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八百一十八章 针锋相对

    “丫头你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泰哥晃着尾巴蹦到桌上。【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没,没有什么!!!”慕容凤一摊空手,假装镇定道。

    “还说没有,你刚才在山头上弄出那么大动静当本大王的是瞎子吗?”泰哥鄙视道:“行啦,别藏了,我都看见了。”

    慕容凤无奈的叹了口气,从背后拿出盒子放在桌上,叮嘱道:“你看归看,可别给我弄坏了!”

    “得了,瞧你这小心样。本大王什么宝贝没见过。”泰哥一脸不屑的凑上前,歪头打量着盒子里的随候珠,眨眨眼睛讶道:“原来就是颗破珠子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好吃的东西呢。”

    慕容凤翻白眼鄙视道:“在你这吃货眼里除了吃的就没别的了吗?”

    泰哥撇撇嘴,一派绝世高手孤寂道:“这天底下除了那七个老家伙本大王拿他们没辙,试问还有谁是我的对手?我这都已经天上地下无敌了,除了好吃一口也没别的追求了。”

    慕容凤听得直翻白眼,能把贪吃德行说的如此霸气侧漏估计天底下也就这独一位了。

    “丫头这颗破珠子什么来头啊?值得你怎么宝贝?”泰哥拿爪子拨弄了一下,慕容凤连忙护住,瞪眼道:“你下爪子轻点,这可是华夏民族的至宝,要是弄坏了我可哭都没地方哭去。”

    “哟哟哟,瞧把你紧张的,还什么至宝。”泰哥一脸鄙夷,道:“只不过加持了点小法术的小法器而已。这玩意儿就算丢大街上我都不屑去检。”

    慕容凤自然知道自己手中的随候珠肯定入不了这吃货的法眼,但还是据理力争道:“没错,在你眼中这颗宝珠确实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玩意儿。但是它所承载的却是我们华夏民族数千年的历史文明……”

    慕容凤一时间口若悬河把这颗随候珠的来历与传说都绘声绘色的说了一边。

    泰哥虽然听得津津有味,但仍然不屑道:“就算你说的再好听也就才几千年而已,不说洪荒界,但就是你们的宇宙里传承了数十万年的高等文明就好几个。你们这些人类在他们眼中就跟刚刚学会走路的婴儿无异。”

    慕容凤较真道:“谁跟你比较文明延续的长短啦?我是在跟你说明这颗宝珠背后所承载的历史底蕴,懂不?”

    “切!”泰哥不屑的哼道:“我只知道抱着过去不放的人肯定不会走太远,只有与时俱进之人才能走的更远。就算这颗破珠子能帮你找到那什么玉壁,你得到手后还不是照样搁在架子上当一个观赏的古董?难不成你还真以为得着那什么玉璧就真的可以号令全天下了?”

    慕容凤一时间被反驳的哑口无言,她刚才也是被重宝迷了心,确实没想到怎么远。现在听这吃货一说确实是这个理。毕竟现在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上古的蒙昧时代了,而且以现如今的世界格局也不会让某人一家独大起来。就算是搁在千年以前的银河帝国说是帝国其实内里的政治格局更像是共和议会制,也就是所谓的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皇帝看似大权独揽,其实会受到多方掣肘。不过这个政治格局太过依赖皇帝的权术平衡能力,一旦继任者起了什么歪念头就会很容易把整个国家都给玩脱掉。

    曾经盛极一时制霸全银河的帝国结果传了三世就分崩离析就是最好的证明。

    慕容凤不由扪心自问,自己又没有当皇帝的野心或者对权力的欲·望,所以在别人眼中或许会成为无上权力象征的和氏璧在她眼中确实和一件无价的古董没什么区别。

    想通了,刚才心中那点念想也便随风消散了。慕容凤看着手中的随候珠觉得也和普通的古董没什么区别了。

    “好吧,我被你说服了。”慕容凤摇头苦笑着把随候珠放回盒子里。

    合上盒子后,慕容凤心里忽然灵光一闪,立即瞪着泰哥逼问道:“你这吃货刚才是不是在山顶偷听我和那萧家少爷谈话了?我说你怎么会突然溜达过来把这宝珠贬低的一文不值,又跟我讲起一大堆高大上的道理呢,合着是在担心我误入歧途吧?”

