。”

    泰哥哑口无言,哼哼了两声,蹦上石头变出一条烤羊腿又啃了起来。

    慕容凤摇头无语,也翻身上了石头,从包中摸出一包牛肉干边嚼边看戏。

    还别说,这可比看电影精彩多了。最起码这些修士可都是豁出去了拼命,那股置人于死地的气势就不是演员能够演出来的。就好像武侠电影里高手打的再精彩也绝对没有街头混混斗殴来的更真实一样。

    “丫头能瞧出那边会赢不?”泰哥嘶着羊腿随口问道。

    “考校我?”慕容凤认真猜测道:“我猜那玄天剑宗会赢,因为他们人多。”

    泰哥不屑道:“修士斗法可不是比人多就行了的。你瞧仔细了,那老道是金丹中期,那邢云飞只是金丹初期,其他人都只是筑基期。所以这场混斗胜负只取决于这两人之间。”

    慕容凤摇头,不认同道:“境界差距固然会影响胜负,但你没注意到那些玄天剑宗的修士互相之间配合的很默契吗?我猜他们肯定组成了什么剑阵,而反观那老道气势虽然很足,但是斗了怎么久却始终被对方牢牢压制着,败下阵来只是时间问题。大圣你的眼力不行啊!”

    泰哥嘴硬道:“本大王向来都是一爪子拍过去管你神也好佛也好统统飞灰湮灭,那在乎这些弯弯绕绕的事情。”

    “是是是,谁让您是吞天大圣呢。”慕容凤无语的摇摇头。

    说话间,双方斗法忽然起了新变化。原来是一小道士失手被杀,激起了老道士的暴怒,然后不顾损耗的催动板砖法器朝邢云飞一通猛砸。

    邢云飞吃不住这般疯狂攻击,被砸的连连后退,立时使得剑阵露出了破绽。

    久经沙场的老道士何等精明,立即抓住了机会破开了剑阵一板砖就将那邢云飞拍的脑浆并裂。

    其他玄天剑宗修士见此情景无不大骇,纷纷四散而逃。老道士欲斩草除根,却脸色一阵变幻呕出了一口鲜血,顿时萎靡了下去。

    泰哥啊哈大笑一声,兴奋的在慕容凤面前蹦来蹦去,一副我猜对了的得意表情。

    “别闹,你叫怎么大声当心被人家发现。”慕容凤起身拍了拍裤子。虽然隔着一座山头距离,但是对方不管怎么说也是一帮修真者,万一被人家发现了可就不好解释了。

    “咱们去抓个活口问问是谁动了我的魔晶。”慕容凤飞起身子朝一名玄天剑宗弟子落荒而逃的方向追去。泰哥叼着羊腿跟在后头,瓮声瓮气道:“要我说费那事做什么?直接率领大军杀过去不就行了?”

    慕容凤翻了一记白眼,说道:“凤栖楼现在正忙着扩张地盘,哪有功夫再和什么修真界开战。”

    “真没劲。”泰哥哼道:“本大王以前遇到的那些人可比你霸气多了,看谁不爽就灭谁,根本不带跟人讲道理的。”

    慕容凤白眼道:“所以一个个都惹的业力缠身最终被雷劫劈的飞灰湮灭对吧?”

    泰哥扭过头不接茬了,显然被慕容凤猜对了。

    说话间,慕容凤已经追上了一名逃跑的玄天剑宗弟子。对方一边逃命还一边掐诀念咒,双手一通忙活用道符折出了一只纸鹤。

    慕容凤瞧得新奇,就没显出身形,看他变出这只纸鹤后想做什么。

    就见那玄天剑宗弟子对着纸鹤快速嘀咕了一阵后就随手抛飞了出去,而他自己则朝另一个方向飞快遁去。

    慕容凤想了想,摸出一颗蜂式侦察器吊在那人后面追去,而她自己则绕了个圈子追着纸鹤飞去。

    很快纸鹤就将慕容凤带到了一片小树林中,林中坐着两三人,都是玄天剑宗的弟子。

    纸鹤飞来后落入一人手中,那人读取其中留言后立时脸色大变,连忙招呼同门急匆匆的飞出了树林。

    “这是要招人干群架的节奏啊!”慕容凤搓着下巴,转过身忽然发现泰哥不见了……

    “这吃货!”慕容凤无语异常,不过没担心那吃货会走丢,反倒是担心这些修真者千万别遇上那吃货才是。

    这时追踪那玄天剑宗弟子的蜂式侦察器忽然传来一阵嘀嘀报警声,慕容凤抬手一瞧失去信号了。

    “被发现了?嗯,看来是欺负了小的,惹来了老的了。”慕容凤想了想,点开个人终端调取当初被劫分基地的视频,然后记下其中女修士的样貌与衣饰款式,跟着摇身一变直接变成了这个女修士,再显出身形大摇大摆的朝那些玄天剑宗弟子集合的方向飞去。(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重生之幸福日常申公豹传承武神天下红星之钢铁咆哮重生逍遥道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