    确实,修道需要极大的毅力与耐心,若是分心去搞别的事情,尤其是去搀和政治那这辈子就基本上别指望得道成仙了。那位铁拳帝国的开国皇帝就是最好的例子。

    而那观澜亭四周看似空无一人,但实则暗中戒备森严。慕容凤也是一时心大,没想到这吃货会跑来窥视。

    泰哥嘿嘿一笑,转移话题道:“那啥,本大王还有事,闪了。”说完哧溜一声就没影了。

    慕容凤张了张嘴,只能哭笑不得的直摇头。感叹没想到这吃货也有心的时候。

    念头通达后,慕容凤便招来莲儿吩咐她将这随候珠直接给自己的老妈送去让她去头疼去,而她自己则一身轻松的再次登入了游戏。

    ***

    游戏内正值深夜。

    慕容凤起身走到床边查看了一下奥妮克希亚,这丫头中了沃玛教主的昏睡诅咒,按那家伙的说法这丫头一进了他的宝库就卷走了大量的金银珠宝,而那些金银珠宝都被早就他加持了诅咒,也幸亏这丫头是头巨龙才只是陷入昏睡,若是换成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住那些诅咒。也正是因为这丫头擅闯进沃玛教主的宝库大肆盗取里面的珍宝才惊醒了沉睡了数千年的沃玛教主,才有了后面怎么多事。

    总之一句话,后面这些幺蛾子都是这贪财的丫头整出来的。

    不过巨龙不贪财还能叫巨龙吗?所以慕容凤得知事情真相后也只能是无语的直摇头苦笑。

    见奥妮克希亚依旧睡得跟死猪一样,慕容凤摇摇头转身出了房间准备去找克尔苏加德商量一下对策,毕竟奥妮克希亚是指望不上了,只能他们自己亲自动手去捕杀巨兽了。

    途径一间半掩房门的客厅外慕容凤听到里面传出阵阵喧哗,好奇探头的一瞧,只见大金牙、祖尔金和罗格森三个家伙都只穿着一条底裤抱着肩膀瑟瑟发抖,而沃玛教主却是抖落着几人的衣服,一脸不爽道:“你这几个家伙也太穷了吧,才只有这么几个子儿吗?”

    大金牙哭丧着脸道:“沃玛大人,我们的全部家当都在这儿了,真的没有一个子儿了。”

    “哎呀,那可怎么办啊?”沃玛教主故作惊讶道:“你们几个合在一起一共还欠我一千多枚金币呢。要不干脆你们肉偿吧!”

    三人的脸色立时就绿了,没想到这位居然还好这口。

    “哆哆哆!”

    慕容凤面无表情的敲了敲房门吸引来几人的目光,然后提醒道:“办事的时候记得把门带上,免得辣到别人的眼睛。”说完转身就走,摇头直嘀咕“这游戏真是越来越重口了,改天得找大哥好好说道说道才行……”

    “老板救命啊啊啊!”后面忽然传来大金牙凄厉的惨叫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遭受了什么极刑了呢。

    慕容凤立时走的更快了。她可不想瞎掉自己的眼睛。至于出手相救?开玩笑,这三个蠢蛋居然敢和一头远古魔鬼玩赌·博就得做好付出从身体到灵魂一切代价的心理准备。

    慕容凤来到控制室找到克尔苏加德还没商量几句话,沃玛教主就来了,身后面还跟着那三个清洁溜溜的家伙。

    克尔苏加德见了,眉头一皱嘀咕道:“看来我得加条规矩,以后在塔中凡是雄性生物一律不得裸·奔……”然后十分不悦的质问道:“你们几个大半夜的不去睡觉,光着身子跑来做什么?”

    大金牙几人遮遮挡挡尴尬的说不出话,沃玛教主上前咳嗽道:“嗯,是这样的,刚才我和他们几个玩了个小游戏,结果他们输了,还欠我一笔赌债。我打算让他们做我的手下为我打工偿还。但是这里有一个小问题需要找月影解决一下。”

    克尔苏加德看向慕容凤,慕容凤问道:“什么问题?”

    沃玛教主笑呵呵道:“原本我正打算和他们签订雇佣契约的,但是却发现他们已经有契约在身了。这个可就难办了。”

    慕容凤爽快道:“你想要我和他们解除契约?行,每人十万违约金,你替他们付了我就和他们解约。”

    几人听的目瞪口呆,就连沃玛教主都被惊的差点咬到自己舌头,大怒道:“你这是坐地起价!!!”

    慕容凤哼道:“是啊,我就坐地起价了。没钱?哪就凉快那待着去,别妨碍我谈正事。”

    大金牙三人都为慕容凤捏了把冷汗,心说老板您也太胆肥了,居然敢和一位魔鬼君王怎么说话。

    其实慕容凤就拿捏住了这家伙是个魔鬼才敢怎么说,若是换成一头恶魔?那啥也别说了,直接操刀子干吧!

    沃玛教主被气的不行,但却没有动手的意思,因为在魔鬼的观念中暴力是最下作的手段,身为一名有追求有品德有理想的三好魔鬼君王怎么能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动粗呢?若是让别的魔鬼知道了,他这面子还往哪儿搁。所以必须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然后让对方主动往自己的圈套里跳还帮自己数钱,这才是一个魔鬼该有的高尚素质。

    “怎么说你是想存心想赖账了?”沃玛教主眯眼道。

    慕容凤哼笑一声,岂能瞧不出对方言语中的陷阱,所以立即针锋相对道:“什么叫我想赖账?你脑子进水了吗?欠你赌债的又不是我!谁欠你赌债你找他要去呀。”

    沃玛教主冷冷道:“可是欠我债的人无力偿还,而你恰好又是他们的老板。难道你就看着他们见死不救吗?”

    慕容凤夸张的大笑一声,道:“哈,这绝对是我听到过的最荒谬的逻辑。你自己也说了我只是他们的老板,又不是他们亲爹,凭什么他们欠的债要我替他们还?”

    大金牙与祖尔金立时感动的泪流满面,心说自己这位老板的心肠可真是比魔鬼还要魔鬼啊……

    沃玛教主被驳斥的哑口无言,因为他确实找不到什么道理把这事往慕容凤身上推。而慕容凤偏偏是几人的雇主,她若是不肯解除契约,那么他的盘算可就落空了。

    一时间,双方陷入僵持。

    沃玛教主不甘心,东扯西扯处处埋设语言陷阱。

    但是慕容凤却已经化身为一名冷血资本家,处处反唇相讥反而让沃玛教主有点招架不住。

    最终二人扯来扯去又扯回了原点,最后沃玛教主一咬牙,下定主意道:“要不干脆咱们赌一把!若是你输了那三个家伙就归我。”

    “若是我赢了呢?”慕容凤立即反问道。

    若是搁在昨天之前沃玛教主肯定嗤笑慕容凤的无知,但是现在却不会了。毕竟他已经领教了这丫头的难缠。所以一咬牙说道:“若是你赢了,我就,我就,我就帮你做一件我力所能及的事。如何?”在他看来这已经是巨大的让步了。而且这‘力所能及之事’的最终解释权还不是他说了算。

    慕容凤却是直接摇头道:“不干!我输了要失去三名重要的手下,而你输了却只帮我干件小事。这根本不公平,最起码你得帮我做三件事。而且必须是我力所能及之事!”

    沃玛教主听得有点晕,问道:“什么叫你力所能及之事?”

    慕容凤解释道:“就是我能办到的事,你就必须帮我办到。不能推卸,也不能消极应对。比如说我现在要去猎杀一头大型魔兽,但是因为没空,所以你代我去办。明白了吗?”

    沃玛教主想了想觉得这丫头说的挺有道理的,毕竟她力所能及之事肯定不会超出他的能力范围,最起码不会提出让他去屠神灭魔之类不靠谱的提议。

    “好,一言为定!”沃玛教主想了半天,确定里面没有什么陷阱,才答应了下来。

    慕容凤嘴角一勾,捏着手指信心满满道:“那就依昨天定好的规矩,咱们一把定输赢好了。”

    “等会儿!”沃玛教主立即摆手嘿笑道:“我可没说要和你又赌猜拳,咱们今天换换新花样。”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重生之幸福日常重生逍遥道武神天下申公豹传承造化之王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